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五十九话迟到的嫌疑

    她快疯了!那人怎能这样可恶!明明告诉过他,他的比赛她一场也不想落,一场也不能落!

    现在——想想出门时看的时间,比赛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清明上河图估计也可以凑合出来了,什么都画完了。

    拼命跑过长长的校道,悠言急得差点没哭出来!

    哦!顾夜白,去你的!

    这家伙故意的!故意的!

    嫌疑一,他早上起来的动作就很轻。

    嫌疑二,他有亲她,动作也很轻。

    嫌疑三,昏睡中,朦胧中,似乎看到他亲了她以后,就皱了眉,并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动作还是该死的轻。

    嫌疑四,他随手套了件T恤,就快步走到厅外,然后,便是关门的声音。关门的声音,不必说,也是很轻。

    嫌疑五,她迷迷糊糊的再次睡过去,后来,他回来了,把她扶起来,没有把她摇醒,只是低声哄她,给她灌了碗类似肉粥的物体,然后,是一枚苦苦的东西塞进她嘴里。她要吐出来,他又不知跟她说了句什么,然后,低头吻了她。

    帅哥就了不起么?她却丢人的晕眩了,那颗东西,也就骨碌吞了下去。

    然后,她便昏睡到现在才爬了起来!

    恼火,便要一脚踹开美术系一楼大堂的大门。

    门口两个类似工作人员的男生,目瞪口呆的看向她,她吐吐舌,之好悻悻作罢。

    其中一个男生无奈一笑,伸指到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为她打开了大门。

    她的脚步声,放轻,明明是微小的声音,却仍惊扰了里面的一些人。

    一些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却无心去理。

    眼睛,直直望向场上。

    那儿,有很多的参赛者,有模特,有画架,还有,他。

    幸好,还赶得上。

    嘴角,不觉开了笑靥。

    只是,他怎么没有模特?

    有些声音,也随之进了耳中。

    “快看,她就是外语系的路悠言。”

    “谁啊?”有人疑惑了。

    “顾夜白的女朋友。”

    悠言咬咬唇,那投射到身上的指点声音虽小,却愈加的密了,赶紧低头想寻个位置,手却突然被人拉住。

    吓了一跳,一看,却是Susan。

    Susan低吼,“路悠言,我回头找你算账!还不快跟我来!在这儿当猴子耍好看么?”

    悠言瘪嘴,任Susan拉着,二人沿着靠墙的过道猫腰走回座位。

    才刚坐下,场上主持已拿过麦克风,笑道:“时间到,比赛结束!”

    “各位模特请留步!”

    悠言泪奔,林子晏在背后大笑。

    Susan斜挑了眼末,道:“你和顾夜白昨晚……”

    除了靳小虫还垂下头,相邻的几个同系的女生都饶有兴味的探了脑袋过来。

    悠言额角划下无数的黑线。

    Susan这女人,她就不能往其他方面想,每次都拿这种事来揶揄她。

    一急,悠言结巴道:“要比赛,我们只是睡觉,什么也没做。”

    众人一听,笑开了。

    一个女生挤挤眼,道:“那如果不是比赛,你们就——”

    大家静默了一下,又哄地笑了起来。

    悠言口误,满脸通红,恼羞成怒,便去掐Susan。背后唐璜和林子晏好奇,笑问:“你们在说什么?”

    瞥了那人的两个好友一眼,悠言只是不敢吱声。

    旁边另一个女生小声道:“悠言,说说你与顾夜白的事给大家听听,别揣着,咱们只能在学校的BBS上看图片,你可是和他亲近,和他接吻时什么感觉啊?”

    这八卦又恼人的问题,悠言脸上再次火烧云,想起昨夜二人的亲密,他的手,他的吻,顿时心头乱跳,突然又恍起什么,赶紧假装整了整领子。

    Susan眼尖,看出几分端倪,知她面皮薄,便低声笑道:“看到了,那地方的颜色醒眼着呢。怎么,顾夜白就这么不怜香惜玉吗?”

    悠言被吓了一跳,嗔道:“敢情方影……”

    话口未毕,却飞快让Susan打断了,后者脸色有点阴郁。

    “傻子,你提他做什么?我们——”

    隐约中,只听到Susan说了句“不可能”。

    一黯然失神,Susan却扯了她一下,神色认真,“快看!”

