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不知道“电钻”是怎么查到美央的座车,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已经知道“西麻布”饭店,从那里开始跟踪的。果真如此,“西麻布”就变得很危险。虽然躲在房间里,可以躲过步枪的子弹,但万一“保险丝”展开攻击,那就束手无策了。美央很可能会随着不合时宜的烟火被送上天堂。

    我和老爸、美央他们分手后,在途中买了几样东西,下午五点多才回到了“西麻布”饭店。

    老爸在美央他们隔壁的房间等我。我把“电钻”的狙击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他,然后开始研拟黏蟑屋的作战计划。“你们在河岸停留多久?”

    “三十分钟.......不,应该有四十分钟。”

    老爸难得露出严肃的表情,此人只有在打麻将最后一圈,其他三家都听牌,唯独他还差一张才能听牌时,才会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

    “可见得‘电钻’之前都在桥墩下观察你们。”

    “虽然很懊恼,不过他很勤快。一看到我停好车,走去河畔,立刻四处走动,找到适合狙击的位置。比起他,之前在停车场靠大批人马埋伏的家伙差太远了。”

    老爸拿起我画完现场状况的原子笔,叩叩叩地敲着门牙。

    “‘电钻’观察了你和美央公主的情况。”

    “应该吧。”

    我回想起当时如果没有那两名保镰,我们看起来就像名正言顺的情侣。抝果当时没有发生意外,如果当时保镳不在,如果美央不是公主……我一定会吻她。

    老爸的眼神令我在意。

    “所以,你是什么意思?”

    “所以,‘电钻’知道你和公主的关系不错。”

    “那又怎样?”

    “既然这样,就要利用这一点让‘电钻’落入圈套。”

    我想开口说话,但什么话都讲不出来,只好闭嘴。这人该不会在想很危险的事吧?

    “用黏蟑屋作战?”

    “用黏蟑屋作战。”老爸点点头。

    我耸耸肩。

    那天晚上,美央一行人受邀参加莱依尔驻日大使在大使馆内举行的晚宴。七点不到,我开着,载着老爸和一行人离开“西麻布”饭店。美央穿着高雅的白色洋装,很有公主味道。席琴太太也穿上银灰色正式套装,两名保镳和老爸都穿着燕尾服。

    我第一次看到老爸穿燕尾服。伤脑筋的是,他穿起来还有摸有样的,他以前一定在酒店当过保镳。

    “阿隆,你不去吗?”

    我穿着牛仔裤坐在驾驶座,美央问我。我还来不及回答,老爸抢先说:

    “公主,不好意思,这小子骨子里就是混混,出席这么高级的场合,反而会破坏气氛。”

    “怎么会......”

    阿隆只能忍耐。

    “我曾经努力想把阿隆调教成绅士.......不过,歹竹很难出好笋啦。”

    美央皱眉。

    席琴太太发出和美央相同的质疑,老爸用英语回答她。

    “冴木先生,你说得好像他不是你家人。”

    美央用英语说道。

    “妳说得对,我只是把他养大而已。他无依无靠,只能靠偷窃为生,所以我收留他,供他读书,希望他可以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老爸说得天花乱坠。

    “我觉得阿隆是很优秀的绅士……”

    “他只是装出来的,真正的他狡搰奸诈,下流无耻,是个像野狗的不良少年。”

    不可思议的是,即使他用外语说我坏话,我也可以猜出几分。因为老爸说的是英语,我假装听不懂,美央的眉头锁得更紧了。席琴太太露出既同情又很认同的表情。

    车子驶过位于赤坂小巧雅致的大使馆大门,我把车子停在官邸旁边。

    “十点再来接我们,你去买汉堡吃吧。”

    老爸故意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千圆纸钞递给我。

    “阿隆……”

    美央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下车,来到驾驶座旁的车窗前。

    “公主,妳别担心。等一下要不要偷溜出来,我带妳去兜风?”

    我说道。美央惊讶地东张西望,出来迎接的大使和夫人正在与席琴太太交谈。

    “真的吗?”

    美央小声问道,我点点头。

    “我去。”

    美央迅速下定决心说道。

    “我要怎么找你?”

