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次竞标是属于公开招标,可以公开竞标者出的价格,也可以不公开,但或许那个教育署派来的鬼佬也不敢相信会有人出这个价格,要不是看竞标者是香港大学出版社的话,他恐怕在后台就会直接废除这个招标者的价格,当作恶意竞标来处理。

    所以在看到现场三十多家出版社来竞标的人发出疑问,鬼佬也是咳嗽了两声,示意大家安静一下,这才缓慢的说道:“香港大学出版社是本次竞标会中出价最低的投标者,他们的价格是八毛钱!”

    “八毛?”

    “香港大学的人疯了?”

    “何止是疯了,我看就是发傻,标个成本价不赚钱就算了,还亏本竞标拿下订单,他们搞什么?”

    “疯了!”

    “发善心?”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要知道哪怕是向牛津出版社这个在香港一顶一的出版公司,他们印刷一本教材书的价格也要八毛七左右,这还是得利于同造纸厂和油墨商提供的原材料价格很低,然后批量印刷才能够做到如此低价的印刷一本教材书。

    香港大学出版社如果出个九毛的话,就算赚不到钱什么钱,那最少也是不亏的,哪怕一年就赚个几万块也是赚,可现在直接出价八毛一本教材书,这不是赚钱了,而是亏本,还是大亏特快。

    在座的数十家出版公司的人纷纷左顾右盼试图找到香港大学出版社派来的投标人员,想要问问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居然会想到用八毛钱的价格来竞标,亏本做生意?难不成真的跟有些人说的一样,是想要发善心,给香港免费儿童教育作出一份贡献不成?

    现场来参加投标的人,只有邵杰知道霍耀文跟伍连德是香港大学出版社的,所以他双目睁大,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二人,仿佛是在无声的追问:你们出的价格是认真的?

    如果说邵杰吃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他根本不知道霍耀文的想法,但伍连德同样也很吃惊,之前说好是以成本价竞标,却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在最后关头修改了竞标价格,给了个最低价,还是亏本的最低价!

    一想到还未盈利,出版社印刷一本书最少都要亏一毛钱左右的时候,伍连德就有些头晕目眩。

    别看亏本一毛钱不是很多,但要想想九龙的人口是全港最多的区域,香港这些年快速增长到了四百万左右的人口,九龙就差不多占据了一半,香港岛次之,新界人口现在是最少的。

    两百万的人口,其中适龄孩童最少也有十万,按照教育署规定的小学课程,每个人一学期需要八本书,那就是八十万本,亏一毛钱就是亏八万,一年就是十六万。

    一年十六万看似不多,但要知道出版社到现在可都未有盈利,哪怕鬼吹灯年前因为报纸上骂战的事情卖的不错,可那赚的钱能够维持报社日常运转就不错了,哪还有什么盈利可得。

    现在却是一下子又要亏个十六万,不是亏一年,而是持续三年,毕竟跟教育署签订的合同是三年,那就代表要亏四十八万。

    伍连德头晕目眩的时候,霍耀文也是心里一痛,早知道就按照成本价来得了,但事已至此,亏本是亏定了,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就跟教育署翻脸说要重定价格,而且之前台上那个鬼佬也话了,不会给二次修改价格的机会。

    亏是亏定了,也无法挽回,那就要想办法从亏的点中找到一些能够有利自己的地方,毕竟亏也要亏的有价值!

    如此一想,霍耀文心里有了一个谋划,倒是对自己估错而带来的亏本有了一点释然。

    ......

    “这不可能!”

    莫福成双腿颤栗,从鬼佬说出八毛钱到现在,他一直不愿意相信有人会发傻到亏本去竞标,这又不是为了名誉去做慈善,而是公平的竞标,居然真的有人发疯的标了八毛钱的价格。

    虽说教材书的纸张和油墨不同于外面卖的出版书籍,但八毛钱,哪怕是香港最大的印刷厂都未必能够以成本价印刷一本教材书来,香港大学出版社怎么可能会以八毛钱的价格竞标呢?明知亏本还要去做,这不是胆大,而是发傻。

    莫福明对没有标中也很气愤,他为了能够拿下这次的订单,不仅入股了小弟的出版公司,还注资了十几万用来买新的印刷机,在竞标会开始前,又花钱买通了后台清算的鬼佬,花了差不多五六十万,就是为了能拿下教育署的订单,这样才能在未来能够长期挖掘这座金山。

