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回到店里,门开着却没人,想必余老板和老杨都进库房去了。

    我正要往库房里进,却听到里面正在争吵。于是停下脚步,屏息静听。

    老杨低声说,摸一下都不可以了?

    余老板的声音说,大白天的,摸你妈个头啊,小张说不定就回来了。

    老杨说,我才晓得,小张年轻血旺的,当然比我要来力<cite>.99lib.</cite>得多。那天中午你们还不是干得嗷嗷直叫,嫌我是老枪一条了吧。

    一切都明白了,我顿时象吞了只苍蝇。

    我不动声色地退到店门外,故意把脚步走得很响,然后进了店又绊了一张椅子一下,响声很大。里面两人总算听到了,余老板缓缓从里面走出来。

    她问,老黄回去时说什么没有?

    我摇摇头说,都走了还能说什么,无非是一些骂骂咧咧的话。

    余老板哦了一声。我走近她低声<s></s>说,我有点想那个了。

    余老板抬头瞟了一眼仓库里,说,过会儿早点下班到我家去。

    我坚定不移地望着她说,想得很厉害。

    哦,今天怎么这么来劲?她很意外,想了想说,等一下,我把老杨支到外面去买点东西。

    我说,不用,他在外面把店照看着更安全。

    余老板一脸疑惑地看着我说,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我说,<bdi></bdi>硬了。

    余老板马上朝里面喊:老杨你出来把店看<var>藏书网</var>一下,我跟小张去点货!

    老杨笑嘻嘻地走出来,热情地问,老黄回去了?我也乐呵呵地回答说,是啊,他走时还念叨你呢,说跟你分开了好可惜,这店里他跟你最合得来。

    唉,他这个人啊……老杨一边摇头,一边叹息。

    我跟在余老板后面,走进仓库。还没等余老板站住,就一把把她掀翻,撂在一堆货物上。余老板一边喘息一边说,小张,还没看出来你原来这么猛。

    我手脚麻利地扒光她的全身。她一边配合一边说:干嘛这么麻烦,把裤子退下去就行了嘛,我也等不及了。

    脱完了,我一拍脑袋说,我刚才在街边买了个套子,放在外面了,我去拿。

    余老板嗔怪道:人小鬼大,才上路,就晓得买套子了?

    我嘿嘿一笑,退出库房。

    来到前店,我低声对老杨说,余老板叫你进去,说有好东西给你看。

    我们在里面快活,他在外面听着,老杨可能正郁闷呢,忽然见我叫他进去,一下摸不着头脑,顿了一顿才往里面走。

    喂,我叫住他。

    他一回头,我一拳砸在他鼻梁上,说:这一拳是刚才老黄临走时转交的。

    他身子一歪,差点倒在地上,还未回过神,我又一拳砸了过去:这一下算是我送的。

    老杨瘫到地上。

    我笑嘻嘻地说,余老板还在等着呐,我是对付不了了,请你务必要接好这一班。

    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走在街上,我只想赶紧地回到陈娟身边。

    只有陈娟。

    天上地下,只有陈娟才是我最干净的女人。

    但陈娟不在。

    外婆说,你走之后没多久她就出去了。

    哪儿去了呢?我着急地问。

    不晓得,没给我说,接了一个传呼就欢天喜地地出去了。外婆问,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欢天喜地?我机械地回答说,不在那家店做了。

    我审视整间房子,陈娟带走了她的包,传呼。床边的柜子上,还丢着一支打开的口红,一瓶玉兰油甚至还没来及得盖上。可以想象,她是仓促地对自己打扮了一番。

    她很少化妆,这仅有的几样简单化妆品是从当铺巷的廉价商店里买来的,真假莫辨。我喜欢她清清爽爽的面容,不带一丝俗世的尘埃。

    说明她要出去做的事很重要。

    说不定是要出去见的人很重要。

    一种莫名的绝望将我抓住。

    这<details></details>绝望,开始只是一个小圆点,这小圆点慢慢分裂成若干个小圆点,接着不断在心里跳跃,渐渐汇成一根根绕来绕去的曲线,在我身体里绕来绕去,绕啊绕啊绕。

百度搜索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修罗汉修梅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三并收藏不修罗汉修梅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