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虽只是个孩子,却是极有影响力的发言。”阿近莞尔一笑。“我父母抚掌大笑。”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日后会对这项决定懊悔神伤。

    “于是,我们过起三兄妹般的生活。”

    喜一和松太郎的关系始终不见好转,动不动便起无谓的争执。这不是松太郎的错,喜一在那种筑起坚固石墙和护城河,找着机会就朝松太郎放箭。见到松太郎总是默默承受攻击的模样,喜一反倒更生气。

    不过,三人仍上驿站的同一间私塾,每天一起吃饭、挤在一块儿睡觉,依父母的吩咐,帮忙旅馆繁琐的工作或外出跑腿。

    松太郎也逐渐习惯如何运用行动不便得手脚,安分的用功念书、认真工作。他似乎天生是个聪明的孩子,自然博得许多夸奖,说他令人同情、难能可贵。喜一对此大为不满,多次要求父母把松太郎当伙计看待,但每次都遭驳回。

    这种情形令喜一觉得父母老是偏袒松太郎。

    约莫是松太郎到丸千一年后,阿近曾目睹父子俩对坐着,父亲语重心长地向大哥谆谆教诲:

    “将来你会继承爹的衣钵,成为丸千的店主。旅馆这生意,不同于一般买卖。若你认为只是收客人钱、提供食宿这么简单,绝对无法经营下去,这行业便是如此。”

    不然还需要什么?不就是做生意嘛?喜一好胜的反驳。父亲注视着他说道:

    “还需要人情。娘没告诉过你吗?不能对有困难的人见死不救,助人之心不可无,这点非常重要。”

    你得成为一个恢宏大度的男人,否则当不了丸千的主人。在父亲的训斥下,喜一别过脸。

    “那好,给松太郎继承,我离家出走算了。反正我早就不想呆在这儿!”

    于是引发一场风波。父亲抓住喜一后颈往仓库拖,并从外头架上门闩。

    “没我的允许,谁也不准开门。”

    父亲向家人和伙计如此宣布后,随即回头工作。

    大概是用了离家出走这张王牌,所以喜一不哭不闹,决心跟父亲赌气。仓库悄然无声,阿近多次靠近,都遭母亲和伙计劝阻。

    “这是你爹的吩咐。”

    “阿近小姐,您不可违背老爷啊。”

    喜一应该也听见阿近哭着说“可是大哥太可怜了”,却闷不吭声。

    三天后,他才步出仓库。

    阿近不清楚喜一离开仓库的原由,不过,听说是松太郎找喜一谈话。伙计瞧见松太郎坐在仓库前、头抵在门上的情景。

    “他第一次吐露身世。”

    松太郎为何遭遇那样的灾难,当时又和谁在一起?从他住进丸千的那天起,一切始终成谜。驿站的大老相当看重此事,曾派捕快调查松太郎出现在川崎驿站期间到过此地的旅客,并叮嘱要特别留意那些去时带着松太郎这般年纪的孩子却单身回来,及神色不定、在恶劣天气下赶路经驿站不入等举止可疑的旅客。

    但终究查无所获。川崎与江户之间的距离,当天便可来回。只要有心,就算不走大路,也不是什么难事。若是同行的人刻意遗弃松太郎,对方应该会避开驿站,急着离开这里。因此,松太郎究竟有何遭遇,真相只有他自己知道。

    之后,喜一的态度明显有了转变。

    “他不再对松太郎先生保持敌意。”

    驿站里德玩伴中,要是有人嘲笑松太郎的断指,喜一便会生气得涨红脸,狠狠责骂他们。此举发挥了功效,渐渐地,那些淘气的孩子再也不敢对松太郎胡来。

    “请问……”阿岛战战兢兢地插话。“那样的孩子<bdo>?99lib.</bdo>里,该不会有良助先生吧?您刚说,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阿近颔首。“每个小孩都有残酷的一面,不过,良助先生小时候真的很不听话。”

    这又是另一个巧合,喜一开始把松太郎当弟弟看待后,换之<a href="https://.99di/character/524d.html" target="_blank">前</a>与喜一情同兄弟的良助吃起醋。

    “此后,大哥与良助先生没能恢复往日情谊。所以,当良助先生成年后沉迷玩乐、他们家上门提亲时,大哥话才讲得那么难听。”

    喜一回道“开什么玩笑”。

    “可是,半年前对方再度来谈婚事时,良助先生已洗心革面,甚至低头认错,你大哥不是也接纳他了吗?”

