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雕廊鸟清鸣,画舫玉生香。

    姜沉鱼在抵达三皇子府后,被颐非那气质飘忽的随从引入正门,过了三重防风墙,呈现在面前的,就是如此一番景象——

    一株高达数十丈的古木参天而立,根部弯曲盘绕,枝节横生交叉,围绕着苍劲巨大的树冠错落有致地搭建着房舍,掩映在碧叶琼花间,宛如半抱琵琶的美人,神秘却又妖娆地迎接着客人。

    台阶乃是以同样的木质砌成,旋转着盘绕上树,无比别致地通往各个房间,更有身穿彩衣的娇俏少女,扯了大树的一根垂枝嗖地从树上跳下来,荡到另一处屋舍前,以足敲门,笑得肆意。

    一眼望去,只觉蓝的天,碧的草,彩衣翻飞,人似蝴蝶,好生灵动。

    而树的东侧不远,则是一个大湖,湖边停着一艘画舫,隐约有丝竹声从舫上传来。

    姜沉鱼被所看见的这一切震到,心底涌起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初见颐非,她就觉得此人妖异得好生有趣,虽然久闻其人卑劣,然几次接触下来,却未见劣迹,纵使诡异难测,也不失为一个妙人。而今,再见他所住的地方,更觉此人不同凡响,胸中另有天地。

    随从将她引到画舫前,扬声道:“殿下,虞姑娘到了。”

    画舫的珠帘立刻掀起,剩余两个随从走出来,而船舱之内,颐非斜倚在一张贵妃榻上,一手支颈,另一只手里拿着个凤凰<samp>99lib.</samp>形状的糖画,一边舔舐一边道:“好极好极,虞姑娘请上船来吧。”

    姜沉鱼见舱内再无别人,既来之则安之,当即依言上船。

    颐非指空椅,示意她坐。

    姜沉鱼见那榻上,全是糖渣,而他唇角,更是沾满了糖汁,真不知这位皇子究竟吃了多少,才吃得满地都是,眼底不禁泛开一线笑意。

    颐非殷勤道:“虞姑娘吃吗?”

    “啊?不用了。”她敬谢不敏,“我不爱吃甜的。”

    “啊,那就太可惜了,糖画可是这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呢,不但好吃,更好用。”颐非叹息着,又“喀咔”一声,咬下半个凤凰的头。

    姜沉鱼有点摸不透他想干什么,决定还是以不变应万变,静静地坐好,目光平视前方,他不说话,她也就沉默。

    画舫里一时间,只听得到喀嘣喀嘣的咀嚼声。颐非嘴巴没停,眼睛也没闲着,一直炯炯有神地盯着她看,若换了别人,光是被这样的目光看着就已如坐针毡,但姜沉鱼却像一潭水、一幅画、一袭铜镜里的倒影、一束照进天井的光,明明没有任何动静,依旧给人一种鲜活存在的感觉。

    颐非眼眸微沉。

    吃完糖画,立刻有随从递上热毛巾,他推了一下,钩钩食指,做了个再来一根的手势,随从恭声道:“回殿下,糖画已经没有了。”

    颐非“哦”一声,挑起眉,转头看向姜沉鱼,笑道:“虞姑娘不爱吃糖画,那是否知道它的做法?”

    姜沉鱼垂睫答道:“知道,是用炼制好的糖置于铜瓢内加热融化,然后以勺为笔,运液为墨,淋在石板上画出来的,等凉了铲起,就自然成画。”

    颐非摇头,笑着眨眨眼睛:“那是寻常糖画的做法,可我吃的,却大不一样。”

    他得意洋洋分明一副等着别人追问的模样,姜沉鱼心中不禁又是一乐,微笑道:“殿下身份尊贵,吃得考究,自然与寻常百姓不同。”

    “啊,你这话说的我就最爱听了。其实今日找你过来,是为了一件事,不过现在正好,两件可以合并为一件。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吃的糖画,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吧。”说完,他拍了拍手,船舱门口的两名随从身影一晃,顿时消失不见,等再出现时,则已从岸上拖了一个人过来。

    那人身穿太监服,满脸恐惧,漂亮的五官全部扭曲着,显得说不出的可怖,一边挣扎一边喊道:“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求求你们!饶了我吧!不要——不要啊,不要——”

    随从将他架上画舫,然后往甲板上一丢,那人抬头瞧见了颐非,畏惧之色更浓,嘶声道:“三、三、三皇子,求、求求你,饶、饶了我吧!求求你了……”说着,用力磕头。一时间,整个船舱就只听见咚咚咚的磕头声。

    颐非拈着兰花指,从榻旁的几上取了一杯茶,慢悠悠地呷了一口,然后又“唔”了一声,转头对其中一名随从道:“山水,你这茶艺越发的精湛了啊,这蒙顶石花,泡得真是不错。”

    随从山水应道:“是松竹选的料好。”

    颐非于是又看向另一个随从:“这是你亲自上山摘的?”

