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暗黑精灵坐在一张椅子里,斜靠着椅背,将自己舒适地安顿下来——他看起来总是如此——并饶有兴味地听着远处的一场谈话。贾拉索在他送给莱基·邦达列克的那件华丽的法师袍上放置了一个能够远距离窃听的装置,它混藏在袍子的黑色布料上缀着的各种魔法宝石中间。这装置有一个巧妙的伪装:对于任何一个试图探测它的人来说,它只是一颗普通的,可以施放锐耳术的魔法宝石。事实也的确如此,但它拥有另一种功能,任何人只要用手碰触贾拉索持有的,与之配对的另一块宝石,便可以随心所欲地听到莱基的每一场交谈。

    “这件复制品制作得相当不错,与原件的法力相差无几。”莱基说着,显然是在谈论那个可以找到崔斯特的魔法吊坠。

    “那么你就应该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找到那个叛逆。”金穆瑞·欧布罗扎的声音回答。

    “他们仍然在船上。”莱基解释道。“而且根据我听来的消息,他们还将在船上待许多天。”

    “贾拉索要求更多的信息。”欧布罗扎家族的心灵异能者说。“否则他就会把这个任务交给我。”

    “啊,是的,交给我最主要的竞争者。”法师假装严肃地说。

    在那个远处的房间里,贾拉索轻声笑了起来。这两个人都以为,让他相信他们两个是对手因而不会对他造成威胁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但事实上,他们俩已经建立了紧密的,相互信任的友谊。贾拉索并不介意——实际上他更喜欢这样——因为他知道,即使心灵异能者和法师联合在一起,这两个对于超自然力量有着相当的才华和掌握程度的暗黑精灵也永远不可能对抗他,因为他们几乎没有对于理性生物的动机以及天性的理解。他们并不是害怕被他本人所击败,而是害怕一旦获得胜利,他们就不得不承担起控制整个像火药桶一般的佣兵团的责任。

    “要更好地了解那个叛逆的一举一动,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伪装起来接近他,亲自去听听他说些什么。”莱基继续道。“我对于他之 524d." >前走过的路和做过的事已了解得够清楚了。”

    贾拉索在椅子中身子向前探着,专心地聆听着莱基咏出的咒语。他辨识出法师兼牧师正在施展一个探知池的法术。

    “看那个人。”过了一会,莱基说。

    “那个小男孩?”金穆瑞回复道。“是的,他是个很容易的目标。人类通常不太注意小孩的行为,这点倒是与卓尔相同。”

    “你可以控制他的心灵?”莱基问。

    “非常容易。”

    “通过这探知池呢?”

    一段长长的沉默。“我从来没有试过。”金穆瑞承认道。他的语气告诉贾拉索,他并不害怕会出现什么意外,而且还相当有兴趣试一下。

    “这样我们在那个流浪者身边就有了耳目。”莱基继续说着。“从某种角度说,这不会引起崔斯特·杜垩登的怀疑。一个好奇的小孩,喜欢听他那许许多多的冒险故事。”

    贾拉索将手从宝石上拿开,终止了锐耳术。他靠回椅背上咧开嘴笑着,为自己部下的聪明才智而感到欣慰。

    他知道,这种能力才是他力量的真实所在,这种将责任分配给最合适的人选,让他们各尽其力的能力。贾拉索的力量并不在于贾拉索本人,虽然他本人也极难对付,但他的力量却的确是存在于他身边这些胜任的士兵之中。与贾拉索战斗就等于与整个达耶特佣兵团,一个足智多谋,能力极强的卓尔战士组织战斗。

    与贾拉索战斗就等于失败。

    卓尔领导者知道,卡林港的所有公会很快就会得知这条真理,崔斯特·杜垩登也是一样。

    “我与另一个位面进行了联络,那里的生命伟大而睿智,对于卓尔的所作所为可以一望而知,他们告诉我关于那名流浪者以及他的朋友的信息,包括他们曾在哪里,以及他们将要去哪里。”第二天,莱基·邦达列克对贾拉索宣称。

    贾拉索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谎言,他完全清楚莱基关于消息来自于异界的、神秘的出处的描述是不可信的。

    “他们的目的地在内陆,与我之前告诉你的一样。”莱基说。“他们搭了一艘船——名字是探求者号——在深水城出港。现在他们在向南航行,目标是一个叫做博得之门的城市,并将于三天后到达。”

    “然后回到陆地上?”

