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酒坛在屋檐上打了个转,骨碌碌落地,“砰”的一声,摔个粉碎。

    因这一声异响,姜沉鱼停指,淡淡的影子笼过来,抬头,发现潘方不知何时已从屋檐上下来了,正立在前方。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潘方忽地伸手按住琴弦,沉声道:“够了。”

    姜沉鱼莞尔:“你觉得心情可好些了?”

    潘方注视着她,深邃的眼底有着难以辩解的情绪:“是不是如果我不喊停,你就一直这样弹下去?”

    姜沉鱼歪头故意做沉吟状,眼见得潘方目露愧疚之色,忍不住一笑,推开琴站了起来,缓缓道:“我不停,乃是因你没有悟,而今你命我停,可是真的悟了?”

    潘方脸上闪过一抹异色,像飞鸟掠起的波澜,浅浅荡漾,依依消散,最后自嘲般地笑了笑:“我是粗人一个,谈不上悟不悟的,不过有两件事情,我知道得很清楚。”

    姜沉鱼挑起眉毛。

    “第一,颐殊不是秦娘。”潘方望着远处的天空,曦色初起,他的脸庞在亮光里无比清晰,一字浓眉向上缓扬,眼窝处略有深陷,鼻子直挺,唇角坚毅,表情凝重,但目光却又带着柔和,在此之前,姜沉鱼从没见过哪个男子,能将刚毅与温柔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特质融合得如此完美。

    潘方转身,将目光对准她,一字一字道:“我绝对不会混淆二者,也绝对不会用谁来代替谁。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因此大乱阵脚,而忘记了此趟出行的目的。”

    姜沉鱼咬住下唇,他如此坦诚,反倒令她惭愧。其实,昨夜她之所以不对颐殊他们解释他为何会落泪,有部分原因就是希望这一惊乍之举能起到某些意外效果——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敢哭在人前,更何况是为了那么令人感动的原因。颐殊虽然现在不知道,但日后总有一天会知道,而她知道之日,也许就是情陷之时。可是,潘方现在却清清楚楚地对自己说——他不会因为颐殊长得像秦娘就对颐殊产生什么特殊感情。如此一来,顿时让姜沉鱼觉得自己又妄作了一回小人。

    “第二,秦娘她……”潘方用一只手按住自己的心脏,“在我的这里,并且,会一直在这里,直到跟我共死。”

    姜沉鱼的眼睛迷离了起来——这真是世间最美丽的一句情话。

    美丽到,让她无法再张口说话。

    因为,无论再说些什么,都是亵渎。

    她只能垂下头去。

    耳中听潘方忽道:“伸手。”

    她怔了一下,双手下意识地伸过去。指上一凉,抬睫,却原来是潘方取出了随身携带的药膏,帮她敷在手上。

    她弹了整整一夜,十指早已酸疼不堪,更有些地方磨破了皮,火辣辣的疼痛。但之前都强行按捺着,没想到,潘方竟如此心细如发,连这种小事都注意到了。

    潘方的手势极为灵巧,几乎都没直接碰触到她的肌肤,先是左手,然后右手,冰凉的感觉取代了烫灼的疼痛,姜沉鱼感激道:“多谢。”

    潘方收起药膏,定定地看着她,低声道:“你是个好姑娘。冰雪天姿,又为人善良。”

    姜沉鱼一愣,有点惊讶他竟然会忽然说出这种话,正要自谦,却见潘方的目光沉了几分,眸底似有唏嘘:“公子……与你今生无缘,是他的损失。”

    姜沉鱼的呼吸,在那一瞬间几乎停止。

    他知道!

    他竟然知道!

    他竟然知道她的身份,知道她是谁,更知道她与姬婴的瓜葛!

    姜沉鱼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小半步,只觉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她猜度过江晚衣是否记得她,她猜度过船上那两百八十人是否认识她,却独独没有想过潘方!

    那日,同昭鸾公主去茶馆时,她从头到尾躲在一旁,又是男子打扮,潘方应该不会注意到她才是,后来就更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为什么他会认得他?

    看着她瞬间变白的脸,潘方道:“我不会说出去的。”

    姜沉鱼咬着嘴唇,半晌,才僵硬一笑:“我们却真有缘,不是吗?”

    他们两人,一个是姬婴的门客,一个是姬婴曾经的未婚妻,而今,同为出使程国的使臣,要完成共同的任务——这样的境地遭遇,当初又怎会预料得到?世事安排,果然令人哭笑不得、感慨万千。

    她倒也不怕潘方会泄露她的秘密,只是,一度已经被尘封了的往事,却被某个有关联的人刻意挑起,那种猝不及防的错愕,以及无以适从的狼狈,还是让她心中一酸。

    尤其是,对方竟用那样的话赞美她—.—“公子与你今生无缘”。

    多想掩住耳朵,就可以假装自己听不见。

    多想闭上眼睛,就可以假装自己看不见。

    那么多多想多想,但最终,依旧只能静静地站着,直生生地看着,逃不得,也放不下。也许有生之年,姬婴二字,必将成为她永远的禁忌:挑开了,疮浓疤深;遮上了,隐隐生疼。

    如此,尴尬痛苦却又不忍不舍的一种存在。

    四周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局促了起来,为了消除那种局促,姜沉鱼逼自己抬起头,回视着潘方,挑眉、扬唇,努力一笑:“其实……”

    才说了两个字,就听得一声凄厉的叫声,伴随着门板被重重撞开的声音,一个人冲进驿站,撞得急了,收脚不住,扑地栽倒,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后,好不容易停下,也顾不上擦去脸上的土,冲着姜沉鱼就喊:“虞姑娘,潘将军,不好了!出大事了!”

