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船首快速地划过剑之海蔚蓝的水面,扬起鳍状的波浪,并向空中溅射着水花。凯蒂站在船首的栏杆边上,灿烂的太阳温暖着她美丽的脸庞,同时感受着使人刺痛的,咸咸的小水珠。这艘名为探求者号的船正驶向南方,因此她看着的也是南方。离开冰风谷,离开路斯坎,离开他们三天前由之出发的深水城。

    离开沃夫加。

    这不是第一次了,并且她知道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她又开始重新思索起他们的决定。真的应该让备受困扰的野蛮人走他自己的路吗?以他现在那种全然混乱而迷惑的精神状态,沃夫加怎么可能不需要他们?

    然而现在,正沿着剑之海向南航行的她根本无法去把他找回来。凯蒂眨眨眼,去除了眼中那并非是溅入海水的湿气,然后坚定地注视着他们面前广阔的水面,对于船只的速度感到相当满意。他们有一个任务要完成,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因为在他们走陆路的那些天当中,他们已经毫不怀疑克什辛尼朋仍然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它感觉敏锐并且聪明异常。它能够将各种各样的生物都叫来作为他的仆人,那些邪恶的怪物无不想要夺过这强大的遗物,拥有它曾许诺过的力量。也是因为如此,当伙伴们来到深水城时,他们决定登上一艘最结实的船,并认为在海上敌人的数目会少得多并较容易辨认。令崔斯特和凯蒂都感到十分遗憾的是,当时杜德蒙船长和他的海灵号并没有在港口中。

    他们刚刚出港不到两个小时,一名船员便鬼鬼祟祟地跟着崔斯特,准备伺机偷走碎魔晶。崔斯特用弯刀的侧面便打倒了那个人,然后人们将他绑起来,塞住他的嘴巴并送上另一艘路过的向北去往深水城的船。他将被送往深水城的港口管理机构,然后接受这个法治的城市判决的合理惩罚。

    从那之后,航行中便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船只一直快速地行驶在空阔的水面上,水天交接之处偶尔会出现其他船只的帆影。

    崔斯特走了过来,和凯蒂一起站在栏杆边。她并没有转过身,不过藉着传来的脚步声,她知道布鲁诺和瑞吉斯也过来了。

    “再过几天就该到博得之门了。”卓尔说。

    凯蒂瞥了他一眼,注意到他将旅行斗篷的兜帽低低拉了下来——她知道这并不是为了遮挡飞溅的水花,因为崔斯特与她同样享受这种感觉,而只是为了将自己置于舒适的阴影之下。崔斯特和凯蒂曾在杜德蒙的海灵号上一起度过几年,但虽然如此,正午时海水反射的太阳光仍然会令卓尔精灵感到不舒服,因为他身体的机能本来就是设计为用于行走在黑暗的地下的。

    “布鲁诺怎么样?”她静静地问,装着不知道矮人就站在她身后。

    “还是唠唠叨叨地要回到陆地上,甚至说即></a>使全世界所有的怪物都一齐出现在他面前也无所谓,只要能离开这被诅咒的、漂在海上的棺材就行。”游侠陪着她玩起了游戏。

    凯蒂轻轻笑了笑,一点也没有惊讶。她曾与布鲁诺旅行到更远的南方海上,那时矮人<bdi>..</bdi>在船上表现得坚忍不拔,不过在走下船回到陆地上时,他明显是松了一口气。这一次布鲁诺的感觉更糟了,他在栏杆边度过了不少时间——而且并不是在观景。

    “不过瑞吉斯好像并没有被扰乱。”崔斯特继续说着。“每当布鲁诺宣称他吃不下了的时候,瑞吉斯总是很快就将布鲁诺盘中余下的食物全部消灭。”

    凯蒂又笑了一下,不过这笑容仍然没能持续多久。“你认为我们会再见到他吗?”她问。

    崔斯特叹了口气,将眼神转向空荡荡的水面。虽然他们都在注视着南方,错误的方向,但从某种角度说,他们是在寻找沃夫加。似乎他们不顾任何的逻辑与理由,而期望着看到他游向他们。

