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喂!王老板吗?”
“我姓王。你是吴——吴谢——吴总?”
王老板看到了手机上的来电号码显示。
“是!你老弟!”
“吴总!唉呀!嗳呀呀!你看,我就说咱哥俩儿投缘嘛!前天——啊!大前天晚上咱哥儿几个一聚,那印象可老深了!那天那酒也喝多了,都后半夜了,还没睡着哪!第二天那脑袋疼的!咋?你这是在哪儿打电话?”
“啊!在我公司哪!你说我吧哈,就是一直性子!哪个朋友跟我说了个啥事儿,我这心里就撑得满满的,总觉得是回事儿,这要是没有着落,吃饭吃不香,睡觉睡不着!”
“是!大前天一喝上酒,我就知道吴总你这个人仗义!好交!咋?遇到了啥好事儿?”
“好事儿?啊!王老板,说话方便不?”
“方便方便!你说!”
“大前天晚上咱哥儿几个在一块儿喝酒的时候,你跟我说起你们区要请咨询公司帮着制定工业发展规划的事儿,我这就上了心了!”
“啊!那个事儿啊!啊,我就是那么顺嘴一说,咋……?”
“王老板,您听我说。这个事儿呢,是咱区上的大事儿,我可是上了心了!江甸是我老家,家乡的事儿,我能不帮一帮嘛!无奈我这个公司是个礼品典当公司,这样的大事儿是干不来的,但王老板说的话我可是记在了心上!王老板,咱哥俩儿投缘,您说的话对我来说那就是圣旨!必须办,立马就办!”
“唉呀!吴总!你可真是……。”
“昨天,我生拉在公司干坐了一天,搜肠刮肚,琢磨来琢磨去,还别说,真还就有一家咨询公司的老总跟我相熟。这家咨询公司在我们省里那是相当有号,老总是个女的,叫方蓝云!你可别看那是个女老总,多少个男的也不是个儿!能干!你还没见着这个人哪!那你一见面——你看人家那气质,那干练,那——哪天,我请那老总到江甸去一趟,一看你就知道了!人家公司做得好!公司底下光专家就好几十!公司的业务,除了咨询,还有啥猎头!哎呀!王老板,我这么说,不知道我说没说明白,那要说制定个发展规划啥的,说点儿实在话,那可真就是妥妥儿的!这个事儿吧,我还没跟方总那边打招呼,我想跟王老板您这边先说说,听听您的意见,如果您觉得有合作的可能,回头我再把咱们区里的打算跟她说一说。要不,我把她的电话给您,您就直接找她也行!她那个人可好了哪!”
“啊!吴总!这可真得谢谢你了哪!你还真把老哥说的事儿放在了心上!虽说我当时就是那么顺嘴一说!吴总真是仗义!难怪你那公司做得那么好!行!回头我把你跟我说的情况跟俺那区长说一下。那,你说的那家咨询公司能愿意帮这个忙吗?”
“应该能愿意。王老板,您这边要是觉得行,我就把咱们区的这么个事儿跟那个方总说一说。待有了意向,两下儿可以见见面,再具体谈谈!”
“好的!那么的吧!咱哥俩儿约一下,明天再通个电话。看上午行不行——哎呀!不行!上午我还有事儿。下午吧!我给你打电话,咱们两下儿再通通气!”
“妥!先这么着!”
放下电话,王老板拍了拍自个儿的后脑勺,嘴里嘟囔了一句:
“这小子!啧!可惜啦!”
王老板五十多岁的年纪,身体梆梆的!就江甸一土著。按他自个儿的说法,江甸是个大地方,这么说,是因为江甸是俺的家乡!不得有点儿家乡自豪感嘛!但自豪感归自豪感,俺不也得实事求是嘛!江甸市,大就大了!可要说江甸区,不就屁大一点儿的地儿嘛!就这么块地儿,谁不知道谁呀!
放下电话,王老板自顾自地磨叽了半天,说点儿实在话,他还真就不是凭白自个儿在心里瞎磨叽!
王老板也是风里雨里闯荡多少年的人了!
王老板跟吴谢的家庭出身不同。王老板祖上就经商,生意人那也做了多少代了,有这样家庭出身的积淀,就他本人来说,又是一个贼精贼灵的人,那在江甸混得真就是时下人都喜欢说的那么一句词儿——风生水起!王老板对尚在江甸的人,对原是江甸的而现在不在江甸的人,其中有点儿头脸儿的,那要说一个不落地全知道,那也不能说就是夸张!王老板对江甸出去的吴谢那是相当的了解。这种了解并不是两个人从小在一块儿长大,或者两个人在一块儿共过事,再或者两个人做过买卖谈过生意,说起来,还得是从有头有脸儿这个事儿上来的。吴谢在东甸算得上名人啦!江甸人对吴谢这么一个人物,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资产达到——谁知道达到了多少!几百万?上千万?几千万?抑或……?那时上千万也就等于现在过亿!不说路人皆知也差不多!当时,吴谢做得是真真儿够大!
王老板知道吴谢是江甸人,王老板知道吴谢生意做得大。除了这些,王老板还知道很多!王老板还知道吴谢是个惯赌成性的人,资深赌徒!王老板还知道吴谢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公司了!他在电话里说的啥在公司打来电话的话,那纯属扯淡!他还有啥公司?我咋没听说哪?啊!说有公司也对,只是光有壳儿,没了瓤儿了吧?除了这,王老板还知道!副区长之所以没有出面请吴谢吃饭,并不是因为临时有了啥公务,而是担心请吴谢吃饭影响不好。既然担心影响不好,那干啥还请呢?不请不就结了!有啥大不了的事儿非得请吴谢吃饭哪!换句中国东北人常说的话,咋?没他这个臭鸡蛋还做不了槽子糕了吗?那倒不是。事儿肯定是大事儿啦!不请吴谢帮忙,另觅别的啥人帮忙,行不行呢?行肯定是行,但相对来说,请吴谢帮忙,事儿要稳当一些。但有一样,请吴谢帮忙不能直截了当地跟吴谢去说,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这些话听上去,有点儿让人迷糊,这说的都是哪跟哪儿呀!
