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重轮 天涯 九重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不周城已经恢复了原貌,但十三年前战争的痕迹却依然在,部分建筑还在修葺中,而一些古迹则永久性损毁。城内守军众多,戒备森严,不时有巡逻兵士来往,战后的紧张气氛并未完全消除,从匆匆行走的百姓脸上看不出和平年代的安逸与平静,相反百姓眼里流露出敌视,对于陌生人的靠近暗中警惕。

    回忆当年的那场战事,邢白感慨万千,想起罗方成来邢白黯然神伤。若来虽然未目睹过那场战事,但这里曾经是父亲的地盘,听邢白讲述当年的事来,脸色凝重,眼中有厉色闪过。

    在不周城呆了十来天,二人话不多。这一天两人走到东边一座茶馆前,正打算进去歇息一会儿,顺便听听当地百姓的谈论,突然身后人群起了躁动,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捉拿前朝余孽,莫要让他跑了!”

    若来转头望去,一名虬髯大汉手中持一柄大刀,从邢白、若来身后奔跑而来,这名汉子膀粗腰圆,手臂肌肉隆起,就如一头出笼的猛虎,虽然速度不慢,但脚步踉跄,上身有血迹,显然已经受伤。

    大汉身后不远一群黑甲战士手持兵戈正追杀而来,嘴里大声吆喝,另有几条狼犬在前咆哮狂吠朝大汉飞奔而来,凶悍之极。

    “瞧!又在搜罗流火国的战士,多少无辜百姓都死于莫须有的罪名!”

    “当年我流火国国主在的时候善待百姓,国内人们安居乐业,何曾像大元帝国如此残暴无度!”

    “嘘!小声点,不要命了?莫要被大元帝国的走狗密探听去了!”

    “哼!听到了又怎样?然道还不让人说话了?当年国主罗方成在的时候,我们百姓何等扬眉吐气,如今却成这般模样!”

    ……

    街边百姓窃窃私语,议论纷纷,若来听得热血沸腾、心头彭拜不已,遥想当年父亲何等威风,至今仍被百姓怀念!。

    此时大汉已经从若来身边跑过,那追来的三只狼犬张大血盆大口,一个猛扑,便要扑到大汉背后。若来再按捺不住,偷偷伸出手指一弹,三团火球以极快的速度击出,三头狼犬应声而倒,哀嚎了几声,便被火球烧成灰烬。

    十来个黑甲战士奔了过来,其中一名为首之人见三只狼犬瞬间被灭,身躯一震,转头对身后几人道:“有前朝天人在此,南战,你快去禀报城主大人,其他人跟我去追!”

    唤作南战之人一得令,撒腿便往回跑去通报,剩余的十几人在首领的带领下准备追击虬髯大汉。若来身子一晃,站到路中间将众人拦下,道:“光天化日之下,肆意捕杀平民百姓,大兴牢狱之灾,还有王法吗?”

    黑甲武士为首之人三十来岁,穿一件腰身宽大的布袍,上唇微髭,头发枯黄,中等身材,略见肥胖,脸色长了几颗大痣,名叫安得权,此人眼睛骨碌碌一转,双手抱拳笑道:“这位小友,我乃大元帝国不周城都尉安得权,奉命捉拿前朝余孽,不知小友因何阻拦?”

    “我说过了,肆意捕杀平民百姓,大兴牢狱之灾,识趣点的,赶紧滚!”

    “嘿嘿,我说小友,这是大元帝国的天下,前朝余孽其罪可不小,怎能说是平民百姓?”安得权不亢不卑、不急不缓跟若来耗时间,他心里清楚天人的厉害,即使他面对的只是眼前这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他也不敢去激怒他,只需要拖延些时间,等城主赶来便可,只要城主大人赶到,还怕区区一小孩?

    若来岁小,但心里却是明白得很,知道对方打的什么算盘,此时见虬髯大汉跑得远了,亦不想与这等凡人兵士纠缠,转身便走,邢白伴身其后。

    “小友慢走!”安得权往前几步,笑嘻嘻道:“我观小友生得英俊潇洒,仙气十足,我大元帝国正需要像小友这样的盖世英才,不如随我入府,与我城主东战大人一叙,定能得他老人家赏识,前途不可限量。”

    若来眉头轻皱,眼中冷芒一闪,右手一挥,安得权及身后十人胸口猛觉一股巨力袭来,身子不由自主往后连退十几步。若来年纪小,并不嗜杀,否则随意出手便能杀了这十几人,只这一下,安得权及其他人等便吓出一身冷汗,再不敢多言。

    “罗溪,我们立刻离开此地,怕是大元帝国的天人快到了。”邢白提醒了一声。

    若来点点头,轻轻迈了几步,在凡人看来,就只那么随意跨了出去,人便到了数十丈外。就在此时,空中一道玄光呼啸而来,瞬息间便到若来与邢白二人头顶,玄光散去,降落下一人来,此人五十来岁年纪,又高又廋,脸上无肉,眉毛下垂,一副吊死鬼模样,身穿宝蓝色缎袍,衣服甚是华丽,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

    此人正是如今不周城的一城之主东战!

    “想来便来想走便走,没那么容易罢!”东战双手背后,冷声冷语,一双吊死鬼眼上下左右打量着若来二人。

    邢白面无表情,淡淡地说道:“凭你也想留下我二人么?”