    “是的,但时间很短。”莱基回答。金穆瑞在作为船上的小男孩度过的半天时间内获得了许多信息。

    “此后他们将登上一艘小些的船,沿河而上,一直去到距离被称为剑之海的广阔水面极远之处。那时他们会再度上岸,去往一个叫做雪片山脉的地方,那里有一座高飞之灵修道院,其中居住着一位名叫卡德利的牧师。他们要去毁灭一件拥有巨大力量的宝物。”他补充了一些由他本人而非金穆瑞取得的细节。

    “这件宝物的名字是克什辛尼朋,但它常被称为碎魔晶。”

    贾拉索眯起了双眼。他曾听到过克什辛尼朋这个名字,那是在一个关于一只强大的恶魔和崔斯特·杜垩登的故事中。他很快回忆起了那个故事,同时,一个狡猾的计划开始在他脑海的一个角落中成形。“这是他们要去的地方。”他说。“与此同样重要的是,他们曾在何处?”

    “据说他们来自于冰风谷。”莱基回答。“那是一块充满冰雪与风暴的土地。而且,他们将一位名叫沃夫加的强壮战士留在了后面。他们认为他应该在路斯坎,与深水城同处海岸上,但更往北的一座城市。”

    “他为什么没有和他们一起走?”

    莱基摇摇头。“他有麻烦了,我猜,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他丢失了什么东西,或是遭到了不幸。”

    “猜测。”贾拉索说。“还有假设。这一类的东西将把我们引向不可挽回的失误。”

    “沃夫加扮演的难道是很重要的角色吗?”莱基有些吃惊地问。

    “也许根本不重要,也许十分重要。”贾拉索回答。“我不知道关于他的事,因此我也不能确定。如果你无法得到更多的信息,那么也许我会去找金穆瑞。”他注意到法师兼牧师的身体僵硬起来,仿佛贾拉索刚刚打了他一个嘴巴。

    “你希望收集更多关于那个流浪者的信息,还是更多关于沃夫加的?”莱基以尖锐的声音问。

    “更多关于卡德利的。”贾拉索回答,这使得他的同伙泄气地叹了一声。莱基一个字都没说,只是转过身来,举起双手走开了。

    不过无论如何,贾拉索也没有话要对他说了。克什辛尼朋和沃夫加,这两个名字让>?</a>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听过这两个名字:沃夫加曾被蜡融妖送到罗丝面前,罗丝又将他交给了厄图,而厄图正是寻找碎魔晶的恶魔。也许佣兵头子应该亲自去与厄图会面,不过他的确很讨厌与深渊魔域中那些不可预知的、极其危险的生物打交道。贾拉索的生存之道乃是理解他敌人的动机,但恶魔从来就没有什么明确的动机,并因此可能随时改变他们的欲望。

    但是,还有另外一些办法。佣兵头子抽出一根细长的魔杖,并在一念之间将自己的身体传送至魔索布莱城。

    他最新招募的一名副官,曾是统治家族中自豪的一员,正在等着他。

    “去找你的兄弟贡夫。”贾拉索命令道。“告诉他我想要知道关于叫做沃夫加的人类、恶魔厄图以及被称为克什辛尼朋的古代宝物的事情。”

    “沃夫加在我们对战锤族王国秘银之厅的第一次突袭中被捉住。”伯殷永·班瑞本人就十分清楚这件事。“抓获他的是一位侍女,后来他被交给罗丝。”

    “但在此之后呢?”贾拉索问。“据我了解,他似乎又回到了我们的位面上。”

    伯殷永的表情显示了他对此事的惊讶。极少有人能从蜘蛛神后的居所逃出来,但很快他便无声地承认,崔斯特·杜垩登的一切都是如此全然地不可预料。“我今天就会找到我的兄弟。”他向贾拉索保证道。

    “对了,再告诉他我也想要知道关于名叫卡德利的强大牧师的事情。”贾拉索将一个小饰物扔给伯殷永。“这里面包含有我所在之处的讯息。”他解释道。“这样你的兄弟就可以找到我或派来信使。”

