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四十八话蓝带美人

    柔道大赛。

    宏大华美的建筑。G大体育馆,外覆巨型横幅,上书四字,锦缎飘红摄人。

    柔道赛,为G大周年大校庆,校园祭的六道大赛,最先拉开帷幕。

    以文艺,以武技,立本而传承。

    艳阳高照,绿荫清许浓郁。

    体育馆门前,人声沸扬,川流不息。

    一侧,两道清丽的身影焦灼不安,似在盼等着什么人。

    “路悠言,丫滴,你给我快点。”Susan骂道:“现在才来,待会位子都没了。”

    悠言抚住心口,气喘吁吁,“我从北二栋赶过来——”

    “别得你的顾夜白也吃到就成了——”想起什么,又挑眉低笑:“该不是昨晚那个,所以晚了?”

    悠言脸上一热,拼命忍住抽搐,挽起站在Susan旁边的靳小虫,道:“咱们走,别管她。”

    靳小虫“嗯”了一声,面色有几分苍白。

    “小虫,没事吧?”悠言一惊,忙道。

    靳小虫低低一笑,摇摇头。

    说话间,人影促迭,早有多人行色匆忙走过。

    “快开始了,走。”Susan一推二人,急道。

    悠言好奇道:“晴呢。”

    Susan笑道:“她有事回老家了,活该看不到好戏连场。”

    进了体育馆,桌椅,赛区,裁判席,人潮,拥挤的身影,气氛仿佛也窒息了几分。三人站在门侧,一时面面相觑。

    “言,你怎么了。”靳小虫抬手在悠言面前晃晃,失笑。

    “我在感叹什么叫万人空巷。”悠言笑道。

    Susan笑骂,“得,人家刘姥姥比你强。”

    悠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道:“谁家姥姥。”

    靳小虫噗哧一笑,道:“雪芹。”

    悠言一呆,忍忍,憋不住,掩着肚子咯咯笑起来。

    “位子怎么办?”靳小虫蹙眉。

    Susan皱眉,摊摊手,道:“拜托隔壁宿舍帮我们拿了三个位子,就不知道会不会本是同林鸟——”

    悠言抽了抽嘴角,“姑奶奶,事态还没严重到那地步,咱们好歹只是来看比赛,还不到走难的时间。”

    Susan微哼,便去掐人。靳小虫看二人打闹,赶紧去调解,结果,三个人闹作一团。

    “她们在那边!我过去问问,你俩在这儿等我。”Susan眼尖的瞥到前面的晃动的几个身影,一拍悠言,便即没入人群。

    未几,美人气冲冲折回,咬牙道:“周怀安是学生会的高层,帮她们一寝室拿了前几排的位子,NND,于是我们就很被不小心的给遗忘了。”

    靳小虫奇道:“Susan,你不也是学生会的么?”

    Susan笑道:“我只是小喽罗。”

    “方影在那边对吧。”悠言噗哧而笑,低道:“真要论高低,他是副会长,你苏大小姐说一声,这区区位子怎么会是问题。”

    Susan一窒,咬牙悄悄握住了她的手。

    “喂,我说,学妹们,要不要到我这边坐?”

    一阵清朗的笑声,两个男生走了过来。

    “小林子学长,唐大哥也来了啊。”咬牙一喜,道。

    唐璜笑道:“悠言好,两位美女好。”

    靳小虫红了脸,轻轻点点头。

    “帅哥好。”Susan一笑,眼角微斜,道:“还有一旱鸭子。”

    林子晏咬咬牙,“哎,我说你这女人,我好歹是你的学长——”

    “学长,我说学长,你到底要不要给我们位子啊,比赛快开始了。”悠言急了,踮起脚在林子晏眼前晃手。

    “跟我来。”林子晏一挥,气势十足,唐璜顾不上帅哥形象,翻了翻白眼,以示鄙视,悠言几个早笑得岔气。

    林子晏微瞥了Susan一眼,嘴角一翘,倒没再说什么。

    过去一看,不意竟是极靠前的位子。

    体育馆是微椭圆形设计,环形一周。

    林子晏拿的位子居然是正中一隅第二排。

    前排,方影居中,右侧,列位而过多名男女,一色学生会成员;左侧,则是怀安与几名女生。旁边一隅,正前方,便是裁判席,嘉宾席。此时,尚是空席。

    Susan苦笑,“还真是路窄。”

    前排,一人轻笑,慢慢转过身。

    “谁与谁?”

