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五十三话赤足

    如果,她晚走一点,也许会听见一些对话,甚至,也许,还会看到一个人。

    体育馆。比赛还在继续,小组赛开始。

    林子晏和唐璜走出。

    “那学妹走得忒快。”林子晏怪笑。

    唐璜淡淡道:“有一件事,我不是很明白。”

    林子晏奇怪的瞥了他一眼。

    “顾夜白为什么会参赛?”

    “据路透社消息,是为了筹集经费去庐山玩儿。”

    “路透社?”

    “就是从路学妹哪儿透露来的。”

    “敢情你们还经常交换消息来着。”

    “掌握第一手资讯,这叫双赢,哎,你到底懂不懂?”

    “你与悠言走得近,小心顾夜白生气。不过,你这小子,醉翁之意……”

    “我又不是因为那女人才与路学妹交好。”

    “得,林子晏,你继续装。”

    林子晏一笑,低声道:“其实,我估摸,顾夜白参赛,一来是还礼给那些欺侮过悠言的人,二来——”

    “哦?”

    林子晏神色微凝,道:“只有,他强大了,该说只有让别人知道了顾夜白是怎样的一个人,才不敢欺负他的女人。”

    “他果然真的变了。”唐璜微叹。

    “谁知道。不过那天,你没有看见,在教学楼,告示栏贴了据说是悠言写给魏子健那混蛋的情书,她被一群人围住嘲笑,顾夜白怒红了眼,那眼里的血丝,我见着也觉得害怕。”

    唐璜微晒,两人走出体育馆。

    二人背后,一侧的观众席。

    指甲盖儿浑圆粉泽,白皙美丽的手,慢慢掀开微微覆住眉额的鸭舌帽帽沿,贝齿,咬住了*。

    “小姐?”旁边,中年男子神态恭敬,低声问道。

    眸光,在场上停留片刻,声音,淡淡从红唇泄出。

    “我要你替我办一件事,尽快办妥。”

    悠言微怔。

    树荫下,一个男子似笑非笑的看向她。

    迟疑了一下,奔了过去。

    “他赢了,不是很好吗?”

    “迟大哥你怎么知道?”悠言诧异道。

    迟濮轻笑,“怎么,只能你做观众,你迟大哥就不行啊?”

    “那你怎么跑出来了啊?”

    “我的妹妹头跑出来了,她的哥哥也就只好出来了。”

    悠言皱眉,“不对,怎么是你在前面?”

    “嗯,乌龟是用爬的,我是人用走的。”

    “臭迟濮!过几天你也要参加校园祭的音乐典,还到处乱跑,真让人不省心。”悠言撇撇嘴角,哼了一声。

    迟濮一愣,随即一个爆栗敲下。

    “我来看龙力怎么死。”声音,沉了。

    “哥?”悠言一呆,惑然。

    摸摸悠言的发,迟濮淡淡道:“还有魏子健,我等着呢。”

    悠言心里一暖,只是怔怔看着迟濮。

    “怎么洒金豆子了?”迟濮俯下腰,端详着小妹的脸。

    “他很好,迟大哥,我该怎么办?”悠言抿抿唇,垂眸。

    “真是个傻妹妹头。”迟濮长叹一声,伸臂把妹妹环进怀中。

    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背。

    像小姨过世的时候,小小的她躲在他怀里哭那样,轻轻安抚着她。

    “哥,你一定不能告诉顾夜白,不然,我恨死你。”

    迟濮咬牙,点头。骤然,只觉如芒在刺,蹙眉,眸光一扬,不远处,一个男子正静静看着他们。

    清俊的容貌,脸上的线条却过于冷硬。一双瞳,很冷。衣衫雪白,腰间,红白间隔的花带,在阳光下耀目,又严酷。

    迟濮苦笑。

    “妹妹头,事情,有点大条。”

    悠言一呆,顺势在哥哥的衣服是擦擦眼泪鼻涕。

    迟濮叹,“好吧,事情,更大条了。你擦完没有,擦完赶紧走开。然后,向后转。”

    悠言愣然,转过身,倏地惊呆了。

    体育馆前,男人负手而立,淡淡笑了,额上薄汗未干。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

    “也许,我不该这么早出来。”

    他转身的时候,悠言的目光不觉投到地上,阳光,把他的颀长的背,拉成影子。

    甚至,他还赤了足,就这样跑出来。

    是来找她吗?

    “小白!”

    循着他走得冷漠决然的身影,她卯上了最大的力气,追过去。

    第五十四话门

    原来,如果他不愿意的话,她无论怎样也追不上他。

    突然想起,那个下雨天,那个两个都失控了的雨天。并非她突如其来的勇气赢得了他,是他愿意停下来等她。

    她长大了,迟大哥也是。时间匆忙。他有了成媛,而不意的是,她也有了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时光美丽又残忍。

    尽管有些亲密,叫做永远,但有些事情,便也随着时间,起了变化。

    该忌讳的。

    真笨。

    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的脚步,她追不上。

    隐约,看见一希尔走过来和他寒暄,有男有女,不知说了什么,然后一起往前走。

    今天以前,他还是平凡的他。他的社交也不多,他只是安静的生活着。

    今天以后,她知道,他的生活会起变化。

    这样,其实也好。那么寂寞的他。

    心,有点焦灼,赶紧又加快了脚步,追在他们后面。

    口袋里,手机在颤动。

    打开一看,是Susan的来电。

    “言,你晃哪儿去了?刚我好像看见顾夜白出去了,你们现在是在一起吗?”