    “我不知道。”卓尔承认。“就他的情绪来说,沃夫加很可能会找到许多的敌人,并以全身心投入到与它们的战斗之中。毫无疑问,他会杀死其中的一大部分,但北地的敌人永无穷尽,而我担心,其中恐怕也有连沃夫加也战胜不了的。”

    “呸!”布鲁诺在后面不满地说。“我们会找到男孩的,用不着怀疑。而且它可能见到的最强大的敌人就是我,因为他不但打伤了我的女孩,还使得我这么为他担心!”

    “我们会找到他的。”瑞吉斯宣告道。“艾拉斯卓女士会帮助我们,哈贝尔家族也是一样。”

    当半身人提到哈贝尔家族时,布鲁诺不由得呻吟了一声。哈贝尔家族的成员都是些偏执古怪的法师,他们最著名的事迹就是将他们自己和他们的朋友们聚集在一起,然后把他们自己——很大程度上说是极其偶然并且不可挽回地——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动物。此外他们<dfn>藏书网</dfn>还曾多次给自己造成种种的大灾难。

    “那么就艾拉斯卓好了。”瑞吉斯表示赞同。“如果我们自己找不到他,她会帮忙的。”

    “呸!你以为找到他会很难吗?”布鲁诺争辩道。“难道你不知道那七尺高暴跳如雷的家伙吗?难道你不知道他背上的锤子可以击倒一个巨人,甚至巨人的住房吗?”

    “瞧,”崔斯特对凯蒂说。“这就是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保证。”

    她做出一个微笑,但它仍然是一次强颜欢笑,因此根本无法持续。当他们最终找出他们思念着的朋友时,他会是什么样呢?即使那时他的身体上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会愿意见他们吗?而即使他愿意,他的精神状况会好些吗?还有最重要的,他们——她本人——真的愿意见他吗?当沃夫加打她的时候,他深深地伤害了凯蒂,并不是在身体上,而是在精神上。她知道她可以原谅它,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如此。

    但只能是这一次。

    她观察着她的卓尔朋友,看到了他兜帽的边缘之下露出的侧脸。他一动不动地盯着空空如也的水面,但他的薄荷色双眼闪着光芒,好像他的心灵在看向别的什么地方。她转过身看着布鲁诺和瑞吉斯,并发现他们也同样出了神。他们所有人都希望找回沃夫加——不是那个在路上离开他们的沃夫加,而是多年以前,在秘银之厅底下被蜡融妖带走的那个沃夫加。他们都想要像从前那样,“秘银五侠”在一起冒险,其中任何一个成员的心中都没有潜藏的恶魔。

    “南边有一艘船出现了。”崔斯特的声音将凯蒂从沉思中拉了出来。她眯起眼睛,徒劳地试图看到那艘过于遥远的船,与此同时,负责了望的水手叫喊起来,证实了卓尔的宣告。

    “它在向哪边开?”瓦内斯船长在甲板中部的某处叫喊道。

    “向北。”崔斯特回答,但他的声音却只有凯蒂、布鲁诺和瑞吉斯能听见。

    “向北!”几秒钟之后,了望的水手喊。

    “你在阳光下的视力有提高。”布鲁诺评论道。

    “这得归功于杜德蒙。”凯蒂说。

    “我的眼力,”崔斯特补充道。“还有我对它的目的的判断能力。”

    “你在说什么啊?”布鲁诺问,但游侠举起一只手示意他安静。他专心地看着远方的那艘船,现在对于另三个人来说,那艘船的帆看起来只是刚刚露出来的小黑点。

    “去告诉瓦内斯船长,把我们的航向转向西。”崔斯特对瑞吉斯说。

    半身人呆站了一小会,然后冲回甲板上去找瓦内斯。几分钟之后,伙伴们便感觉到探求者号开始倾斜,它的船头转向左面。

    “你只是在把航程拖得更长而已。”布鲁诺开始抱怨,但崔斯特再度举起一只手。

    “那艘船也在转弯,保持着与我们相遇的路线。”卓尔解释道。

    “海盗?”凯蒂问。同样的问题也从正走过来的瓦内斯船长口中说出。

    “他们并没有遇到麻烦,因为他们行驶得和我们一样快,也许还要更快。”崔斯特推论道。“他们也不属于国王的舰队,因为他们没有标志。而且我们距离海岸已经很远了,所以它也不可能是海岸巡逻队的。”