    “现在是评分时间,请各位评委老师离座,进场。”

    周围的声音,旋即削弱,片刻间,全场肃静下来。

    屏息,凝神。

    所有目光,巡视在魏子健与顾夜白之间,似乎那一直高挂的悬念只在这二人中诞生。

    这一刻,没有人忘记,顾夜白曾说过的话,特别是当时在场见证过的人。

    他说,他要挑了魏子健。

    靠近末排,一双狭长的眼,讳莫如深的盯向场中。如果有人注意,那么会发现这人正是昨日败在顾夜白手下的上届柔道之王,黑带龙力。

    而最末一排,鸭舌帽,缓缓拉开,明媚秀美的眼眸淡淡往悠言的方向扫了一眼,才落到场上。

    第六十话跟他一起走

    “现在是评委老师们打分的时间,即场评分,时间在40-60分钟之内,大家可以离场稍作休息。”台上,主持人微微躬了身,道。

    会场里,却没有多少人走出去。

    即使有,也只是出去一下,很快便又折了回来。

    旁边的人,包括Susan,包括相识的女生,甚至,包括后排的林子晏和唐璜,还有整个大礼堂,所有人都在低声交谈着什么,一眼却缄默了言语。

    她们说,那人拒绝了用模特。

    为什么?

    总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刺来?

    往后一看,却无所获,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凝神,只把眼光柔柔投在那个人身上。

    这次,不比上次的位置靠前,他的位置也安排在后面。

    距离,似乎变一下子拉远了。

    只能模糊的看见,他凝着画架。

    顾夜白,笨蛋,你看见我看你了吗?

    头有点疼痛,闭上眼,等时间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便在这当中,慢慢模糊了。

    “言?你是不是发烧了?”

    悠言睁开眼睛,便见一旁的Susan蹙了秀眉。

    “发烧?”悠言呆了呆。

    Susan叹气,“得,算我白问,我不该问你。”

    “不问我问谁?”悠言越想越不明白。

    Susan妩媚一笑,随即狠狠捏住她鼻子。

    “你管我!原来是这样!我就说,他把你藏到哪里去了。”

    悠言翻翻白眼,决定不理人,眼眸余光却见到靳小虫痴痴看着台上,Susan明显也注意到了,二人交换了眼色,赶紧往赛场看去。估摸好是到了紧要的时间。

    评委们站在一个参赛者的画前,观人看画。

    台上那美丽风情的女生,怀安?悠言心里一紧,是在看魏子健的画!

    瞟了瞟四周,所有人也都全神贯注看着,就连林子晏和唐璜也停止了交谈,盯了过去。

    未几,评委们便接着去看下一组。

    似乎,分数已定下。

    悠言看得疑惑,Susan附嘴到她耳畔道:“看来,这姓魏的得分很高。”

    “为什么?”

    Susan冷笑,“你看他那副表情!”

    “他会赢的,珊,我想,小白一定会胜过魏子健。”悠言想了想,神色认真。

    Susan皱眉,末了,低声笑道,“倒忘了你也是半个行家,只是,他没有用模特,这是不争的事实。”

    说着,Susan微叹了口气。

    悠言握紧了手。

    时间,过去,一分一秒。

    悠言心头一跳。

    终于,所有的评委在那人面前停下。

    场中,有一部分人甚至站了起来。

    台上,这时,却似乎起了一阵骚乱。

    是谁,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从赛场走了下来?!

    静静的。

    浅蓝条纹衬衣,T恤,牛仔裤。

    重瞳,英俊,却冷漠的脸部线条。

    从台上,一步一步走下。

    悠言想,嗯,这男人里面的T恤该是纯黑。早上起来,迷蒙中看到他在穿衣服。

    心里甜蜜,笑晕,在嘴角一圈一圈荡漾开来。

    只是,人家评委好端端的评着分,他要到哪里去?

    一下,怔楞住。

    直至,有人轻轻倒抽了一口气。

    顾夜白,在路悠言面前停了下来。

    礼堂里,所有人都惊呆住了。包括悠言。

    她仰起脸,怔怔看着那在她面前站定的男人。

    他微微俯下身,嘴角勾起温恬的弧度。

    “跟我来。”

    悠言愣住,Susan在旁边猛地推了她一下,她才恍悟过来。

    顾夜白已转过身。

    她赶紧站了起来,在无数闪烁的目光中,跟在那人的背后。

    没有听见,与她同坐一排的女生,惊羡的低呼声。

    有个女生斜靠上Susan的肩,低声道:“原来近看顾夜白是这个样子。”

    “Susan,我嫉妒你。”

    “……”

    “你可以常见着悠言,还愁见不着顾夜白吗?”