    “不能告诉其他人。九点半,我会骑车在大使馆后门等妳,妳可以骗他们说不舒服,找借口溜出来。”

    美央用力点头。

    “公主——”席琴太太大叫。美央一口气说:

    “阿隆,我相信你是绅士,比起参加晚宴,和你一起吃汉堡更开心。”

    “谢谢妳。”

    “美央公主!”

    席琴太太再度大叫。美央轻轻向我挥手,便转身离开了。我目送一行人在公主和大使夫妇的率领下走进灯光璀璨的晚宴会场,掉转车头。

    回到圣特雷沙公寓,我先把傍晚买的东西装上老爸的休旅车。胸口隐隐作痛。美央对我产生了强烈的同情。虽然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但如果美央无法充分享受今天的晚宴,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开着休旅车,默默地告诉自己。坚强一点。即使如此,也是为了保护美央。

    我把休旅车停在大使馆附近事先与老爸约好的地方。这一带是安静的精华地段,附近有许多公寓大楼。

    我把钥匙留在车上,下车,准备招出租车,因为必须再回到圣特雷沙公寓。我沿着一整排违规停车的车阵走向大马路。当我走过其中一辆黑色轿车的斜后方时,我停下脚步。车上坐着一对男女,我见过那个女的。

    那是我在成田机场和卡玛尔教总部见过的女人。我不认识那个男人,但他曾经在卡玛尔教总部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怎么办?

    我朝右转身,吞了一口口水。没想到卡玛尔教的杀手也中了原本用来设计“电钻”的圈套。

    事情可能会变得很复杂。但事到如今,计划不可能半途而废。很显然,那对男女在监视莱依尔大使馆。除了步枪的子弹,还要留意毒箭。

    我在大使馆对面拦了一辆讦程车,回到圣特雷沙公寓,换上连身衣,带着备用安全帽,骑上NS400R。

    到六本木的汉堡店填饱肚子后,和美央约定的时间快到了。

    九点二十分,我来到后门等待。美央会顺利从晚宴中脱身吗?

    我脱下安全帽,抽了一根烟,唯恐别人不知道我是冴木隆。

    九点二十八分,后门打开一条缝。美央从门缝中闪了出来,她呼吸急促的模样令我小鹿乱撞。

    “阿隆!”

    “嘘,戴上这个。”

    我把安全帽递给她。她似乎不知道怎么戴,我教她戴上。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抱紧我。”

    我把她的手放在我腰上,随即发动了NS400R。身穿白色礼服,头戴安全帽的美央很显眼。

    车子才启动,美央就在我耳边大声问:

    “要去哪里?”

    “新宿!”

    我回答。美央紧贴着我的背。

    穿越狭小的住宅区,来到青山大道时,我立刻加速。经过神宫外苑和千駄谷车站,驶入明治大道。

    来到歌舞<var>99lib?</var>伎町的靖国大道后,美央倒吸了一口气。

    “好多人!”

    号志灯一变,我挤进正在过马路的人群。

    “这里是东京最热闹的地方。”

    “我想下去走走。”

    “好。”

    我把机车停在区公所大道上。美央虽然穿着礼服,但在每天都是嘉年华会的新宿,不至于太引人注目。

    “这些人都在这里干什么?”

    美央脱下安全帽,在人群中问我。

    “来玩啊!喝酒、唱歌、跳舞、看电影、打保龄球、撞球,还有很多啦。”

    “难以相信,我们国家也有下城区,但即使星期六晚上,路上也不会有这么多人。”

    她双眼发亮,好像乡下小孩第一次进城。

    “那是什么?”

    她指着灯光闪烁的电玩中心。

    “我来教妳。”

    我拉着美央的手走进去。我们一走进电子音乐震耳欲聋的电玩中心,美央立刻瞪大了眼睛。

    “简直就像游乐园……”

    我把老爸给我的一千圆换了代币,塞进美央手里。

    “玩玩看。”

    “呃,要玩哪一个……”

    我让美央坐在“冲破火网”前。那是模拟战斗机驾驶舱内与敌机对战的游戏,可以控制操纵杆上下左右剧烈摇晃机台。用火箭炮射击敌方导弹和战机的快感令人欲罢不能,这是阿隆我最近爱到不行的机种。

    战斗机随着画面从航空母舰起飞后大幅度倾斜,美央瞪大了眼睛。

    “导弹,妳快中弹了,快快快!”