    “我们……”悠言苦笑。

    Susan似乎听出了什么端倪,急道:“怎么了?”

    “没事。”不想她担心,只道:“待会你和小虫一起去吃饭吧,不用等我了。”

    Susan笑呸,“这点眼神儿我还是有的,不扰了啊。”

    结束了通话,他已不见踪影。拨了他的手机,却关机了。

    满校园乱晃,找不到。

    一路上,却引来很多目光。说不准那里面的含义。似乎,比赛的结果已传遍每个角落。她也因他而“出名”了吗?

    校园祭期间,学校一律停课。

    倒还好。

    无论他去哪里,有一个地方,他总是要回的。

    把脸从膝盖上拔出来,昏昏沉沉睡了一下,眯眸睐了眼窗外,天,已经黑了。

    午前便过了来,在这儿多久了?

    掏出手机,手机却没电自动关机了。

    苦笑。

    两顿没吃,肚子很饿,只是,不想动。

    忍着两腿的酸痛,站起,凝向那尚自紧闭的门。

    末了,坐回梯级上,继续摆回那持续了半天的姿势。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蒙蒙中,有脚步声传来。

    悠言一震,抬起了头,楼道口,男子高大的身形现了出来,背包斜挎在肩背上,两手随意插在裤子两侧袋子上。

    看到她,皱了一下眉。

    他身上,已换回平日的衣服,白色T恤,墨兰牛仔裤,白色跑鞋。

    最简单的服饰,没有那碍眼的镜框,英俊好看的他。

    揉了揉僵硬的腿,悠言蹙蹙眉,赶紧站了起来。

    淡淡的目光,不动声色扫过她微皱的小脸。

    “小白?”迟疑的唤了他一声。

    没有回应。

    被黑暗侵入的楼道,只有钥匙转动门锁的细碎微响。

    心,仿佛被什么虫子啃了一口。

    悠言呆了呆,男子已侧身进门。

    气息,安静,冷凝。

    一惊,伸手去抱他。

    他甚至无须转身,背后像长了眼睛一般,身形微微一闪,她的手,便连他的衣角也没碰触得上。

    门,关上了。

    一扇门,隔开了他和她。

    轻轻靠到墙上,顾夜白嘴角划过嘲弄的笑意。

    即使是比赛,他的目光里,始终有她。

    看到她走出,立刻婉拒了所有的纠缠,紧跟她而出。

    看到的却是什么?

    她在别的男人的怀里。那二人轻拥在一起,那么亲密,契合,仿佛他才是那个局外的人。

    告诉自己,不过是什么误会。

    可是,她的动作告诉他,他所见的是事实。

    她似乎哭过。可是,原来,这世界上,并不只他一个能让她安心依赖,在衣服上擦掉眼泪的人。

    心,不是热的吗?

    那一刻,只知道,很冷。

    她跟了他一路,后来却消失了踪影。

    为什么不继续纠缠下去?就这样轻易放弃了?

    所有的赞美却抵不上她的一个笑靥。不嫌讽刺好笑吗?

    西餐厅,和系上几个同学一起吃饭。

    冷静的回答任何一个问题。

    原来,伪造也可以,很无暇。

    敲门的声音,大了,伴随着的还有她的哭泣的声音。

    心,疼了。

    她曾告诉过他,心疼的时候,会像被什么虫子啃了一口。很奇怪的形容。

    是现在的滋味吗?

    在墙上狠狠一拳,五指顿时破碎,血沁了出来,脏了一手原本的洁白。

    桌上,搁了一包烟和一只打火机。大抵是林子晏留下的。

    他不抽烟。

    烟,有时是在让人失去冷静的时间里的消磨。

    他不需要,母亲和哥哥过世以后,他就再少有失去冷静的时候。

    抽出烟,放进嘴里,很快,又拿下,狠狠折断了。

    快步,奔到门前,拉开了门。

    第五十五话等VS他要她

    门口,空了。

    她已经不在。

    冷笑,摔上门,一切不过是你自己好笑的自以为是。

    她根本不在乎!

    满室的黑暗,扭亮了灯。

    背包刚才便被随意的仍在沙发上,白色的柔道服和红白花间的腰带跌出。

    为她而系上的腰带,现在又还有什么意义?