    这是哪门子逻辑?

    Susan满脸黑线,半晌,笑骂,“我说,干脆,你去把路悠言那小笨蛋给摆平得了。”

    前面,顾夜白稍微顿住了脚步,悠言轻轻一笑,快步走到他身旁。

    没有交谈,视线,也没有相接。

    可是,心境很静。

    小白,你也是这样吗?

    似乎,可以这样一直走下去。

    随着他,踏上赛场。

    他看了她一眼,向所有评委道:“老师,她就是我的模特。”

    声音不大,却清晰有力。

    巨大的喜悦,从心底,慢慢沁向了身体每一个角落。

    悠言偷偷握紧手。

    他画里,画的是她?

    她没有在,可是他画了她!

    比之前更多更复杂的视线,戳到她身上。赛场上,她知道,魏子健与怀安都在看向他们。

    心里,依然是平静。

    因为,他就在身边。

    画架被工作人员轻轻移过。

    顾夜白的画被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张扬夺目的水彩。

    夕阳,如轮,光辉染红了所有景物。

    树木,独只觅食的鸟,寝室。

    影子,被摇曳拉长,女孩,轻裙,笑靥。

    眼眸,笑成弯月。

    在她眼前,还有另外一道影子,淡淡,延伸。

    第六十一话画中乾坤

    夜,有点深了。

    可是,最起码,寝室的气氛还很潮热。

    一旁,那三个女生还围在电脑前,又叫又笑。

    深深吸了一口气,怀安咬牙把书推了,踱步到她们背后。

    “怀安,你来啦,别看书了,这儿精彩。”坐在电脑前正中位子的女生语气格外兴奋。

    其他二人咯咯笑着在拖动鼠标。

    确实,精彩。怀安自嘲一笑。

    屏幕上,学校BBS的帖子,一行黑色大字,配附副标,那么醒目。

    画艺大赛美术系二年级顾夜白折桂!

    ——超满分完胜,破历届校祭记录。

    校园祭六项比赛的第一项冠军出来了。是那个人。

    鼠标拖动,满眼的帖子,有些贴甚至被跟到千条以上,怪不得,晚修走回来,外间一直传言学校的论坛都快挤爆了。

    几个头颅,越来越兴奋的声音。怀安的嘴角的笑却愈发酸痛苦涩。

    甚至,他的画页被人用手机拍出来,放在论坛上。

    那个女人,在他的画里,一颦一笑,极尽奢华。

    可是,那个叫路悠言的女人,从来就不美。

    但当画架辗转了一个弧度,那幅画在所有人面前展现的时候,抢走了场上任何一个人的视线。

    明明是最简单的景物,那夺目的色彩,却仿佛把世间所有的光芒都堆砌在她身上。

    “喂,快看!”有人低叫。

    怀安凝目。

    刷新了的留言。有人甚至一条一条剪析了他画中所运用到的技巧。

    末了,那发帖者总结说,他,把所有的技巧都用在了这一副水彩上。

    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呢?

    这样的用心。

    一个人,值得你费了这样的心思来对待。

    把所有的美都赠给了她。

    顾夜白,恨你。

    真的,恨你。

    握在椅子的指一紧,就像花落无声,指甲折弯了。怀安鼻子一酸,狠狠咬下唇瓣。

    超满分,什么叫超满分?发帖的人根本就不会表述。

    可是,确实存在了这样的一个荣耀。

    六位评委,每人手执五分,三十分满分。

    魏子健拿下全场27分的高分,三位教授各给了满分。

    你却拿走了三十三分。

    是的,除去那五分以外,其中,三名主评委手中还握有极具神秘感的三分,技巧,创意和美感。

    这么多年的校园祭,从来没有人,在画艺赛中,把那三分一并拿走过。

    耳侧,低语交谈着的声音,也说到了这个。

    一个女生低低叹道:“谁会想到顾夜白那画里还藏有这样的巧妙。”

