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四十话同室小戈

    “言,把咖啡店的兼职辞掉。”淡淡的话,抿进几分强硬。

    “不行,得养活自己呢。再说,那怎么给你买礼物啊,你的生日快到了。小白,到时我做提拉米苏给你吃,我跟店里的师傅学会了做这个,味道很好呢。”悠言舔了舔嘴巴,啧啧道。

    印象中,他似乎没有告诉过她他的生日,因为自己也从不惦记,她却记下了。她的生日,他却一概不知。

    顾夜白苦笑,心里的柔软越发控制不住了。

    不夜天。夜市的一间小摊档,以一些烧烤和甜食为主。

    小店,无虚席,都是一些学生或者情侣。

    “你父亲没有给你寄生活费么?”想了想,他选择了直接问她。

    放下手中的串烧,悠言低声道:“我爸爸不喜欢我妈妈,我不用他的钱。”

    不喜欢。

    他的父亲甚至只是玩弄他的母亲。

    他的痛,她的痛。

    “言,过来一点。”他轻声道。

    悠言一愣,乖巧的挪了挪小凳子,靠近了他一点。

    伸臂把她搂进怀里。

    恰老板娘送小点过来,看见二人亲密,笑道:“小言,这是你男朋友?”

    悠言一下羞红了脸,没敢吱声,赶紧点了点头。

    老板在旁边走过,道:“老婆,你看小言,生怕别人不知道来着,这头,点得捣蒜。”

    悠言窘迫,便去挪她的小凳子。

    顾夜白翘唇,她愈急,他手上的力道便加一分。

    “小言是好女孩。”老板娘与老板相视一眼,老板娘笑道。

    顾夜白没说什么,回了一笑。

    “你似乎是这儿的熟客。”淡淡道。

    悠言被分神,也顾不上去挪那凳子了,道:“我和阿珊经常来这儿,嗯,我喜欢来看看他们,这里卖的东西都很便宜,盈利大概也不多吧,但老板和老板娘很幸福呢。”

    她说着话,一对澄清的眸,越发的乌黑有神。

    平凡中的幸福。

    其实,也许,平凡才是幸福。

    顾夜白微微点头,揉揉女人的发。

    “言,把兼职辞掉。”再次,旧事重提。

    悠言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小脸尖尖,有点倔强。

    “我不用爸爸的钱,我要养活自己,这个假期,我想好了,我要去庐山,所以我得存一笔钱。”

    “你不必养活你自己。”

    “……”

    圆圆的眸,瞪向他。

    “辞掉。你,我来养。”

    “珊,晴,回来了,给你们带了夜宵。”寝室门开着,悠言笑道,一股脑奔了进去。

    却见里面一众女生,人,不在少数。

    Susan,许晴在,是不必说,外宿的小虫破天荒也在,还有隔壁宿舍的几个女生,其中,包括怀安。

    大家围在桌子上,不知在讨论着什么。

    Susan扬声笑道:“好吃的来喽。”

    隔壁一个女生眼尖,叫道:“悠言,你这对猪宝,不便宜吧?”

    悠言点头道:“嗯,要四百多块呢。”

    “小吝啬鬼,舍得去买这么贵的东西?”许晴过来,捏了捏公仔,笑道。

    悠言心里一甜,低低笑道:“小白送的。”

    Susan一怔,道:“什么小白小黑?”

    很快,又恍然大悟,失声道:“你的顾夜白?”

    悠言嘿嘿笑,低头去弄她的猪宝宝,也不说话。

    心头,突然一跳,有什么异样划过。

    眼角余光,好像看到怀安瞥了她一眼。

    仔细看去时,却见她俯低身子,与几个女生说着什么。

    眼神咨询,那靳小虫低声道:“明天要交的翻译作业,我们不很会,怀安是高手。”

    “悠言,你还不赶快过来看一下,怀安在说着呢。”隔壁宿舍的女生喊道。

    Susan淡淡道:“言,过来参考一下吧,周美人亲自讲解呢。”

    “我做好了。”悠言抬抬下巴,几分献宝的得意。

    “看你那得意劲,吹的吧。”许晴笑骂。

    “真的,我小白给我讲的。”

    许晴啐道:“虽说我没看过真人,你丫滴就把牛皮吹上天吧。敢情你家那位都通神了,还精通英语来着。学校里也没怎么听过他的名声啊。”

    许晴这话虽是说笑,也带了几分刺,悠言也不恼,只是笑。

    Susan不知顾夜白底蕴,但这话刺了悠言,不由得一怒。冷笑道:“晴,眼见不一定为实。何况,你并非亲眼所见。一句话,很好来着,没调查便没有发言权。”

    许晴微哼了一声,低头去看题。

    不经觉,对面的怀安,似乎也冷冷一笑。

    第四十一话顾夜白的宠爱(1)

    Susan抽抽嘴角,道:“言,作业拿来,我要参考。”

    悠言愣,“这,怀安不是在说么?”