    伯殷永点了点头。

    “一切都好吗?”贾拉索问。

    “城市依然平静。”副官回答,而贾拉索并不惊奇。在几年之前的最后一次对秘银之厅的攻击中,统治魔索布莱城长达几个世纪的班瑞主母身死,从那之后,整个城市表面看来一直很平静,不过每个家族都在私底下做着各种各样的计划。班瑞主母的长女崔尔·班瑞为保持家族的稳定而不致分裂而做的工作值得称道。但虽然如此,居住于这个城市的所有黑暗精灵都知道,史上最大的家族战争即将爆发了。

    贾拉索决定在此时将势力扩展至地面,借此提升整个佣兵团的威势,使得所有想要获得强大力量的家族都必须意识到他们的价值。

    贾拉索知道,现在事情的关键就是让所有人都站在自己一边,即使他们之间相互宣战也是如此,而这是一条他在几个世纪之前就能够完美地施行的策略。

    “那么,快去找贡夫吧。”他命令道。“这是最重要的事。我一定要在纳邦德尔时柱烧过一只手的时间内得知答案。”他用了一个对于卓尔来说很普遍的指代五天的说法。“一只手”就是指一只手上的五个指头。

    伯殷永离开了,贾拉索也以无声的,对魔杖的精神指示回到了卡林港,而他的心思甚至比他的身体转移得更快。伯殷永不会令他失望的,贡夫也不会,莱基和金穆瑞也是一样。他对于这些都极有信心,而这也令他可以将精神集中于今天晚上要进行的大事:对巴沙多尼公会的占领。

    “谁在那儿?”老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虽然危险就在面前,但声音中仍然充满了冷静。

    恩崔立刚刚跨过金穆瑞·欧布罗扎创造的一扇任意门,还需要在新环境中重新找到方向感,因此在他听来,这声音仿佛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的。他现在身处帕夏巴沙多尼的私室中,一面豪华的穿衣镜背后。在他终于恢复了平衡及方向感之后,杀手花费了一些时间来研究周围的环境,聆听着最细微的响动,例如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的呼吸声或是坚定的脚步声。

    但是当然他和金穆瑞已事先观察过整个房间,以及公会几名副官的所在,因此他们知道,这位无助的老人身边并没有人保护。

    “谁在那儿?”又传来一声喊叫。

    恩崔立从镜子后面走到烛光当中,用手抬起帽檐以使老人能够清楚地看见他,同时杀手也可以看着巴沙多尼。

    这个老人看起来非常令人同情,他从前的自我,从前的荣光都已离开了他,他成了一个空壳。帕夏巴沙多尼曾是卡林港最强大的公会会长,但现在他只是个普通的老人,一个傀儡,一个由几个不同的人同时拉着线的木偶。

    恩崔立厌恶拉线的那些人。

    “你不应该来这里。”巴沙多尼以刺耳的声音说。“逃出这城市吧,因为你根本无法在此生存。太多,太多了。”

    “你低估我已有二十年了。”恩崔立轻声回答,同时坐到床沿上。“你什么时候才能了解我的实力呢?”

    这使得巴沙多尼笑得咳了起来,恩崔立也罕见地微笑了一下。

    “从阿提密斯·恩崔立还是个用尖石头杀死入侵者的流浪儿那时起,我就了解他的实力了。”老人提醒他。

    “那些你派来的入侵者。”恩崔立说。

    巴沙多尼以一个邪恶的微笑承认了这一点。“我不得不对你进行检验。”

    “那么我通过了吗,帕夏?”在他说话的同时,恩崔立考虑着自己的语气。他们俩在像一对老朋友一样交谈,而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的确是一对老朋友。但现在,由于巴沙多尼副手的举动,他们也成了不共戴天的敌人。虽然这位帕夏无助地单独和恩崔立呆在一起,但他的举止仍很自如。最初杀手曾以为巴沙多尼的防卫一定比他所知的要好,但在仔细地观察整个房间,尤其是老人躺着的那张床上面之后,他确定巴沙多尼并没有任何花招可耍。恩崔立控制着整个局面,而帕夏巴沙多尼被扰乱的程度似乎比预想中要小得多。

    “当然,当然。”巴沙多尼回答,但马上他的微笑便消散了,而代之以忧郁的神情。“但不是现在。现在你失败了,而且是在一个过于简单的任务上失败了。”

    恩崔立耸耸肩,仿佛这件事根本不重要。“那个目标太可怜了。”他说。“真的。我是一名能够通过你任何一项检验的杀手,在我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就成为了你的副官;而那个没用的贫民所欠的钱,一个初学扒窃的小偷在半天时间内就可以偷回来。难道我就应该去杀那样一个家伙吗?”

