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当然不是真心话。”阿近避开阿岛的目光继续道,“就算真那么想,也不会说出口。我爹娘、大哥,还有伙计都一样。”

    可是,当时却忍不住脱口而出。因为急欲一吐为快,挫挫“波之家”的锐气,如此心里便舒畅许多。

    “不过,大小姐其实很喜欢松<mark>99lib?</mark>太郎先生吧?”

    那不就是淡淡的恋情吗?大人有何心思另当别论,难道阿近小姐不曾梦想嫁给松太郎?

    这虽是对阿近的提问<u></u>,却隐含有同情松太郎的意味。阿岛其实没有这个意思,听来反倒格外令人心痛,阿近一时答不出话。

    她润润嘴唇,以另一种方式回答。

    “松太郎先生毕竟是外人。”

    尽管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感受到如家人般的亲近感,他仍旧不算亲人。当中有条分界线。

    “而且他不是普通的外人。不仅来路不明,还曾有段悲惨的遭遇,是个遭舍弃的孤儿。不知带着何种孽缘,也不晓得这孽缘何时会出现。”

    所以这分界线无法消除。

    那是大人的想法,也可说是收养这名来路不明的孩子,所衍生的“恩人”心态。

    “为向波之家还以颜色,丸千利用了松太郎先生。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波之家听闻此事后,难免会想:

    ——丸千竟然认为那个遭恶意遗弃的松太郎,比我家的浪荡子良助好?

    于是心里更不是滋味。而丸千有顺势搬出东太郎,向驿站的街坊邻居宣扬阿近与松太郎是一对。

    “至今我仍记得很清楚,娘会拉着爹的衣袖低劝‘老爷,你也该适可而止’。”

    ——别四处散步这种违心之言。要个波之家颜色看,这样已足够,松太郎太可怜了。

    这番话表示内心相当明白,打一开始丈夫便无意把阿近嫁给松太郎。

    “我爹听完后笑了。”

    ——什么嘛。松太郎不会当真的。他懂得分寸。

    ——那你更不该说这么做,我心里可是歉疚得很。

    当时母亲的神情满是愧疚与担忧。

    阿岛眼神黯淡,倾身向前。

    “松太郎这个人怎么想?与大小姐的婚事,他当真吗?”

    “因为他是个懂分寸的人,话还没听完便神情慌张地直呼太离谱,此事万万不可,在下愧不敢当,吓得满头大汗。”

    然而,他愈推拒,阿近的父亲和哥哥喜一愈坚持。你顾忌什么,只要和阿近结婚,成为丸千家真正的一份子不就得了?

    “回想起来,爹和大哥简直是互相煽风点火。”

    两人不是在嘲笑松太郎,话虽然说的露骨,其实没把松太郎放在眼里。波之家想将自家的放荡浪子强塞给阿近,丸千只要搬出松太郎,便可给对方讶中学得此事。

    她并未反抗。很不巧,阿近与父母和大哥之间的内心隔阂,并未远到足以针锋相对。

    没错,她是个乖孩子。

    阿近还不是成熟的女人,不至于执着在喜欢松太郎的念头上。

    没错,她只是个孩子。

    “之后,我极力佯装不知情。家母和我同是女人,彼此有所默契。”

    有些玩笑无伤大雅,有些则万万开不得。有的能当真,有的不可。若无法看穿这一点,就算不上是大人。

    换言之,我嫁给松太郎的事,只是个玩笑。

    “松太郎先生看来没什么变化,始终都称呼我为‘大小姐’。”

    直到两人最后一次交谈为止。

    “半年前,谈定与良助先生的婚事时,我感到非常幸福。”

    那天,就在红轮西坠的时刻,良助突然造访丸千,说他昨天有事到江户一趟,买了些礼物要送给阿近。

    “这是江户一家有名的梳妆铺所买的腰带饰品,在年轻女孩间十分流行。”

    那饰品极为细致优美,以淡樱色的贝壳制成,层层相叠,构成花的图案。

    “传言戴在身上便能得到幸福。我甚至觉得,再更幸福的话,反而会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站在丸千的后院。虽名为庭院,景色却毫无情调,只是一处用来砍柴或晒东西的地方。

    暗红色的夕阳斜光射入眼中,阿近微感刺眼。良助先生面带潮红,阿近猜那不是害羞,而是夕照的缘故,没想到他突然冒出一句:

    ——阿近,你不要脸红嘛。

    阿近闻言,这会儿真的染上绯红,娇羞地低下头。

    那想必是幕让人不由自主泛起微笑的可爱景象。不过才半年前,而今却离阿近如此遥远,感觉就像别人发生的事,所以心中浮现的情景,显得这般温柔美好。一对准备成亲的年轻男女,仿佛在办家家酒,连两人交谈的一字一句,都清楚浮现耳畔。良助因害羞而变得沙哑的话声传来:

