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四十四话扛上黑带高手

    “就凭你?”大惊过后,魏子健不怒反笑。

    顾夜白淡笑,微微提高了声音,“那你敢么?”

    “笑话!顾夜白,今天这里所有人都是人证,只怕,说大话的人后悔了。”魏子健朗声道,又冷冷笑了:“既然说赌,是不是该博点彩头?”

    “可不是?”人群,另一侧,一个男人走出来。正是刚才出言桀骜的龙力。

    悠言含泪,怒视那男人。

    重瞳微顿,顾夜白不动声色掠了龙力一眼,抚了抚悠言的发。

    悠言攥紧他的衣衫,不吱声,那轻轻的安抚,她明白。

    “正好。”顾夜白淡淡一笑。

    魏子健眸光微闪,讥诮道:“这些天去上课,正觉得背包沉着呢,一想,不正缺了个人帮挽着么?到时,就劳尊驾拿一下了。”

    人群里,顿时爆出大笑。

    “魏子健,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小儿麻痹还是老人痴呆,看你人模人样的,一个包夜拿不动,才没见一会儿,就连人话也不晓得说了。”调侃的声音,蕴着冷冽,从后面传来。

    排开众人,一个男生走过来,站到顾夜白旁边,伸手便去摸悠言的头,悠言侧身避开,瞪他,他便嘻嘻一笑。

    “林子晏,你存心要找架打?”魏子健怒道。

    “你连自己的包包也拿不动,还能打么?”林子晏轻蔑一笑。

    “他不行,那我呢?”低沉的男音***。

    林子晏看去,却是那龙力,后者冷冷而笑。

    顾夜白朝林子晏打了个眼色,林子晏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

    “那如果,你输了呢?”轻瞥魏子健,顾夜白道。

    魏子健扬眉而笑。

    身旁一个男生嗤道:“这可能吗?”

    “哦,原来你不敢。”没有理会那人,顾夜白嘴角微勾,看向魏子健。

    魏家家底甚好,魏子健成绩也不俗,向来是被尊崇惯了,哪受得了这样的挑衅,道:“你说!”

    墨眸扫视地上那一摞废纸,顾夜白冷冷道:“如果,你输了,这里有多少张纸,你便写满多少张。”

    “写什么?”魏子健变了脸色。

    “姓魏的,对不起这三个字认得吗?”林子晏冷笑,“写好,我们转交给路学妹就可以,哦,或者像某个贱人一样,把它张贴在告示板也行。”

    魏子健脸色一沉,道:“你说谁是贱人?”

    “龌龊的事谁做的,子晏说的就是谁。这么激动不好,省得大家都以为是——”顾夜白轻笑。

    魏子健大怒,好一会,冷笑道,“好!顾夜白,那么我们便等着瞧。”返身离去。

    视线调过魏子健,又落到顾夜白身上,人群里,私窃的声音,弥漫一堂,几个老师走过,一问,面色凝重。

    摸摸女人的脑袋,顾夜白轻声道:“言,走吧。”

    悠言咬着唇,瞪向龙力,只是不动。

    “你赔。”

    喧闹的人声,立刻安静几分,为这突然而来的纠结。

    龙力冷笑,“小花痴,你要我赔什么?”

    悠言抱着盒子,小脸涨红,“你骂小白,你还弄坏了我的蛋糕。”

    “是你自己先动的手,怪得了谁,神经病!”

    “龙力,你对她动手了?”淡淡的声音,冽然。

    “是又怎么样?”龙力反唇冷笑。

    “没有怎样。五天后的校园祭柔道赛,顾夜白向你讨教就是。”

    抽气声,迭出。热闹过了,原本四散的人,不少都吃惊的转过头。

    “顾夜白是不是疯了?”有人低呼。

    如果说,顾夜白向魏子健下战帖,那虽不自量力,也还说得过去,但挑上龙力却绝对是件不可理喻的事。

    龙力同样也是美术系三年级生,但他还有一个身份,柔道协会会长,黑带五段,校内仅有的几个黑带高手之一。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年前的校内友谊赛,他打败了柔协的顾问,他的老师。

    所以,刚才,龙力虽没对悠言怎样,但有几个男生倒也看不过眼,却碍于龙力的身手,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大堂,很静,寸针能闻。

    龙力拧眉,打量了顾夜白半晌,冷笑道:“顾夜白,除非你败了所有的选手,才能有资格和我比,又或者,你也是黑带五段。”

    悠言心里惶恐,悄悄拉了顾夜白一下。

    顾夜白淡淡道:“我不是。”

    再次,声音潮涌。

    “言,我们走吧。”再次抚抚女人的小脑袋,顾夜白柔声道。

    林子晏挤挤眼,随着那二人一起走出大堂。

    背后,有声音传来,听不真切。

    “这次校园祭比赛,必不寂寞。”