    但现在被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发傻的出版社以八毛钱百分百亏本的价格拿到了订单,白白损失了五十多万,哪怕是莫福明心里都有一些心痛,他是做纱厂的,早些年香港纱厂制造出的纺织品还能出口到英国,但随着59年英国那边禁止香港纺织品出口后,无数纱厂倒闭的倒闭,转型的转型,唯独莫福明没有选择转行,这也导致他的纱厂成为了香港仅剩不多的纺织品贸易公司,虽然出口不了到国外,但在香港本土还是很有市场的。

    可随着近些年香港流行美国货和日本货,他的纱厂生意也渐渐的下滑,所以在小弟莫福成同他讲这座金山生意后,也是动了转行的念头,毫不犹豫的出了五十多万就是为了能拿下这次的订单。

    但现在订单没有拿到,钱也回不来,莫福明自是心中不爽,对香港大学出版社这个亏本都要拿下订单的出版社产生了怨恨。

    “蒲你老母,这出版社的人都是脑子有病?”莫福成狠狠的谩骂了一句。

    莫福明阴沉着脸,看了一眼小弟,又扫了一眼渐渐离场的人群,思虑片刻道:“阿成你回去后调查一下这个香港大学出版社,我就不相信他们是真的发善心,想要无偿的为教育署减轻负担。”

    ......

    霍耀文和伍连德同教育署的负责人见了一面,在确定好是以这个价格竞标后,在教育署神色怪异的目光下,霍耀文初步竞标后的合同,完整的合同要等双方律师到场才会签署。

    出了竞标会,二人上了车。

    伍连德坐在副驾驶位上,犹豫了好久,才担忧的问道:“耀文你确定你的计划能够有效?要知道这次竞标的价格可不是成本价,如果辅导书没能如预期的那样成功,出版社可没有资金去完成教育署的订单,刚刚你也看到了,教育署那边的人估算了九龙下半年就需要六十万本教材书,让我们最少筹备七十万册教材书以备不时之需,这笔钱他们只会暂时预支一半。”

    霍耀文一边开车,一边侧目看了一眼面色忧愁的伍连德,心里知道他的担忧是在哪里,说实话霍耀文自己的心里也没多少底,但他作为社长又是主导这次竞标的人,必须要有信心,所以他带着几许轻松的话语道:

    “伍老,未行先虑败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虽然这次竞标看似是我们亏本了,但何尝不是一次机遇呢?辅导书的事情,在我看来问题不大,我们卖的价格只要不高,再舍弃一点利润给那些学校采购办和教师,自是能够挽回教材书的亏损,而且指不定还能大赚一笔。而且我们出版社在全港出版行业中几乎一点名声都没有,要不是是属香港大学下,恐怕知道的人会更少,所以这次教育署的竞标一旦公布出去,我想出版社必然声名鹊起,到时候来投稿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的。”

    听霍耀文说的这么轻松,仿佛亏本就是在赚钱,博得名声就能有钱入账,伍连德这个老传统的思想还是没能够扭转过来,心里的担忧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是从担忧转变成了焦虑,他是一心想要出版社能够发展壮大,所以忍不住张口辩驳道:“但为将者未虑胜,先虑败,故可百战不殆矣。”

    这句话霍耀文听过,是兵法鼻祖孙子所说,只是没想到伍老会在这个时候说起,他将车速缓缓的降下来,靠边停车后,侧身说道:

    “伍老我知道您担忧什么,您在担忧出版社现在一没钱,二没设备,又是亏本接下了这次的订单。但教育署的人不是说会先支付给我们一笔前期订单的费用吗?有了这笔钱,我们就拿去买几台旧的印刷机,然后以印刷机向银行贷款,拿到贷款再去完成教育署的订单。至于向九龙各个学校推售辅导书的事情,我会亲自去负责的,这点伍老您完全不用担心,我心中自有谋划。现在还没到教育署通知我们印刷的时候,您现在的工作,就是统领出版社全局,除了继续招聘印刷工人外,就是督促底下的员工尽快的做好各自的本职工作。”

    伍连德看霍耀文如此自信,这焦虑的心倒是有所好转,也是开玩笑道:“那我不成了吃闲饭的?”

    “哈哈,这不是伍老您所希望的吗?”霍耀文哈哈一笑,发动引擎准备回出版社,一边提速一边说:“伍老现在可能比较清闲,但过段时间就会忙的多,到时候您可别嫌弃这碗闲饭不好吃啊。”

    望着霍耀文坚定而又自信的脸,伍连德也没再这个问题上多说些丧气的话,只是笑着道:“闲饭不好吃也要吃啊,我这一把年纪了,想换个地方吃都没的吃。”

    ......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