    其他二人立刻附和。

    怀安再也忍不住,咬牙一笑,道:“你们先说着,我还有点题没做。”

    “怀安,就你扫兴来着,去吧。”

    几人又笑作一团。

    回到自己的桌前,习题却再也装不进脑袋。

    怀安狠狠闭了闭眼睛,思绪恍惚间却偏偏回到白天的赛场。

    那时,包括张教授在内的二名主评委,把美感和技巧的额外分给了顾夜白,整个礼堂,竟隐隐给人一种战场蓄势待发之感。

    所有人都看向夏教授,最后一个额外分创意便在他的手中。

    夏教授微微一笑,道:“加分。”

    欢呼声,侵蚀了整个大礼堂。

    青教授却眯眸,冷笑道:“夏老,这创意,请恕我眼拙。”

    那青教授与夏教授有嫌隙,是大家熟知的事情,这下剑拔弩张的尴尬局面顿成。

    “老夏,这画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张教授与夏教授交好,仔细浏览了那幅画一下,微一沉吟,还是出了声。

    主持人悄悄擦了擦额,已是一额冷汗,对着观众笑了笑,说了几句话,便赶紧把麦克风交给了夏教授。

    夏教授微叹,道:“各位同仁,这画,按大家说共画了几人?”

    悠言脸上一红,后退了几步,与顾夜白的距离不觉近了,二人的身体,微微碰触。

    所有人都在凝神那画,怀安却看得真切,心里一疼,再看时,却见悠言的手,悄悄伸到背后,那男人便握住了。

    悄无声息。

    怀安心里那股无名的火,愈加灼烈。

    画上,一个人,两抹影。夏教授的指轻敲在那画上的另外一抹影子上。

    青教授嘴角划过讽刺,道:“夏老妖把这算做一个人,也无妨,只是,这,又怎样?”

    夏教授一笑,道:“这一个人,并不只是一抹影,也不虚无缥缈。他是实实在在被画进画里了。”

    此言一出,众人惧是大诧。

    “小顾,画是你画的,就由你来说吧。”朝自己的学生看了一眼,夏教授笑道,赛前所有的担忧和疑虑此时早已一扫而空。

    悠言一惊,背后小手挣脱了男人。

    “是。”顾夜白微微一躬,走到画前。

    这时,礼堂,再也没有了坐着的观众。

    夜,北二栋九楼。

    悠言脸上嫣红,头轻靠到男人的肩上。

    淡淡瞥了一眼怀中人呢酡红的醉颜,煞是可爱,顾夜白把手紧了紧。

    “小白,我高兴,我还要喝一点。”悠言闭上了眼镜,小声叫道。

    顾夜白微叹,是便不该让这女人喝酒。

    一碰,就醉。

    蜷在情人的怀抱,悠言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嘴角却翘起浅浅的笑。

    再次想起,赛场上他画的那幅画。

    夏教授很厉害,看出来了。

    那画里,其实不只一个人。

    画中,女孩的眸里,映着一个人的影像。只是,必须极为仔细去看,才能发现。

    谁也不曾想到,他把他自己藏在了她的眼眸里。

    不然,夕阳如画,笑靥无暇,又独独是为了谁。

    第六十二话滋味

    Susan抚掌而笑,站起道:“言,你醉了。”

    悠言一笑,慢慢合上眼睛。

    “女人,你也醉了。”林子晏皱眉道。

    “我没有。”Susan手一挥,身子一歪。

    林子晏轻叹,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又把她扶到沙发上。

    三个男人却仍然清醒。

    三人一笑,又干了一杯。

    唐璜呼了口气,道:“晚了,现在庆功也庆过了,接下来睡觉问题该怎么解决?”

    “校禁的时间也快到了,两个女孩醉成这样,让人看见了,对她们也不好。”顾夜白敛眉,道:“我们三个就在厅里将就一晚吧。”

    唐璜笑道:“这悠言的名声早就给你败坏透了,现在整个G大谁不知道她是你顾夜白的女朋友?倒是苏MM——”

    林子晏皱眉,道:“唐璜,你不是想打她主意吧?”

    唐璜和顾夜白两人交换了个眼色,大笑。

    “如果你真的有心,自己悠着点方影吧。”顾夜白斜睨了好友一眼,把怀里的女人横抱起,又回头道:“子晏,帮忙。”

    林子晏一时没会意过来,楞道:“帮什么忙?”