    “是啊,看看顾夜白那小子怎么死也好。”

    第四十五话哭是允许的

    校道。

    林子晏大笑,跑在那二人前面,手横在脑后,倒退着走。

    “哎,顾夜白,你说这叫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啊啊啊——风萧萧兮易水寒,装饰一去不复还。”

    “学长,你做什么这样说我小白,我打死你。”悠言怒,把盒子往顾夜白一塞,从他的怀抱里挣出,就朝林子晏追去。

    “你这小孩强悍,连龙力那厮也敢去惹。”林子晏扯扯悠言的头发,一溜烟跑远。

    悠言停下脚步,皱眉。

    背后,温厚的大掌按上她的肩。

    悠言转身,从男人手上拿回她的宝贝盒子,末了,低声道:“小白,龙力很厉害时么?怎么办?”

    林子晏怪叫一声,蹭了回来,道:“那啥,没得办了,你的小白,准备给那厮打死摔死吧。”

    悠言一惊,一摸脸上,眼角全是泪水。

    “子晏,你吃饭去。”顾夜白皱眉道。

    “不去,我要和你们两口子玩儿。”林子晏笑道,又去扯悠言的发。

    顾夜白嘴角一勾,正要说话,悠言已抢在前头。

    “我告诉阿珊妮偷画她的图图。”

    林子晏一抖,呆了呆,吼道:“你怎么知道?顾夜白,你告诉她了?”

    悠言咕哝道:“原来是真的啊,我就觉得你会偷画。”

    揉了揉悠言的发,顾夜白展眉一笑,林子晏倒。

    “顾夜白。”微微急促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悠言看去,怔住了,是怀安。

    嫩黄针织毛线上衣,米白斜呢过膝裙子,长发盈肩,风中俏立的她,很美。

    “什么事?”顾夜白道。

    怀安看了悠言和林子晏一眼,蹙眉道:“顾夜白,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悠言心里微微一涩,小声道:“不行在这里说吗?”

    怀安没看悠言,直望向顾夜白道:“好吗?”

    “怀安,有什么在这里说就行。”顾夜白淡淡道,一贯的疏冷有礼。

    怀安心下一黯,想了想,咬牙道:“今晚七点,学校图书馆,我等你,不见不散。”

    掷下话,怀安即转了身,快步走。

    身边一冷,却是那人追了过去,悠言一怔,垂眸。

    “搞什么玩意儿?”林子晏微哼,又笑道:“学妹,学长轻你吃饭去。”

    悠言摇摇头,一双乌眸,静静凝着那人的背影。

    “我等小白,小林子学长,你去吧。”

    林子晏微叹,点点头,离去。

    “学长,我不会告诉阿珊妮偷偷画她。”悠言想了想,笑道。

    林子晏身子颤了颤,回头狠狠做了个鬼脸,一会,没了影踪。

    悠言低头,慢慢踢着步子走。

    空气,突然变得温暖,一只大手挽上她的肩。

    她仰起小脸,问,“说完了?”

    “嗯。”

    “那待会我不去超市买材料了,今晚,不过你那做饭了。”

    “随你。”

    悠言心里委屈,低声道:“图书馆不去不行么?”

    手往肩上一拨,快步往前走。

    “好。”

    男人的声音在背后传来,带了笑意,像散落在四角的阳光,温醇。

    悠言一呆,背后,教一双大手拥进怀里。

    “我说,好。”

    “可是,怀安那里怎么办啊?你还答应了人家。”悠言想想,还是觉得气恼,又去拨他的手。

    “我什么时候答应她了。”

    那双手,把她搂得更紧一点,随之,又去拿她的盒子。

    悠言手忙脚乱把她的盒子抬高,想想不妥,那人很高的说,只好又巴巴搂回怀里。

    “顾夜白,你还骗我,刚才你明明还巴巴跟人家聊了好久。”悠言低吼。

    邪魅一笑,顾夜白把女人的身子扳过,微弯下身子,道:“我跑去,嗯,是巴巴跟她说,我今晚一定不会过去。”

    悠言呆了呆,嘴角不觉绽了一圈笑漪,道:“顾夜白,你耍我。”

    顾夜白挑眉,道:“不是有人说今晚要做饭给我吃么?”

