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三十六话承认彼此的关系

    唐璜脸部抽搐,一个没忍住,半杯酒顺手洒到旁边的倒霉鬼身上。

    林子晏被湿了一身,倒,怒,扬手直指悠言。

    悠言靠在某人身上,只是咯咯笑,似乎嗅到几分这学长怕她的顾夜白,便开始欺善怕恶起来。

    那人唇边噙了笑意淡淡,挑眉看向林子晏。

    林子晏咬牙,悻悻坐下。

    瞪瞪三个男人面前的杯子,悠言嘟囔道:“我没杯子。”

    “言会喝酒吗?”顾夜白淡淡道。

    “红酒可以喝,在家,陪爸爸喝。”悠言调皮一笑。

    顾夜白轻笑,把自己的杯子递给她。

    浅浅抿了一口,皱皱鼻子,又把杯子推回给男人。

    顾夜白拿起杯子,啖了口。

    对面二人对望,再次惊诧。

    额,据说,这个男人有洁癖。

    小腿被人踹了脚,林子晏瞪向唐璜:NND,你踹我我也不知道啊。

    唐璜一笑,又踹了某人一脚:你可以滚了你。

    林子晏心里不爽,眼珠一转,笑道:“顾夜白,你不介绍介绍一下你那位吗?”

    热闹的气氛,微熄。

    空中时淡淡的沉默。

    她?

    眸光,落到女人身上,顾夜白竟也微微一窒。

    这怎么去定义。

    “小林子学长,我和顾夜白明天要一起吃饭。嗯,从明天起。”

    刚才小小的放肆,便小心翼翼的收敛起来。

    那人的沉默,也微微刺痛了她,在他心中,她,就那么难以启齿么?悠言垂了眸,想了想,又抬头,轻声道。

    原本早已备好的讪笑,悉数收起,林子晏暗骂自己,他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愚蠢至极!

    桌下,又教人踹了一脚。

    林子晏瞪了瞪唐璜,手一摊。

    后者微哼了一声。

    “我下去买点东西,顾夜白,你借我钱,我没带。”悠言笑笑,便向身边的男人道。

    她小脸上的苍白刺痛了他。

    第一次,顾夜白有了憎恨自己的感觉。

    他有把她留下过夜的想法,却没有在他的朋友面前承认她的果断?

    她,是他的,不是吗?

    与他一起吃饭,从明天起。

    多么古怪又笨拙的回答。

    她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来说这一句。

    大手,握上她的,凝向她。

    她却微微偏过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她生气了吗?

    薄薄的怒气,从心里弥开。

    竟不知道,为她,还是因为憎恶自己?

    林子晏和唐璜敛了声音。

    “要买什么?”他板过她的小脸。

    “我去买雪碧,酒不好喝。”悠言小声道,几分委屈。

    几个男人互看一眼,失笑。

    顾夜白淡淡道:“子晏,你去。”

    林子晏自知理亏,苦笑,“我去。”

    想了想,又贼笑。

    “阿***,一起吧。”

    唐璜乐着,正想拒绝,转念一想,吁道,“成!”

    “等等。”悠言嘿嘿一笑,“小林子学长,顺便买盒飞行棋,咱们来玩飞行棋好么。”

    “学妹。咱们不是来玩飞行棋的,See?我们是来说那日本妞你情敌的事——”

    话口未完,脚上一痛,大怒,去瞪唐璜。

    “林子晏,走!”唐璜咬牙。

    悠言微觉奇怪,去看看顾夜白,道:“小林子学长说什么?”

    却见男人重瞳顷刻间,暗了。

    她的手,被他握得有点生疼。

    唐璜微叹了口气,望向顾夜白。后者却淡淡道:“唐璜,飞行棋,谢了。”

    说绝对不玩的人,结果,厮杀得最起劲。

    林子晏拍桌而起,桌上杯子大颤,喝道:“姓顾的那厮,你存心的,是不是?干嘛老截我?”

    悠言哈哈大笑,捡起自己的棋子,咕哝着一句蠢材,最后一架飞机,登陆成功。

    唐璜拉拉那玩疯了的人,笑,一口白牙忒亮。

    “子晏,淡定。”

    林子晏泪奔,扯上唐璜的领子,“NND,淡定个毛,顾夜白,你有毛病,自杀式袭击,就是让你那口子赢,这样玩,有什么意思?”

    悠言甜甜一笑,瞟了身旁的男人一眼。

    那人轻轻一笑。

    桌下,她的手,爬上他的,他紧紧握住了。

    “学妹,再来!”林子晏吼。

    啊?悠言傻眼,“不是不玩了么?!”