    “是的,他很高兴。”

    喜一说,这下终于能成为真正的兄弟。

    阿岛深深叹口气。“什么嘛,一会儿吃醋,一会儿又不吃了。”

    “就是啊。”

    内心的想法难以阻挡,更无法隐藏。

    “连我也猜得出是怎么回事。”

    阿岛刻意避开阿近的眼神,低声道。

    “大小姐和良助先生的婚事谈定后,换松太郎这个人吃味。他妒火中烧,将良助先生……”

    阿岛紧握拳头,仿佛在说“真没想到”。

    “松太郎这个人……”

    阿岛虽没直呼“松太郎”,但一定会在后面加上“这个人”。

    “他喜欢大小姐。刚过您也提过,我才会这么想,其实您也喜欢他。这种感情是会传递的,于是松太郎这个人擅自把大小姐视为自己的女人,然而……”

    良助却打算横刀夺爱,抢走阿近。那个从小百般欺凌、嘲讽自己的可恨男人。

    “所以他杀害良助先生。啊,真恐怖。”阿岛忿忿低语。

    阿近的思绪宛如乱舞的缤纷纸片,有的鲜艳美丽、有的一片漆黑,也有不知如何比喻的颜色。

    阿近望着心中那景象,话语很自然地脱口而出。

    “没错,那真的太过残忍!”

    阿近摇摇头。“不是松太郎先生,是我们对松太郎先生做了残酷的事。”

    阿岛错愕地想开口回应,阿近却静静摇头。

    “我确实喜欢松太郎先生,大哥也与他相处和睦,我爹娘更是疼爱他,就像一家人一样。”

    不过,终究只是“像一家人”而已。

    “心里某个地方还是画出一条界线。”

    “那是因为……”

    “然而,嘴上仍若无其事地挂着温柔的话语。”

    阿近瞪大双眼,正面望着阿岛。“阿岛姐,您应该也知道,驿站町都会有一些卖春的女子。”

    即所谓的饭盛女。她们以替客人服务为名义,应召卖春。

    “知、知道……”阿岛羞红脸。

    “因为川崎驿站离日本桥很近。倒不如说,这方面的收入,令驿站受惠不少。”

    “大小姐,您连这方面的事都这<strike></strike>么清楚啊。”

    “既然在旅馆里长大,就算讨厌,也非清楚不可。”

    同时也学会明明知道,却又佯装不知。

    “那些女人都出身贫苦人家,由于三餐不济才不得已卖身,所以绝不能妨碍那些人做生意。到了有人上门提亲的年纪,家母告诉我这个道理。”

    装作没看见是出于好意,千万不可寄予同情,要摆出若无其事的神情,开朗地和她们打招呼。还有,别和她们牵扯太多。

    “同样身为女人,我也会想很多,像觉得她们很可怜、很辛苦之类的,相反地,也会觉得那是惹人厌的生意,甚至觉得买春玩的男人很不是东西。不过,令堂那话的意思,是希望您能将这些想法全隐藏在心里。光靠一个人的力量,就算再努力,也帮不了川崎驿站的每一名饭盛女,因为那是她们的谋生之道。”

    人世间是这么回事。

    “如今我才明白,我们家人在内心深处,也许就把松太郎当成来丸千讨生活的饭盛女一样。”

    亲切地对待他、有困难给予帮助、彼此笑脸相迎、有事替他操心,这么做对彼此都有利。

    然而,当中却存在着一条分界线。

    “家父常说,做旅馆的生意,人情绝不能少。但他若真那么重人情,对那些为了父母兄弟而卖身的女人,岂会弃之不顾?”

    阿近以锐利的眼神望着阿岛。

    “大家都说丸千找来的女人水准很高,在当地颇获好评。因为家父挑的都是上等货色。”

    那些女人也晓得丸千的老板不会安排奇怪的客人,也不会另外抽成了可以放心信赖。

    这些并非阿近的亲身见闻,而是伙计没注意到阿近在一旁于私下谈论的事。只不过,现下阿近就像亲眼目睹似的,讲得特别用力。

    阿岛脸色发白,也许是不敢相信“上等货色”这种粗俗的话语会出自阿近口中,她仿佛怀疑是自己听错,伸手扯下耳朵。

    “抱歉。”阿近向她道歉。“让阿岛姐难堪了,可是,我一时找不到其他的比喻方法。”

    非但如此,愈听她这样描述,愈觉得用这样的比喻来形容松太郎与丸千的关系非常贴切。

    “松太郎先生一直待在家中。阿岛姐刚才也提过,旅馆有许多琐碎的工作,能增添一名男丁当帮手,便谢天谢地。松太郎先生是很重要的人力。”

    他跟伙计一样勤奋做事,大家待他犹如家人。长大后,松太郎也很安于这种不好也不坏的生活。

    “松太郎先生来到家里五、六年后,连需要用到手指活儿也能灵巧处理,只要没人提起,根本不会发现他手指的缺陷。家母替他缝制特别的手套,在断指的部位塞进棉花,他平时都会戴着。”