    悠言心里一甜,瞪了他一眼。

    却换来他的轻叹。

    身子,骤然被他搂进怀中。

    耳畔,声音,明明清冽,却有一点温柔的意味。

    “小猪,子晏不在,怀安也走了,哭,是允许的。”

    悠言怔住,从大堂到现在,压抑了一路的委屈,在他的手的轻抚下,再也掖不住,头磕上他的胸膛,哭了起来。

    泪水,浸湿了他的恤衫。

    有风,轻轻过,阳光,真的,很暖。

    第四十六话提拉米苏vs纠葛

    依偎在长椅上,闻着他的气息,泪水,慢慢涸了。

    在他怀里蹭了蹭,闷声道:“小白,我在你的衣服上面揾鼻涕行么?”

    抚着她后背的手,一僵,顾夜白嘴角抽搐了一下,道:“言,不好,好不好?”

    “可是,我已经抹了一大坨。”悠言眼珠一转,嘿嘿笑道。

    微叹,捧起那张哭花了的小脸,顾夜白低声道:“嗯,真丑。”

    皱眉,低头去看自己的衣服,悠言推了他一把,道:“真小气,不就擦了擦吗?”

    顾夜白失笑,抬手想去敲她乱晃的脑袋,却又舍不得。末了,叹气,罢了。

    眸光,落在她的小盒子上。

    “言,这是上面?”

    悠言笑道:“这是我做的。”

    想想,黯然,悻悻道:“给龙力弄坏了,不能吃了。”

    “我看看。”长指解开盒子上的缎带,把盒子打开。

    里面,一方蛋糕,四分五裂,模样,确实,有点惨不忍睹。

    悠言扁扁嘴,懊恼道:“提拉米苏,现在变成提拉不米苏了。破蛋糕儿。”

    顾夜白微微失笑。

    “今天三四节没课,我就去咖啡店弄这个,想给你尝尝,多做几次,到你生日的时候,味道估计就好了。嗯,不能吃了。”悠言低声道,笑笑,伸手要拿过盒子。

    “我吃。”顾夜白淡淡道,伸手从盒子里拿出一小块,放到口中,细细嚼了。

    悠言心里一紧,握上他的手,小声道:“好吃么?”

    重瞳锁上女人的目光,悠言脸上一红,低下头。

    可可粉与奶油的比例都重了,粘稠的奶油有点甜腻,他素来不爱甜。

    伸手到盒中,又拿起一块,吃了。

    便见到,她巴巴望着他。

    “言,很好吃。”他轻声道。

    味道不对,但很好吃。本来,任何一款食物,道最末,吃的便不是味道,而是心情。

    那很好吃三字,悠言听了,顿时心花怒放,小指挑起一块,放进嘴里,咂了一下,皱眉,“好甜。”

    “小白,你骗我。”恼恼指控。

    “从来没有人给我做过这个。是很好吃。”耳边,他的声音愈发轻了,淡了。

    悠言突然心里一酸,头靠上他的肩,那人伸手揽住了她。

    “那你以后生日,我都给你做好吗?”

    “好。”

    “不好吃也要说好吃。”

    “……”

    “小白,你知道,提拉米苏有一个传说么?”

    “我不知道,我很少吃这些,言说。”

    “我不告诉你。”

    “……”

    悠言哈哈大笑,末了,皮皮道:“我饿了,我也要吃,你喂我。”

    顾夜白俊脸一红,抬眸看看四周校园道上走过的人,三三两两,不多,但也不少。

    这个男人有时脸皮很厚,有时啊,薄得像纸似纱,悠言心里好笑,俏脸一板,道:“好嘛好嘛。你把那些人想象成萝卜就成了。”

    萝卜?顾夜白一愣,咬牙,拿了一块,递到她嘴边,头微微偏开。

    “小白,我很严肃的告诉你,我不是用鼻子吃东西的,你老人家别把蛋糕往我鼻子塞了。”

    顾夜白怔然,随即扬声大笑,那微赧倒一下去了,两人嘻嘻哈哈的把那块丑丑的蛋糕分吃掉。

    倚在男人的怀里,悠言低声道:“小白,你怎么不问——”

    “问什么?”顾夜白心里一动,脸上只是不动声色。

    “情书,是谁写的。”翻手握上男人的大掌,悠言的声音愈发小了,“我总是闯祸,让你在这么多人面前难堪,我……对不起。”

    “言,不需要对不起。”

    “小白,情书……”

    “不是你写的,不是吗?”

    悠言一怔,从他肩上起来,望向他,“你相信我?”

    “你说了,我就信。”

    “你不想知道是谁写的吗?”

    “不必,不是你写的就好。即使,是你写的也没关系。”

    悠言愣住,失笑道:“为什么?”

    “你和魏子健的事,已经过去。”顾夜白敛眉一笑,眸光,拢上她,“只是,言,以后,除非你和我彻底断了,否则,如果你和其他男人有纠葛——”

    话到这里,便没有了接续。悠言没有问,握在她腰肢上的大掌一紧,那人的瞳,很暗。

    第四十七话参赛前夕

    声音很小,但是悠言还是听见了。

    课间歇息,从后排传来的窃窃私语的声音。

    “你是说悠言的那位?”