    唐璜叹,道:“你不来,只好我来了。”

    说着,走到沙发边上,伸手便要把Susan抱起。

    林子晏大喝一声,道:“唐璜,把你爪子拿开。”

    俯身把Susan抱起,林子晏一怔,这女人怎么看也有一百七十公分的高度,虽然看起来纤瘦,却怎么这么轻啊。

    “林子晏,我说,你别乘机揩油啊。”唐璜笑骂。

    把Susan放到床上,林子晏又怔然,愣愣看着好友的动作。

    替两个女孩盖上薄被,顾夜白抚了抚悠言的额,又掖了掖被子,回来一看林子晏,也怔了一下,林子晏轻笑,勾了他的肩,两人这才走出去。

    门外,唐璜一笑,带上门。

    三人走到阳台。

    林子晏拿出烟,二人接过。

    吸了一口,林子晏皱皱眉,道:“什么滋味?”

    唐璜笑道:“同问。”

    修长的指挟了烟,看烟火明灭,好一会,顾夜白嘴角微勾。

    “如人饮水。”

    林子晏和唐璜各据了沙发一隅,顾夜白便拉了椅子在桌上浅寐。

    睡到半夜,却听到房间传来细微的声响。

    门,被轻轻推开。

    苗条的身影走出,蹑手蹑脚走到厅上,从桌上拿了什么,随即又拉开门,闪身出了去。

    顾夜白微一皱眉,走到沙发旁边,拍了拍林子晏。

    林子晏睡梦正酣,被人打扰,低吼,“做什么?”

    “Susan出去了,赶快跟着,晚了,虽说是在学校,也不安全。”

    虽是压低的声音,林子晏一听,还是倏地被惊醒了,所有睡意全跑光。

    拉了门,飞快跑了出去。

    追到楼下,却不见了踪影。

    他问悠言要过Susan的电话。

    只是,走得急了,手机也搁屋子里,不由得低骂了句:“shit!”

    天,还很黑,也不知是什么时间。

    他稳了稳心神,沿着林荫道慢慢的走,一双眸便在两侧搜寻。

    拐了几弯,走到湖心亭边,却听到轻微的抽泣声传来。

    谁三更半夜在哭?

    心下疑虑,走了过去。

    却见,湖心亭的石椅中,坐了一个人。

    湖边小灯很暗,只能约摸看见是女子的身段,一头长发洒在肩上。

    走近了,皱眉道:“请问——”

    “谁?”

    那人显然受了惊吓,出声警戒,但那声音松软,听了去,倒是七分无力,三分妩媚。

    林子晏却是心头狂喜,嘴上骂道:“三更半夜不睡,你跑来这里装鬼吓人?”

    “林子晏?”那女子低声道,站了起来,身上不稳,又向石椅跌了去。

    林子晏低咒,身体却像有了意志,自发上前,把她抱进怀里。

    “你放开。”女子低叫,伸手往男子的胸膛推去,却纹,哪里着意到这一下,腿上吃痛,怕她跌倒,又不敢放了她,咬牙道:“Susan,你这恶女人。”

    Susan冷笑:“我是恶女人,关你什么事,走!”

    说着,伸手往桌上摸去。

    林子晏却先她一步按住了她的手。

    察觉到桌上的东西,他蹙了眉。

    “到底发生什么事?”

    Susan低低道:“子晏,你可不可以走?我想自己在这里待一下。”

    林子晏冷笑,“然后让你喝得烂醉如泥,一个不慎,好让这湖多一个醉酒鬼?”

    Susan咬牙,狠狠赏了他一拳。

    林子晏也不去躲,只是硬生生受了,Susan心里悲伤,加上几分酒意,一恼,又往林子晏身上打去。听得他闷哼一声,顿时怔住。

    “怎么?不打了吗?不打就跟我回去!”紧紧按住女人的肩,林子晏冷冷一笑,沉声道。

    他出生在高干家庭,家境优渥,哪里受过这样的闲气打骂?

    半晌,听不见任何声响。

    疑虑见,细细浅浅的哽咽声却在耳畔响起。

    他心里一慌,执起Susan双手,平日里笑骂嬉戏,偏偏这刻却说不出半点话来哄她。

    轻叹一声,把她紧紧拥进怀里,只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别哭,我让你打就是了。”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