    “海盗。”瓦内斯船长吐了口唾沫。

    “你怎么知道这些?”仍不相信的布鲁诺问。

    “因为他曾搜捕过他们。”凯蒂解释道。“并且我们搜捕到的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任务。”

    “我在深水城听说过。”瓦内斯说。这也是他同意将这群人快速送往博得之门的原因。通常来说这样一个女人,一个矮人和一个半身人不能很容易地离开深水港,就算能离开,价格也不会便宜,因为他们有个黑暗精灵旅伴。但在深水城的诚实水手之间。崔斯特·杜垩登和凯蒂布莉儿的名字就如同美妙的音乐一般。

    正在接近的那艘船看起来大了一些,但除了崔斯特之外,就只有瓦内斯和了望水手能看到船上的细节,因为只有他们手上才有稀罕而昂贵的望远镜。现在船长正用他的望远镜观察着那艘船,并由它的三角形帆认出了它。“那是艘纵帆式快船。”他说。“而且还是轻型的。它只能装载不到二十名左右的船员,因此并不是我们的对手。”

    凯蒂仔细地考虑着这些话。探求者号是一艘轻帆船,而且是大型的。它拥有三面强大的帆,船首长而且成锥形,以加快它的速度,还载有两门炮,船侧也十分厚重结实。的确,一艘轻型的纵帆式快船似乎并不能成为探求者号的敌手,但许多海盗不也是这么看待另一艘纵帆式快船,杜德蒙船长的海灵号么?他们认为它只不过是一艘很快会沉没的小船而已,实际上呢?

    “转回去继续向南航行!”船长喊道。探求者号开始向右倾斜,很快地,正在接近的快船也调整了航向继续向他们奔来。

    “他们向北走得太远了。”瓦内斯带着忧郁的表情用手捋着他灰色的胡须。“海盗不应该向北走得这么远,也不应该来对我们下手。”

    其他几个人,尤其是崔斯特和凯蒂,都明白他的忧虑。单就通常的战斗力而言,纵帆式快船和它的二十名,至多三十名船员与瓦内斯的六十名船员相比显然不是对手。但凯蒂和崔斯特都清楚,在海上这个力量的对比可以轻易地被改变,只需要简单地使用一名法师。他们曾不止一次地看到过海灵号的法师,一位名叫罗比拉德的强大操法者,以独自的力量便击沉了对方的船只,而此时通常的武器甚至还没能用得上。

    “‘不应该’和‘不是’可大不一样。”布鲁诺冷冷地说。“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海盗,不过他们在不怀好意地接近,这绝对不会有错。”

    瓦内斯点点头,回到稍后一点舵的位置。

    “我去把我的弓找来然后登上了望处。”凯蒂提议道。

    “射准一点。”崔斯特回答。“很可能这里面只有一个或两个<cite>藏书网</cite>人在领导这艘船。如果你能找到并射中他们,其余的人可能就会逃掉。”

    “海盗是这样行事的吗?”瑞吉斯看起来很有些迷惑。“他们究竟是不是海盗?”