    悠言一怔,却是怀安。Susan淡淡道,“不知道呢,不是你就行了。”

    怀安眸光微动,掠过悠言,又转向方影道:“方影,你知道吗?”

    方影回望Susan一眼,俊脸微沉,没说什么,只回过了头。

    林子晏冷笑。

    唐璜嘴角一勾,轻声道:“嗯,一个小圈子,也有这么多暗涌。”

    林子晏睨了他一眼,道:“小心哪一天你唐大医生也进了什么圈子。”

    “我?”唐璜微怔,又笑了。

    “准备开始了。”后排不知谁喊了一句。

    气氛,片刻,安静。

    刹时,众人眼前一亮。

    长发用发梳绾起,一名身穿柔道服的女子走了出来。赤足,淡妆,外貌俏丽。雪白的服饰上,腰带微动。

    蓝带,美人。她展眉一笑,行了一礼。

    呼声如雷,立时从观众席发出。

    第四十九话以柔制刚,以弱胜强

    前排,隔壁宿舍一个女生低呼,“这不是新闻系的宣轩学姐吗?她也是柔协的?蓝带,好酷。”

    悠言皱皱小鼻子,用肘碰碰一旁的Susan,悄声道:“蓝带,是什么概念?”

    Susan噗哧而笑,后一本正经道:“我也不清楚。”

    悠言黑线。

    “蓝带——”

    两把男声同时低低响起,众人一愣,却是前排微侧过脸的方影和二排的林子晏。

    场上气氛原本便变得肃目,现在,似乎又静窒上几分。半空中,两人相视一眼,方影淡淡道:“到时见。”

    林子晏一抹嘴角,声音微沉,道:“谨侯。”

    身旁几人,还有一侧与林子晏相熟的几个男生俱是一怔,此刻的林子晏哪有平时半分的不正经模样?

    一眼一呆,推了推Susan,道:“怎么回事?”

    末了,加了一句。

    “决斗?”

    除去怀安,前排几个女生与小虫都小笑起来,Susan犹自发怔,下意识却是看了林子晏一眼,却撞上他微微炙热的目光。他在看她!

    那是男人看女人的方式!

    Susan一惊,赶紧撇过头。

    悠言半天都没有弄懂什么是蓝带,正郁闷,旁边的唐璜轻轻一笑,低声道:“顾夜白没跟你说过吗?柔道,讲的是五级十段。除去初学者佩的是白色腰带以外,其后是五级,依次进,腰带颜色为黄,橙,绿,蓝,啡,往上是十段,要到黑带以后才有资格评段位,当然,道了黑带,已算是强手了,黑带又分一至五段——”

    悠言等人听得津津有味,不妨唐璜却打住了话匣子,场内,声息已不闻,除去主持人宣轩清婉甜美的声音。

    看去,却是宣轩介绍嘉宾和裁判进场。

    悠言和Susan相视一笑,明白这是有出于对比赛的尊重,赶紧收敛心神,往台上看去。

    奇怪的是,嘉宾席上,居中一席,空了。不少人也留意到,四周,升起私语,抹上了几分神秘。

    场上,台子中,是一张类似于榻榻米的垫子,面积甚大,划区而规定,赛区外,设红危险区,后接保护区。

    二名裁判出列,分角而站,接着是主裁判缓缓走出。

    一礼过后,场中喝彩不绝于耳,悠言开始紧张起来。

    Susan悄声道:“你紧张个什么劲儿?我是门外汉也知道,要逐级淘汰而上,顾夜白哪会这么快对上龙力?再说了,在和其他选手打的时候,不定就落败了。那不就结了吗?”

    前后众人憋不住,都轻声笑了。

    前排一个女生回过头,小声道:“而且,不是按级别分的吗?也许两人根本不在一个赛组里。碰不到头,他的危险就小了。”

    悠言想起什么,低呼:“珊,死女人,你也赌上了?学生禁止聚赌!”

