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重轮 天涯 九重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此刻邢白已经到了卫煌离等人身前,将情况简要讲述了一遍,听得卫煌离、啸玉晨等人惊愕不已,方知事情原来如此曲折,心中更是笃定一步不让,必要将若来带走。

    多目见若来站出来,脸上缓和了一下, 温言道:“若儿你有何话要说?”

    若来双膝跪倒:“父王,此时皆因孩儿引起,请父王退兵,容我随大叔去一趟,孩儿求你了!”

    多目脸上一变,此刻他才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九人,发现那邢白和啸玉晨面貌有些熟悉,再以想,蓦然想起十三年前在那处森林中被敖文打晕的两人,心思一转,顿时明白什么,心中一阵剧痛。

    “若儿,你是要随他们去么?”多目脸上镇定,但心里已经像翻腾的开水。

    邢白往前一闪,喝到:“呔!多目老妖,十三年前可是你趁我师兄弟二人晕过去,偷了我的侄儿!害我十三年来寻遍了天下而不得,此刻你还想瞒他多久?若是你对若来这孩子还有点感情,便让他去认祖归宗,日后他要愿意认你这义父,那是他的事,我们也不阻拦,若是你今日要强行夺人,阻这孩子的归去路,今日便是一战,我归元派岂是你彼岸山能挡得住!”

    “嘶……”多目听得眼前九人乃归元派门下,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归元派元虚真人天下谁人不知!能够与敖文大战的人,自己脖子上长了九颗脑袋也不够人家砍的啊,但多目众目睽睽之下,岂能服软。

    “嗯,你们说若来是你侄儿,有何凭证?”

    “嘿嘿,凭证?要什么凭证?多目老妖,我来问你,十三年前在不周城上空我们是不是大战了一场?你是不是被我们打趴跪倒求饶,我们才放了你?有没有这回事?” 赵宇浩向来说话不紧不慢,又喜欢调笑他人。

    “胡说!我什么时候向你们求饶?你们没赢,我也没输!”多目脸上一红,吼了一声。

    “嘿嘿,有没有求饶我不在这里揭你老底,但你是承认十三年前与我们那一战了?”赵宇浩笑道:“十三年前,你被我们饶过一命,你瑟瑟发抖逃回你的老巢,半路上还去买了一副压惊的药服下,然后看到我二哥、五弟正好晕倒在地上,乘机抱着了这孩子,对不对?你回答我!”

    赵宇浩突然伸指一点,大喝一身,此时多目慌了手脚,心里又急要面子,怎么都不愿在下属面前爆丑,忙不迭道:“你胡说八道,我只是路过,抱了这孩子,何曾去买过药?”

    “哦!你承认偷了我们的孩子了!你承认就好!”赵宇浩哈哈一笑,退回到卫煌离一侧,卫煌离心里觉得好笑,点点头,只是冷冷地盯着多目一副窘迫的样子。

    若来此时已经完全再无怀疑,跪在半空,双膝往前移动,落泪道:“父王,您的养育之恩,孩儿不会忘记,但孩儿还有许多事未了,待孩儿把事办妥了,定会回山来与父王团聚,请父王允我离去!”

    多目心里憋着气,明知道若来说的话是事实,但心里实在舍不得若来,沉默良久,突然仰头张嘴大吼,道:“你去吧!若你记得还有我这个父王,就早点给我回来!”说罢,看也不看若来,掉头就走,身后大小众妖纷纷随他而去,唯有怙罗腆着大肚子走到若来身前,拍了拍若来肩膀,说道:“少爷,大王心中有你,若是有空,多回来看看吧。”说罢也转身飞去。

    数日后,卫煌离九人,加上若来十人,兵分两路,邢白带着若来往不周城去,卫煌离、啸玉晨等人赶往齐国,准备参加在小千城绥远山举行的聚义会。

    不周城百里外的一座山脉,连绵千里,其中有一座山峰名为珍珠岭,珍珠岭的一个山谷中有一个巨大的山窟,其形状很像手掌印,横向三百丈,纵向两千多丈,深逾千尺。

    此时在那巨大的掌印上空,邢白与若来二人正悬空而立,俯视身下的洞窟。此手掌形状的洞窟,正是十三年前颜苍天的掌力所为,而罗方成正是被颜苍天拍死于此下。看着眼前巨大的深坑,邢白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磅礴浩大的掌力,神级天人之神通真算得上是惊天地、泣鬼神。

    若来看着眼前这只浩大的手掌印,脸色凝重,自己亲身父亲原来就陨落于此,若来降下身子,撩衣跪倒山洞边沿,重重叩了几个响头,良久默默无语,眼中含泪,心中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此仇不报枉为人子!”