    “我说的难登大雅。”斜里,淡淡的声音,插进。

    悠言没有吱声,静静把猪宝宝放进床里。

    却听得Susan道:“言,你有零钱没,我下去买点东西喝。钱包里不名一文,回头给你。”

    悠言笑骂,“得,合着你苏小姐的都是大票子。”

    Susan大笑。

    许晴笑,“Susan问对了,悠言这小穷光蛋就只有零碎小钱。”

    靳小虫低声道:“晴,你别这样说言。”

    “我怎么说来着了?悠言你自己说是不是?”许晴哼了一声。

    “是是是。”悠言笑笑,道:“珊,钱包在我的背包里,你去拿。”

    Susan冷笑,“晴,咱言没钱,这也不用买你的了。”

    “别,珊,都买,人头数。我请客。”悠言跑过去,抱着Susan蹭蹭。

    许晴道:“苏大小姐,都买,听到没有?”

    “得。”Susan狠狠掐了悠言一把,便到她桌上拽背包。

    “我的不用了,先谢谢。”怀安微仰起头,道。

    “怀安,你跟悠言省什么,她现在不是处对象么?有人疼着呢。”同室的女生笑道。

    悠言脸上一红,瞪了她一眼,那女生便笑嘻嘻的过来搂悠言的脖颈。

    冷不防Susan低呼:“NND,路悠言,你什么时候多了张银行卡?”

    悠言呆了呆,道:“那是小白给我的。”

    话还没说完,一帮女生已纷纷离座,把Susan团团围上。原来的由几张桌子凑一起的合成桌,只剩下怀安和小虫。

    额,严格来说,是重重包围那张引人遐想的卡。悠言满脸黑线。

    “敢情你那位对你还真好。”不知谁喊了出声。

    “怀安,笔,你刚才不是说要笔吗?怎么不拿?”小虫微诧道。

    怀安低眉,咬咬牙,笑道:“谢谢。”

    “姐妹们,大家想不想看看这里面的金元宝数目啊?”许晴嘿嘿一笑,突然伸手便抢过Susan手中的银行卡。

    即刻,群情汹涌,Susan的骂声便被淹没在一个震耳欲聋的“好”字上。

    悠言急了,奔过去便要抢,却给一个女生搂住,脱不了身,只好扯开嗓子吼,“珊,帮我。”

    Susan摊摊手,咕哝:“爱莫能助。”

    接着,又咯咯笑道:“再说,小样儿,我也想看看你那人对你有多舍得。”

    “要不,我们来猜猜。”向来不多话的靳小虫轻声道。

    “赞成!”

    “yes!”

    群情,更加激荡。

    颤抖着小指,指指小虫,悠言泪奔,敢情这班女人都吃饱了撑着没事儿干。

    “悠言,密码多少?”

    悠言愣住,一张小脸顿时雨转晴。

    突然,想起一事,又倏地白了……

    时间倒退到三十分钟以前。林荫道。花圃,长椅。

    那人的唇,刚从她唇上离去。

    她偎在他怀里,二人也不说话,只是静静拥在一起。

    末了,他道:“晚了,回去吧。”

    二人在一起,路,他认,时间,也是他算。

    她点点头,正要起来。

    他却淡淡道:“言,你的钱夹给我。”

    她依言做了,皱皱鼻子,又笑,“我没有钱的。”

    他只是轻轻笑,抚抚她的发,从自己的钱夹里抽出一张卡,拿出笔在背后写了什么,又放进她的钱夹里。

    愣愣的看着他的一连串动作,她抓起小猪道:“小白,你知道哥哥在做什么吗?”

    他一笑,在她鼻子上一点,道:“里面的钱,你随便用,密码我写在背面,回去换上你自己能记的,知道没有?”

    如果她没有这么笨。

    许晴眼尖的立刻从她脸上抓住了什么,翻到了背面。

    众人立刻大叫。

    悠言差点没哭出来。

    “欧也。”Susan笑骂,“许晴,你是狗啊,这么灵。”

    许晴伸手便去打她,笑道:“死女人,净刺我来着,还不赶快试试。”

    立刻便有人打开了相应银行的网页。

    悠言气闷,恼恼回床上坐下,掩了眼睛。

    半响,没有动静。

    甚至,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静。

    悠言好奇,手指稍稍移开了点,露出一点缝隙。却见怀安和小虫也站到电脑旁。

    一众人,都回了头,看着她,仿佛她是什么可怖的怪物。

    末了,Susan道:“言,你的顾夜白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

    第四十二话顾夜白的宠爱(2)

    悠言怔愣,低声道:“怎么回事?”