吴谢在饭桌上跟方蓝云说的啥吓了他一跳的话,那是他故意逗乐,但方蓝云推测的倒是有点儿贴边儿。之所以要请吴谢从中帮忙,一个原因是吴谢是江甸人,还有一个原因是吴谢在省城,拥有的社会资源可能会多一些。除了这两个原因,应该还有原因,那就是吴谢是个有能力的人,又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王老板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啥仗义之类,并不是忽悠吴谢的话,当然当人说好话的成份还是有的,但说的也还是真心话。吴谢经商这么多年,真还就没有发生过坑蒙拐骗之类的事儿,更无偷税漏税之说。总的说来,跟他办事儿,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
既然这样,那就是请吴谢吃个饭,那有啥影响不好的哪?
事儿是这么个事儿。
吴谢的好赌远近闻名,而且还是一个因为聚赌而服了两年刑的人。
你说,有啥重大的事儿让一个好赌成性,刑满释放的人从中帮忙,听上去不是很可笑嘛!可如果让人从旁透露给吴谢,吴谢要是能听明白,主动提出帮忙,那事儿可就另当别论了!那要是吴谢没听明白,或者听明白了也不愿从中帮忙,那咋办?不愿帮就不帮呗!那可真就是应了那句话了,没有你这个臭鸡蛋……。但无论是江甸区的那个副区长还是王老板都相信,吴谢肯定是会帮忙的!因为这是个名利双收的事儿!帮了忙,吴谢不但落了个好名声——改改坏名声,还很有可能会让自个儿的腰包鼓一鼓,何乐而不为!就凭吴谢的聪明才智,就凭吴谢现在的处境……。
值得一说的是,吴谢在与方蓝云相好之时,已经就是个资深赌徒了!可奇怪的是,方蓝云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当然,后来是知道了,可知道了又有何用?已经晚了三春了!
吴谢的老家是江甸靠海的一个渔村,家里世世代代都是渔民,吴谢是渔民的孩子。到了他这一代,有了变化了,不再是渔民。吴谢先期曾为渔政部门的公务员,接下来成了商人,继而是人们眼中的大款,地地道道的有钱人,非常有钱的有钱人!吴谢也是全国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他所读的是与他的出身有关的大学,锦阳海事大学。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渔政局做起了公务员。按说,吴谢出身渔民,对渔业熟悉,对渔民熟悉,这不是挺好的事儿嘛!可吴谢也不知为什么,在渔政局干了也就那么五六年就辞了职了,做起了买卖,先期在江甸市里卖鱼,赚了点儿钱。有了资本,开始往这个省的各地捣腾鱼。再后来,又在江甸港口建起了冷库,为那些水运公司囤货。吴谢是个有才气的人,这还不单单说他在经商这个事儿上。
吴谢染上赌瘾是在成为有钱人之后,可形成这种赌瘾的积因,那他身上堆了那可有了年头了!
那是在吴谢成为海事大学学生之前的事儿。
有一年秋天里的一天,也不为了一个啥事儿,吴谢到同村的一个渔民家里去。到了那渔民家的院儿门前,发现院门是从里面闩着的。
吴谢老家这个渔村是个有着良好风俗的渔村,长期以来,真真儿就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突然之间,这样的村子里面竟然有那么一户人家在大白天儿把门闩上了,而且还是从里面闩上的,不能不让人起疑。吴谢站在门前一侧抻着脖子越过墙头朝院子里看了看,院子里干干净净。听了听,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人是精灵之物,既没看着啥,也没听着啥,可吴谢就觉得屋子里面是有人的,而且,也不知咋,吴谢就觉得屋子里面不但有人,而且还不是一个人!低着头琢磨了一回,吴谢越发觉得奇怪。这家渔民两口子岁数都不大。男的前天刚下海回来,人肯定还在家里,不会是到海边儿船上整那些刚刚打捞上来的鱼鳖虾蠏去了!再看!再听!这一回,吴谢发现异常了,那户人家东边那间房竟然在窗户里面挂了窗帘了!这可真真儿就是希罕事儿!
按说,看到人家从里面闩了门,你要想拜访人家——到人家串门儿,你就敲门哪!若是屋子里有人,人家不给你开门,你就别进去啦!有啥事儿回头再说吧!可吴谢不!是一时好奇,还是来了气了,还是有了其他连他自个儿都整不明白的想法儿,他把自己的两手攀住墙头,两只胳膊一用力,腿一偏,上了墙了,接着就跳到了院子里。他没有直接奔房门过去,而是闪到了院墙一侧,从房子大山处悄悄地移动到窗前!
要说,世上的事儿的发生,那都是有缘由的。吴谢的这么个举动应该是偶然发生,但对他的一生却发生了重大影响。
那一天,是一伙子人在屋子里用扑克牌赌钱。这个事儿,那也不是一天半天了。可以说是较长期的了!这其中有四个人是村上的人,包括这家的户主。有两个人是从城里来的。这家的女主人充当了为赌局把风的人,同时伺候局儿。把风不用说了,伺候局儿就是为参与赌博的人做饭坐水。坐水就是烧水。
这个事儿让吴谢碰上了。?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