    姜沉鱼连忙上去搀扶:“李管家,发生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说……”

    “不好了,不好了……出、出大事了啊!”李庆面色如土,跟活见了鬼似的,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刚从宫里传出个讯儿,说侯爷、侯爷他……”

    姜沉鱼心中一咯,惊道:“师兄怎么了?难道是他把程王给医、医……坏了?”她本想说医死了,但字到嘴边想起不妥,连忙换了。

    “要那样还算好了,他、他……听说他昨夜假借就诊之名,留宿宫中,半夜程王突然呕吐,宫人们忙又去找侯爷,谁料、谁料……”李管家说到此处一拍大腿,急得满头大汗,“谁料他竟不在自己的房间里!而是、而是……”

    姜沉鱼微微眯起了眼睛。别人慌乱,她反而就镇定了下来,瞳底似有冰霜凝结,冷冷接口道:“而是在别人的床上么?”

    李庆大吃一惊:“虞姑娘你早就知道了?”

    “那个别人,是不是程王最宠爱的罗贵妃?”

    李庆跺脚道:“正是她!你说,这、这不是……色胆包天,完全置璧国的颜面,和咱们这些同来的人的性命于不顾么!”

    姜沉鱼扭头,看向潘方:“将军怎么看?”

    潘方回答得非常言简意赅:“阴谋。”

    “那我们还等什么?”姜沉鱼讽刺地一笑,转身,扬声道,“来人,备车。”

    李庆道:“虞姑娘要去皇宫?”

    “嗯。”

    李庆大喜:“虞姑娘已想到良策救侯爷?”

    “没有。”

    “啊?”

    姜沉鱼注视着天边的云层,云彩重重,层层铺叠,可算灿烂,也可称为不祥,就那么模棱两可地堆积着。她的瞳孔收缩着,压低了声音道:“如果他是被冤枉的,我自然想尽办法拼却一切也要救他。但是——”

    “但是?”

    “但是,如果此事是真的,色令智昏,淫人妃子,辱我国体,羞我国颜,死万次也不足惜。”

    李庆呆住。

    姜沉鱼看了他一眼,却又笑了,继续道:“不过,即便要死,也要带回璧国,由国主亲自赐死,不容他手横加裁决。所以,我们走——”

    随着这一声走,车轮碾碎碧草,分明前一刻还是晨曦明亮,这一刻,天边的云层翻滚着,直将墨色晕染人间。

    一记霹雳过后,大雨倾盆而下。

    马车抵达皇宫时,浓云已将整个天空尽数遮蔽,宫灯映得湿漉漉的地面上,泛呈出道道磷光,双脚落地,裙摆就不可避免地沾了水。

    李庆连忙打起伞,举到姜沉鱼头上,而她却没什么反应,只是盯着守门的侍卫,加重声音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不让见?”

    侍卫彬彬有礼地笑着,态度恭敬,但话语依旧冰凉:“是的,三皇子交代过,他现在有事,不便接见各位贵客。”

    “谁说我们要见三殿下?我们要见程王陛下。”

    “皇上病重,非他传召,一律不得拜见。”

    姜沉鱼眯起眼睛:“那么你告诉我,现在我们还能见到谁?”

    侍卫弯了弯腰:“不好意思,各位,现在你们恐怕谁也见不到。”

    姜沉鱼拧起了眉头,她料到对方可能会来这么一招,然而,事情紧急,他们在宫外多待一刻,江晚衣就可能在宫内多受苦一刻,而罪名也会更加重一分,所以,一定要见到三位皇子或者公主才行。

    她抿了下唇,沉声道:“既然如此,那算了。不过,东璧侯此刻尚在宫中,我们要见他。程王不会连我们要见本国的侯主,都要阻挡吧?”

    侍卫暧昧地笑笑:“东璧侯现在……不方便见你们。”

    姜沉鱼直截了当地问:“为什么不方便?”

    侍卫小小地尴尬了一下,然后道:“姑娘这么急地赶来,自然也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东璧侯犯下的可是大错,恐怕……呵呵,有些事情既然做得出来就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他自己也就算了,倒是连累着你们也……”

    正笑得猥琐,姜沉鱼将脸一沉,厉声道:“住口!我国侯主岂容你妄加置评?且不说事实原委如何尚不得知,我们乃是璧国的使臣,就算犯了什么错,也不允许你们私下审问!快去告诉你的主子,今日我们一定要见到侯爷!”