    “这不是重点。”巴沙多尼坚持。“我允许你回到公会,但你已经离开太长时间了,因此你必须证明自己。不是向我证明。”他很快补充道,因为他看到恩崔立皱起了眉头。

    “不是,是向你那些愚蠢的副官。”恩崔立推论道。

    “他们都是藉由辛勤的努力而得到现在的位置。”

    “我所害怕的正是这一点。”

    “现在在低估他人的是阿提密斯·恩崔立了。”帕夏巴沙多尼坚持道。“他们三个人都很称职,都能很好地为我服务。”

    “好到可以把我赶出你的公会的程度吗?”恩崔立问。

    帕夏巴沙多尼长叹一声。“你是来杀我的吗?”他问,然后马上再次笑了起来。“不,不会的,你不会杀我,因为你没有理由这么做。你当然知道,如果你设法击败了卡札·乔迪恩和其他人的话,我会允许你回来的。”

    “这是另一个检验吗?”恩崔立冷淡地说。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这个检验是你自己创造的。”

    “难道是因为我放过了一个生不如死的废物么?”恩崔立摇着头问道,就好像这整个事件都是全然的荒谬。

    巴沙多尼的灰色眼中现出了理解的光。“这么说来那并非是同情。”他邪笑着说。

    “同情?”

    “对那个废物的同情。”老人解释道。“不,你根本不在意关于他的任何事,不在意他在随后被杀掉。不,不,我早该明白的。阿提密斯·恩崔立的心中根本不会有任何同情。从<bdi>..</bdi>没有!那只是骄傲,单纯的,愚蠢的骄傲。你无法将自己降低到一个街头小流氓的程度,因此你挑起了一场你不可能胜利的战争。哦,多蠢啊!”

    “不可能胜利?”恩崔立重复道。“你做的假设太多了。”他长久地凝视着巴沙多尼的眼睛。“告诉我,帕夏,你希望谁胜利?”他问。

    “又是骄傲。”巴沙多尼挥了一下他那皮包骨头的手臂,这个动作用掉了他大部分的力量,因此他不得不喘着气。“但重要的是,”过了一会,他继续说道。“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重要的是讲和。你问题的实质就是想知道我是否还在意你,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我对于你在我公会的成绩记忆犹新,就如同一个父亲会记得自己儿子的成长过程。我不希望你在这场你挑起的战争中受到伤害,但你也得明白,我对于在你和卡札——同样一个骄傲的笨蛋——之间发生的事情干涉不了什么。而且,当然,就像我刚才说的,你不可能胜利。”

    “你并不知道所有的事情。”

    “够了。”老人说。“我知道你在其他公会中没有同盟,甚至连瓦维尔和她的小家伙们,以及昆汀·波迪尤和他的那几个微不足道的士兵也不是你的同盟。哦,他们已经宣布保持中立——因此我们也没办法对付他们——但至少,他们不会在战斗中帮助你,其他真正有实力的公会更是如此。因此你的命运已被注定了。”

    “你了解所有的公会?”恩崔立狡猾地问。

    “甚至是下水道里那些没用的鼠人。”帕夏巴沙多尼自信地说。但恩崔立注意到,虽然老人装出十分自满的样子,但他的语气之外却隐隐露出了一丝迹象,显示出事实并非这么简单。恩崔立知道,这是一种厌烦的情绪,而且明显地,事情并不在巴沙多尼可控制的范围内。运作整个工会的是那三名副官。

    “我本不该告诉你这些,但为了所有你为我做过的事,我决定告诉你。”杀手说,而且当他看到睿智的老帕夏的双眼警觉地眯起来的时候,他并不感到惊讶。“你可以认为这是一种忠诚,也可以认为这是我最后一次报答你。”恩崔立继续道,他是真心的——至少在预先警告这方面是如此——“你并不知道所有的事情。而且你的副官们不会成功地杀掉我的。”

    “你从来都是这么自信。”老帕夏又一次笑得咳起来。

    “而且从不犯错。”恩崔立抬起帽沿行了个礼,然后走到穿衣镜后面,穿过那扇一直在等候着他的任意门。

    “你们做好所有的防御了吗?”帕夏巴沙多尼的问题中有着一些真正的担心,因为老人相当了解恩崔立,所以他很重视杀手的警告。恩崔立离开之后,巴沙多尼马上将他的三名副官召集到一起。他没有告诉他们关于那个不速之客的事,但他需要确认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时间就要到了,他知道,马上就要到了。