    “我倒想试上一试!”东战冷哼一声,身后脉冲轮闪现而出,绿、紫、白三种颜色,乃宗级修为天人。

    “罗溪,正好拿他来试试你的身手,去吧!”邢白对若来说道。

    若来嘻嘻一笑,正合心意!心念一动,一轮纯黑色脉冲轮闪出,脉冲轮只有两圈,正是尊级天人的标志,一道玄光闪过,一杆重戟在手中凝结,提起长戟便朝东战扎去,口里喊道:“刺你左胸!”

    东战见对方不过尊级天人修为,心中冷笑,一道紫光在空中凝结出一柄大板斧,双手一抡,板斧横扫而来,往前一撩,将战戟拨开。若来往东战头颅刺去,又喊道:“刺你头!”

    东战眼疾手快,板斧一挑,再次将战戟挑开,喝道:“啰里啰嗦,就这么一点本领么?”若来呵呵笑道:“这点本领也能打服你!”突然速度暴增,身子一晃,消失不见,东战一惊,闻得身后风声响起,抡起板斧往后一劈,“当”的一声,将身后刺来的戟格挡住。

    “妖法就是妖法,岂能与我玄门功法相比!”东战运转灵量,身后脉冲轮亮光一闪,若来突然感觉空气一滞,身子往下一沉,暗道一声:“不好,重力法则!”

    东战嘴角冷笑,板斧极快地斩向下沉的若来,在重力之下,若来不仅身子往下沉,手中的战戟同样逾若万钧。眼看若来难以躲过东战的这一攻击,邢白早瞧在眼里,便要出手,众人突然眼前一花,若来从不可思议的角度躲开了东战的这一斧的攻击。

    东战的重力法则不可持久,此时重力已经消失,若来施展出他的两仪四象步法瞬间身如惊鸿,忽左忽右、前前后后,东战狂舞着大板斧每一招皆落空。

    此时那十几个黑甲战士也已赶了过来,见双方已经开打,便远远的散开到战圈外,不是发出惊呼声。几招过后,东战见始终碰不到眼前这少年,嘴里喝道:“臭小子,你别得意,我倒要看你还能如何躲!”玄光一闪,手中大板斧消失,其双手一拢,鼻孔一哼,突然四周温度骤降,浓雾弥漫,不多时厚厚的冰层横亘而出,若来身前身后皆处于冰层之中,不管闪身到何处,冰层闪电即至,东战目的很明显,便是要用冰困住若来。

    若来的两仪四象固然身法奇妙,但也无法在在冰层围困的地方施展开来,几个呼吸间,在东战的身周百丈之内变成了一个冰的世界,若来完全被冰阵所困,再过得一会儿,便要彻底被冰层冻住,若来提起战戟一阵横扫、猛刺,冰层“咔嚓”声不断,震得手掌发麻,虎口裂开,但冰层也在他的猛烈击打下破碎了不少, 但无论如何打碎,冻住双手练练挥动,很快冰块便补充了缺口,再次将若来封进了冰层中。

    “好厉害的冰属性法阵!”邢白冷芒一闪,释放出脉冲轮,光彩夺目,即使在白天,也照得四周一片炫目,五个脉冲轮在身后告诉旋转,在半空发出一声尖啸。

    “帝级天人!”东战心脏剧跳,倒吸一口冷气,这次走眼了,此地居然有帝级天人在,心中有些慌乱。邢白风轮中飞出一道金色玄光,在空中化作两只巨大金色的利爪,往陈堡一般的巨大冰层轰然而来,“滋啦”一声大响,在举爪的轰击之下倒下来一大片。

    “五师伯,侄儿还应付得来,请让侄儿自己解决!”若来不想邢白插手,在冰层中大喊道。

    “也罢!你自己小心!”

    若来哈哈笑道:“没事,我的绝招还没出呢!五师伯瞧好了!”若来收回战戟,身后的脉冲轮玄光连闪,身前身后数十团蓝光烈焰凝结而出,朝着冰层轰然击去,一下炸出一个巨大窟窿,若来身子一晃,从冰层中闪身而出,大吼道:“喂!我们再打!”

    东战斜了一眼邢白,邢白微微一笑,道:“你有何能耐尽管使出了,我不插手便事。”东战可不信他,但此时也骑虎难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出手,已经没有了开始的倨傲,挥动右手,一道尖锐的冰锥凝结,激射若来,若来施展开两仪四象步,轻易躲过攻击。东战冷哼一声,心道:“臭小子,身法不错,不过要不是你有一位帝级天人在,拿下你还不世轻而易举!”嘴里大吼一声,挥动双手,空气的温度再次骤然下降,顿时无数道冰锥朝若来刺去,若来左右连闪,一一躲过,几个纵跃,跳到东战身前,运转灵量,突然大吼一声,一阵刺耳的含着金属音朝东战滚滚而来,正是若来施展的神魂攻击!

    东战瞬间察觉身体灵宫运转停滞,灵量消失无踪,没有灵量的支持,在半空的身子突然往下掉落,若来一个错步,来到东战身前,被其右手一把抓住脖子,左右拼指一点,一道白芒刺人其额头,东战打了一个冷战,瞬间灵宫彻底被若来封印,动惮不得。

    那十来个黑甲战士见其头领被制住,深怕祸及自身,不知谁喊了一句:“城主败了,快逃吧!”众人一哄而散。

百度搜索 九重轮 天涯 九重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九重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七溪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溪岭并收藏九重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