    Susan撇撇嘴:“我赌一顿哈根达斯不犯法。”

    “你敢赌我小白输,我跟你拼了。”悠言怒,掐Susan。

    前排几个女生道:“还有,我们……”

    唐璜挑眉,大笑,林子晏两眼放光,兴许不知也卯上什么赌局。

    末了,他问唐璜,“碰不上头的机率大么?这个是一赔十啊。”

    悠言泪奔,倒。

    “别闹了,宣轩学姐开讲了。”靳小虫突然道,指指场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宣轩嘴角微微噙了笑靥,朗声道:“柔道,Judo,顾名而辨义,取温柔文雅的方式之意,源起日本。”

    “只是,人文,武技原本就没有国界之分,以柔制刚,以弱胜强。也从此奠定了柔道作为世界上其中一项最具非凡意义的格斗技的源远而流长。”

    掌声,慢慢,凝聚,到响烈。

    白袍服,诠释端庄秀雅,蓝色的腰带摇曳。

    宣轩敛了笑意,环场一眼,字字顿顿。

    “为了更能体现柔道最初的宗旨,我们尊重传承,也一反过去校园祭的传统,今天的柔道大赛,我们将以无级别的方式决出桂冠。”

    “唐大哥,什么叫无级别?”悠言小声道。

    唐璜淡淡一笑,道:“为体现公平,柔道比赛时按体重划分级别的,例如60公斤级,90公斤级等等。”

    林子晏恶狠狠道:“笨学妹,打个比方,如果二人扳手平手,但其中一方体重较轻,也许分数就落在他身上,明白没有。”

    悠言被一唬,瘪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那就是即使只有千分之一的机会,顾夜白还是有可能对上龙力?”Susan低叫。

    第五十话无冕之王

    悠言捂住Susan的嘴,场中,主持人已开始讲解赛程。

    四周,凝息。

    宣轩一笑,道:“柔道,按强弱,分为五段十段,我们将以选手的级数或是段位分组来进行小组赛,采用的是即时死亡制。所有对垒,一场定胜负。”

    “也就是说,会从黄,橙,绿,蓝,啡,黑带各组中各决出一个冠军,最后,将进行越级赛,低级组冠军与高级组冠军的对撼,看到底会不会跑出黑马,黑带组的冠军依然能笑到最后!”

    “好!”

    像引子被点燃,场上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在声音潮涌中,突然,后台,一个人缓缓走出来。

    依旧是一袭白袍服,腰带颜色却瞩目之极。眸微眯,他仰起脸,环全场一周,扬眉而笑。

    观众席,瞬时爆出大阵欢呼。

    “龙力!”

    “是黑带龙力!”

    那龙力朝观众席慢慢鞠了一躬,全场愈加兴奋,声音贯耳。

    悠言捏了小拳,磨牙,嘶嘶作响,众人笑得肚疼。

    前排,方影轻声道:“怀安,怎么?你好像也紧张上一份子。”

    暗付方影眉眼锐利,怀安轻笑道:“哪有?”

    Susan握了握手,侧头碰上悠言好奇的神色,生怕宣轩又宣布了些什么要紧的赛程塞规,便只当做没有那二人说话,赶紧把集中力拉回到场上去。

    龙力摆摆手,观众席上声音立刻低了几分,他弯腰走到台上,站到垫子中央,嘴角勾笑,眉眼冷傲。

    唐璜淡淡道:“看来这人人气不低。”

    “岂止不低?”林子晏微微皱眉。

    场中,宣轩与龙力相视一眼,二人男的英俊,女的美貌,一黑带,一蓝带,衣袂飘飘,入眼处尽是赏心悦目。

    观众席上便开始闹腾了。

    “龙力真帅!”前排一个女生悄声向同伴笑道。

    Susan失笑,悠言磨牙的声音更大了,一双眸紧紧盯向赛场。

    宣轩扬声说:“比赛即将开始,与大家预先收到的消息一样,今天进行的是男子赛。”

    “可是,与大家所预想的不一样的是,即使是咱们的龙力只怕也感到疑惑,为什么会被邀请到这里呢?实际上组委会的评委老师一致决定,在小组赛正式进行前,将先进行一场特别的比赛。”

    此话既出,全场立刻相觑。

    “什么特别的比赛?”