    邢白来到若来身边,拍了拍若来肩膀,道:“当年你祖师爷只是打伤颜苍天,而未杀他,正是要你自己去了解这段仇怨,否则你未来突破境界上的心智一关难过,还有,你母亲被你外公带走,有朝一日等你强大到足够面对你外公之时,你还得接回你母亲来。”

    若来脸色铁青,双拳紧握,咬牙吐出三字:“颜苍天!”

    ……

    齐国位于中元州的东南面,说到齐国,人们自然而然会想到“九宫门”,九宫门为龙绝大陆鼎鼎有名的天人大宗门,其名声甚至比齐国本身还有名气,位于齐国小千城西去两千里外的绥远山中。人们都说齐国至今没有被大元帝国侵略吞并,主要原因在于齐国背后的九宫门!

    九宫门不仅有神级天人坐镇,其门下弟子众多,实力不在归元派之下。

    小千城是一座大城,城中烟柳画桥,风帘翠幕,景物繁华;房屋鳞次栉比,参差疏斜间,不下百万户人家,人口过千万,人口混杂,商旅往来,陆路水路也都方便,商旅往来如梭,货运贸易发达,是齐国最为重要的几处都城之一。

    小千城的繁华使得城中鱼龙混杂,波诡云谲,各大势力都在小千城中设有分部,其他国家的各大势力,也多多少少在城中有点产业,或明或暗。因此, 一条不大的巷子,很有可能潜藏的是一位大能,一个普通的门店、酒楼其背后可能是一大宗门、大帮派,或者背后有某一个国家势力撑腰。

    在小千城的一条宽阔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两边店铺林立,叫卖声不断,有八人在人群中慢慢走来,一边走着,一边聊着什么。看模样这八人不过二十来岁,不过龙绝大陆的天人从不以外貌论年龄,因为只在三十岁前修炼出了第三个脉冲轮,即修炼出了心轮,则外貌始终停滞在了三十岁之前的模样,容貌不再变化,即使寿元已尽亦是如此。

    走在前头一人,面容恬淡,不喜不怒,温雅稳重;其左侧一人面如冠玉,嘴角含笑;其他六人同样丰神俊秀,器宇轩昂,但各有各的特征。

    此八人正是归元派元虚真人座下大弟子弟子卫煌离、二弟子啸玉晨以及石净天、赵宇浩、莫修凌、冯正、木越辉、张婵六人,因距离聚义会还有几日时间,张婵提出逛逛小千城,木越辉、冯正几人也吵着要去走走,卫煌离倒也没反对。

    张婵、木越辉二人喜好热闹,平时大部分时间用于勤修,甚少在凡人城市走动,自然被小千繁华吸引,东张西望,开了不少眼界。几人走到一个三岔路口,卫煌离、啸玉晨等人人继续朝前走,婵、木越辉二人走在后头。

    “师兄,瞧前面那些人,像不像是水月堡的人?”张婵左胳膊碰了一下木越辉。

    “哪里?”

    “左边那条街道,帝京酒楼前。”

    木越辉抬眼望去,有二男一女三人,白衫长袖大袍,头挽发髻,因为是背对着这边,瞧不见几人模样,但几人长袖上都秀了一个“水”字却是瞧得仔细,这不正是水月堡的服饰么?

    “嘿嘿,好像真是水月堡的弟子,这女子不会便是云妙晴吧?”

    “要不要跟六师兄说一声?让他抓心挠肺一阵子!”张婵笑着说道。

    “你啊!就爱瞎胡闹,那是六哥的事,你操什么心?走吧!”木越辉推了张婵一把,率先迈步朝卫煌离等人追去。

    张婵正要跟上,却瞅见水月堡三人身后的人群里有一黑衣人鬼鬼祟祟,尾随水月堡六人,瞧这行径显然是冲着水月堡去。张婵想要叫住木越辉,回头看时,他走得远了,张婵心里一想:“反正酒楼订了房,晚点回酒楼便是,但六哥亲家那边有事,可不能不管。”

    于是张婵不动声色,悄悄跟了上去。

    水月堡三人一路往小千城西郊而去,由于街面上人多,自然无法发现身后有人跟着,但随着越走越远,渐渐出了小千城,路面上人渐渐稀少起来,那尾随的黑衣人怕被发现,便将距离拉开了不少,张婵屏息敛气,也将距离拉开到千丈之外,因为修为未到,没开出天眼,而神识容易被对方察觉,因此张婵只能靠眼力查看,紧跟在黑衣人身后。

百度搜索 九重轮 天涯 九重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九重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七溪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溪岭并收藏九重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