    第三十七话关于同床共枕的问题

    “小林子学长,笨蛋。”

    棋子,从玉白小手里滑下,螓首轻轻靠到男人的怀中,微微合上眼帘。

    “言?”凝眸,望向怀中的女人,把她的手,从桌下拿起,搁到自己的怀里。

    林子晏还定睛在棋子上,一脸不忿。唐璜淡淡道:“白,你变了。”

    顾夜白缄默,好一会,才道:“唐璜,说吧。”

    “我收到宫泽静的电邮,也许她很快就过来。你打算怎么做?”唐璜道。

    林子晏却道:“她那时没有跟顾夜白走,现在又来凑个什么热闹?”

    唐璜微叹,“她也有她的苦衷,她爸爸是个厉害的角色。”

    “我站在路学妹一边。我一中国人,自然支持国货。”林子晏冷笑,又道:“唐璜,你表个态。”

    唐璜翻翻白眼。

    “林子晏,你这个神经病,你我表态,有什么用?最要紧,看白。”

    说着,瞥向那沉默的男人。

    “唐璜,让她来找我。”托了托小东西的螓首,让她靠得更舒服一点,顾夜白淡淡道。

    林子晏惊疑,低声道:“顾夜白,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璜按住林子晏的肩膀,嘴角朝那二人一努,笑骂:“他什么意思,你还看不出来吗?”

    林子晏微哼。

    唐璜笑道:“你这小子是不是爱屋及乌,据说你暗恋人家的姐妹。”

    林子晏怒,手翻上唐璜的领子,道:“你胡说什么?”

    “你们两个,要疯到外面去。”男人沉声道。重瞳的余光,掠过怀里的人。

    女人皱眉,往他怀里蹭了蹭,有醒转的迹象。

    林子晏笑道:“顾夜白,你看这校禁的时间也到了,你总不好叫我和唐璜流浪吧?不如你和你女人今晚找间时钟酒店——”……

    雨,连绵一夜,凌晨,雨势竟也没消歇半分。

    北二栋寝楼下。唐璜咬牙切齿,“林子晏,都怪你。不是你提醒,兴许顾夜白还不把我们赶出来。时钟你个头!”

    林子晏黑线,泪奔。

    两人互瞪一眼,林子晏勾了唐璜的肩,打伞,骂骂咧咧,把那男人咒骂了百遍,离开。

    背后,九楼的灯光,徜徉。

    她睡熟了,嘴角笑意盈盈,做着她的好梦。

    把女人轻轻放到床上,替她褪了鞋子,盖上棉被。

    拿过床角单薄的被单,返身走出。

    熄了灯。

    这一夜,也许并不适合同床共枕。

    说来简单,也讽刺。

    自嘲一笑,她睡了,他并不想趁此占她便宜。

    他的自制力在她的面前,似乎彻底为零。心里的欲望,蠢蠢欲动,二人一起睡,他无法保证把她占为己有。

    在门口,却站定了。

    忍不住,折回。

    手,抚上她的发,唇覆上她的,流连了好一会。

    指,摩挲着她的唇,嘴角一勾。

    仰躺在沙发上,睡意全无。

    雨夜,有点冷。

    屋里只有两床被,厚的给了她,身上的,过于单薄。

    他的身体向来强健,倒也还好。

    眸里,一张笑脸轻轻浮现。

    “顾君。”

    有个声音,浅浅划过耳边。

    微皱了眉。

    突然,从房间传来细微的响声。

    他耳目聪敏,声音虽小,却还是一下捕捉到了。

    未几,浅浅的脚步声传来,还有,什么在地上拖曳的声音。

    很奇怪,他选择闭上眼睛。

    淡淡的清香,轻微的呼吸,有什么垂落在他的胸膛上。

    宫泽静的影子全然淡去。

    脑里,是他的小东西的一头柔软乌黑的发丝。

    那几绺发垂落在他的身上,便像有什么搔在他的心上。

    “顾夜白。”她的声音,很轻很轻。

    随即,他身上的被子被轻轻掀开,然后,覆上的是厚实的棉被。

    他的心,骤然紧了。

    有什么,触上他的唇。

    似乎,是她的指。

    掩在被下的他的五指,微微弯屈。

    然后,有什么代替了她的指,覆上他的唇。

    他心里一荡,情欲,顿时排山倒海。

    她的唇,在他的上面,停留半响,细软的声音传来,很小很小。

    但二人的距离,足够他听清。

    “顾夜白,那天,是第一次,你知道吗?笨蛋,你怎么知道?不过我很喜欢。”

    她的初吻,他早该清楚,那么生涩的她。

    苦笑,她这是在勾引他吗?

    她的气息,远了。

    再也压抑不住,手臂一探,把惊呼出声的她攫进怀里。

    第三十八话关于偷亲和睡觉的问题

    跌进男人的怀抱里,悠言吓了一跳,指控道:“你不是睡着了吗?”