    “现在先请所有选手进场!”宣轩却一翻麦克风,抬手鼓掌。

    当后天走出第一个选手,观众席上,立时掌声大作。掌声中,所有选手接踵而出。

    场上,所圈划开来的比赛以外的区域并不小。

    到全部选手集齐,那块空地顷刻变得狭小,参赛者人数众多,竟不下百人,身形几乎俱是高大健硕。

    洁白的柔道服,高大的男子,各色腰带映目,全场的气氛顿时被提到一个高点。

    “小白呢?”悠言眼珠拼命转,咬唇,紧握上Susan的手。

    Susan捏了她一下,道:“急你个头!我也在找呢,你的顾夜白到底在哪儿啊?”

    “小虫,你有看见吗?”悠言皱皱鼻子,又问。

    靳小虫苦笑,“言,实话说,我还不是很认得顾夜白的样子。”

    众人笑倒。

    林子晏顺势掐了唐璜一把,笑道:“学妹啊,估计你的顾夜白早已被那些大块头淹没了。”

    悠言瞪了林子晏一眼,越发紧张,眸子碌碌,大睁。

    前排,突然掠过微嗤的声音。

    怀安?悠言微叹,抿抿唇,只看不理。

    宣轩一看选手已齐,朝评委席上另外几位师长一点头,正容道:“所有选手已出列,刚才提到的特设比赛即将进行。为了让比赛更精彩也为了让大家一睹上届冠军的风采,这一场,是由我们所有老师提出并一致通过的——挑战赛,也即是倒决赛。”

    寂静过后,热烈的掌声瞬间点燃,所有人都沸腾了。

    “所有选手均可以向我们的上届冠军龙力提出挑战。但是,只有一位能上场与他进行比赛。选手们,大家谁有这个勇气出来与咱们的黑带五段龙力一战,请出列并说出一个理由,我们的评委老师将会在你们之中挑选一位出来。”

    “败了,亦是勇者,不负柔道精神,胜者——”饶是主持经验丰富,宣轩的声音也因心情激荡而微微颤抖。

    “胜者怎么样?”全场,热呼。

    裁判席上,居中,一评委站起,转身,微一鞠躬,笑道:“胜者,将成为本次比赛的五冕之王,不管他本来是黄,橙,绿,蓝,啡带那一级,都将以黑带五段的身份直接进入最后的总决赛!”

    第五十一话资格

    “只是,有人可以胜过龙力么?”靳小虫低声道。

    “是啊,这评委说了等于白说。”Susan两手蜷到后面的椅背,枕了。

    前后,交谈私语的声音大了,就连林子晏和唐璜也在低声说着什么。

    颤抖而奇异的感觉在心头闪过,悠言没说话,只是,紧紧看着场中。

    “欧,咱们的勇者出来了。”宣轩欢呼。

    一个瘦高个子的男生走出来,系黑色腰带,向着宣轩一点头,又向观众席鞠躬行礼。

    呼叫声,掌声,顿起。

    未几,又陆续有四个男生出列,三个啡带,一个黑带。

    宣轩笑道:“我们今天的勇士都到齐了吗?还有没有人出来?这里面不是还有两个黑带高手么?”

    “我怎么感觉这有点像拍卖?”悠言紧盯着,自言自语低咕。

    林子晏耸耸肩,唐璜失笑。

    “是啊,不也是黑带吗?为什么不出去?”前排一个女生低声道。

    怀安冷笑,“黑带,也分了段数呢,既然明知技不如人,何必出去被人奚落?”

    Susan闻言低笑,翻翻白眼。

    “好,既然如此——”宣轩刚要让出列者表述理由,声音,陡然在喉咙哽住了。

    全场,此际,亦鸦雀无声。

    一个男生,静静从所有选手的末后走出。

    衣服雪白,黑发如缎,剑眉,细碎刘海下,一双眸,墨涤,蕴星含玉。

    “他是谁?”

    “快看,这个男生好帅!好酷!”……

    悠言倏地站起身,手掩了嘴,遮不住的却是小小的激动的笑意。

    “珊,你扶我一把,我快站不稳了,小白——”末了,低吼。

    旁边的Susan呆若木鸡,半晌,抬头,嚯地一声站起,问,“这是,你的,小白……?”