    侍卫面色一变,也急了,冷冷道:“你们这样闹也没有用,殿下交代过,今日谁来了也不许见……”

    刚说到这里,一阵急促的车轮声穿透雨帘,很快就到了近前,乃是一辆轻便马车。

    车夫勒马,轻叱道:“开门,放行!”

    侍卫耷拉着眼皮道:“三殿下交代,谁也——”声音突停,他瞪大了眼睛,望着从车中伸出的一只手。

    那是一只保养得当、非常秀气的手。

    拇指与中指轻轻弯曲,握着一块金紫色的令牌,牌上的花纹因为背对着姜沉鱼的缘故,看不见。

    然而,侍卫表情顿变,二话不说,立刻恭恭敬敬地挥手,指挥其他守门人将宫门打开。

    马车从姜沉鱼身边缓缓驰过,姜沉鱼盯着那重低垂的帘子,正在想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权力,连颐非的命令都对其无效时,车里忽然传出个声音道:“你们跟我进去。”

    侍卫急道:“三殿下吩咐过,不许让他们……”被车夫一瞪,声音就越说越小,最后沮丧地垂下头去。

    姜沉鱼大喜,连忙回自己的马车,于是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地驰进皇宫,又足足走了半盏茶工夫,才停下来。

    姜沉鱼下车,见前面的车夫也跳下车转身去扶车中人。

    时至六月,正是温热的初夏,虽然大雨降低了温度,但是穿件薄衫已经足够。然而,从车里出来的那个人,却穿得非常臃肿,一眼望去,大概有三四件之多,整个人都蜷缩在衣服里,显得很畏寒。

    车夫将一件狐皮披风披到他身上,他拢紧了披风,一边轻声地咳嗽着,一边抬步,朝屋宇走去。

    姜沉鱼吩咐李庆等在外头,示意潘方一起跟上。

    门口守着的侍卫们见了那人果然不敢拦阻,乖乖放行。

    房门开后,里面是个偌大的大厅,颐非正斜靠在一把雕花长椅上,用一种嘲讽的笑容看着厅中央的两个人,忽见门开,那么多人走进去,顿时吃了一惊,连忙起身落地。

    而厅中两人,一个一动不动地站着,形如雕塑,另一个跌坐在地,掩面哭泣。不是别个,正是江晚衣和罗贵妃。

    姜沉鱼见没有用刑,心中顿时松一口气。

    颐非则瞪着那个人,表情极为不悦,然后又瞟一眼他身后的姜沉鱼他们,阴阴道:“你不是去了雪崖求药吗?”

    厅中暖和,那人解去披风,顺手递给紧跟其侧的车夫,厅内的灯光顿时映亮了他的眉眼,那是一张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的脸,眉毛非常黑,像用墨线勾勒出的,密密实实绞成一条,睫毛极长,眼瞳带着天生的三分轻软,一如他的双手,有着模糊性别的秀美。

    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径自走到一边,找了把椅子坐下,然后才开口道:“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觉得我应该到场。你不用管我,继续吧。”清冽如泉般的目光跟着一转,看向了姜沉鱼,“你们也别站着,一同坐下吧。”

    姜沉鱼想了想,依言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潘方没有坐,但却走过去站到了姜沉鱼身后,不知为何,这个细小的举动却让姜沉鱼觉得莫名心安,仿佛只要有那样一个人站在自己身后,无论前方要面对怎样的风风雨雨,都不需要太害怕。

    颐非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扫视,最后一耸肩膀,懒洋洋道:“很好,这可是你非要留下来看的,也是你带他们进来的,日后父王怪罪,可别怪做弟弟的我不够意思,只能把大哥你,给供出去了。”

    姜沉鱼的睫毛一颤——虽然依稀已经猜到了此人的身份,但是真听人点破,还是有点心惊。真没想到,眼前这个神溢而容止、秀媚且自矜的男子,就是父亲口中那个所谓的“庸碌无为、耳根软没主张”的程国太子——麟素。

    这样的相貌、这样的风神,为什么会不讨铭弓喜欢?

    如果他真的庸碌无为,适才的守卫们为何会如此畏惧他?如果他真的没有主见,此刻颐非审讯,他就没必要非要来趟这浑水,更不需要带她们一起进来……

    好多想不通的矛盾,一股脑地浮上心头,却最终化成了一分镇定,牢固地罩在面皮之上,姜沉鱼静静地坐着,凝望着大厅中央痛哭流涕的罗贵妃,和脸色灰白却一言不发的江晚衣,不动声色。

    颐非则笑嘻嘻地瞥了众人一眼,悠悠道:“既然客人都到齐了,这出戏咱们就接着往下唱吧。”

    罗贵妃明显哆嗦了一下,抬起赤红的眼睛,无比紧张地望着他。

    他却把头扭向麟素:“怎么样,太子哥哥,要不要贵妃娘娘把故事的来龙去脉重新向你复述一遍啊?”

    麟素淡淡地看着罗贵妃道:“有什么冤屈?”

    罗贵妃咬住下唇,浑身发抖,但就是不说话。

    麟素又看着江晚衣:“她不说,那么你呢?”

