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冲出家门,从窑灰坝走到港口车站,没有陈娟。

    我折转身,从港口走到叉街子、胜利路、万安桥、南门口,没有陈娟。

    我向上走,<q></q>二马路再到电报路,广场。她不在。

    她怎么可能在呢?

    她现在极有可能和徐胜渭在一起重叙旧情,共话相思之苦,说不定就是在徐胜渭的宿舍,或者某个安全舒适的宾馆。万州的酒店宾馆业那可是相当发达的。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了半天,然后再木木地往回走。

    从胜利路往长江的方向一拐,就到了窑灰坝,远远地,就看到一辆嘉陵125停在陈娟家楼下。很显然那是乌梢的车。

    我顿时心情复杂起来。看来陈娟并没有去找徐胜渭,让我安心不少,但她却是跟乌梢在一起,这又算怎么回事?

    我犹豫着站在一边,显然这时候回去不合适。

    过了一阵,乌梢满面春风地从楼上下来,跨上摩托绝尘而去。

    我回到陈家,婆孙俩正在做饭,见我回来,陈娟问,外婆不是说你回来了吗?怎么又跑哪儿去疯了?

    我无精打采地说,那份工已经辞了,想到外面去找点事做,结果白跑一圈。

    陈娟说,我们还有几百块钱,这个暑假大概够用了,等我身体好点,我也可以做事了,这段时间你不用找工作了嘛。

    我闷闷地说,那也好,我各人回老家去帮父母做点农活算了。

    陈娟从灶前回过身来,一把抱住我撒娇说,可是我舍不得你走<details>藏书网</details>嘛,就留这儿陪我。

    我嘿嘿一笑,不再说话。

    晚上,我们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大家各怀心事,话也不说。过了一会,陈娟侧头悄声问我,你今天怎么这么老实啊?

    我说,昨天晚上的事我现在还内疚呢,莫又来陷我于不义哈。

    话虽这么说,我们还是互相抚摸了一阵才睡。

    早晨醒来,陈娟已不在身边。

    外婆同样做好了早餐等我,我心急火燎地问,娟娟到哪儿去了呢?

    外婆说,一早就出去了,说你这段时间累坏了,让你多睡一会儿。

    我哦了一声。

    吃完饭,我来到楼下,找到公用电话,给陈娟打传呼。站在电话旁等了十来分钟,陈娟也没回。我再也忍不住了,在传呼里留言说:再不回我回老家了!

    过了两分钟,陈娟回过来了,她在电话里很着急地问:你搞啥子名堂?我现在很忙。

    我没好气地说,我还想问问你搞啥子名堂呢?

    她犹豫了一会说,本来我想晚上回来告诉你的,我在老八仙酒楼这儿应聘了<footer>?99lib.</footer>,现在在上班,先没给你说,怕你不同意。

    我放了心,说,我想来看看。

    她说,有什么好看的?我在这儿做迎宾,马上就要出去大门口站起了。

    我只好说,那好嘛,注意别太累着了,该偷点懒偷懒。

    我在外面百无聊赖地逛了半天,还真找不到合适的短工可打。只好回到陈家,躺在屋子里看书。

    吃过晚饭,我陪外婆看了阵电视。陈娟还没回来,我决定去接她。

    老八仙<a href="https://.99di/character/9152.html" target="_blank">酒</a>楼在白岩路,我坐了辆中巴车赶到那里时,已经是晚八点,不过估计酒楼下班还没这么早。为了给她一个惊喜,我在酒楼街对面的一个小摊前买<dfn>九九藏书</dfn>了瓶水,给摊主说了两句好话,找了条小凳子坐在那儿。这地方看酒楼大门一清二楚。

    陈娟和<big>藏书网</big>另一个女孩正在酒楼门前迎进奉出。她穿了一件红色的旗袍,曼妙身材更是亮眼,让我有些不快的是,旗袍下摆开叉太高,差不多可以看见整条大腿。不过,看到她不停地对着来宾点头哈腰,而且已经站了这么一整天,也不知道是否吃得消,我心里又有些酸楚。

    消磨了一段时光,已是九点多钟,估计陈娟也要下班了。我站起来伸伸懒腰,突然看见乌梢的摩托车从斜刺里杀了出来,很潇洒地停在酒楼门前。乌梢端坐在车上,牛逼烘烘地朝陈娟打了一个手势。

    日你个日,我顿时无名火起。

    更令我恼火的是,看到了乌梢,陈娟居然对着他很妩媚地笑了一笑!

    我正盘算着要不要冲出去,一辆出租车又冲出来,“呼”一声停在摩托车后面。两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不紧不慢地从出租车里爬出来,抄着手,站到了陈娟和那个女孩的面前。

    我发现势头不对,立即拔腿冲过去。

百度搜索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修罗汉修梅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三并收藏不修罗汉修梅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