    悠言点头,用力。

    Susan低叫,“得,小虫,你扶我一下。”

    旁边的靳小虫怔然,也早红了脸颊。

    前排女生的惊讶瞬时盖过她们。

    有人甚至失声低叫,“他就是顾夜白?”

    方影低笑道:“倒真是看了眼。怀安,你说呢?”

    不见生息,看去,却见怀安怔怔看着场地,不知看其他,还是哪一个人。方影微诧,摇头轻笑。

    即连林子晏旁边几个男生也吃惊不已,林子晏咬牙道:“切!全是外貌控。”

    唐璜耸耸肩,大笑。

    星点的声音,渐渐大了,整个会场,充斥了各种或诧异或激动的声音。

    “这就是要挑战龙力的顾夜白?”……

    “等等!你们看,你腰上没有系上腰带!”

    不知倒抽了口气,喊道。

    一下全场轰然。

    悠言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上,圆滚滚的眸,直直望着场上的白衣男人。

    深邃的眸,似乎微扬,在她身上顿了一下,才调开。

    他看见她了!

    心里的雀跃,却又怔楞地落在他纯白无暇的柔道服上。

    是的,像所有人惊诧的一样,他腰间没有系上代表级数或段位的腰带。

    宣轩到底是见过场面的,面对观众席上一波又一波的质疑的声音,她赶紧道:“同学,请问你的腰带呢?”

    顾夜白眉轻皱,望向她。

    眸光交错间,宣轩微红了脸,一咳掩饰过,迟疑了一下,又微微失声道:“难道说你是新手?”

    不是黑带,啡带,甚至连更低一级的级数也不是?

    这就是要挑战龙力的顾夜白?!

    观众,乃至或原地未动,或出列的挑战选手都纷纷质询,一些男生涨红了脸,愤怒的看向那个始终沉默的男子。倒是不少女生微微侧了脸,不忍看。

    “不是帅就有用。”

    “他这是侮辱了这场比赛!”

    嗤笑,轻谩的声音,不绝于耳,怀安咬牙,低下头;林子晏与唐璜交换了个眼色,苦笑。

    悠言紧紧凝向顾夜白,连Susan扯了她数下,只像入定一样,没有动。

    评委席,数个评委俱是大怔,整个体育馆再次变得喧闹轰动。

    淡淡的,略沉的男声在台中央响起。

    “顾夜白,你下去吧,我绝不会与一个白丁去站这一场。胜之不武!”龙力摇摇头,嘴角抹过讥诮,眼神仿佛在嘲笑台下那男子的可笑又可悲。

    一双清澈的眸,自此之终,在看着他。

    为什么,可以这样笃定。

    男子微微阖眼,嘴角,勾起清浅的弧。

    五指一屈,袖子轻晃,有什么在他的袖子滑下。站得最近的宣轩大吃一惊,麦克风几乎滚落。

    一刻,全场,岿静。

    覆水难收。然,此时,所有的声音,就像有什么席卷过,全数回收。

    场上,那个英俊而沉静的男子的腰间已赫然系上了腰带。

    全场唯一的不同颜色。

    红白腰带。

    第五十二话红白带的传说

    四周,很安静,出奇的安静。

    悠言慢慢坐下,一脸茫然。

    看了看两侧的朋友,一个比一个,嗯,大家可以拼迷茫。

    林子晏怔忪半天,咬牙切齿问唐璜:“你说没顾夜白那小子的腰带是不是偷的?”

    “啊?”唐璜忍住抽搐,道:“你赌他输?”

    “当然!”

    悠言泪奔,过后,一呆,道:“那个带,很厉害?”

    Susan和靳小虫一样疑惑,侧耳细听。

    唐璜正待解说,方影已转身,轻声道:“在柔道的世界里,红带为至高无上,却是历时一生一世也未必可求,仅次于其下的便是这红白带,没有30-40年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像顾夜白这样的年纪,谁会想到,无异于传说罢。黑带遇上红白,又算得了什么?”