    “本来是,让人吵醒了。”

    悠言结巴了。

    “那刚才,刚才,就是那个……”

    “嗯,该听不该听的,都听了。”

    悠言羞愤,抡起小拳就打人。

    小手,却教人包裹上了。

    “小笨蛋,这么晚,不睡觉出来做什么?”

    “我这就去睡。”悠言小声道,翻了翻身子,要从某人身上滚下来。

    腰肢却给人紧箍着,没滚成。

    黑暗里,与他相抵的身体,男子微微偾张的肌理还有那淡淡的吹息,一下子臊了她的脸。

    “你放开。”羞到不能再羞的声音。

    这算什么?在他看来,是不是以为她要偷袭他?

    他的胸膛微震。

    他在笑么?悠言歪歪头,瞪着男人。

    那人却把她整个抱起,走回房间。

    她被安置到床榻上,男人又走了出去。

    未几,一床棉被覆上她的身子。

    悠言嚯地坐起身。

    “顾夜白,我怕热,你盖吧,我用那个小被单就行了。”

    被人惦在心上,这样的心心念念,是什么样的感觉?有多久没尝过这种滋味?

    细软的声音,说着并不高明的小谎,偏偏却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大概也只有她了。

    顾夜白突然想起那幅未来得及完成的画,也许,色调可以再暖一点。

    烟雨江南,深处人家,内沁,吴侬软语。

    微微失神。

    刚才,黑暗中,被子曳地的声音,又敲过心上。小小的她,拖着一床被子。

    “顾夜白。”低低的不安的声音拉回了他的神思。

    他不禁轻轻笑了。

    “好。”

    耳边,她的声音顿时雀跃,为他接受了她的提议。

    他返身,到厅里,把薄被也拿了进来。

    “那咱们交换,晚安,明天见。”悠言道。

    “好,晚安。”……

    “咦,你怎么还不出去?”

    “言,躺进去一点。”

    “……”

    悠言一震,咬唇,心跳莫名。

    悄悄,往里面挪了挪。

    房间的门被关上。

    然后,是男人上床的声音。

    悠言抚抚心口,又往里面滚了滚。

    同盖一床被子,中间却隔了个小隙。

    “顾夜白,你要枕头么。”悠言心头乱跳,闭了闭眼睛,睡虫全跑光,只好胡乱找话说。

    “你要给我吗?”他淡淡道。

    “可不可以不要?”脑袋在枕上蹭蹭,柔软舒服,悠言后悔了。

    “反正,你也用不着。”

    “??”

    还在怔愣,被下一只手臂探过,轻轻一带,已把她带进怀里,随附——枕头一枚。

    额,枕头,果然,用不着了。

    她的小脑袋,被放置到他的臂膀上。

    亲,教他亲过,摸,也教他摸过了。

    唇齿相沫,肌肤相抵。

    只是,还是第一次,这样和他睡在一起。

    呼吸屏住。

    空气中,传来他微微的叹息。

    “言,呼吸,转动是允许的。”

    悠言大糗,“老”羞成怒,脚丫一伸,搁到男人的肚腹上,又咯咯笑了。

    顾夜白苦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这笨蛋。

    这是她的恶作剧,殊不知却是对一个男人的诱惑。他不是柳下惠,更不是佛陀,怎会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没有念想?

    伸手把她的脚丫拿下。

    悠言不乐意,又缠了上去。

    “路悠言,你自找的。”

    顾夜白咬牙道,把女人捉上自己的胸膛。

    又成了那暧昧的姿势。悠言有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蜷在男人的怀里,倒也不敢乱动了。

    “睡觉。”男人沉声道,伸手就往她的脑袋一敲。

    悠言咬咬唇,不忿,乌黑的眼珠澄亮。想了想,伸手便去戳人。

    “喂,顾夜白。”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皮,顾夜白低哼。

    见男人没说她什么,悠言的贼胆子又大了一分。

    “那个,你知不知道我刚才为什么醒过来呀?”

    “……”

    “给你的胡茬子扎醒的。我知道的,我知道呢。”

    “……”

    顾夜白一怔,摸摸下巴,光洁。

    敢情他也短路了,被她耍了一次又一次。脸,却微微热了。

    咬牙,忍住把这小东西捏死的冲动,往她臀上一拍,斥道,“你再不睡觉,我保证,你会知道得更多。”

    悠言大窘,吓得一下噤声,胡乱往男人的嘴巴亲了口,道:“我已经睡着了。”

    赶紧,趴在男人的怀里,尸体去了……

    空气中,男人淡淡的叹息再次。

    “路悠言,你是猪吗。我说,呼吸,转动是允许的。”

    悠言泪奔。

    “顾夜白,我真的已经睡着了。”