    “一艘为了碎魔晶而追赶我们的小船的确会如此行事。”崔斯特的回答使另外两个人都有些明白了。

    “你认为是那该死的东西在呼唤他们?”布鲁诺问。

    “海盗鲜少冒险。”崔斯特解释道。“而一艘追赶探求者号的轻型快船在冒很大的风险。”

    “除非他们有法师。”布鲁诺也开始理解瓦内斯的忧虑了。

    甚至在矮人说完之前,崔斯特就开始摇头。如果凯蒂在的话,她也会摇头的,不过她早已跑去拿陶玛里弓了。“假如这是一艘有着足以毁灭探求者号的魔法力量的海盗船,它一定在很早以前就被注意到了。”卓尔解释道。“在我们离开深水城之前就一定会得到关于它的警告。”

    “除非它是新加入这一行,或者刚刚得到魔法力量的。”瑞吉斯推论道。

    崔斯特点点头承认有这种可能,但他仍然认为是克什辛尼朋带来了新敌人,就如同之前它带来的那些敌人一样,它们绝望而徒劳地试图将这遗物从想要毁灭它的人手中抢救回来。卓尔回过头并看到在甲板的另一边凯蒂那熟悉的身影,她背着令人惊奇的寻心者陶玛里弓,并正在敏捷地爬上打了结的绳索。

    然后他打开腰上的小袋,凝视着那邪恶的遗物。他多么希望能听到它的呼唤,以更好地理解它带来的敌人。

    当一颗炮弹飞出去的时候,探求者号突然倾斜了一下。炮弹没能打中处于射程之外的快船,但这足以让快船上的人们知道,探求者号没有谈判或者投降的意思。

    但快船的航线仍然没有丝毫的改变,它继续冲向探求者号。它平稳而迅速地行进着,就如同一支飞在空中的箭。它那狭窄的船身纯粹是为了速度而设计的。崔斯特曾见过许多这样的海盗;这种船只常常会令同样是纵帆式快船但却大得多的海灵号不得不长时间地追逐它们。卓尔与杜德蒙在一起的时间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这种追逐中<big></big>度过的,他喜欢这样,喜欢站在船首让他的白色长发在脑后飘飞。

    不过他并不喜欢现在这情景。剑之海岸附近有许多足以毁灭探求者号的海盗船,它们比这艘装备精良的轻帆船要大得多,也拥有更多更好的武器装备,它们才是这个区域真正的猎狮。但正在接近的这艘船更像是被捕猎者;它至多只能进行一些小规模的,快速的抢劫,例如抢劫离开海岸巡逻队管制范围的渔船,或者是不够谨慎的,距离护卫舰队有些远的大型商船。另一种情况是,几艘这样的纵帆式快船合作起来进行抢劫,组成一支掠夺的舰队。

    但直到现在,四周仍没有出现任何其他的帆影。

    崔斯特从另外一个口袋中取出了玛瑙雕像。“过一会儿我会把关海法叫来。”他对瑞吉斯和布鲁诺说。瓦内斯船长带着明显的紧张表情走过来,这也告诉卓尔,虽然这位可敬的船长在海上度过了多年,但瓦内斯并没有看见过很多次战斗。“借助合适的助跑,它可以跳过五十英尺以上的距离到达敌船的甲板上。在那里它一定会引发一场混乱,也许还会迫使他们逃走。”

    “我听说过你的豹朋友。”瓦内斯说。“深水港的人们常谈起它。”

    “那就赶快把那只该死的猫叫来。”布鲁诺看着前方嘟囔道。的确,驶来的快船看起来大得多了,并仍在破浪前进。

    对于崔斯特来说,这景象最使他震撼的是那种全然的失控;攻击显然是自杀性的,就像在世界之脊附近跟踪他们的那个巨人一样。他将雕像放在甲板上,柔声呼唤着黑豹,并注视着在雕像周围旋转起来并开始成型的灰雾。

    凯蒂揉了揉眼睛,然后再度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着甲板,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她再度看到了事实:这并不是海盗,至少从前她没见过这样的海盗。船上都是些女人,并且不是女性的战士,甚至不是够格的水手,显然也并非囚犯。还有小孩!她看到好几个小孩,并且他们看起来都不像是常年在船上生活的孩子。

    她不由得畏缩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一颗炮弹擦过快船的甲板,击断了一根绕杆并穿过侧帆,而且只差一点就打中了一个小男孩。

