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五十六话可以约定吗?

    “小白,咱们一起去买。”悠言笑,跑上来挽住他的臂。

    “不好。”

    “为什么?”

    “因为我自己一个走得比较快,因为你饿了。”他叹气道。

    “……”

    她显然是饿得狠了。

    皱眉看着她大口大口吃,顾夜白再一次尝到心疼的滋味。也许,那门,该早点开,她居然也等了一整天。

    “慢点。”忍不住轻斥。

    悠言笑道:“你吃不吃?”

    舀了一勺子粥到他嘴边。

    “我不吃,你自己吃。”

    悠言点点头,继续埋头苦干。

    过了一会儿,又抬头笑嘻嘻问:“那我吃光了喔,你可就没有了。”

    修长的手搁到她的发上,那人沉声道:“就你多话。”

    悠言撇撇嘴,眼眸余光触到桌上的食物,微微失笑。

    这男人买了三四个人份的食物,粥,粉,面,就差饭了。还有饺子,包点什么的,知道她喜欢喝花花绿绿的东西,也买了一堆儿。

    心里一暖,抬眸瞅着他笑。

    “言,过来。”

    二人的目光碰上,跌进他的深邃里,听得他轻声道。

    她微红了脸,走过去,让他把她揽进怀里。

    “吃饱没有?”

    “嗯。”头,偎进他的胸膛里,笑道:“我的肚子都圆鼓鼓了。”

    顾夜白一笑,手轻轻放到她的肚子上。

    “重么?”

    “不重。”

    “是不是还可以重一点儿?”想起他上次的话,她笑问。

    “嗯。”

    “小白。”

    “你说。”

    “你以前练过柔道吗?”

    “嗯。”

    “好像很厉害来着,以后我可不能惹你不高兴了。”

    他失笑,“师傅是很厉害的人,但他很疼他的妻子。”

    悠言微怔,又笑开了。

    “顾夜白,你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我没有。”他淡淡笑。

    “你有。”

    他只是笑。

    “小气,你就有,我自个意会。对了,说说你师傅的事儿我听。”

    “我很小的时候就遇着他,他有一半东瀛血统,是柔道和击剑的高手,到那喜欢中国,也娶了中国的女孩做妻子,就一直留在这里了,后来——”

    “后来,怎么了?”悠言好奇了。

    “后来,日本老家那边有点事,回去了。”他轻描淡写的道。

    宫泽家是日本的望族,师傅宫泽明祖辈为宫泽家的家臣,后来,他受到师傅宫泽明的邀请,到了一趟日本,遇见了宫泽静。只是,这些没必要告诉她。她只要简单的快乐就好,再说,他与宫泽静之间,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你师傅。”

    “为什么?”

    “因为是你的师傅啊。”她瞪圆了眸子。

    “好。”他一怔,抱紧了她。

    单纯的想法,却让他想珍惜。

    “小白,那个,你去做交换生,要去多久。”耳边,她的声音幽幽传来。

    “两年。”

    “哦。”她顿了一下,又小声问:“你还会回来吗?”

    “会。”

    “嗯。”她点点头,突然挣开了他,低声道:“我去洗澡了,明天你还得参加画艺比赛。不能晚。”

    微微颤抖的背。

    她一直在意这件事。

    平日里,她会向他撒娇,但在这件事上,她在意,却从来不多问。一次,他突然生了淡淡的好奇,上网查了查给她的银行卡,却发现里面的钱没少,反多了。

    查了时间,知道她把她的钱一点一点存进去。

    她曾说过,那上面的钱不能动,要给他到意大利当生活费用。

    如果并非,一次又一次,她所做的小小的事,他也许不会为看到她在别的男人的怀抱里如此愤怒。

    他呼吸一窒,猛地站起,把她紧紧拥进怀里。

    “你和我一起去。”

    闲暇时,他会想,一旦离开,那二人之间的去向到底要怎样。

    让她等他两年?

    现在,他想,他知道了。

    他不愿意,一点也不。

    悠言一愣,闭上眼,手环上他宽阔的肩。

    “我可以吗?”