    江晚衣面色冷肃,眸色深沉,宛如一块沉在水中的白玉。这让姜沉鱼回想起初见他的那一天——杏黄色的帷幕重重掀开后,映入眼帘的所谓“神医”,竟是一个如此年轻,水般蕴秀的男子,彼时就已觉得,他和皇宫何其格格不入,而今,事关两人的名誉、两国的邦交,如此箭在弦上、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大时刻,看他立在堂下,书生般的单薄身躯,以及眉宇间所散发的浓浓悲怆,都愈发萌生出一种“这样云淡风轻神仙一样的人物,为什么要站在这里”的荒诞感觉。

    而他,偏偏也不说话。

    颐非嘿嘿笑道:“他不说,自然就是默认了。其实,说不说也都不重要了,那么多双眼睛可都看到了呢……是不是啊,我的东璧侯,江神医?”

    江晚衣的目光滞厚地从姜沉鱼和潘方脸上拖过,然后缓缓垂下头,姜沉鱼注意到他的双手在身侧慢慢地握紧,分明满含挣扎,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为什么他的反应要如此为难?莫非还有更深一层的隐情?才能令他宁可冒着被杀头的风险,也不肯说出真相?

    麟素缓缓道:“我不管别人看见了什么,我现在只想听当事人一句话。”

    “那么,我就为太子殿下复述一次好了。”颐非朝罗贵妃走了几步,笑吟吟地睨着她,声音软绵如丝,“贵妃娘娘和东璧侯自小缘浓,久别重逢,情难自禁,又彼此多饮了几杯,男欢女爱,浑然忘却了彼此的身份,所以犯下这滔天大错,如今东窗事发,铁证如山,百口莫辩,也就只能乖乖认罪……”

    姜沉鱼见他越说越不像话,刚待皱眉,却听他语调忽然诡异地一转:“这样的故事——别说我不会信,太子哥哥不会信,父皇不会信,恐怕,这全天下的人都不会信的。”

    此言大大出乎她意料,不禁睁大了眼睛看去。

    颐非抬起他那花里胡哨的长袖,用三根涂着淡淡蔻丹的手指,掩唇一笑,他长得远不及其长兄具有天生柔态,因此这么娘娘腔地一笑,反而显得更加猥琐,但在那样刻意呕人的姿势里,一双眼睛却是黑如点漆,闪闪发亮:“别说东璧侯你作为璧国的使臣重命在身,天底下的明眼人都知道你是为了娶我妹妹而来的;就算你要跟人偷情,也没必要在进宫的头晚连路都不太认识的情况下就爬上牙床;更何况你明明知道之所以让你留宿宫中,就是为了方便为我父就诊,随传随到——请问,这个世界上真有色令智昏到全然不顾以?99lib?上三点的蠢材么?也许有,但是一个能将数万种草药配方烂熟于胸的大夫会这般没有头脑,呵呵,我不信。”

    江晚衣因他这番话而豁然抬头,表情震惊,显然也是没想到这个诡异莫测的程三皇子竟然会出言帮他开脱。

    麟素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

    颐非抬起一只手,打断了他:“我为何要私下审问他们?当然是——我就是很想知道,明明有着这么多说不通的地方,明明有无数种理由可以辩解,但为什么——我们的东璧侯却只字不言,宁可被人冤枉呢?这,才是发生得最有趣的事情。”

    姜沉鱼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颐非说得没错,这,才是问题的最关键所在!为什么罗贵妃要冤枉江晚衣?为什么江晚衣却不肯辩解?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除却流于表面的,难道还有更大的阴谋?

    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捏紧了。

    颐非侧身,看着罗贵妃道:“娘娘,不知,你能否为我解惑呢?”

    罗贵妃发着抖,紧咬牙关,颐非一挑眉毛,又笑了:“娘娘和东璧侯有仇么?要如此冤枉他?”

    “什、什、什么?”罗贵妃顿时瞪大了眼睛。

    “若非你派人请的东璧侯,他还能自个儿认得路走到你的碧绣宫么?”

    “我、我……我只是请他叙旧……”

    “哦,原来在晚宴上你们还没叙够,要半夜三更接着叙?”颐非眯了眯眼睛,目光却尖刻如刀,“我父一病三年,娘娘又正值狼虎之年,寂寞难耐也是人之常情……”

    他声线尖细,再加上语调古怪,因此说起嘲讽话时更显刻薄,罗贵妃哪受得了这份羞辱,煞白了脸,突地看了江晚衣一眼,嘶声道:“你信他却不信我?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败坏自己名节?我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

    颐非慢悠悠地打断她:“啊,你忘了加个关键词——是病前。我父皇生病前,的确最宠爱你,但是自他一病,后宫姬妾形同虚设,就算他病好了,会不会再临幸你都很难说,更别提将来封后。”

    “你!你、你……”罗贵妃无可反驳,眼圈一红,眼泪又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正一番乱时,椅子划过地面的声音尖锐地响起,众人回头,却是姜沉鱼站了起来,然后拢手于袖,以一种无比优雅无比从容的姿态,走到罗贵妃面前。

    “我有个问题,想请问贵妃。”

    颐非笑嘻嘻地在她脸上盯了几眼:“阿虞姑娘肯帮我一起问,那是再好不过。”

    姜沉鱼居高临下,表情淡然地看着罗贵妃,轻轻道:“外人传的,那是外人的眼睛看见的,我只想请问贵妃,你的眼睛,看见了什么?”