    夏洛塔,汉德还有乔迪恩都点着头——巴沙多尼注意到,他们显示出某种程度的谦逊。“他们今晚就会来。”他宣告道。在其他三个人能够提出任何问题之前,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可以感觉到他们在盯着我们。”

    “当然了,我的帕夏。”夏洛塔俯下身去亲吻老人的前额。

    巴沙多尼对她大笑着;而当门廊的方向传来一名守卫的喊声,叫着说建筑已经被突进的时候,巴沙多尼只是笑得更响亮了。

    “在地下室下面!”那名守卫叫道。“是从下水道进来的!”

    “是鼠人公会?”卡札·乔迪恩怀疑地问。“多摩·奎里洛向我们保证过他不会——”

    “那么说,多摩·奎里洛被恩崔立清除了。”巴沙多尼打断了他。

    “恩崔立不是一个人来这里的。”卡札推论道。

    “那么他也不会一个人死掉。”夏洛塔似乎毫不担心地说。“真遗憾。”

    卡札点点头,拔剑转身准备离开。巴沙多尼费了很大的劲抓住了他的胳膊。“恩崔立将单独过来,让他的同伙攻击公会。”老人警告道。“他会来找你。”

    “那样的话我会更高兴!”卡札吼了回去。“去指挥我们的防御。”他对汉德说。“当恩崔立死掉的时候,我会提着他的头来见你,这样我们就可以让他的那些同伙知道,和他站在一边有多么愚蠢。”

    汉德刚走出房门便差点被一个从地下室冲上来的士兵撞到。“是狗头人!”那个人叫道,他的表情显示即使是在他说出这个词的同时,他也难以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性。“恩崔立的同伙是些臭烘烘的狗头人。”

    “那么我们走吧。”汉德更为自信地说。与公会中的两名法师和二百名士兵相比,即使是成千的狗头人也不会带来什么真正的不便。

    而在房间中的另外两名副官听到这宣告时,他们先是不敢相信地看着对方,然后不约而同地咧开嘴笑了。

    但躺在床上看着他们俩的帕夏巴沙多尼并没有和他们一起笑。他知道,恩崔立一定有着更大的计划,狗头人几乎肯定不会是最糟糕的敌人。

    的确,狗头人是冲入巴沙多尼公会驻地的先头部队。它们从下水道冲了上去,而下水道中那些吓坏了的鼠人——他们都知道恩崔立特别厌恶他们——都隐藏在阴影中,并没有出来挡路。这种又小又臭的生物是贾拉索从魔索布莱城带过来的,其数目相当可观。达耶特佣兵团在将卓尔城市划为两半的爪裂谷边缘建起了房屋,而且在那里,狗头人不断地生长繁殖,现在数量已有几千只。有三百只狗头人跟着四十名卓尔来到了卡林港,现在它们正在打头阵,它们狂野地在公会建筑的底层乱冲乱撞着,并在无意中撞上不计其数的机关陷阱,其中有机械的,也有魔法的;同时也探明了巴沙多尼士兵的位置。

    在它们身后是它们的,如死神般安静的卓尔主人。

    金穆瑞·欧布罗扎,贾拉索还有恩崔立在一条倾斜的走道中向上走着,在他们的侧面有四位卓尔战士,拿着单手十字弓,弓上已上好淬毒的箭。这条走道的尽头是一间宽敞的房间,两只狗头人惊慌地逃了过去,因为它们身后有三个弓箭手在追赶着。

    “咔哒,咔哒,咔哒。”十字弓响了三下,三名弓箭手的身体同时开始摇晃,很快便一头栽倒,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旁边传来一声爆炸,令只剩下原先半数的狗头人连滚带爬地逃向另一个方向。

    “这不是魔法的爆炸。”金穆瑞评论道。

    贾拉索命令两名士兵从侧翼向人类的位置迂回。而金穆瑞则选择了一条更为直接的路径,他打开一扇可以直接穿过这个宽阔的房间,来到发生爆炸的走廊上的任意门。他和恩崔立由这门看到了另一条长而向上倾斜的走道之中,那些导致爆炸的人。这群人正在一道挡墙后面匆忙地搬运着什么,他们旁边有几个大桶。