    “快点下去!”她命令同在了望处的水手。“告诉船长装填上链条炮弹,射击对方船帆的最上边。”

    这个人显然对于他听过的关于崔斯特和凯蒂的故事印象深刻,他没有任何犹豫就开始沿绳索向下滑,但凯蒂知道,阻止即将到来的悲惨场面的任务只能由她一个人来完成。

    探求者号降至战斗时使用的半帆,但那艘快船仍然以满帆前进,它又直又快地移动着,看起来它似乎决定从大型轻帆船的中间撞过去。

    凯蒂再度拿起望远镜,缓慢地,仔细地观察着。她现在已经知道,崔斯特关于那艘船的路径和意图的猜测是正确的,这是克什辛尼朋做的好事,而这令她的血液因愤怒而开始沸腾。其中一个人,或者也许是两个人,将会是事情的关键,但在哪里呢……?

    她看到一个站在舰桥前端的人,他的身影几乎完全被主桅所掩盖。她一直盯着他,当一颗炮弹依照凯蒂的命令飞出去的时候,她抗拒了观看造成的损害的欲望,而继续盯着那个人。旋转的链条套住了快船的顶帆。现在她所看着的这个男人,他一只手紧紧抓着木头,以至于失去了血色,这景象才是最重要的。

    快船退缩了一下,稍稍倾斜了一点,但并非是有意如此的。后来水手们控制住了被炮弹弄坏的帆,又将它恢复了原位。但在这次倾斜当中,那男人的样子从遮挡着的桅杆后面露了出来,凯蒂得以清楚地看到他,看到他脸上那副痴狂的表情,看到他口角流下的唾液。

    因此她明白了。

    她放下望远镜而拿起了陶玛里弓,极为用心地瞄着准。她以主桅作为目标,因为她甚至无法看到那个男人。

    “如果他们有法师,那他现在就该行动了!”瓦内斯船长狂乱地叫道。“他们在等什么?想要像猫捉耗子一样戏弄我们吗?”

    布鲁诺看向他,不屑地哼了一声。

    “他们没有法师。”崔斯特向船长保证。

    “什么?难道他们想撞沉我们?”船长问。“那么我们要把它击沉!”他转过身来想要对炮手下达新的指示,并命令弓箭手聚集在甲板上。但在他发出任何声音之前,一道银色的闪光从了望处激射而出,使得他目瞪口呆。他转过身,看到这闪光划过快船的甲板,然后急剧地向右边转了个弯,飞到了宽阔的水面上。

    在他开口询问之前,又一道闪光飞了出来,与上一道的路径一样,但不同的是,这一次它没有转弯。它呼啸着飞过快船的主桅。

    所有的动作仿佛突然停止了,轻帆船和快船都是一样。

    “叫黑豹停止!”凯蒂从高处向崔斯特喊道。

    瓦内斯疑惑地看着卓尔,但崔斯特丝毫没有犹豫。他举起手,命令刚刚开始助跑的关海法回到他身边。

    “结束了。”暗黑精灵宣布。

    船长怀疑的表情开始融化,因为快船的主帆降了下来,它的船首也立刻更深地沉入海中。它的后梁旋转起来,使三角形的帆开始转向。它向一边倾斜,将它的船首转向东方,转向那遥远的海岸。

    凯蒂从望远镜中看到一个女人跪在尸体旁边,另一个男人摇着头。凯蒂的心中一阵空虚,因为她从来不喜欢这样,从来不愿意杀死任何人。

    但那个人是敌人,如果他不死的话,将会使那艘快船上许多无辜的人死去。比起让其他人陪着他一起死,只有他一个人死去是更好的结果。

    她反复这样劝慰着自己。这只有一点点作用。

    崔斯特确信战斗已被避免,因此他再度以全然的轻蔑看着那块碎魔晶。对一个人的一次呼唤竟然险些毁灭了这么多人的生命。

    他迫不及待地想丢掉这东西。

百度搜索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R·A·萨尔瓦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R·A·萨尔瓦多并收藏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