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张炕桌放在了屋子炕上的正中,几个男人围在炕桌周围。看样子,这些人最少也得有一两天没睡觉了,一张张黢黑的脸有点儿肿胀,眼睛却是红的,当然这说的眼白啦!由于炕桌小,围坐不下,这时的场景可就只有在赌博的场合才能看到了。话得这样说,就是大桌子,围坐得下,那些赌客也很少有人愿意坐着——坐着赌钱有点儿提不上来气儿,窝得慌!人要一窝得慌,那能来好牌嘛!不来好牌,那能赢嘛!那蹲在炕上,或者站在炕上站在地上,再或者把一条腿蹬在炕沿儿上,蹬在炕桌儿的边沿儿上,这就不同了!这就造成了一种势。这种势能助人提气!气儿提上来了,就能使上劲,使上劲儿了,那点子可就上来了,赌钱这个事儿,讲究的就是这个!赌钱,必须得红头胀脸,吹胡子瞪眼!这说的是赌得时间短的,那你要是成宿隔夜地赌,红头胀脸不再,脸会变得黢黑!黢黑之中还会稍稍有点儿肿胀。
这会儿这屋子里的一应情景那可真真儿在赌场里才能见到!烟雾笼罩之中,到底哪个站着,哪个坐着,哪个一条腿支在炕沿儿上,哪个一条腿支在炕桌儿上,哪个蹲在炕上,那都分不出个儿啦!个个极度兴奋,手不闲着,嘴也不闲着!说嘴不闲着,并不是说抽烟,当然抽烟也是嘴不闲着的原由之一,但并不是全部,主要是说话。你是大,你是小,你是七点儿,你还是八点儿!这些人赌钱来得特直接!玩法叫赌大点儿,以不超过十点儿为限。自个儿随便要牌,点儿大为赢!
既然嘴都不闲着,吴谢在院门那儿,也别说院门那儿,就是到了院子里,也还是没有听到声音,这是为啥呢?道理很简单,这些人都知道他们干着的活儿是个啥活儿,都知道这个事儿何等厉害!
说分不出个儿,那是因为不在屋子里。那要是进到了屋子里,稍呆片刻,应该还是分得出个儿的!这时这屋子里,一个人坐在炕上,一个人蹲在炕上,两个人站在炕上,一个人偏着身子坐在炕沿儿上,一个人坐在炕沿旁边的一把马杌子上。窗户西侧的炕上坐着一个也就三十多岁的女人。那女人并不是赌客,她是这赌局的把风人。但见她不时掀开窗帘一角朝院子里和大门口瞧一瞧看一看。待没发现啥异常,遂放下窗帘,回过头来看那几个赌客洗牌要牌。
精神高度紧张,不说全神贯注也差不多!可便便这时,坐在炕沿儿边儿马杌上的那个人刚刚把抓到手里的捻开定睛细看,眼睛的余光却飘过与他对坐着的那个人的头顶,看到了前方出现的一个暗影!一惊之下,他的眼光越过捻开的扑克牌,向挂着窗帘的窗户看过去,这一看非同小可,真真儿就是魂飞魄散!那小子一下子张大了嘴,“啊”地叫一声,声儿并不大!嘴里叼着的半截香烟在下嘴唇上沾了一下子,没能挺住,从嘴唇上跌下去,掉到了他的大腿上。在他的大腿上蹾了一下子,栽到了地面上。那小子也顾得许多了,并不管顾那香烟跌落到他大腿上时溅落的火星烟灰,腾地站起身来,不管不顾地向屋门口窜过去。
屋子里的人都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印在了窗帘上!为遮人耳目,那窗帘并不很厚。不用说,那是一个人的影子——一个人杵在了窗前。
把风的女人浑身一抖,掀开窗帘一角朝外张望,惊恐的眼神正与站在窗外的吴谢的眼神碰撞到了一处。
那个女人是认得吴谢的。那能不认识嘛!一个村儿住着,虽说不是一个姓,套不上啥亲戚,可还是相熟的。可不知咋,那个女人竟然僵在了那儿,一点儿声音也没能发出!吴谢有生以来头一次看到一个女人在受到过度惊吓时的面部表情。那是一张圆圆的脸,白里透青,两眼圆睁,两只圆到不能再圆的黑眼仁镶嵌在同样圆到不能再圆的白眼仁之中,眉梢高挑。
如果说站在屋外窗前的吴谢吓到了屋子里的众赌客,那么屋子里的众赌客也是吓到了站在屋外窗前的吴谢的。
把风女人的神态让吴谢吃了一惊,随之倒退了一步,但他挺住了。可就在这时,他听到屋子里传出了扑扑腾腾的声音和纸质物品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吴谢再次吃了一惊!
