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风月连城(华音系列) 天涯 风月连城(华音系列)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杨逸之缓缓行到囚车前,深深跪了下去。

    那袭纤尘不染的白衣,顿时沾满泥土。他的容颜虽仍宛如明月一般动人,但眼中的从容优雅,却已化为了刻骨沉痛。

    众人都是一怔,没想到,这神仙一般的男子,竟会对杨继盛如此恭敬。

    莫非忠臣义士,天亦敬之?

    他低下头,就算他成为天下所有人仰望的神明,他仍不敢将自己的目光加于这个衰朽的老人身上。

    在杨继盛面前,他永远只是那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在严父的怒颜下,百口莫辩,只能离开家门,流浪四方。

    冥冥中,杨逸之似乎能感到杨继盛苍老的面容正在剧烈地抖动着,显然,在这颗孤直的老臣心中,正充满了凌厉的怒意。

    杨逸之忽然周身冰冷,他霍然发现,自己也许彻头彻尾地错了!

    无论永乐公主还是吴清风,兼或权倾天下的吴越王,在这位老人的心中,无疑都是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不杀不足以清君恻、平民愤,又何堪求这些人?他杨继盛为官耿直,从未为私事求过别人!

    而现在,杨逸之却屈于这些权贵之下。

    尤其是,用这种方法。

    风流俊赏的公子,野史盛谈的公主,曼妙绝伦的佳音,流芳天下的传奇,在杨继盛的眼中,却是文人陋行而已。就算是前朝大诗人王维,也一样白璧微瑕。

    他杨继盛一生清白,老年岂受如此之污?

    杨逸之如芒刺在背,不得不抬起头。

    就见杨继盛注视着他,一个无比鄙薄的字一点点从他齿间迸出:“滚!”

    杨逸之身如沉劫灰。

    无馀谷中,他本可不费吹灰之力,将杨继盛劫走,但只因严父不愿承担逃狱之名,便千辛万苦,求来这一纸赦书。

    这几日来多少艰辛,多少安排,才换来的赦令,在他眼中,却是如此不堪一顾。

    换来的,只是他眼中的鄙薄与讥诮。

    这些鄙薄与讥诮就宛如最锋利的剑,深深刺入他的心。

    杨逸之只觉胸前的伤口一阵血气翻涌,鲜血忍不住又要呕出。

    他几乎调动了全身的力量,才将这口鲜血压住,但压抑不住的,是心中撕裂般的剧痛。

    他默然良久,突然叹息了一声,低声道:“父亲大人,对不起了。”瞬息间,轻轻一指已点在杨继盛颈侧。

    杨继盛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软软倒下。

    他不敢想象杨继盛醒来之后会如何责怪他,但他宁愿受万种责罚,也不能眼睁睁看到年迈的父亲,落到刘世忠手上!

    杨逸之手指触到杨继盛那一刻,甚至能感到杨继盛身上遍布的伤痕。这一具躯体的确已孱弱不堪,如风中之烛,随时都会熄灭。

    杨逸之眼中一热,胸前刺痛更剧,一时几乎无法凝聚内息。

    ——这是与天下何等样的绝顶高手对决时,都不曾出现过的痛!

    杨逸之心神恍惚中,下意识地握住囚车木栏,缓缓用力,要将它强行震断。

    啪的一声轻响,木屑纷飞。

    然而,同时迸射出的,还有无数道极细的寒芒!

    这些寒芒细如毫发,又与木屑的颜色一致,肉眼极难分辨,无声无息地向杨逸之袭来!

    杨逸之面色一变,指间光芒猝然凝聚,向这团寒芒斩落。

    啪啪啪,又是一阵碎响,三道同样的寒芒,分别从囚车东、西、南面的木柱中激射而出!

    只是,这一次寒芒的目标不再是杨逸之,而是昏倒的杨继盛!

    变起顷刻,杨逸之毫无防备中,已来不及救援!寒芒发出极细的轻响,瞬间就要沾上杨继盛血迹斑驳的囚衣!

    杨逸之咬牙,一手强行将杨继盛拉出囚车,护在自己身下,一手猛然张开,一道极盛的白色光芒瞬间凝出,两人身旁旋开半个弧圆,顿时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

    光芒萦身而灭。大蓬细如长眉的银针折为两段,坠入泥土。

    杨逸之脸色苍白如纸,这几乎是全力的一击。

    他艰难起身,脸上露出一丝欣然:杨继盛并未被银针所伤。

    然而,正因为他前几日的伤势,仓促间凝形的风月剑气有了罅隙,一枚极细的银针,还是透过剑气的屏障,从他肋下刺入,瞬间已没入血脉!

    杨逸之瞑目,正要凝聚真气,设法将银针祛除,一股足以撼天动地的掌力,从他身后铺天盖地而来。

    杨逸之错愕,如此刚猛宏大的掌力,他平生仅见过一次!他欲躲,但只要一躲,杨继盛便会死在此人掌下!