    顾夜白翻翻白眼,嘴角微勾,苦笑。

    好吧,同床共枕是一个问题,今晚,能不能睡觉,估计,也是一个问题。

    第三十九话关于小白的由来

    顾夜白想,他开始习惯身边有这么一个人。

    像其他情侣一样开始约会。

    也会像其他情侣一样闹过别扭。例如,第一次的约会,她迟到了很多,而他向来守时。

    此后,她便没有再迟过。

    这一次,她仍然早到。

    她趴在商店的橱窗外不知看着什么,很专注。午后的阳光,映在她身上,有一种安谧的感觉。

    挽上她的肩膀,问道:“看什么。”

    小东西回头,朝他挤挤眼睛,“没有,就随便看看。”

    顾夜白一笑,瞥了过去,橱窗里,几个模特,几套男装女裙,此外,就是几对毛绒绒的公仔。他对这些并不感冒。

    走了一段路。

    她似乎还惦着,频频回头。

    揽了她的腰,往回走。

    “顾夜白,你干嘛?”她仰起小脸,好奇了。

    “喜欢哪个?”捏了捏她的鼻子。

    “真的只是看看,很贵,我钱不够。”她低头,倒也诚实。

    心,微微疼了。

    “我买给你。”

    小脑袋,猛的抬起,伸手按住她的头,顾夜白失笑,她总是这样毛躁,他的下巴被她祸害过几次,已有条件反射。

    “不要,很贵呢。我们就逛逛,晚点去不夜天吃东西好了。”她嘿嘿笑道。

    “言,一分钟时间考虑,如果没有答案,那我全买下,然后——”

    “然后??”

    “然后,就没有钱去不夜天吃东西了。”顾夜白挑眉轻笑。

    “……”

    悠言看了男人一眼,指了指橱窗角落一对猪宝宝,想了想,小声道:“要四百多块。”

    抚了抚女人的发,挽了她,推门进去。

    两个店员笑容可掬,其中一个道:“这对小吉猪很热销,寓意永不分离,很多情侣喜欢呢。”

    悠言喜孜孜道:“店员小姐,你别打包装,我自己要抱着走的。”

    那二人互视一眼,失笑,向顾夜白道:“你女朋友真可爱。”

    女朋友?他的小东西。

    顾夜白一怔,唇边,不觉绽了笑,拿出皮夹付钱,轻睐了女人一眼。

    那对憨憨的猪宝宝几乎把她淹没,她兀自笑得乐呵呵。

    突然觉得,这钱,不贵,一点也不贵。

    在店门口停下。

    “顾夜白,咱们给它们起个名字好么?”悠言笑,她揽着那对猪宝宝,她的男人揽着她。

    顾夜白眸光微动,长指点在一只小猪上,道:“猪言。”

    悠言微哼,眼珠碌碌,伸手去戳另一只小猪。

    “小白。”

    顾夜白一怔,失笑,伸手便给了女人一个爆栗。

    悠言揉了揉脑袋,狠狠捏了那小猪一下,道:“不满意姐姐给你取的名字啊,还反了你,和小新家狗狗的名字一样,不好么?”

    长指,捏上她的鼻子,狠狠的。

    悠言吃痛,手上抱着东西,用口,又实在够不着,只好撇撇嘴,胡乱叫了一通。

    “小白,小白。”

    二人折腾,有人便投过来好奇的目光。

    那人俊脸微赧,悠言一看有戏,叫得更欢。

    男人微哼,把她挟进怀里。

    悠言一看要走,又微微回头瞥了一眼。

    “还有东西想买?”顾夜白抚抚女人的发。

    “没有,没有了——哎,你做什么?”

    二人再次回到橱窗前。

    “真的没有了。”悠言眼睛乱瞟,不敢对上男人犀利的目光。

    “喜欢哪套衣服?”

    连着小猪,悠言一把拽上男人的手臂,急急道:“小白,别去。”

    顾夜白皱眉,这古怪的名字,敢情她还卯上了。

    捏了捏她的鼻子,道:“不好。”

    “我真的没有喜欢的,就是……”

    “就是什么?那再来个一分钟好了。”

    “不要!全买下多浪费。就是那套衣服,我想买给你,我还没领薪水。”悠言咬唇,垂眸道。

    顾夜白心里一动,把她往怀里紧了紧。

    “小白。”

    “嗯。”

    他这是怎么了,居然答应了。却是,突然觉得这个古怪的称呼也不那么讨厌了。

    “我再上多一个月工,就可以买下来了。你穿一定很好看的。”偎进他的怀里,蹭了蹭,悠言笑得一脸甜蜜。

    再次,微微失神。

    一次吃饭的时候,Susan无意中提过,她家境殷实,她的父亲好像还有一定来历。但这个小女人,从认识到今天,一直是朴实无华的。她在校外的咖啡店打工,闲暇时,她甚至打几分零工。

    心里莫名的痛楚,似乎更加浓烈了。

    “言,把咖啡店的兼职辞掉。”淡淡的话,抿进几分强硬。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