    罗贵妃露出迷惑之色。

    姜沉鱼微微一笑,声音更见柔婉:“也就是说,你与我师兄既然肌肤相亲,总该有些什么不为外人道的证据可以证明吧?”

    被她一提醒,罗贵妃眼睛顿时一亮,连忙将头扭向两位皇子,哽咽道:“玉倌、玉倌他的腰下三寸处,有一个指甲大小的半月形的疤!”

    此言一出,人人动容。

    腰下三寸,已经接近人身上最私密的部位,她竟连江晚衣那里有疤都知道!

    姜沉鱼沉声道:“如果我没记错,贵妃曾经是我师兄的贴身丫环吧?”那么小时候帮江晚衣洗澡穿衣时见过也不足为奇。

    谁料罗贵妃闻言,却摇了摇头道:“那疤是新添的,以前……不、不曾有……”

    “你确定?”

    “是。”

    姜沉鱼凝视着她,很慢地重复了一遍:“你、确、定?”

    罗贵妃不解其意,但还是咬唇郑重地点了点头:“是!”

    “除此之外呢?”

    “什、什么除此之外?”

    “还有其他的什么胎记疤痕么?”

    “这……”罗贵妃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垂下头闷声道,“当时场景太过混乱,也许还有,但未曾留意,也、也不记得了……”

    “很好。”姜沉鱼展颜一笑,“希望你记住你的这句话,以及刚才的两声‘是’。”说罢,转身慢慢地走到江晚衣面前。

    颐非麟素等人全神贯注地盯着她,正在猜度她下一步会不会是要江晚衣脱衣验身时,却见她突然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扇了下去——

    “啪!”

    无比清脆响亮的爆破音回荡在密闭的厅中,震得人人大惊,尤其是麟素,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这是?”

    姜沉鱼看着自己因用力过度而一直发抖的手,再看看已经被完全打懵了的江晚衣和他脸上迅速映现的红印,眼睛里慢慢地浮起泪光……

    “师兄……你、你……你对得起我吗?”

    厅内人人目瞪口呆,尤其江晚衣,呆呆地望着她,仿若被定身了一般。

    而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姜沉鱼已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怒道:“你答应过师父什么?你答应过的!你、你、你混蛋!”

    颐非脸上闪过几抹异色,眼眸由浅转浓。

    “你答应过师父要好好对我的,可是你却一次次地欺骗我、背叛我!这次来程国是圣上的旨意,好,我不跟你计较,只当是你不情愿,可是她又如何解释?我在驿站等你一夜,不知有多着急,而你却在这里风流快活,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答应过师父的……你却这样对我……这样对我……”姜沉鱼的嘶喊变成了哽咽,一只手死死抓着江晚衣的衣领,一只手拼命敲打着他的胸膛,直把他推得踉跄后退。

    最后,只听“哧”的一声,衣领突然裂开,她用力过度,直向后栽倒,潘方连忙上前扶住她。

    姜沉鱼的身子尚未立稳,目光胶凝在某处,啊地叫了出来。

    其实不止是她,其他所有人也都看见了——

    只见江晚衣的衣领已变成两块破布尴尬地挂在右肩上,由左肩开始到右胸下方全部裸露着,而让诸人吃惊的是那裸露的肌肤上,深一块浅一块,全是猩红色的斑痕,像泼洒了的墨汁一样遍布了他的整个胸膛!

    罗贵妃一见之下,惊恐万分地发出尖叫:“不、不!不……不可能!这不可能,刚刚、刚刚明明没有!没有的啊……”

    姜沉鱼推开扶着她的潘方,挺直腰身冷笑道:“没有?真是有趣,你知道我师兄腰下三寸有个指甲大小的疤,却会不知他身上还有这么大一片红斑……”

    “我、我……”罗贵妃慌乱地望着江晚衣,“我没有说谎,之前、之前真的没有的,没有的!没有的啊……”

    “难道你的意思是这红斑是这会儿现长出来的?”姜沉鱼沉下了脸。

    “我、我、我……他、他、他……”罗贵妃剧烈地颤抖着,突地爬上前抓住麟素的衣袍下摆,哭道,“太子殿下,你信我,你信我啊!”

    麟素厌恶地看着她,像看着什么不洁的东西一样。

    倒是颐非,忽地一弯腰,将手伸给她。

    罗贵妃如溺水之人看见一根浮木一样,满怀希望地抬起头,只见他笑嘻嘻道:“我教娘娘一个说辞,就说你与东璧侯云雨之时,姿态狂浪,根本来不及脱衣就……”

    罗贵妃的希望顿时变成了绝望,看着他的那只手,跟看见了毒蛇似的,忙不迭地连滚带爬向后躲去。

    姜沉鱼深吸口气,上前几步正色道:“现在,娘娘对我师兄的指证已立不住脚,你们准备怎样处置此事?”