    “卓尔精灵!”其中一个叫道,指着被打开的门,两名卓尔士兵正走出来。此时金穆瑞在任意门的后面站着。

    “点着它!点着它!”另一个人喊着。第三个人用火把点燃了其中一只桶顶部的引信。

    金穆瑞再度将自己的心灵能量集中起来,置于那只桶上面,置于那木制的器具中潜藏着的能量上。

    他接触到那能量并激发了它。在那群人将这桶滚出挡墙让它去攻击卓尔之前,桶子便炸开了,然后使得所有的火药桶接连不断地爆炸。

    一个浑身着火的男人从挡墙后面爬了出来,并狂乱地沿走道向下滚去,试图熄灭身上的火焰。另一个受伤较轻的人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一名卓尔士兵使用手中的十字弓射中了他的脸。

    金穆瑞关闭了那扇任意门,因为穿过这房间会比穿过令人晕眩的任意门更节省时间。他们再度出发,冲过那具燃烧的尸体和受了重伤并且睡着了的人身边,又冲过了爆炸的第三名受害者,一具被烧得蜷缩成胎儿形状的尸体旁边,然后进入了一条分支的巷道。在那里他们又发现了三个人,其中两个已陷入睡眠,第三个则倒在之前贾拉索派出的向侧面包抄的两个卓尔士兵脚下死去了。

    在公会驻地地下的战斗就这样进行着,黑暗精灵完全控制了整个局势。贾拉索这次带到地面上来的全都是他最为精锐的武士:变节者。他们都曾属于某一高贵家族,曾接受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战斗训练,全都专精于这种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一条隧道到另一个隧道的战斗训练。一队穿着闪光盔甲并有法师支援的骑士在广阔的战场上或<s>?</s>许堪与这些黑暗精灵匹敌,但这些街头的流氓恶棍,他们的武器只不过是小匕首和短剑,所知的魔法也只是些低级的法术,并且又不知道他们敌人的情况,因此他们在贾拉索稳健的攻击之下全线溃败了。巴沙多尼公会的人接连放弃了一个又一个的据点,向越来越高的位置不断撤退。

    在公会建筑的地面那一层,贾拉索见到了莱基·邦达列克和他所带领的六名卓尔士兵。

    “他们有两个法师。”法师兼牧师解释道。“我向他们施放了一个沉默术,然后……”

    “请务必告诉我你没有杀死他们。”佣兵头子深知法师的价值。

    “我们用睡眠箭攻击他们。”莱基说。“但其中一个有石肤术的保护,因此不得不被毁灭。”

    贾拉索能够接受这样的结果。“你来继续控制局势。”他对莱基说。“我会带着恩崔立去楼上声明他的位置。”

    “带他去?”莱基的语调有些酸涩,并示意着金穆瑞。

    贾拉索明白他们的小秘密,他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微笑。“走吧。”他催促着恩崔立。

    他们又遇到另一群穿着重甲的士兵,但贾拉索从他的诸多法杖之中取出一根,将这些士兵全部困在一团粘性物质里面。其中有一个逃了出去,但阿提密斯·恩崔立了解这些人的战术。他看到墙上变长的影子,精确地射中了这条漏网之鱼。

    当汉德连滚带爬地进入房间,大口喘着气并用手抓着自己的臀部时,卡札·乔迪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黑暗精灵。”汉德说着。“恩崔立。这个混蛋把黑暗精灵都找来了!”

    他很快倒在地上睡熟了。

    卡札·乔迪恩没去管他,从房间的后门冲了出去,穿过二楼宽阔的舞厅,然后冲上楼梯爬向三楼。

    恩崔立和他的朋友们注意着这个人的所有行动。

    “是这个人吗?”贾拉索问。

    恩崔立点头。“我会杀死他。”他承诺道,并马上就要追过去,但贾拉索抓住了他。恩崔立转回身,看到佣兵头子狡猾地看向金穆瑞。

    “你想要彻底地羞辱他一番吗?”贾拉索问。

    在恩崔立回答之前,金穆瑞便走到他面前站着。“与我结合吧。”卓尔心灵异能者抬起手指摸向恩崔立的前额。

    一直都十分警惕的恩崔立把伸过来的手推开了。

    金穆瑞试图解释,但恩崔立只懂得卓尔语言的基础,而完全不懂其中精微的变化。心灵异能者的话在恩崔立听来似乎就是指爱人之间的“结合”而非其他什么东西。金穆瑞泄气地转向贾拉索并开始以极快的语速说着什么,在恩崔立耳中仿佛他只是在说一个很长的单词。