    不及多想,刹那间,他勉强将风月剑气提升到极限,欲要抵挡,却发现肋下一阵刺痛直透心底,他全身几乎完全僵硬!

    银针上有毒。

    一种能让人瞬间麻痹的毒。

    杨逸之眼中的惊愕化为自嘲,他唯一来得及做的,就是将杨继盛远远推开!

    砰然一声巨响,一团光华还未来得及凝结就已破碎,囚车在那狂龙一般的掌力下完全裂为齑粉!

    这样的掌力,只要出手,就绝不会落空。

    无数朵鲜血凝聚而成的桃花,在空中轻轻划过,杨逸之重重跌入尘埃。

    四周惊声刚一出口,却又立即咽下。

    满天烟尘散去,却是吴越王傲然立于当地,一言不发,只注视着自己的掌心,缓缓收掌。

    这一击机关伤人在先,更有偷袭之嫌疑,但能将武林盟主打成这样,那也实在威风,总算是出了一口嵩山顶上的窝囊气。

    猛然,一点刺痛自掌心传来,吴越王骇然低头查看,就见掌心中,一团紫气氤氲散开,一道极细的血痕,沿着手腕蜿蜒而下。

    吴越王的脸色立转阴沉,再也见不到丝毫兴奋。

    他本以为,得到“圣药”后,自己的武功已天下无敌,却没想到杨逸之心神恍惚之下,仓促反击,仍能击伤他。

    这实在是一种耻辱。

    永乐公主愕然道:“皇叔,你……”

    吴越王没有看她,目光只盯在将近昏迷的杨逸之身上,叹息道:“本王曾给了你机会。你却不肯要……本以为你是个人才,却没想到和乃父一般,冥顽不灵。”说着掌中紫气凝聚,又要一掌击下。

    永乐公主惊叫道:“皇叔且慢!”

    吴越王这掌停在半空,但紫气却集得更加盛了:“碧城元君乃清修之人,这等场面还是请回避罢。”

    永乐公主翻身下马,挡在吴越王面前,沉色道:“敢问皇叔,机关是什么时候布下的?”她手指处,却是已化为碎屑的囚车。

    吴越王道:“一直都在。”

    永乐公主犹疑道:“这么说,皇叔早已料到了他会来救人?”

    吴越王笑道:“杨继盛乃是钦犯,理当严加看管。设置区区几个机关,乃是常理,元君不必惊诧。”

    公主脸色更冷:“皇叔一直藏身士兵之间,待此人被机关所伤时方才出手,显然早就安排好了的,却怎又怪得我惊诧?”

    吴越王看了公主一眼,似是没想到公主心思如此缜密,笑道:“此是元君多心了。”

    公主瞥了杨逸之一眼,见他跌倒在落花堆积中,苍白的脸色,苍白的衣衫,在漫天飞红映衬下,是那么晶莹易碎,几乎再多加一指,便会散成漫天红尘。

    公主心中没来由地一阵紧缩,淡淡道:“我朱家君临天下,是万民之仪,岂可行背后之事?皇叔,请你退后,让这位公子带杨大人走。”

    吴越王面上微笑,脚步却不肯移动半分,道:“此事公主还要三思才是,杨继盛乃是钦犯,这位杨公子更是江湖大酋,朝廷心腹之患,万万不可放虎归山啊。”

    永乐公主面上掠过一阵怒意,正要发作,突然,一骑黄尘自外掠入,骑者飞身离马,跪倒在地:“禀王爷、禀元君!万岁命立即提杨继盛杨大人进京面审!”

    吴越王与永乐公主都是一怔。不过嘉靖自修仙以来性情大变,喜怒无常,朝令夕改之事也是寻常。

    永乐公主冷笑道:“现在杨大人不是钦犯了,皇叔可以放他走了吧?”

    吴越王皱眉沉思,缓缓道:“杨继盛自然可以走,但这位杨公子……”

    猛地眼前剑光闪烁,一柄剑自公主腰间飞纵而出,深深插在吴越王面前。吴越王面色立变,他自然认得,那便是嘉靖御赐的尚方宝剑。

    上斩天子,下斩万民的尚方宝剑。

    此剑一出,如帝亲临。

    永乐公主冷冷道:“你若还认得这柄剑,那就亲自送杨大人回京吧。这里的事,不必你管。”

    吴越王缓缓跪倒在地,尚方宝剑的威严,不是任何人能对抗的。他拜了三拜,目光抬起,注视尚方宝剑。

    他看得很仔细,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柄剑一般。然后,他沉声道:“领旨。”

    他恭恭敬敬地将尚方宝剑托起,道:“扶杨大人上马。”