    颐非挑了挑一边的眉毛,笑得邪魅:“当然是继续追查了。”见姜沉鱼眉头微皱,便又道,“不过,只是查她。”说着,指了指罗贵妃。

    “那我师兄呢?”

    “当然是该干吗干吗去喽。”

    “那好,我们回驿站。”姜沉鱼刚待转身,颐非将手一拦:“咦,我有说你们可以走吗?”

    两人的目光交错,姜沉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冷冷道:“你不让我们走?”

    颐非抿唇而笑,眼睛闪闪发亮:“哪里,我只是提醒一下,我所谓的该干吗干吗,是指还得有劳侯爷为我父王治病。”

    “真好,我所认为的该干吗干吗,也是让我师兄继续为程王陛下治病,只不过——这个宫中是非实在太多了,在真相查明之前,为了避嫌,师兄还是回驿站住的好。”

    颐非看着她,她也直直地看着他,两人就那么定定地看了半天,最后,颐非的另一条眉毛也挑了起来,然后一侧身,让出了道路。

    姜沉鱼沉声道:“潘将军,带着师兄,我们走吧。”说着,没有丝毫迟疑地与颐非擦身,打开紧闭的房门,走了出去。

    外面,艳阳似锦,立刻暖暖地袭上来,披她一身。

    纵然天气如此旭暖,然而,手在袖中,却是满指冰凉。

    姜沉鱼紧抿唇角,快步而行,出宫门后,招来李庆,带着江晚衣返回驿站。

    一路无言。

    十日后,田九跪在御书房中,对昭尹复述了此事。

    昭尹问道:“也就是说,沉鱼用了江晚衣给她易容的那种药?”

    “是。她先是将药塞拔掉,偷偷藏在一只手里,然<s>99lib?</s>后走过去用另一只手打了江晚衣一耳光,吸引住众人视线,以便可以顺理成章地与他发生一些肢体上的接触,再借着扯衣,将药全部倒进江晚衣衣内,计算好时间,等药效发挥作用时再撕裂他的衣领,让众人看见他身上的红斑。”

    昭尹拧眉道:“她的胆子真大,难道就不怕麟素和颐非看穿她的把戏?”

    “那是因为她必定事先调查得知,麟素和颐非都不会武功,所以她借着衣袖的遮挡,又不停说话分了他们的神,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在场唯一能发觉的,只有潘将军,而潘将军是自己人。”

    昭尹眯了眯眼睛:“哼,真想知道若当日涵祁也在场的话,她该怎么办。”

    田九微微一笑:“但涵祁当日,并不在场。”

    “所以她那小伎俩才得逞的嘛。”昭尹嘲讽道,歪了歪头,“然后呢?颐非就那样放他们回去了?”

    “是的。”

    昭尹沉吟道:“那么轻易就放人了?虽然姜沉鱼演了那么一出怨妇戏,但严格算来,根本就是偷换概念——罗氏说江晚衣身上有疤,她就索性说江晚衣身上有更大的疤。”

    “所以,她之前那三次重复地问罗氏确不确定,就很有必要了。因为,当她在问罗氏是否记得还有其他疤痕时,罗氏虽然也有戒心,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但其<u>..</u>实已经落进了她的圈套。因为,当大家看见江晚衣身上居然有那么触目惊心的红斑时,自然就会怀疑罗氏的话——她既然看得见那么小的疤,为什么会看不见那么大的斑?如此一来,罗氏的证供就显得很不可信了。”

    “可是当时不是说有很多宫人看见他们两个在床上衣衫不整吗?”

    “但也仅仅只是在床上,且衣衫不整,而已。”

    昭尹十指交叉,缓缓道:“也就是说,江晚衣在罗氏的床上被人抓到确是事实,但是,除却罗氏,再无第二人能证明他们确实有奸淫之事,因此,只要推翻罗氏的证供,罪名就不成立?”

    “是的。”

    “那么他们究竟有没有真的酒后乱性呢?”

    田九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暧昧地笑了笑,然后从袖中取出一张纸条,恭恭敬敬地呈上前去。

    昭尹伸手接过,打开来看后,倏然色变,拍案而起道:“竟是这样!”

    “是的。”

    “这也就是江晚衣宁可被杀头,也不肯开口为自己辩解一句的原因?”

    “是的。”

    昭尹突地伸手,将那张纸条斯了个粉碎,怒极而笑道:“好!好!一个两个,全是如此,竟敢忤逆朕,瞒着朕!连朕的旨意也不放在心上!”

    田九扑地跪倒,沉默地垂下头去。

    昭尹的失态很快过去,最后深吸口气,恢复了镇定之色道:“朕没事了,你继续说,后来呢?姜沉鱼回到驿站后没再做些什么吗?而她走后,那三个程国皇子又有什么举动?”