    “他有一个你可以玩一玩的小把戏。”贾拉索以通用地表语解释道。“他想要进入你的心灵,但只需要很短的时间;他会为你设置一个能量障壁,并告诉你该如何使用它。”

    “一个能量障壁?”迷惑的杀手问。

    “信任他一次吧。”贾拉索催促道。“金穆瑞·欧布罗扎是这种稀少而强大的心灵魔法最伟大的实践者之一,而且他的技术已使得他可以将他的一部分能量暂借给他人,虽然时间并不长。”

    “他要把它教给我?”恩崔立怀疑地问。

    金穆瑞听到这荒谬的想法,不禁大笑起来。

    “心灵魔法是一种天赋,一种极少见的天赋,是不可以传授的。”贾拉索解释道。“但金穆瑞可以将他的部分能力借给你使用,这足以让你羞辱卡札·乔迪恩了。”

    恩崔立的表情显示他仍不太相信这些。

    “如果我们决定杀掉你,我们有很多更为便利的方法可以随时这么做。”贾拉索提醒着杀手。然后佣兵头子对金穆瑞点点头,这一次阿提密斯·恩崔立没有躲闪。

    这样,恩崔立就有了第一次的对于心灵能力的体验,他毫不畏惧地走上楼梯。一个隐藏着的弓箭手向他射了一箭,这一箭正好射中了恩崔立的后背——但那个能量障壁阻止了那支箭继续飞行,并完全吸收了它的能量。

    夏洛塔听到外面房间中的骚乱,并推测卡札·乔迪恩回来了。不过她仍然不知道在建筑物下层巴沙多尼公会遭到的溃败,因此她决定快速行动,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她从她那诱人晚装的一只长袖中抽出了一把小刀,向一扇门走去,这扇门后的那个房间则连接着帕夏巴沙多尼的房间。

    她终于可以了结与这个人的恩怨了,而且在他人看来会以为是恩崔立或者他的一个同伙进行了这次暗杀。

    夏洛塔在门口停了下来,听到砰的一声,然后是混乱的脚步声。乔迪恩在跑着,另一个人也是一样。

    恩崔立已经来到这一层了吗?

    这个念头袭击了她,但并没能阻止她。还有其它的,秘密的路径可走,不过要稍微多花些时间。她走到自己房间后面,从书.架上拿出某本书,然后钻进了从书架后现出的秘密走道。

    很快,恩崔立便在一群相互连结的小房间之中追上了卡札·乔迪恩。乔迪恩挥舞着剑从一边冲了出来。他至少击中了恩崔立十多次以上,但杀手集中起他的思想,甚至没有做出任何挡架。他只是任由乔迪恩攻击他,将这些攻击的能量吸收,让所有的能量在他身体里聚集起来。

    卡札·乔迪恩目瞪口呆地向后退着。“你是什么样的恶魔?”他被门槛绊倒并摔进了门里,此时夏洛塔刚刚从另一个秘门中走进同样一个房间,并站在帕夏巴沙多尼床边的墙壁旁。

    恩崔立自信满满地走进房间。

    乔迪恩再度挥舞着剑冲上来,这一次恩崔立抽出了贾拉索交给他的长剑并开始反击,完美地挡架着每一次的挥砍。他感受到自己心灵的控制力逐渐减弱,并因而知道,他必须迅速做出反应,否则就会被无法控制的能量所毁灭。因此当乔迪恩的剑从侧面挥来时,恩崔立将剑尖探至对方剑下,然后一挑,抬起对方的剑,然后从剑下钻过去,再转过身。他使得乔迪恩失去了平衡,于是他再给乔迪恩施以压力,对方倒在地上,恩崔立在他上面压着,他俩的武器相互别住了。

    夏洛塔抬起手准备将匕首掷向巴沙多尼,但她又改变了主意,因为她看到在恩崔立压到卡札·乔迪恩身上的同时,恩崔立的后背完全暴露在她眼前,这个目标实在太诱人了。

    但她马上再度改变了主意,因为此时另一个暗色的身影进入了房间。她试图掷出飞刀,但卓尔的速度更快。一支飞刀穿过她手腕处的宽大袖子,将她的胳膊钉在墙上。又一支飞刀击中她头右边的墙壁,又一支击中她左边的。又一支擦过她身体的侧面,然后贾拉索连续向他的方向掷出飞刀,就好像不断向她奔去的铁流一般。