    旅馆的工作一有空闲,松太郎经常动手用木片制作花、鸟之类的小木雕玩具。阿近也收过不少,都装饰在房内。丸千也常拿来当礼物,送给有小孩的熟客,大伙儿都很高兴。

    “驿站许多工匠颇为赏识松太郎先生的才能,都主动问他要不要到店里工作。同时也劝他,不想一辈子待在丸千吃闲饭的话,便要拥有足以自立的一技之长。”

    但每次丸千都拒绝这样的邀约,并告诉他们,就算松太郎看起来有意愿也不行,他就像喜一的弟弟,我的儿子。

    “令尊想必是把他当亲人看。”

    “嗯,但继承人是我大哥,说松太郎先生像儿子<bdo></bdo>是好听,不过换个看法,那根本是要他老死在这儿。松太郎先生工作卖力,我父母相当倚赖他,舍不得放手。”

    一个不必支薪的伙计。松太郎接着努力工作,来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

    “这是他本人期望的吧?”

    “使我们擅自这么认为。”

    然而,如今回头仔细思考发生过的每件事,便可发现每当那些上门的邀约告吹,<dfn>99lib?</dfn>松太郎似乎都显得有些沮丧。

    “那时我什么也没察觉,只晓得要是少了松太郎先生,我会感到寂寞与诸多不便。”

    这不能算是站在松太郎的立场替他设想未来。

    “我们曾有一次重新检讨这般自私行为的机会。”

    那是松太郎在丸千生活的第八年发生的事。当初那名发现松太郎而来店里求救的商人,暌违多年后,再度造访丸千。

    “自从他收养松太郎先生不成后,便没在丸千露面过,真的是许久未见了。”

    那名商人见到长大成人的松太郎,不禁眼中泛泪,无比欣喜。松太郎想起他,也高兴地说:“终于能好好向您道谢。”

    “商人住了两晚,准备离去前,”阿近继续道,“他表示有件事想跟我父母商量。”

    “对方想带松太郎先生去江户。这回不是要收养他为养子,而是要代为照顾他。不管是培养他成为独当一面的商人,或让他去学习一技之长,我都已安排妥当,请让松太郎到江户去吧。”

    阿近的双亲始终不肯点头。商人于是步步紧逼,展开谈判。

    ——由于丸千不辞辛劳地抚育与温情照顾,才有今日的松太郎,这点我也很清楚。但继续这样下去,这孩子太可怜了。往后的人生,他都得背负无法偿还的恩情。

    “爹娘听了勃然大怒。”

    我们没有用恩情束缚松太郎的意思。倘若他想到江户去,我们随时都会高高兴兴地送他出门,但请不要多管闲事。

    ——就算松太郎有此意愿也说不出口,所以我才来拜托你们。

    商人磕头请求,最后仍遭到驱赶,此后便不曾出现在丸千。

    “那个经商的大叔旁观者清,想必<a></a>已看出我们的心态才如此央求,我们却把他赶出门。”

    当时喜一“真是不死心哪”地说那名商人的坏话,连阿近也跟大人一鼻孔出气,以忿恨不平口吻附和:“娘,刚才真该撒盐去去秽气。”

    丸千和松太郎又回复原本的生活。关于商人的事,松太郎什么话也没讲。他心里在想起什么,有何感受,丸千众人完全不懂——或许该说,无人有意去体察。

    一个犹如儿子般可靠的伙计。

    “后来大哥开始放荡,爹娘为他忙的团团转,要不是有松太郎先生在,丸千恐怕无法维持。他几乎一肩扛下丸千的一切事务。”

    “大小姐。”阿岛一副疲惫的模样,频频眨眼,向阿近唤道。

    “您的话我懂。松太郎这个人感念丸千的恩情,拼命地工作,或许分量愈来愈不重要,但杀人凶手就是杀人凶手,没任何借口。”

    阿近承受着阿岛的目光,沉默半响。最残酷的那句话她一直留着没说,告诉阿岛前,得更坚定内心才行。

    “我十四岁那年,就是第一次与良助先生谈及婚事时……”

    喜一率先反对这么婚事。而在良助的“波之家方面,由于我们拒绝得合情合理,令对方颜面尽失,他们背地里也放了不少坏话。”

    ——现在就鸡蛋里挑骨头地回绝婚事,阿近一定嫁不出去。到时候就算她终日以泪洗面,整个驿站也没人会理她。

    “家里的人听到这样的坏话,都替我讲话。爹娘和喜一大哥,不论在伙计面前,还是与街坊邻居聊天,总是以嬉笑怒骂的口吻宣传此事。”

    哼,谁稀罕来着。只要让阿近和松太郎成婚不就行了。

百度搜索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宫部美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宫部美雪并收藏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