    田九低声道:“自然是有举动的……”

    马车抵达驿站后,姜沉鱼一言不发地径自下车,直进她的卧房。

    潘方推了推依旧失魂落魄的江晚衣,朝卧房方向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跟进去,江晚衣明白他的意思,面色复杂地站了半天,最后长长一叹,才终于推门进去了。

    门内,姜沉鱼静静地坐在桌边,仿佛是在等他,又仿佛只是在发呆。

    江晚衣朝她一步一步走过去,阳光透过绿棂窗上的白纱,勾勒出她的侧影,依稀泛呈着淡淡光华。她那般明亮,却又那般沉郁。

    江晚衣停步,开口,声音轻轻:“把你的左手……给我。”

    姜沉鱼转过脸,两人视线相交,她慢慢地抬起左臂,黑色的披风滑开,白色的素袖落下,显露出由始至终一直缩在里面的左手——

    猩红、暗红、血红的色块密密麻麻,像蜘蛛一样吸附在五指之间,而凸起的青筋更是老树盘根般四下分布,每根手指都比原来的扩大了一倍,红肿地挤在一起,根本张不开。

    姜沉鱼就那样用一种无比优雅的姿态伸着那只丑陋到难以描述的手,静静地、一点一点地笑了。

    如一朵花嫣然绽放。

    如一棵柳随风轻拂。

    如流星划过静谧的夜空。

    如碧泉涌出清澄的穴眼。

    如这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凝眸微笑——

    “三日后,我的这只手,会不会变成世间第一美手?”

    江晚衣忍不住笑了,但一笑过后,却是感慨:“你真是大胆……”说着,从橱柜上取了药箱过去,坐下,为她上药。

    碧绿色的药水一点点地涂在手上,于是那一块的肌肤就由红变浅,姜沉鱼扬了扬眉道:“原来这个还是可以洗掉的?”

    “嗯。”江晚衣仔仔细细地用棉球刷药,每条褶缝都不放过,低声道,“是药三分毒,你此次用得过量了些,若不早点洗掉,怕是不好。”

    “这种程度的损害,比起掉脑袋来,可轻多了。”姜沉鱼不以为意,把脸别向另一边,继续望着窗外的风景,若有所思。

    于是,房间里就变得很安静,只有江晚衣为她上药时,偶尔发出的瓶罐碰撞和衣衫拂动的声响。

    在那样的静谧中,心跳声就显得好清晰,江晚衣的表情变了又变,终于抬起头,直直地盯着她道:“你为什么不问我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姜沉鱼淡淡道:“你宁可掉脑袋都不肯说,必定是有不能说的原因。”

    “如果是你问的话,也许……”江晚衣一字一字,仿佛很吃力地说道,“我愿意说。”

    姜沉鱼转回头,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突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江晚衣的目光迟疑着,点了点头。

    “你真的知道我是谁?”

    “嗯。”他声音轻轻,“你知道的,我……曾是公子的门客。”

    “你一早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却什么都没有问过我。所以,”姜沉鱼冲他嫣然一笑,“现在,我也不会问你。”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也变得感慨了,“说穿了,我们其实都不过是别人手里的棋子,怎么走每一步,都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既然如此,棋子何必难为棋子?你说对不对?”

    江晚衣露出感激之色。

    姜沉鱼反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背:“所以,今日之事,只当是我还你易容药的人情,不必放在心上。不过,程国那边不会如此轻易就作罢的,下一步怎么办,你自己多想想吧。”

    “放心,我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江晚衣在说这句话时,虽然表情依然微带犹豫,但是目光却很坚定。这让她心中小小地惊讶了一下——这一切的一切,会不会是自己多管闲事了呢?也许,江晚衣所做的每一步都是为了达成某种状况而计划好了的,却被自己横加破坏了?

    姜沉鱼咬住下唇,看江晚衣的样子,在事情水落石出前,是不会再明言了,一念至此不禁有些后悔刚才为何故作大度不打听真切,但话都说出口了,也不好再变卦,当即笑了笑,转移话题道:“不过师兄,现在恐怕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之间有私情了,你想娶颐殊公主,可就更难了哦。”

    江晚衣垂下眼睛,讷讷道:“谁要娶她。”

    “啊?你对那位公主就真一点兴趣都没有吗?”她故意打趣,“虽然说是皇上希望你娶她,但颐殊可真的是个大美人哦!”

    江晚衣眼底闪过一丝阴霾,似乎想起了什么,冷笑道:“美人她还不够格,倒是祸水的本事……”说到这里,突然收口,神色变得更加复杂。

    姜沉鱼目露询问之色。

    江晚衣幽幽一叹:“君子不议人短长,我失言了。”

    姜沉鱼眸中的好奇转为明晰,逐渐亮了起来。虽然并不明白江晚衣为何对颐殊有如此成见,但见他即使满怀不忿却依旧不肯道人是非,由微见著,这位神医的人品真是不错。政治龌龊,然而,漫漫旅程之中,能遇见这样一个人,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江晚衣盖上药箱,起身走过去将窗户打开,外面天空湛蓝,风中传来草木的芬芳,他凝望着那些平凡却又美丽的风景,缓缓道:“我此次来程国,只为一件事——为程王治病。不管其他缘由牵制如何复杂,对我来说,人命始终重于一切。你出身名门,锦衣玉食,也许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里,其实,有很多很多人,都是看不起大夫的。”