    几个官兵牵来一匹白马,将尚在昏迷的杨继盛架了上去,吴越王也缓缓上马,带着一小队人向京师行去。

    除了这一队王府亲兵外,所有原本护卫公主祭天的人马,都留在此地。

    吴越王没有回头,

    只是自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挂着一丝笑意。

    一丝让人胆寒的笑意。

    公主轻轻叹息一声,目注万千飞舞的桃花,悠悠道:“开始吧。”

    众人精神为之一震,轰然答应道:“祭——天——开——始——”

    众中官将士闻得这一声,立即忙碌了起来,将早就准备好的物事流水价送上前来,搭建皇坛。一时土木大作,顷刻之间,一座九丈九高的皇坛建立起来了。

    最顶上三丈三是一级,立虚皇玉京山天宝华台,供三宝帝师。左列建天真命魔之幢,右列建狮子辟邪之节。左设通真之符,以降千真;右设达灵之符,以召万灵;中设三晨之符,以通万气,辟除妖氛。坛之东南西北,分置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之幡符。五方敷设镇安玉符。

    中间三丈三是一级,设八门:

    西北玉虚通真之门正北清冷玄一之门

    东北镇静自然之门正东青华始生之门

    东南纯和刚阳之门正南纯阳烜赫之门

    西南坤顺金和之门正西刚明皓华之门

    最下三丈三是一级,列十二气:

    子位玄天郁初之气丑位北元自然之气

    寅位辟非荡邪之气卯位始青茂元之气

    辰位黄灵高玄之气巳位镇静灵宁之气

    午位炎真下明之气未位中一凝真之气

    申位厚和肃明之气酉位刚坚素和之气

    戌位真元养灵之气亥位返阴回真之气

    皇坛建成之后,中官将士一齐跪拜在地,碧城观中的道姑们清磬一击,永乐公主亲自捻起三根香,供敬在皇坛之前,立时众道姑一齐颂起三启颂,永乐公主拿出大学士徐阶所写的青词,恭谨对天宣读完毕,左右送上投龙简。那简分三简,都是丹书玉札,再配金龙一条,金钮九枚,用青丝捆扎。投龙简分山简、土简、水简,山简封投于灵山诸天洞府绝崖之中,关告灵山五岳,以奏告天官上元;土简埋于坛宅月辰方位上,或投于坛天井之上,以告盟地官中元;水简投于三江灵泉潭洞水府,以告盟水官下元。永乐公主取出水简,轻轻投进桃花树下的圣井中。

    这一刻,她的心中忽然有些惆怅。

    她忽然想起了杨逸之那散淡的微笑,以及他宁死也不肯退的执着。她的惆怅如泉水荡漾,映透了苍天。

    水简击水,落进了深深的泉中,一如那惊鸿一见。

    她知道,这金龙玉简从此便深锁水底,一如她那颗天皇贵胄的心,深深锁于深宫中,从此,她要再聆听那天花飞舞的《郁轮袍》,是再不可能了。

    这怎不令她惆怅!

    她怔怔地看着那古井,悠长叹息,缓缓退下。

    这整件事情,忽然让她无比厌倦。

    但天地威严,她不得不跪拜下去。她只想尽快结束这无趣的皇坛大醮,一个人好好清净修行。

    忽然,那古井中响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长吟。

    众人都是一惊,那长吟虽谁都没听过,但莫名地,每个人心中都闪过一个念头:这是否便是龙吟?

    万余将士一齐抬头,那龙吟郁郁而增,片刻间变得洪亮无比。轰然一声大响,古井中猛地冲起一道雪白的浪花,夭矫蜿蜒,直冲十丈余高,中间似乎飞舞着一个小小的青色影子。那龙吟更是强到不可思议,浪花飞卷,宛如一道狂龙,划过天际,猛地又投回了古井中。

    龙吟缥缈,渐渐沉了下去。

    众将士如梦初醒,面上齐齐现出狂喜的神色,伏地大呼道:“真龙显形,我大明得天之眷,大祚永垂!万岁!万岁!万万岁!”

    永乐公主也是惊骇无比,心中不禁涌起一阵喜意,转头笑道:“我从斗姥宫将你召来,可没白跑一趟吧?”

    却见栖鸾嘴唇紧紧咬住,盯着那座古井,神色竟然有些沉。公主道:“怎么了?”

    栖鸾定了定神,强笑道:“师傅说我心中明神为金翅大鹏,逢不得真龙,是以有些惊惶。”

    永乐公主笑道:“我便是龙子,你跟我在一起这么多年,不也没事么?走,咱们回去。”

    她携着栖鸾的手,向外走去。栖鸾沉默不答,显得有些神不守舍。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一群将官惊惶地向这边奔了过来,顾不得跪拜,大声道:“将军!大事不好,蒙古兵攻来了!”

百度搜索 风月连城(华音系列) 天涯 风月连城(华音系列)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风月连城(华音系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步非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步非烟并收藏风月连城(华音系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