    在画架前坐下,调了颜料。

    下课回来,他最常做的就是赶稿子。

    自从,一个人涉入他的生活以后,兼职还在继续,但推了一间杂志的邀请。

    竟然,惰了。他更愿意把时间花费在她身上。

    现在。再次自己一个人。

    自嘲一笑,刚拿起画笔,寝室的电话响了。

    那头,传来林子晏嘻嘻哈哈的声音。

    “带上你的女人,咱们一道庆功去。”

    “不去。”

    林子晏顿了一下,又大笑:“我明白,好好好,这个时候,你该干嘛就干嘛……”

    捻断了通话。

    再次,拿起了画笔。

    时间,空间,很安静。

    画,也几乎完成了。

    冷冷一笑,撕掉了画纸,两小时的心力,在弹指间,化为流絮。

    电话,不合时宜的再次响起。

    拧了眉。

    “我说,你们两个也太乐不思蜀了吧。手机都关了,也不知会一声到底要不要回来过夜。”

    清脆的女音,噼噼啪啪一堆。

    他却很快抓出了一个重点!

    她还没有回宿舍。Susan会打电话来,也就是说女生宿舍校禁的时间到了。

    心里一动,瞥了一眼挂钟。

    果然。

    她似乎还在说什么,他却砰地一声挂断了。

    她是笨蛋吗?

    咬牙,脚,已迈到了门口。

    迅速打开门,却倏地怔住。

    依在门口的那团小小的东西是什么?

    “小白?”清水般的眸凝向他。

    “进来!”沉声道。

    她赶紧点点头,站了起来,又低低呜咽了一声。

    他身形一僵。

    转过身。

    她微弯腰,小声道,“腿,麻了。”

    “我要关门了。”握紧手,压抑去碰她的欲望。

    她怯怯看了他一眼,大眼里蕴满了控诉和委屈。

    跳着,蹦进了屋子。

    这个女人。

    他咬咬牙,摔上门。

    “你不是走了吗?”

    “我一直在这里啊。”她看了他一眼,仿佛他的问题很好笑。

    他倚在沙发,淡淡道:“何必撒谎?”

    “我不在,你不高兴是不是?”她咬咬唇,又绽出了浅浅的笑。

    他竟一时语塞,脸上一冷。

    揉了揉腿,她从门口也蹦到沙发,试探的挨近了他。

    她的手臂与他的轻轻触上。

    她身上微凉。

    眉一挑,便待走开,但从她肌肤上传递过来的温度,却硬生生的制止了他。

    “我——”

    耳边,她的声音,很低,开始有了点哭音。

    “我刚才只走开过一下。没有撒谎,真的只有一下下。我今天还没吃过东西,肚子饿,想下去买吃的。可是到了楼下,我又回来了。我怕你以为我走了。”

    “你一整天没吃东西?”怒气,涌上心头。

    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以前,他已抓上她的肩膀,紧紧的。

    泪水,滴在他的衣服上,他微微一震。

    眯眸处,是她雨下一般的梨花小脸。

    “我和迟大哥——”

    终于要说了么?

    该放开她的,手却像有着自己的意识似的粘贴在她的身体上。

    “迟大哥只是哥哥。”悠言苦笑,想跟他解释,到嘴边,却拙了。

    “与我无关。”漠然的他的声音。

    她心里酸涩,不要这样,宁愿他骂她,也不要他的冷漠对待。

    想告诉他,与迟大哥的关系,却害怕让他发现迟濮与迟筝的牵连。

    一双重瞳,是没有晕开的墨,这样的美,却愈发的清冽了。

    她脑里拼命搜索着能够用来解释的词语。

    “我懂事的时候就认识迟大哥了,家里父母都认识……”

    他的神色,冷漠得一如最初。

    心,像被绞勒得不能呼吸。

    “小白,只有你,迟大哥不会这样——”

    钝钝的疼痛。不懂得再怎么去说。踮起脚尖,带着锐利的痛感,她颤抖着吻上他的唇,一下一下。

    一直不很懂得怎么接吻,每次,是他引导着她。

    现在,只能凭感觉,凭本能去吻他。

    想告诉他,她的心。

    她唇上的柔软和清香,击溃了他的坚定。她的泪水,湿润了她的还有他的唇。

    握上她肩上的手,慢慢移下,拢上她的腰肢。

    再也狠不了,更恨不成。

    只能去相信。

    他要她。

    他只知道,他要她。如此简单。

    捧起她的脸,伸手揩去她眼底的泪,让它成痕。

    放开她,向门口走去。

    “小白?”背后她的声音怯然。

    “我去给你买吃的。”微叹,转头,淡淡道。

    她明显一呆,好一会,大叫一声,嘴角的笑靥微微展开了。

    “如果我一直不开门,你要怎么办?”他突然,想问她。

    “我会敲门呀。”

    “为什么不早点敲门?”他挑眉。

    “我在等。”她的声音,变得认真。

    “等什么?”

    “等校禁的时间,然后敲门,然后你就不会赶我走了。”似害怕他责怪,她说完,赶紧退了几步,低下头。偷偷瞟他。

    果然!和预料的不差。

    他拧眉,轻声骂,“笨蛋!”

    可,他偏偏,爱上了这样一个笨蛋。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