    姜沉鱼静静地听着,没有插话。

    果然,江晚衣继续说了下去,仿佛是在倾诉,又仿佛只是在自言自语,并不在意听众是谁:“我曾见过很多老人衣衫褴褛遍体鳞伤地在街头苟延残喘,也见过孩子们光着脚流着鼻涕在雨天奔跑,那些贫民窟中衣不蔽体面黄肌瘦的人们,他们瘦骨嶙峋疾病泛滥……那些景象我见得太多,我还见过一个少女抱着她最好的朋友在雪地里大哭,只因为她的朋友生了病,却无钱医治……所以,我对自己说,既然老天让我生于行医世家,让我一出世就享有最优渥的行医条件,我就要以自己的绵薄之力为众生做些什么,我不愿像父亲那样只伺候权贵,我要救我所能救的每一个人,并且对那些生活困苦的病人说——我为你们看病,不要钱。”

    姜沉鱼的手慢慢地握紧了。

    “于是我与父亲争吵,离家,行走乡里,风餐露宿,无论有多辛苦,都默默承受,因为那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我就要坚持着走下去。”江晚衣说到这里,脸上并无得意之色,反而笼罩着深深的一种悲哀,那悲哀是如此鲜明,以至于姜沉鱼觉得他的背影看上去,显得更加萧条。

    “可是,理想……原来终归,只能称其为理想。这个世界,也并不是只要你够坚定,够勇敢,就可以实现一些事情……”他回过身,看着她,惨然一笑,“所以,我最终还是回来了。”

    “你觉得自己回来错了?”

    江晚衣摇了摇头:“无关错与对、是或非。而是我发现,有时候即使你只是很纯粹地想救一个人,最后都会变成非常复杂的一件事情。”

    姜沉鱼明白他的意思。诚如他所说的,他之所以来程国,只是想为铭弓治病,但是其中所牵扯到的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却无不一一制约着他束缚着他,让他觉得不堪承受。

    其实,她何尝不是如此。

    还有潘方,还有随行的这二百八十人,哪个,不也是如此呢。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回来?”她入局,是因为一道圣旨,无可抗拒。可他不是,在他入宫之前,皇帝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又是什么,将他推上了这个风头浪尖,再难将息?

    是公子吗?

    是公子寻江晚衣回来的,是公子逼了他么?

    姜沉鱼忽然觉得,这个问题对她,竟非常重要,重要到冥冥中,像有一根看不见的丝线,把过往慢慢掀开,而这一次,看见的,不再是之前粉饰太平的模样。

    她的手握紧、松开,再握紧,再松开,如此周而复始好几次后,最终还是问出了口:“是因为……公子找你,所以……你不能拒绝?”

    江晚衣的眼睛黯了下去,令她的心也跟着为之一沉——难道真是因为姬婴?

    谁料,浓密的睫毛扬起,清润如水般的声音,倾吐出的却是另一个答案:“我回去,是因为我要救曦禾。”

    姜沉鱼一惊,诧异抬头,见江晚衣握紧双手,身子竟在微微发抖,显然,他自己也很清楚,这句话一旦说出来,会产生怎样惊世骇俗的后果。

    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应该称呼她为夫人。”

    “夫人……”江晚衣脸上起了一系列的变化,有迷茫,有酸楚,有歉然,最后,笑得沧桑,“也许你们看她,是璧国的夫人、圣上的宠妃,但对我来说,她就是曦禾,是当年抱着朋友的尸体在雪中大哭不肯松手的那个孩子……”

    姜沉鱼没想到,他与曦禾竟然还有那样的交往,而且,很明显曦禾对他影响至深,深到让一个少年从此立志成为不收诊金的名医。

    “你……”她忽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说他错了?说他不该对皇帝的妃子还抱有这样的奢念?

    但是,她又有什么资格说他?

    她自己何尝不是身为皇妃,却心系他人?

    是人就有私心,江晚衣的私心是曦禾;而她的私心,是姬婴。

    房内一片静谧,正在尴尬之际,有人敲了敲门。姜沉鱼连忙起身去开门,见外面站着一个驿站守卫,手捧书柬道:“三殿下来的书信,吩咐当面呈交姑娘。”

    这么快?他们前脚刚回驿站,颐非后脚就派人送信来?搞什么?

    姜沉鱼接过书柬,打开,见上面行辞很简单,大意是有要事相谈,请至三皇子府一叙。内容没有问题,但是署名,却只填了她一个。

    也就是说,颐非只请她一人去。

    为什么?如果有关昨夜发生的事情的话,应该把他们三个都请过去才对吧?为什么单单只点名于她?那个刁钻阴毒的颐非,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不去也是不成的。

    罢罢罢,且看看他到底玩什么花样也好。

    想到这里,她合上书柬,含笑答道:“有劳回禀殿下,容我梳洗更衣后就去。”

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祸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十四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四阙并收藏祸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