    许晴道:“你自己过来看看。”

    几个女生,两边错开。

    悠言望望Susan,后者示意她上前。

    眸光,晃到屏幕上。

    旋即,吃了一惊。

    悠言揉了揉眼睛,又去看。

    Susan叹道,“还用再看吗?如果不是数目有点骇人,我们也不是这表情。”

    悠言怔住了,目光上抬,却陡然撞上怀安的,她似乎在凝视着她,只是,眸里的光有点冷。

    没细想,还是,再多看了一遍。

    一,二。三,四,五,六,六位数的存款。

    “言,你收好。”把银行卡递回给她,Susan低声道。

    许晴惊疑道:“他家里应该挺有钱吧?”

    家里?很有钱?

    悠言一怔,突然意识到,其实,对他,她似乎了解一些,又似乎是一无所知。例如,他的身世。

    只知道,必然不平凡。

    在咖啡店的那个夜晚,他的父亲和他的对峙。

    那男人,并非泛泛之辈。

    “悠言?”

    不知谁唤了一声,她回过神来,呆呆应了一声。

    她知道他与她一样,也是自己挣钱自己花,却从没意识到他的能力这样卓绝。

    现在想想,他寝室里的几本著名杂志,那上面可不都有他的专栏。

    自己真是笨了。

    想说,钱,都是他挣的,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这比魏子健强多了,起码他宠你,魏子健,多人喜欢,有才华,也难怪眼高的。”有人低声道。

    Susan斥道:“你胡说什么?”

    悠言垂了眸,苦笑,没有不透风的墙,包括早前她在美术系闹的笑话,人人都知道她暗恋那混蛋,也知道她写过情书给他。

    有目光向她投来,她抬头,朝小虫一笑,小虫却迅速低下头,脸上一闪而过的是一点歉意,还有复杂。

    “我先走了。”怀安淡淡道。

    “回头见。”同室的一个女生小声道:“悠言,你和他是不是已经……?”

    脚步声孑然而止。怀安站住,轻瞥了悠言一眼。

    惊讶过后,大家关心的似乎是另一个问题。

    悠言一呆,道:“什么?”

    看了过去,却连Susan也似笑非笑的望向她。

    许晴一摊手,干脆利落。

    “上床。”

    悠言顿时红了脸,急急道:“没有,我们没有。”

    “你上次不是在他那边过夜么?”许晴挑眉一笑。

    其他几个女生立刻尖叫,悠言大糗,巴巴望着Susan,希望她帮她说几句,谁知熟知情况的Susan却笑吟吟道:“据说,是睡在一起了。”

    全室哗然。

    悠言气恼又羞涩,往桌上一拽钱包,道:“我去买东西了。”

    走得急了,竟撞上犹自怔怔站在门口的怀安,忙道歉。

    “对不起。”

    怀安冷笑,出言斥道:“看好你的路,是不是有了男人,眼睛都在头上了?”

    周怀安向来冷漠骄傲,但像这样直接骂人的话却少之又少。

    所有人都惊呆了。

    悠言怔了怔,咬唇道:“对不起,但我没有。”

    怀安抿了抿唇,没说什么,只转身快步离去。

    Susan气得发颤,悠言凝了她一下,摇摇头。

    众人一看情势不好,似乎闹得有点过了,便赶紧告辞离去,有人匆匆去追怀安。

    靳小虫与悠言擦身,轻声道:“那件事——”

    悠言淡淡道,“小虫,已经过去了。”

    靳小虫垂眸,默默走了。

    奔过长长的校道,悠言胡乱抬起袖子擦擦头,又加快了脚步。上午的课,只有两节。到咖啡店上了一下工,想给那人一个小惊喜,便急急过来等他下课。

    可惜,还是晚了。

    还没到美术系教学楼,下课铃已响了。

    才进了一楼大堂,便停住了脚步。

    公告板前里里外外,黑黑压压围满了人,人声鼎沸,不知在议论着什么。

    心里好奇,便走上前看。

    “外语系那个女生,就是她!”人群中,有人低呼。

    “在哪里?”