    松竹道:“是,同琴酒一起去的。”

    姜沉鱼想——山水、松竹、琴酒,这下子,岁寒三友真是齐了。没想到,颐非这么个猥琐的家伙,竟会给身边的随从起如此风雅的名字,尤其是从他嘴里喊出,倒更像是一种讽刺。

    那边琴酒抱着一个半人高的大木桶,飞身上船,落地无声,一点都不见摇晃。随着他的到来,姜沉鱼闻到一种沁人心脾的甜香,定睛一看,原来那木桶里装的竟是糖,而且还掺杂了各种各样的花瓣。

    太监看见那桶糖,更是面色如土,连忙一边喊着“不要不要”一边朝后退去,眼看就要掉进湖里,琴酒抬起一脚往他膝窝处轻轻一点,他顿时扑倒,倒在甲板上再也不能动弹。

    颐非舔了舔嘴唇,垂涎地看着那桶糖:“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快做吧。”

    “三殿下!三殿下!不要!不要啊!”太监绝望的声音直上云霄,震得姜沉鱼觉得耳鼓都在疼,忍不住伸手捂了捂耳朵。

    颐非将她的这一细微动作看在眼里,淡淡笑道:“虞姑娘怕吵,让他轻声点。”

    “是。”琴酒说着用脚尖再度轻踢了太监一下,他的声音立刻小了下去,虽然还在嚎叫,但只能发出沙沙的声音。

    颐非对姜沉鱼道:“虞姑娘,你要看好了。我这制糖的方法,可从不给外人看的,你是头一个。”

    姜沉鱼想,区区烧糖而已,还能特别到哪去么?但她立刻就发现自己错了。

    只见山水、琴酒和松竹,全都走到木桶前,各自将双手放在桶沿上,没多会儿,里面原本颗粒状的糖就开始融化了,而那些原本浮在上面的花瓣也逐渐沉了下去,再不多时,一股白烟袅袅升起,糖块变成了糖水,糖水又开始沸腾,绽出一个又一个的褐色气泡。

    可那三个随从的神色却还是那么的平静,平静得仿佛他们只是把手搭在了木桶上一样。

    姜沉鱼看到这里,忍不住想——不知道昭尹分给她的那两名暗卫的武功比起这岁寒三友来如何。不管如何,这显然是非常高深的武功,随从如此,主人也难一般。

    心中当即对颐非又看重了一分。

    大概过了半盏茶<dfn>藏书网</dfn>工夫,木桶里的糖汁就全开了,骨碌碌地直冒气泡。琴酒先行收手,转身朝那名太监走过去。

    太监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能拼命地摇头,眼泪哗啦啦地流出来。正当姜沉鱼惊讶他为何如此害怕时,就见琴酒“刺”的一声,将那名太监的衣服从头到脚撕开,然后一扬手,碎裂的布料就飘啊飘地落到了湖里。

    姜沉鱼下意识地别过了脸。

    纵然那太监是俯卧在地,但如此直接地看到男子的裸体,对未经人事的她而言,还是有些尴尬。此次与当日船上为赫奕针灸时尚有所不同,赫奕当时只是光着背, 800c." >而这名太监,明显是全裸了。

    颐非笑眯眯地看着她,乌黑的眼眸闪亮闪亮:“怎么?虞姑娘害羞?我奉劝姑娘还是仔细看着的好,否则,可就错过最精彩的部分了……”

    姜沉鱼听他话中有话,分明意有所指,只好再次扭回头去,望着那白花花一片,心中默道:“没什么,没什么……就当是小时候看哥哥趴在院中晒太阳吧。”

    颐非冲琴酒使了个眼色,琴酒抬脚,突将那太监整个人都翻了过来,姜沉鱼顿觉眼前一阵冲击,大脑一片空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震惊、恐惧、羞恼、憎恶、厌弃、惶恐等情绪瞬间涌遍全身。

    那……那……

    那名太监……

    竟,不是太监!

    而更震惊的却是颐非在一旁,继续用他那贱得让人恨不得抽两巴掌的猥琐笑容懒洋洋道:“这个人名叫福春,匿在西宫,福泽春色,真是个好名字啊……”

    程国皇帝的妃子沿用古礼,以东、西二宫分之,而西宫,正是宠极一时的罗贵妃的住处。

    姜沉鱼浑身一震,脸色素白,再无半分血色。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和罗贵妃私通的是这个不是太监的假太监,而与江晚衣无关吗?