这户人家一共就俩人儿,一男一女。这时看,这屋子里到底有多少人已经很难确定,听声音应该是一帮子人,一帮子男人!
按说,出现了这么一种情况——诡异吓人的情况,吴谢应该转身越墙逃跑。可吴谢真真儿就是吴谢!他非但没有转身逃跑,竟然做出了让他自个儿都有点儿后怕的举动。他顿了一下,迅疾向房门闪过去。到得门前,伸出手去拽住门把手朝外一扽。门抖了一下子,没开。门在里面反锁着!吴谢并不停留,他抬起右脚使劲朝门板踢过去,“嗵”的一声响!
这时的吴谢并不知道屋子里有多少人,也不知道屋子里的人在干着啥,更不知道屋子里发生了啥事儿,但他从那惊恐女人的一应表现意识到,这家人家的屋子里发生了某种事情,某种不是好事儿的事情!
要说,这时吴谢的做法,或者说举动,应该是并不明智的。实际上,他自从翻墙进入人家的院子里,已经就是不明智的了!光天化日之下,私闯民宅,与情与理那可都是说不过去的!就是邻里关系再好,那也是说不过去的。可吴谢那是啥人,一身的胆——勇敢吗?真真儿还不能那么说!这时的吴谢还是个年青人,初生牛犊不畏虎吗?也不能说就是那么回事儿!吴谢连他自个儿都不知道他这时的举动是咋回事儿!吴谢本心并不是想整出啥事儿,他也不认为别人会整出啥事儿,一个村儿住着,熟头巴脑的,能咋?他就是觉得好玩儿!刺激!头发根儿一乍一乍的!
吴谢没有想到这个事儿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也没有想到那后果对他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吴谢身在屋外,看不到此时屋子里的情景,那要是看得到此时屋子里的情景,看到屋子里一应众人的一应表现,就吴谢的性格——秉性说来,他非但不会害怕,还会哈哈大笑!他会觉得非常好笑!太好笑了!
屋子里的一应众人一俟看到窗外站着一个人,立时就象受到了突袭,所有人,站着的就不用说了,蹲着的,坐着的,全都一下子站起身来,迅疾行动!就是在这样紧急的时刻,所有人,除了那个站在炕上,一条腿支在炕桌边沿儿上的户主之外,都极其迅速地划拉自个儿的钱,事出紧急,那也划拉不太干净啦!接着就窜下炕来,窜向了门口!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危险,所有人都意欲逃蹿!
要说胆子大的,还得说是这家的户主。
在坐在马杌子上的那个小子呼出了一声“啊”时,这户人家那户主也已经看到了窗外站着一个人。就在那把风的女人掀开窗帘一角之时,那户主已经就一个箭步窜到了屋门口。
户主不到四十岁,一脸的络腮胡子。是个很漂亮的男人。当发现坐在地上马杌子上的那个小子瞪着眼睛看向窗外,嘴里呼出了“啊”的一声之时,他就意识到是出了事儿了!他迅疾回身看向身后的窗户,接着迅疾挺身,旋即转身,一个箭步,一只脚已经就蹬在了炕沿儿上,接着,另一只脚就着了地了!
这些个人,无论是炕上的还是炕下的,竟然没有一个是脱了鞋的。
屋子里一应众人全乍了,全都窜向了门口。可门口却被那络腮胡子户主挡住了!??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