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教育署竞标会上。

    霍耀文同伍连德坐在了位置上,扫了一眼四周围密密麻麻的同行,朝着伍老道:“伍老你说我们的价格是不是最低的?”

    伍老肯定的说道:“肯定是最低的了,这次教育署的人突然搞出一个低价竞标,还是让人以写纸条的方法报价,断绝了别人想要二次出价的机会,你之前不是话教材书赚不赚钱无所谓吗?只要能拿下订单就行了。”

    这次教育署采用不记名的方式以最低价竞标的方法,倒是让不少出版公司派来的负责人哗然,毕竟谁也不清楚其他人的心里最低价是多少。

    印刷的成本,在座的人都清楚是多少,所以最低价是在那,就看谁愿意舍弃的利润多谁就能拿到订单了。

    按理说哪怕是只有一毛钱的利润,能拿下教育署长达三年的订单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毕竟教育署的人已经说了,往后港岛和新界的订单也会优先跟这次竞标的人合作。

    全港适龄的儿童大约有二十万,一个人一学期的教材书是八本,也就是说未来全香港一学期就要印刷一百六十万本书,一本书一毛钱利润,那就是16万,一年就是32万,就算少算一点也有二十多万。

    看似不多,但没有人会嫌弃这能赚钱的生意。

    而且这还是最低的盈利价格,要是有人出的最低价比成本价稍微高那么一点点,那一年赚的可就不是二三十万了。

    虽说每个人都知道哪怕是只要在成本价上加上一毛钱,就必然能够拿到这笔订单,可能够有魄力选择的人还是少之又少的,毕竟人都是贪心的,都抱着侥幸的心里,期许别人给的价格稍高一点,自己刚刚好比别人少那么一点。

    在两人聊天的时候,突然旁边走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那人看了一眼伍连德,惊讶中带着欣喜道:“伍老!”

    “邵杰!”伍连德抬起头注意到这人的样貌,惊呼道:“你怎么在这?”

    “我替陈社长来参加这次教育署的竞标会。”邵杰坐在了伍连德旁边的空位上,看着多年未见的前辈,他激动道:“没想到居然还能看到伍老,自从60年被社馆里的人派到了香港来,我就一直有在打听您的消息,只听人说您在香港曾经重办了良友画报,之后又因为一些事情关门了。”

    “是啊,本来是想在香港重办良友画报的,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就把报馆给关门了,退休在家养老喽。”

    伍连德看到老友感叹了一声,忽然想到旁边的霍耀文,也是同他介绍道:“耀文,这位是我在内地的好友邵杰,早年开办良友画报的时候,他就是任职画报的美工跟主编。”

    随即,伍连德向邵杰介绍道:“这位是我现在的东家霍耀文,香港大学出版社社长。”

    香港大学出版社?邵杰狐疑的看了一眼霍耀文,心想这人该不会是骗子吧。

    “邵先生您好。”霍耀文主动伸出手。

    邵杰同他握手道:“没想到霍先生这么年轻就能担任一家出版社的社长,不过我早先听说香港大学出版社似乎已经关门了?”

    霍耀文笑笑,对邵杰的疑问也没有不满:“是,早先香港大学出版社的确是因为经营不善关门了,但我同香港大学合作,拿下了出版社的经营权。”

    伍连德哈哈笑道:“不错,我现在就在霍社长的手底下当个吃闲饭的总编。”

    ......

    后台,教育署派来的负责人塞缪尔正带着几个教育署的工作人员忙碌着筛选出竞标公司的最低价。

    如很多来香港的英国鬼佬一样,塞缪尔也有个中文名,叫“付禄寿”,一个很奇怪的名字,但很多国外人的名字都是这么的新奇。

    付禄寿将箱子里的纸条全部给倒了出来,很快桌上就出现了三十多张折叠起来的纸条,他拿起其中一张纸条看了一眼数字和出版社的名字,随手把它写在了身后的黑板上。

    旁边几个工作人员也在忙着帮忙分拣出纸条,在一一对比黑板上的价格后,把价高者去掉,价低者给重新写在黑板上。

    “康宁你们那边怎么样?”付禄寿在看到写有“中和出版公司”的纸条后,默默的把它给捏在手里,朝着旁边的康宁和几个华人员工问道。

    康宁耸耸肩道:“还没有找到最低的,我想牛津出版社的人给的价格应该是最低的了,他们给出的价格是一块三,这是我看到目前最低的竞标价格了。”