    颐非凝视着她,没有错过她的任何一个细微表情,继续笑吟吟道:“我知道虞姑娘此时一定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没关系,小王我也不明白呢,接下去就让我们一起弄个明白吧。”说罢,弹了记响指。

    只见琴酒不知从哪摸出把一尺多长的铜勺,从木桶里勺了满满一勺滚烫的糖汁出来,就那么朝福春身上淋了下去。

    刺——

    一股白烟。

    姜沉鱼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活生生的用刑画面,只觉一颗心都被这股白烟给揪了起来,那勺糖就像是淋在了自己身上,顿时痛得说不出话来。

    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惨叫声不绝于耳。

    琴酒毫不留情,第二勺、第三勺,一勺接一勺地浇了下去。

    福春拼命挣扎,奈何身上穴位被封,无论怎么用力,都只是徒劳。

    颐非还在一旁舔唇道:“真好,我就喜欢这种人板糖画了,既沾了人的生气,又包含着糖的清香。琴酒,我看表面那层也裹得差不多了,下面,可以正式画了。”说着眼珠一转,贼兮兮地捂嘴笑了,“你伺候得罗紫那么喜欢你,恐怕那方面的技术很不错吧?既然如此,就先从那话儿开始吧。古有曹冲称象,我就要一幅《马康骑象上朝图》好了,嘿嘿嘿嘿……”

    姜沉鱼听他说得粗鄙,而眼前景象又是虽无鲜血淋漓,却远比杀戮场面更加残酷可怕,再想起颐非之前啃得津津有味的那只凤凰糖画也是这么做出来时,一股酸水顿时涌了上来,恶心难抑地想吐。

    她再也忍不下去,豁然站起,咬紧牙关,逼出三个字:“我走了!”

    “怎么了?”颐非明知故问,“咱们还没开始审问呢,不是还不知道昨儿夜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打断他:“就算我想知道,也绝对不是以这种方式!”说罢就走,出了舱门,也不忍再看一眼甲板上的人肉糖板,正准备上岸,却发现原来画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飘到了湖心,离岸边足足有十丈之远。

    她错愕回头,看见的是颐非狐狸般的狡黠笑意,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好整以暇地用手继续托着脑袋,侧卧在贵妃榻上睨着她。

    “我要回驿站。”

    “等此间事了,我自然会派人送你回去。你怕什么?”诡异的腔调压着柔柔的鼻音说出来时,带了几分属于少年的邪魅,“我又不会吃了你……放心,我只吃糖,不吃人的。”

    姜沉鱼不敢置信地望着他,手脚一片冰凉。

    她出生名门,平日里所接触的也多是风雅贵族,贵族们自持身份,尤其在女眷面前,素以温文有礼之面目出现,即使是她哥哥那样好色如命的登徒子,有她在场时,也会收敛真性、伪成君子。因此,可以说,她这十五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下流猥琐的人,而且还是个皇子!她总算明白程王为何会不喜欢这个儿子了,换谁都受不了此人。

    以人身为板烫画,也不嫌恶心地吃下去。这样的嗜好,这样的怪行,也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变态!

    颐非,是个真真切切的变态!

    如今,这变态又盯上自己,刻意为难,他究竟想做什么?

    “我……”她的声音因愤怒而压得很低,却异常坚定,“再说一遍,我要回去,现在,马上!”

    颐非收了笑,悠悠落地,脚步沉缓地朝她走过去,随着他一步一步地靠近,姜沉鱼只觉有股莫名的压力朝自己逼近,双脚下意识就想逃,但又不甘这种时候示弱,只能用手指狠狠地掐了大腿一把,竭力站定。

    最终,当颐非走到她面前停住时,她终于明白那种可怕的重压感是为何而来,因为——颐非没有笑。

    自从她第一眼看见他以来,他就一直是笑嘻嘻的,痞痞地笑,坏坏地笑,放肆地笑,流里流气地笑,总之就是极尽一切猥琐模样地笑。

    然而,此刻,他却不笑。

    他五官俊挺,眉间带着三分阴狠,一旦不笑,三分就足足扩成十二分,盯着她,盯紧她,宛如一条毒蛇,盯着一只青蛙。

    “你知道自己是在跟谁说话吗?”颐非冷冷道,“要不要我提醒你?”

    姜沉鱼飞快反驳道:“那又如何?我乃璧国使臣,即便你是程国皇子,亦不能这样羞辱我!”

    “羞辱?”颐非的眉毛以一个独特的角度扬了起来,目光犀利得就像一把剪刀,凡是视线略及处,姜沉鱼都觉得自己的衣服好像被剪开了,正又气又羞又恼之际,见他扑哧一笑。

    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一旦弯起,肃杀之意瞬间淡化,他站在距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又变回了她所熟悉的那个猥琐皇子,拖着别人绝对模仿不来的欠扁腔调悠悠道:“你觉得那是羞辱?难不成……你还是……处子之身?”

    “你!”

    “所以,看不得男子的裸体?更见不得在性器上的刑罚?”