    “可以。”他的声音,很轻。

    她哭了。

    闪耀夺目的他,她可以拥有吗?

    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的她,可以给吗?

    不知道。

    这一刻,却不想去想。

    第一次,有了一点笃定和期盼。

    因为他说,她可以。

    她想,从现在开始,她可以每日存一点勇气,然后到扑贮满的一天,便把有关她的一切告诉他。

    他这么聪明,一定知道怎么样。

    他一定会想出让两个人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的方法。

    一场误会,似乎把二人拉得更紧了一点。

    因为,害怕失去。

    不想再自己一个人。

    不管是她,还是他。

    黑漆漆的夜,那么寂静却安心。

    靠在他的胸膛上,有关将来的隐患暂去了,悠言便开始满脑子他比赛的事情。

    “怎么不睡?还是说你想我失眠,然后让魏子健赢?”按住那乱动的脑袋,顾夜白斥道。

    悠言哼了一声,忍不住笑了。难得这别扭的男人也会开这样的玩笑。

    一笑不可收拾,便在他的身上碾来碾去。

    他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黑暗里,两人的气息都微微乱了。

    第五十七话有点失控的夜

    唇舌*过后,他的吻,慢慢移到她的脖颈。

    颤栗的感觉,燃烧着她的感官。手,不由自主的插进他柔软的黑发中。

    他微哼,她突然变感觉到脖子传来疼痛。

    情动,他还有她。

    她的一丝理智稍存,低声道:“别,会留下印子的。”

    羞涩到极。

    他轻声笑了,吻,却更加火热。

    那酥麻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她恼了,轻轻捶打着他。

    他执过她的手,又细细吻了。

    她不由得,小小*出声。

    他声音微哑,不知说了句什么,把她的手放到他的脖颈上。

    她无力的,只任他主导。

    他停止了亲吻,修长的指却落到她的衣服上,准确来说,是扣子上。

    想说句什么,悠言却又突然紧张得无法说话。

    脑里,回闪过白天他与龙力那一战。

    他淡漠的表情,胶勒住龙力的有力的手,会画画的手,骨节分明,修长好看的手。现在,这一双手正在解开她的衣服。

    脸上如火烧。

    老天,她这是在想什么?那颤栗无助的感觉把她所有的力气挪走——突然,身上一凉。

    扣子被悉数解开。

    他的吻,落到了她的锁骨上。

    然后,往下。

    内衣,被他的手挑起。

    今天,就要把自己交给他了吗?

    交往以来,他们同床共枕几回,只是,每次,都是接吻,然后,他便搂着她睡。

    只是,如果是他,她愿意。

    脑子,愈发凌乱。

    夜,很静。

    只有不知从哪儿传来的钢琴曲,很淡很淡。

    是谁,在这么深的夜里仍不肯歇息?

    那曲子,好像是yesterday还是tomorrow?

    她只觉得昏昏沉沉,脑子迷糊了。

    昨天还是明天,明明是两首不同的曲子,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她竟分辨不出。

    只有,今天,此刻,现在。

    耳畔,是她的情人微粗的喘息,还有炙热的抚摸,深吻和占有。

    当他的唇和指触上她胸前的柔软时,她的身子一震。

    他微微的叹息传来。

    衣服上的扣子被悉数扣上,他在她唇上一啄,翻身下床。

    她愣住,撩开被子,坐起。

    黑暗里,他的脚步声,还有浴室的水声。

    呆呆坐了一会。

    他回来了。

    “怎么不睡?”他摸摸她的发。

    抱起她,把她放到里面一点。

    二人重新躺下,他身上的气息微凉,还混合着沐浴乳清新好闻的味道。

    只是,他没有再抱她,像往日一样抱她。

    悠言有点不懂,也有点不安,身子翻滚了几下,悄悄从背后环住了他。

    “我身上凉。”他的声音有点僵硬。

    “有被子,不怕。”悠言一呆,道。

    他轻叹,转过身来,摸了摸她的脸颊。

    她便靠过去,枕到他的臂上。

    他笑了,笑声里,约摸有几分无奈。

    然后,他把她拥紧。

    她的不安,悄悄消褪了,起来,俯身在他的嘴巴上亲了一下。

    “笨蛋。”他斥道。

    “你做嘛骂我?”悠言皱皱眉。

    “嗯,那是我笨,好了没,睡觉。”他拍拍她的脑袋,道。

    悠言咬咬唇,又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为什么不……?”