    乔迪恩以重拳击中恩崔立的脸。

    而这,也同样地,被吸收了。

    “我真的已经开始对你的愚蠢感到厌烦了。”恩崔立说,他将手放在乔迪恩的胸膛上,完全不顾对方的重拳一再击中自己的脸。

    恩崔立心念一动,释放出所有的能量。所有的。包括那支箭,许多次的劈砍与许多次的重拳。他的手没入了乔迪恩的胸膛,溶化了对方的皮肤与其下的肋骨。血像泉涌一般喷出来,喷到空中,然后又落回到乔迪恩写满惊恐的脸上,落到他那张开的,准备发出可怖尖叫的嘴里。

    然后他死了。

    恩崔立站了起来,看到夏洛塔靠在墙边站着并举起双手——其中有一只是被钉在墙上的;而贾拉索则手拿另一支飞刀面对着她。包括金穆瑞和莱基在内的另外几个卓尔已经进入房间内,站在他们领导人的身后。杀手注意到那支显然是夏洛塔掉在床边地板上的匕首,迅速来到她与巴沙多尼之间。他将狡诈的目光转向这危险的女人。

    “看起来我正好及时赶到,帕夏。”恩崔立捡起那匕首。“夏洛塔以为公会驻地已经守住了,她显然决定利用这场战斗作为掩护,最终除掉你。”

    恩崔立和巴沙多尼都看向夏洛塔。她楚楚可怜地站着,显然被抓住了把柄,不过她设法挣脱了被飞刀钉在墙上的袖子。

    “她不知道她敌人的实力。”贾拉索说。

    恩崔立看着他并点点头。所有的黑暗精灵都向后退去,这一刻被留给了杀手本人。

    “我应该杀了她吗?”恩崔立问巴沙多尼。

    “为什么要请求我的允许?”帕夏显然不太高兴。“然后我是不是该因为你把黑暗精灵带到我的房子里而感谢你?”

    “我这么做只是为了生存。”恩崔立回答。“公会大部分的士兵都得以幸免于难,他们被迫保持中立,但并没有被杀死。卡札·乔迪恩死了——我从来就不能够信任那个家伙——但汉德活了下来。因此我们仍将按照从前的安排,设置三名副官和一名公会会长。”他看向贾拉索,然后是夏洛塔。“当然,我的朋友贾拉索希望占据一个副官的位置。”他说。“他做得非常好,因此我不能够拒绝。”

    夏洛塔的身体僵硬了,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死亡,因为她能够做出这简单的算术。

    的确,恩崔立最初是想要杀掉她。但当他回头看向巴沙多尼,这个虚弱的老人,这样一个过去荣光的阴影的时候,他转过剑尖的方向,将它刺入了巴沙多尼的心脏。

    “三个副官。”他对目瞪口呆的夏洛塔说。“汉德,贾拉索,还有你。”

    “那么恩崔立就是公会会长了。”女人不老实地笑着。“你说你无法信任卡札·乔迪恩,但你一定发现了我比他更为诚实吧!”她诱人地向前走了一步。

    恩崔立的剑再度刺出,剑尖抵着她喉咙处的嫩肉,阻止她进一步向前走。“信任你?”杀手问。“绝不。但我也决不怕你。按照我的指示去做,我就会留你一条命。”他稍微改变了剑的角度,使它抵在她下颚下面,他在那里划出了一道伤口。“要做得一点都不差。”他警告道。“否则我就毁掉你这张漂亮的脸蛋,你有一次做得不够完美,我就在上面划一道。”

    恩崔立转向贾拉索。

    “这栋建筑在一小时内就会被我们彻底控制。”黑暗精灵向他保证。“到时候,你和你的人类副官就可以决定那些被捕的人的命运,并向其他公会散发适合你公会会长身份的消息。”

    这一刻,恩崔立的心中开始有了一丝的满意。他高兴地看到卡札·乔迪恩死了,也很高兴看到那个老废物巴沙多尼终于得到了他早该得到的安眠。

    “听候您吩咐,我的帕夏。”夏洛塔在一边说道。

    这头衔令他的胃翻腾不已。

百度搜索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R·A·萨尔瓦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R·A·萨尔瓦多并收藏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