    ——喜欢吗?天还没亮我就到店门前排队,好不容易才买到的。

    阿近悄声回了句“谢谢”。

    此时,松太郎正好出现在旅馆通往后院的门。

    尚未到点灯的时刻,但照不到夕阳的后门内侧相当昏暗。旅馆内外的亮度截然不同。松太郎宛如由阴处渗透而出,缓缓来到极融化的夕阳底下,好似黑暗形成的一道人形。

    也许是这个缘故,最先发现的良助大吃一惊。阿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到松太郎,也吓得差点跳起来。那一刹那,与未婚夫私会遭人撞见的羞愧,令阿近一颗心噗通直跳。

    “看着松太郎先生的表情,一种异样的感觉令我的心头一震。”

    松太郎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可怕。

    ——其实我也明白,不该在这种地方和两位打招呼,但我正巧路过,看见大小姐和良助先生在这里。

    “事后听说,松太郎先生是来拿木柴。”

    接着,他望了彼此依偎的良助与阿近一眼。

    良助和松太郎自这次的婚事谈定后,一直没机会互相正式问候。仔细想想,倘若丸千的人真将松太郎当家人看待,这样未免太奇怪。身为阿近的未婚夫,良助于礼该向松太郎问候一声,而松太郎也理应接受介绍才是。如今回过头来看,当初此事敷衍带过,正显示松太郎立场的尴尬。

    ——我这么说。或许算是越俎代庖,但我一直很想好好向您道谢。恭喜您。

    松太郎双手待在膝上,再度行礼。

    ——良助先生,大小姐就请您多多关照了。

    站在阿近身旁的良助,一听到这这句话,便将阿近藏在身后,像要保护她似地向前跨出一步。

    肌肤传来良助的怒意。良助生气的模样。阿近小时候见过不少次。

    ——什么?你有胆再说一遍!

    良助扯着嗓子喊道。松太郎抬起脸,阴沉紧绷的脸庞陡然浮现其他神色。一是惊讶,另一种不知怎么形容才好,虽不是愤怒,但他似乎早等着良助出现这样的反应。

    那是有所觉悟的神情,他已料到结果会是如此。

    良助气的横眉瞪目,往松太郎逼近一步。

    你这家伙有什么资格叫我好好关照阿近。别说是越俎代庖,这根本就是厚颜无耻。你算阿近的什么人啊?

    别这样,阿近拉住良助的衣袖。可是良助看也不看阿近一眼,只狠狠瞪着松太郎,仿佛要用双眼喷出火焰活活烧死他。

    真的很对不起,松太郎低头道歉,腰弯到都快站不稳了。仍维持这姿势道:

    ——不过,我是真心希望您能让小姐幸福。丸千众人的恩惠,我一辈子也报答不了,所以我才想向您祝贺一声。

    这句话深深刺进阿近内心。松太郎还选择这样的措辞想传达些什么,阿近十分清楚。

    ——松太郎先生,够了,您不必道歉。良助先生也别生气。

    阿近紧抓良助的手臂,想将他拉开松太郎身边,不料他竟甩开阿近的手。

    ——阿近,你别管,在一旁看着。

    简直跟小时候一个样。一脸认真地想爬到顶的良助,与人门嘴绝不服输的良助,打架非得打赢才肯罢手的良助。

    ——就是对他太好,这家伙才会这么嚣张。丸千的叔叔、婶婶和喜一兄也真奇怪,竟然养这样一头野狗和阿近同住一个屋檐下,我可是一直很不安呢。这家伙的本性如此恶劣,偏偏大家都被他骗得团团转。

    接着,良助像真的要驱赶野狗般,当着松太郎的面发出“去、去”的嘘声。

    ——阿近成为我的妻子后,喜一哥便是我的大舅子,丸千和波之家合二为一、联手经营,生意蒸蒸日上,早晚将成为驿站首屈一指的旅馆。到时候可就没你的容身之地,因为今后我会好好地监视你。

    ——你不过是只碰巧找到人赏饭吃的野狗,竟敢得寸进尺地赖着不走,也不嫌丑。

    ——你对我和阿近讲这种话有何居心?马上给我滚!快收拾行李滚蛋!