    “不什么?”

    “不继续……”把后面两个字憋出来,她的脸烧得不像话。

    敢情他去浇冷水澡什么都是白搭的,顾夜白苦笑。

    何尝不想要她。

    她的青涩,颤栗和害怕却硬是逼迫他停下来。

    他知道,她愿意,但是,他却不愿意她有一丝一毫的不安。

    所以,宁愿选择等。

    等有一天,她与他一样的渴望,把一个人据为己有。

    只是,这些该怎么跟她说。

    “是不是明天比赛,咱们得睡觉了?”她想了想,又小声道。

    他失笑,低声道:“可不是。”

    去他的比赛!

    不过也好,总算她不在追问。

    “明天,是画艺大赛。”她开始板着手指去算,问道:“你参加四项,时间不会重了么?”

    “不会。”他淡淡道,“四项,不会重了,五项或者六项就重了。不然我为什么不参加?”

    悠言有点听不明白,好半会,恍悟过来,扑上他的身上,大叫:”顾夜白,你拽死了。“

    他轻轻笑,拍了拍她的臀。

    “你真的有把握六项拿下?”她惊讶道。

    “没有,睡觉。”

    悠言点点头,“我就说嘛,你这样已经很不是人了。”

    如果,他说,六项,他都有把握,那在她眼中,他成了什么?他嘴角的弧度,深了。

    “你跟我说一下赛程,我怕我记糊了,到时忘了去看。”下巴枕到他的胸膛,她小小打了个呵欠。

    “傻瓜,困就睡吧。看不看也一样。”

    “不成,我不看,你输了咋办?”她的声音,低了点。

    他笑,在她耳边轻声道:“明天上午是画艺赛,一场定名次,下午,柔道赛小组赛,按强弱分组,会决出各组的冠军,然后是越级赛,战胜的会与我在后天进行最后的总决赛,击剑我只参加了重剑,在大后天,先是小组赛,两天后总决赛,而电脑编程的比赛却是在各项比赛都完结了以后。”

    “嗯……”

    “言?”

    回答他的只有细细的吹息声,他笑了笑,抱紧了她。

    第五十八话消失的模特

    没有人想到画艺大赛的形式会是这样。

    场上七十多个参赛者,七十多副画具,却偏偏有一百多张的椅子。

    当主持人宣布比赛时间和规则之后,全场立刻乱了套。

    因为,所有参赛者都下场,找素材区,严格来说,是抓人去了。

    比赛的内容,很简单,以场上的任何一位观众作为模特,素描,却要写实,在写实中以意求胜。

    被选中的人,得全力配合。

    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中,唐璜看到林子晏的表情,笑个半死,道:“后悔不参加了吧?”

    林子晏咬牙,一双桃花眼往前排Susan身上瞟。

    Susan却正急得团团转。

    因为,旁边的位子,一直空着。

    比赛开始了,规章宣读了,路悠言却人影不见!手机还是该死的万年关机。

    明明那二人是在一起过的夜,那沉静的男人已在台上,但他的女人却不见了!

    靳小虫劝道:“没事,你别担心。如果她有事,顾夜白怎么会在这儿呢?”

    Susan一想也有道理,旁边却闪过两个熟悉的身影。

    Susan冷笑,靳小虫心中微异,抬眸看去,却顿时苍白了脸色。

    是怀安,还有魏子健。

    魏子健选了怀安做他的模特。

    有人过来邀请Susan,Susan秀眉一蹙,道:“抱歉,我今天不是很舒服。”

    来者为昭显绅士风度,只好忍痛割爱。

    Susan调皮一笑,絮絮的声音传来,却是旁边几个女生的窃语。

    说的是顾夜白。好奇心遂起,便竖起了耳朵。

    “你们说,这一场是魏子健胜还是顾夜白胜?”