    闻言,前后两排,原本并不了解的人,无不大吃一惊。

    前排几个女生悉数回头,有人瞥了悠言一眼,满脸艳羡,“你拣到一个宝了。”

    悠言笑笑,心头喜悦,然,那种茫然之感,却突然深了。

    就像怀安说的,这样的他,她可以拥有吗?

    突然,众人又迅速调过视线。

    悠言心里一凛,赶紧往场上看去。

    三个啡带,两个黑带,出列的五人,均一语不发,只是有序的走到顾夜白面前,鞠了一躬,便即退回域外众选手中。

    干脆,利落,最简单,却也是最虔诚的尊重。

    气氛,依然,很静。

    观众席和评委嘉宾席,默了,场上,似乎连萱轩也暂忘了要说些什么。

    缓步走到台下,顾夜白立定,看向垫子中央的利落。

    后者眉心紧皱,眸子微微睁大,一脸惊疑不定,神色透了丝许阴鹫。

    “可以吗?”顾夜白淡淡问。

    良久,利落颔首,沉声道:“请指教。”

    眼看着,他赤足踏上了垫子,二人互相行了站姿礼,主裁判宣布比赛开始。

    悠言却迷惑了。

    画面,像流水,一转一抹而过。

    她不懂太多。

    恍惚间,只看见二人触上对方的衣衫,肘节,甚至,还没看清楚,情势已经急剧发生变化,利落被摔到地上,耳边只听得唐璜低呼了一声狠。”

    狠?狠什么?她不懂。

    这低低的一声过后,是全场的呼声,大半数的人都站了起来。

    呼声,掌声,叫喊声,站起的人群,这体育馆似乎瞬间被逼成渺小。

    懵懂,却喜悦,再看时,那人已把龙力逼压在地上。

    龙力肘,颈均被勒住,位置靠前,虽有些须模糊,还是可以看到龙力的脸色涨红,有点弥紫,英俊的面目几分狰狞,他在嘶吼着什么,听不清。

    那人,却还是一脸的淡漠平静,似乎,此刻,他并不是在比赛。

    卸下眼镜的他,俊美摄人,但,那双瞳,看得真切的时候,却才知道,格外的,冷。

    耳畔,林子晏冷笑道:“龙力那厮抗不了多久。”

    唐璜应声,“嗯,顾夜白用了狠劲,估计没怎么留手。”

    她不懂,真的不懂。

    看上去那么沉静的他,狠吗?似乎,只有她轻轻唤一声,他便会回过头来,对她轻轻一笑。

    也许,并不暖融,却很顾夜白。

    她的他。

    然后,是遽烈的声音。

    裁判,乃至全场的人都在数数。

    数什么?

    25……30,还是多少?

    纷纷攘攘,她记不住了。

    骤然,是主裁判雄亮的声音。

    “Ippon!”

    瞬间,全场疯狂。

    是的,疯狂。

    “原来这就是红白带!”

    不知谁,喊了这句话。

    还有,更多的溢词。

    耳边的声音,响彻,杂乱不堪,但人人的眸黑亮,脸上都是光彩,那是一种夺目的鲜艳。是亢奋道极点的喜悦。

    一本。

    与林子晏同班的一个男生不知问了什么,林子晏站起,抚掌大笑,“一本,就是胜过所有的有技,有效和效果。这就是说——”

    “这场比赛结束了!”

    “红白带完胜!”

    拔高的,响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谁知道是谁。

    悠言愣住,抬手擦了擦眼角,湿意,透重。

    评委离了席,宣轩在说着什么,所有的选手涌上。

    Susan,兴奋的搂住了靳小虫,似乎早已忘掉她将会输掉了一顿价值不菲的哈根达斯。

    人,纷纷离座,亦向场上涌去,似乎要沾染这一刻的喜悦。

    有目光穿透全场的激越,向她凝来。

    “为什么偏偏是你?”

    美丽的女子,美丽的眸,却有几分凄凉。

    冷冷一笑,她的身影沉入人群中。

    逆了方向。人群在进,她,出。

    悠言一笑,繁复的感觉如潮水一般,遍袭过心。

    悄悄,也离了座。

    林子晏和唐璜的声音,在后面传来。

    隐约间,似乎是在问她要去哪里。

    体育馆外面,阳光灿烂。

    她颊边的泪,一下便蒸发在这夏日初至的温暖中。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