    松太郎挺起身,任意良助出言辱骂,他只是屹立原地,愕然失色。另一方面,良助则乘势把他骂的狗血淋头,不但一一细数过往发生的事,还说叔叔、婶婶及喜一兄,其实都这样讲你,只有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发现,你这种人是大家的累赘。

    松太郎半张着嘴注视着良助,接着目光突然移向阿近。两人眼神交会。

    阿近急忙别开脸。

    良助见状更是激动。猛然扑向前,一把揪住松太郎的衣襟。

    ——混账,你刚才看了阿近一眼对吧?竟然用那恶心的眼神看阿近!你心里想什么,我早看透了。敢暗自迷恋阿近,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好不好!

    良助大吼一声“以后不准你再看阿近”,便痛殴起松太郎扎实地挨了一拳,跌倒在地。良助伸脚就往他踢去。

    ——你还一度以为能娶到阿近,想得真美。现在知道了吧,活该!

    这么一来,阿近也终于明白。一旦恍然大悟,她心头瞬间冻结。

    良助心中一直有疙瘩,难以释怀。先前提亲时,丸千家的人四处对外放话,使他颜面尽失,他是又恨又气。不仅如此,小时候他还和喜一为松太郎争吵而绝交,最欣赏的大哥喜一也被松太郎抢走。

    如今重新夺回这两人,站在睥睨松太郎的立场,良助打算将多年来累积在心中的忿懑一次宣泄个够。别这样!别这样!阿近使劲呐喊,拉着良助的衣袖,全力阻止他踢向松太郎。松太郎则听任他踹打辱骂,脸上沾满尘土,苍白的脸颊流下一道血痕。

    但良助仍不愿停手,他大吼着,向阿近道歉!请多多关照是什么意思!龌龊!你当自己是阿近的什么人啊?

    ——拜托,别再打了!

    由于阿近的悲鸣,良助这才停止动粗。他气喘吁吁地噘起嘴,往倒在地上、蜷缩着身子的松太郎背后吐口唾沫。

    ——看在阿近的面子上,这次饶了你。你真该侥幸。

    他搁下这句话后,便搂着阿近的肩绕过后院,转身走向大门。

    就在这时。

    ——大小姐,您也一样吗?

    松太郎趴在地上低语,一阵嘶哑从阿近脚底攀爬而来。

    ——阿近小姐,您也是这样看我的吗?

    良助和阿近僵立当场。阿近是因为恐慌,良助则是愤怒的缘故。

    ——真的吗?

    松太郎那热切懂得目光、悲痛的问话,令良助的耐性瞬间土崩瓦解。他火冒三丈地朝松太郎飞扑而去,之前默默承受他拳打脚踢的松太郎也猛然站起身,两人扭打成一团。阿近不断尖叫,希望有人来劝架。两人对<footer>99lib?</footer>等打起架来,即使松太郎先前遭狠狠修理过一顿,实力还是很在良助之上,良助根本不是对手。他错愕不已,更加失去理智,一味地挥拳向松太郎。

    ——我要宰了你这只野狗!我要亲手杀了你!

    “都怪当时挑错地方。”

    阿岛哑然失身,缩着身子呆坐原地,整个人看起来足足小上一圈。阿近缓缓继续道:

    “一把砍柴用的刀放在身边。”

    率先抓起柴刀挥砍的是良助。松太郎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并利落抢下。推倒良助。

    松太郎颤抖着喘息时,阿近将一切全瞧在眼里。

    松太郎盯着手中的柴刀,望向倒卧在他脚下的良助,由良助的表情看出那句“我要杀了你”,并非只是恐吓。

    接着,松太郎目光移向阿近。阿近腿一软,坐到在地,但仍不住后退,想要逃离。她记得自己还说过“救命”。

    松太郎眼中带泪。阿近看见他重新紧握刀柄,看见他泛白的指节。

    “松太郎先生当着我的面,将良助先生活活砍死。”

    他不断挥舞着刀,砍得血花四溅、浑身是血。就算火速赶来的喜一和伙计从身后架住他并抢下柴刀,他仍不断蹬地,想冲向前殴打良助。

    ——良助,振作一点!阿近、阿近,你没事吧?

    趁喜一愣住的刹那,松太郎推开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往外冲去。他穿过那些想抓住他的伙计。扒开人群。

    奔过阿近身旁时,他双目紧盯阿近。那一刻,他甚至停下脚步。众人仿佛看傻了眼,跟着无法动弹。就在那一瞬间,他对阿近下了诅咒:

    ——要是忘了我,我绝不饶你!

    松太郎逃逸无踪,隔天一早,有人找到他的尸骸。他从当初被驿站众人救起的那座悬崖跳下,胫骨断折身亡。

    松太郎死后仍双目圆睁。

百度搜索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宫部美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宫部美雪并收藏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