    “难说。经过柔道大赛,我是不敢乱猜了。”

    “我倒希望顾夜白赢,想不到我们学校还有这号人物。”

    “是啊,这男生似乎很神秘。不过确实是酷毙了,你们没有看昨天那场比赛——”

    隔壁宿舍一个女生扯扯Susan,低声道:“学校的BBS都快炸爆了,都是顾夜白的照片和昨天的比赛的帖子,甚至有人开始猜他能拿下多少项比赛的冠军。”

    Susan想了想,道:“毕竟是现实,估计没这么玄乎其玄吧。你说是吧,小虫?”

    半天不见回应,Susan奇怪,却见靳小虫低下头,神色有点冷淡。

    “小虫?”

    靳小虫微微一震,抬起头,笑道:“可不是,这次比赛,赢的估计还是魏学长。”

    “我想顾学长拿第一。”

    天外飞来的一句,谁?不认识?!

    Susan等人一愣,却是后排几个男女生在低声谈论。

    除了已上场的怀安,几个女生都微微笑开了。

    “Ladies,开始了。”背后,唐璜笑道。

    “为什么他不选模特?”

    后面,不知谁的声音,低呼起来。

    随即,此起彼落的议论声,大了。

    “他这是要标新立异吗?以为经过昨天的比赛就了不起?”同系一个男生讽刺的声音,夹集其中。

    林子晏与唐璜对望一眼,皱了皱眉,向台上望去。

    参赛者中,有一个人,没有选模特。

    顾夜白。

    台上主持人也是大怔,走到顾夜白旁边,低声咨询起来。

    魏子健的位置距离顾夜白并不远,他冷冷一笑,坐在一旁的怀安却已蹙眉看了过去。魏子健心头恼火,只握紧了画笔。

    末了,在所有人的疑虑中,主持人跑向评判席。

    “怎么回事?”出声的是张教授。

    主持人低声道:“各位老师好,这位同学说,他不需要模特。请问这可以吗?”

    夏教授皱眉,旁边也许不知道,但以他对顾夜白的了解,拿下这场比赛不是问题。他实在想不明白,他这个学生为什么要做这出格的事情。

    微叹,正容道:“大家怎么说?”

    几个教授互望几眼,其中一个笑道:“形式是死的,人是活,画笔是活,我说,无妨。”

    “我也赞成。夏老带出来的学生想必资质不凡,这参照物也免了,想已是成竹在胸。”一人,悠悠开口,语气却是几分讽刺。

    这位教授素来与夏教授交恶,其他几人交换了个眼色,夏教授却已笑:“那就按各位的意思办吧。”

    “请宣布比赛开始。”

    那主持人松了口气,挤抹出点敬业的笑容,忙到台上宣布比赛开始。

    张教授看了夏教授一眼,二人是多年的朋友,夏教授微微苦笑。

    这场比赛,此刻,他心里也没了底。

    人的记忆再牢固,不免有褪色的时刻。画,最初的目的,便是把这大自然中的一切,用最真实的笔触记录下来。

    所以,此次校园祭的比赛,他们一致商定,在写实中求意,定高下。

    可是,这顾夜白,连模特也没有,这第一步,已落了。

    苦笑之余,望向场中他那个古怪的学生。

    却撞上了很多目光。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个男生。

    心里不免有些许失望,柔道大赛的事情,他已听闻了,惊喜之余,现在却是失望。如果,顾夜白是藉此来吸引别人的注意,那便枉费他当日收他为徒的一番心血。

    忍不住,又看了那个人一眼。

    他却微低下头,在画架上勾勒起来。

    距离有些远,无法看见他此刻的神情,但他给人的感觉,却是几分专注,几分,恬静。

    夏教授突然觉得紧张起来,他很想知道,这神秘而又古怪的男生到底在渲画着什么。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