    “早前不是说他为了悠言参加了两项比赛?怎么,不对?”

    “真浪漫,如果是我的男朋友……”

    “你少做梦,出头也得看能力不是吗?我说那顾夜白也忒不自量力,若是那两项比赛还好——”

    越听越摸不着头脑,悠言揉了揉眉心,心头是一个劲的烦躁。告示板情书事件以后,她与那人俨然成了“名人”。

    嗯,被到处提到名字的人。

    悠言郁闷,身旁的Susan一笑,道:“妞,别急,姐姐帮你问问去。”

    正要唤住她,Susan已跑掉,跑得叫一个急惊风。

    悠言哀叹一声,一个女生却突然走过来,拍拍她的肩,道:“怀安外面找。”

    怀安?

    蹙蹙眉,走了出去。

    走廊。

    看到她走近,怀安一语不发便往前走。

    悠言咬唇,跟着后面。

    校道树丛,人迹渺荡了些。

    怀安淡淡道:“你到底又和他说了什么?”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怀安冷笑,“整个学校都传疯了,你还不知道吗?校园祭的比赛,从明天就开始。今天截止报名前,他却多报了两项比赛。剑道和电脑编程。现在学校私下甚至开出了各种赌局,要看他怎样出糗。”

    悠言吃了一惊,随即怔然。

    “画艺赛,夺冠的我敢说一定是他,电脑编程还好,大不了一输,但柔道,剑道呢?那是有危险的比赛!你自己写情书给魏子健就罢,为什么要把他也拖进泥沼。龙力那人并不好惹。路悠言,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根本就没有资格与他在一起!”怀安笑,音容苦涩。

    “也许我不配,但我知道,他既然选择参赛,那就是说他有他的把握。”

    轻声说完,悠言一笑,“谢谢忠告。怀安,抱歉,我先走了。”

    其实,有两句话,想问。

    怀安,那你告诉我,谁才有资格与他在一起?

    到底,你是不是也喜欢他?

    背后,怀安似乎冷冷与她说了什么,她没有再听,转身离去。

    心头,是微微的颤栗,还有更多不明的情绪划过,说不准是什么。

    遇上了顾夜白,她想她弄懂了甜蜜,也学会了嫉妒。

    怀安咬牙,把未完的话吞回,旋即转身回去。

    树荫终究阻挠不过阳光,光影在二人交错的瞬间,也轻轻摇曳交错。

    拉开衣橱门,眸光轻瞥过那挂在最深处的一套衣服,顾夜白眉头微皱。

    正要把衣服拿出,却听得敲门声大作。

    瞥了眼电脑,时间显示,已经不早了。

    是谁。

    门,开。

    一对毛茸茸的公仔把来人的头脸遮住。

    他微微笑了。来人吧东西往他手上一塞,就急冲冲的到桌边。

    搜着他的杯子,毫不忌讳的,拿起仰头就喝。

    顾夜白关上门,倚在门边,也由得她去了。

    “渴死我了。”女人抹抹嘴角的水滴,又走过来,去拽她的东西。

    顾夜白蹙眉,“言,你怎么把这个也拿来了。”

    咬牙低头,好一会,仰起小脸,红晕满布。

    “我今晚想和你睡,成么?”

    顾夜白好笑,摸摸她微微汗湿的发,低声道:“怎么过来了。”

    靠进男人的怀里,咬牙闷声道:“小白,她们说你参加了四项比赛。”

    “嗯。”

    “为什么?”

    “啊?”

    “四项下来,奖金估摸就够一个假期的用度了。”顾夜白淡淡道。

    悠言惊喜莫名,跳了起来,“你要和我一起去?是么?”

    “我到那边画几组画去,也算顺道吧。”

    悠言两眼眯成缝,“那你也顺道去过一个假期啊?”

    顾夜白挑眉,“不可以吗?”

    “可是,你卡上的钱,还差一点就接近七位数了,那是足够很有很有余了。”

    “嗯,只是有人不让用罢。”

    悠言一呆,嘿嘿一笑,道:“对喔。那个,不能动。得留着你去意大利读书的时候做生活费呢。”

    “言?”顾夜白一怔,手重重按上女人的肩。

    “小林子学长说,你老师打算明年就向学校申请,让你到意大利那边一所很有名的学校当交换生。钱,不能乱花,到时——”

    声音,低了,她,往他怀里蹭了蹭。

    下巴搁到她柔软的发顶上,顾夜白微微闭上眼睛。

    她知道了。

    在他还没拿定主意之前。

    她没有说什么,帮他想好了。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