    “一块三是吗?”付禄寿皱皱眉,假装不禁意的转过身看了一眼捏在手上纸条写的价格是一块四,不由沉吟了片刻道:“再看看还有没有更低的价格,我肚子有些不舒服,要去方便一下,你们在这里看着最低的价格。”

    “是。”康宁带着几个人在那继续分拣纸条上写的价格,试图找到标价更低的出版公司。

    付禄寿出了后台,左右看无人,朝着厕所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

    竞标会内。

    莫福成焦急的等待着大哥回来,看着周围的人都在低声讨论,他的耳朵比较尖,听到有的人说出了自己的出价是一块六,这个价格比他给的要低了一毛钱,谁也不清楚到底还有多少更低的价格,所以他无比期望大哥莫福明回来。

    “阿成坐过去点。”这时,莫福明从角落的过道内走了过来,坐到了莫福成的身边。

    看到大哥回来,莫福成焦急的问道:“大哥怎么样?”

    “嗯?”莫福明瞪了一眼莫福成,左右看了一下,见没人关注自己,这才没好气低语道:“你个扑街这时候说这么大声做咩啊?想要所有人都听到啊?”

    ”莫福成连忙抬手捂着嘴巴,微微低下头,尽量小声的说道:“不,不是,大哥我就想知道怎么样了?

    “我们应该是最低价了。”莫福明坐直身子,看着台上渐渐出现的几个鬼佬和竞拍的人话道。

    “最低价是多少?”这个答案让莫福成摸不着头脑,谁知道最低价是多少啊。

    莫福明瞥了一眼莫福成,竖起一根手指。

    “一块!”莫福成捏紧拳头,这个价格几乎可以说利润还是很可观的了,之前算过每本书的成本大约是在九毛钱左右,如果拿下订单的话,让工人们连夜加工,倒是能够降低在八毛七,这么一算每本的利润也能有一毛三。

    现在只有九龙一地的教材书订单,可能不是很多,但在竞标前教育署的负责人可是亲口说未来港岛和新界的订单会优先给这次标中者。

    到时候全港一年的利润,最少也能有几十万了。

    ......

    同邵杰聊了几句,伍连德在看到台上走出的几个鬼佬时,忍不住好奇问道:“邵杰你们的标价是多少?”

    “一块一毛五,这是我们给的最低价了。”竞标都已经竞标完了,现在就等结果,邵杰也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一听到这数字,霍耀文心里一紧,他之前就怕有人给的价格很低,所以直接写了一个几乎百分百亏本的价格,但看现在的情况,似乎给的有点太低了。

    “你们呢?”邵杰看了一眼霍耀文,又转头同伍连德问道。

    伍连德笑笑没说话,只是指着台上的人道:“等公布吧。”

    “咳咳……”

    此时站在台上的一个鬼佬用十分娴熟的粤语,朝着在座的三十多家出版公司的人说道:“本次竞标采用的是低价竞标,最低价的出版公司就能拿到这次教育署的订单,不过我还是要提醒诸位,我们是会跟你们签署合同的,一旦标中,我们不会在给你出价的机会,要严格的按照竞标的程序来,如果有人反悔的话,我想未来我们不会再有合作的机会了。”

    那鬼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但来的三十多家出版公司的人,他只认识其中几个,找不到竞标者,只能对着话筒道:“本次竞标出价最低者,香港大学出版社!”

    “你们出的价格是多少?”邵杰一听香港大学标中,满脸惊讶的看向伍连德和霍耀文,要知道一块一毛五已经是很低的价格了,再低的话几乎没有利润可图了。

    “这不可能!”

    一角莫福成蹭的一声站了起来,一块钱的价格,这几乎可以说是最低价了,在低下去的,虽说还是有利润的,但这点利润还不如不做,留着印刷厂给别人印刷一些广告单都比这赚的多。

    “香港大学出版社?这不是已经倒闭了吗?”

    “是啊,我记得很早之前就倒闭了,怎么又重办起来了?”

    “这到底给的价格是多少啊,我都给出了一块二了,都竞标不了?”

    “你一块二?我一块一都没有标中!”

    一下子,参加这次竞标会的各个出版社负责人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对香港大学出版社给出的价格十分的好奇。

    ......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