    悠言发怔,却见所有目光纷转,向她望了过来。

    第四十三话我要挑了你

    她低头,退了一步,想了想,咬唇上前。

    人,纷纷让开。

    告示板前,有个熟悉的人。

    魏子健。几个人围在他旁边,低声不知说着什么。他瞥向她,眼神冷屑。

    悠言惊疑不定,抬头往告示板看去,却见上面贴了几张纸笺。

    子健: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困扰,我也告诉过我自己不要再想给你,不要再偷偷去篮球场看你,但我真的做不到,有时,我也觉得自己很低贱……

    悠言的脸色,一点一点白了。

    里外的人拥挤,三两一群,她被孤立在中间。

    把手中的东西攥紧,圆眸,紧紧看向魏子健,“为什么,要贴出来?”

    魏子健身旁一个男生低声道:“子键,你贴的吗?”

    魏子健冷笑:“我有这么无聊吗?我还想知道谁做的呢?”

    “她不是顾夜白的女朋友吗?”人群里,有几个女生的声音轻轻传出。

    “你们不知道吗,她写过情书给魏子健,听说是子健看不上,又去找的顾夜白。”

    “哦,那个顾夜白这阵子不是风头正劲吗?听说被夏教授收了做徒弟。”

    有人嗤了一声。

    “顾夜白那小子,到底是龙是虫还不知道呢。”

    “这女人也真会挑……”

    “可不是,前阵子还卯上了音乐系的迟濮。”

    “她挑得起成媛学姐吗,人家是系花。”

    “说起顾夜白,龙?就那一副死人的样子,我偏要说他是水蛭,蝇蛆。”

    “龙力,你也忒缺德点,好歹大家同系……”

    那被唤作龙力的男生冷哼,一对狭长的目,划过轻蔑的笑。

    突然,他微微皱眉,空气中,一股推力促至,他身形一动,闪过,冷冷看向施袭的人。

    长发散乱,一双眸愤怒地看向他,拳头捏得死紧,却是那个被指写情书的女生。

    “神经病!”龙力眉一挑,轻嗤。

    “子健,那小花痴又发神经了,也不想想龙力是什么人?”

    魏子健只是笑。

    “她好像很可怜。”一个女生微叹。

    “上次那魏子健说了一句话,我倒觉说得很好,先撩人者贱。她自己也写了‘我也觉得自己很低贱’,……”

    悠言心里难受,那人这样说顾夜白,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咬牙,吸了吸鼻子,没敢去擦眼泪,心里只拼命想着不能哭,绝不能哭。

    垂眸,看向地上摔得变了形的盒子,小心翼翼拾起。

    抬头,环了所有人一眼,低吼,“不是我,情书不是我写的。”

    魏子健篾然一笑,讽道:“哦,原来是你亲手交给我的,却不是你写的啊。那你说谁写的啊?怎么不说?”

    此言一出,又是哄堂皆笑。

    咸湿的液体从唇上沁出,悠言咬唇,抱紧小盒子,一言不发走到那公告栏前,踮起脚,去够那纸笺,那东西被张贴得甚高,试了几次却触不上。

    耳畔,嘲笑的声音更烈。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捏了捏手中的盒子,悠言颓然低下头。

    空气,似乎突然在一息间冷凝。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拈上纸笺末角,声音清脆狠厉,瞬刻,纸张全数被撕下。

    悠言一怔,返身看去,背后,高大冷漠的男静立,黑T恤,休闲长裤,镜框下,墨眸如玉,剑眉轻皱,正凝着她。

    触到她红透的眼圈,男人眸色,变得暗哑。

    “小白,不是我。”仰起头,哽咽道。

    坚实有力的手把她揽进怀中。

    重瞳,环过全场,那目光并不凌厉,但被扫过的人,一股说不出的冷寒之感,无不一点一点沁过每个毛孔。

    清冽的眸光,最终定在魏子健身上。

    想起班室门前的屈辱和痛楚,魏子健不由自主退了一步,随即咬牙冷笑,“你看着我做什么?把你自己的女人调教好,别到处去挑染男人。”

    一阵笑声析出,却是与魏子健交好的几个男生,但很快,那讽刺的笑声便息微,诺大的大堂中,并无人附应。

    掌下,女人的身体微微颤抖,顾夜白轻轻笑了。

    “真好。”声音,淡淡。

    魏子健一颤,握紧拳,不甘示弱的回视。

    “我的女人,谁给你资格去教训了?”

    “是她自己不检点——”魏子健低吼。

    “大才子,你,敢与我赌一局吗?”敛眉,意态闲适,黑眸轻屑。

    魏子健惊疑不定,众人低声,宛转,不知接洽着什么,目光均落在场中那把女人环在怀中的冷漠男人身上。

    “我说,校园祭的画艺比赛,我要挑了你。”

    一句话,语气仍旧轻淡,全场哗然。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