    “你!”

    “啧啧啧,你瞧,你的脸都红了……”颐非说着,伸出手,竟轻佻地落在了她头上,“难道说,你的风流师兄还没碰过你么?他嫌弃你?其实,如果没有这块疤,你可是个大美人呢……”

    毒蛇般的手,从发顶慢慢地滑落,顺着发丝一直一直往下,所及之处,肌肤一阵寒栗,很想逃,但又不甘心逃,可不逃,难道就任由他这样摸下去?

    眼看那只手就要滑到胸前,忍无可忍,姜沉鱼终于爆发,一把打开他的手,还待补上一巴掌时,却被他扣住手臂,反而拖至身前,继续笑道:“怎么?生气了?其实,我挺喜欢看你生气的样子呢,比平日里假正经的你,可有趣多了……”

    “你!”手被制住,她干脆用脚去踩,但没想到又被颐非提前一步料到,将脚挪开,姜沉鱼踩了个空,气骂道,“放开我!放开我!颐非,你敢如此对我!”

    “呵呵,我有什么不敢的啊?”颐非笑着,那只手竟又无耻地摸了上去,姜沉鱼又气又急,低头就咬,颐非忙撒手,用力过度,指尖划到了她的耳环,耳珠脱离开链子,只听“咚”的一声,掉进了湖里。

    姜沉鱼尖叫一声,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将颐非推开,扑到船头,望着湖面上未尽的涟漪,彻彻底底地被吓倒了。

    耳珠!

    她的耳珠!

    昭尹所赐的毒珠!

    竟然就那样掉到了湖里!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颐非见她如此紧张,干脆抱臂站在一旁说风凉话:“怎么?你那耳珠很重要么?其实我一早就想问问你,你为什么只穿了一个耳洞,只戴一只耳环?”

    姜沉鱼盯着湖面,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颐非又道:“这么紧张,难道是你的好师兄送你的定情信物?我看也不值什么钱,他现在当了东璧侯,有钱得很,让他再给你买就好了。”

    姜沉鱼握紧双手,全身微微地颤抖。

    颐非摸着下巴,沉吟道:“怎么?你就这么心疼那只耳珠?那就跳下去捞啊。其实这个湖,是挖出来的,一点也不深。你水性要好,没准儿还真能重新找回来呢,哇哈哈哈哈……”

    他算准了她不会去捞,因此扬声大笑。然而笑到一半,突然停止,面色骤变——

    视线处,姜沉鱼慢慢地直起身来,她的目光始终焦凝在碧蓝色的湖水里,然后伸手去解衣扣。

    一颗、两颗、三颗。

    扣开后,衣襟双分,紧接着,“啪”的一声,丝麻编织的腰带也被扔到了地上。

    姜沉鱼,就那样用一种没有表情的表情,脱掉她的外衫。

    湖面上的风,吹起她的长发和单衣,她站在船头,发如云,面如雪,过分窈窕的身躯分明随时都会被吹走,却又散发着一种难言的坚毅。

    “扑通”一声,她跳进了湖里。

    颐非表情一紧。

    湖面上的漩涡层层扩散,他的眼底仿佛也泛起了幽幽涟漪,湖面上的风,同样拂过他的长发和长袍,嬉皮笑脸的少年,这一次,不笑了。

    水面“哗啦”一声,冒起水花,姜沉鱼浮出个头。

    颐非静静地注视着她。

    两人的目光空中一交错,彼此都没什么表示。姜沉鱼深吸口气,再次潜了下去。

    山水走到颐非身边,小声道:“三殿下,要帮她吗?”

    颐非摇了摇头,眼中的神色又沉了几分。

    风一阵阵地吹过来,他的衣袖被鼓起,向后翻飞,而他,就那样站<tt>?t>在船头,看着姜沉鱼一次又一次地浮出水面,再钻入水底。

    有什么东西在他眼眸深处化开了,又有什么东西开始慢慢凝结。

    他不动,不笑,不说话。

    只是一直一直看着。

    直到姜沉鱼又一次沉下去,半天,都没再浮起来。

    旁边的随从们早已停止了烧<big>藏书网</big>糖与用刑,向船头围拢,松竹道:“现在虽是初夏,但这湖里的水,因引的是麟幽泉的泉水的缘故,比寻常水要冷得多,这位姑娘下去这么久,恐怕……”

    山水也附和道:“不管怎么说,她也是璧国的使者……”

    湖面静静。

    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船身不动。

    因此,那湛蓝色的湖面看起来就像一面镜子,毫无生气。

    颐非看着看着,突然转身回舱。

    山水和松竹正在为姜沉鱼惋惜时,淡漠得像这湖水一样的语音飘了过来——

    “琴酒,救她上来。”

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祸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十四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四阙并收藏祸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