    她把操纵杆向后拉,机身斜斜下降。美央双手紧握操纵杆,急着以乱炮扫射导弹和火箭炮。

    我帮她补充代币时,环顾店内。

    这里没有卡玛尔教的杀手和看起来像“电钻”的男人。如果像神祖麻所说的,“电钻”的体格结实得像黑猩猩,在电玩中心里也未免太引人注意了,很有可能在外面伺机而动。

    美央玩够了“冲破火网”,又挑战F1赛车的机台。我看着手表,接二连三地为美央感兴趣的机台投入代币。

    “好了,我们走吧。”

    十一点时,我对美央说。

    “去哪里?”

    “去迪斯科舞厅。”

    “真的吗?”

    美央再度坐上了NS400R。虽然新宿也有迪斯科舞厅,但还是去我地盘内的舞厅比较安全。

    我们一路狂飙到六本木。

    我带她来到防卫厅斜对面,时下最热门的舞厅“泰姬玛哈”。这家舞厅对服装检查很严格,不过,还是凭着美央无可挑剔的品味和阿隆的面子顺利过关了。

    “到十二点为止。”

    我向美央咬耳朵。

    “十二点就要回家吗?”

    “会有人来接妳。”

    美央十分惊讶,我抓起她的手开始跳舞。

    圆形舞池随着音乐的变化上下移动,舞厅内激光光乱舞,一些喜欢出风头的女大生争先恐后地挤在中央的“表演台”上。

    美央并不是来自民风保守的国家,也不会说什么“我从没跳过舞”之类的话,她配合我的动作扭动身体。

    我遇到几个熟人,跑来对我说:

    “阿隆,新面孔喔,看起来很清纯嘛,在哪里把到的?”

    我随口敷衍了几句,就把他们打发走了。

    我一边跳舞,一边观察舞厅内的情况。有一个男人从刚才就一直盯着我们。他的发形是庞克风,身上披了一件长版皮外套,一只耳朵戴了耳环,窄肩细腰的外形看起来很中性。应该不是“电钻”,但他纠缠的眼神很不寻常。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标是我还是美央,但今晩还是避开为妙。不知是否察觉我已经发现了,对方并没有下舞池跳舞,而是缓缓地走在舞池周围的圆形吧台内。

    此人绝非善类。

    美央乐不可支地跳着舞。对方可能是卡玛尔教派来的第三名刺客。我看了手表一眼,还有二十分钟才十二点。

    我再度寻找那名男子。舞厅内响起了麦可·杰克森的《BAD》,舞池中挤满了人,众多晃动的脑袋挡住了视线,我找不到那名男子。

    此时,传来一阵喊叫。我猛然回头,几乎吓破了胆。

    美央竟然站在表演台上,似乎是不知不觉被人拱上去的。她的脸颊通红,流着汗,兴高采烈地跳着舞。

    也未免太投入了——我很懊恼,但已经来不及了。

    美央走下表演台之前,我几乎快吓死了。如果杀手混入“泰姬玛哈”,就会清楚地看到目标在哪里。

    “阿隆!”

    美央喘着粗气,从表演台上走下来时大叫。

    “公主,什么事?”

    “我好喜欢你!”

    一阵电流贯穿了我的身体,我想笑却笑不出来;我想跳舞,身体突然变得很沉重,双腿不听使唤。

    我不是第一次听到女孩子说这种话,但我实在笑不出来。我告诉自己“这样不行”,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神情严肃地看着她。

    耳边的声音逐渐远去,周遭人群的热浪缓缓消失,我眼中只有美央。

    在狂舞的人群中,只有我和美央一动也不动。我呆立,凝望着她。彷佛中了魔法的咒语。

    音乐变成了慢节奏的民谣。人群散开,店内的灯光暗了下来,舞池内只剩下情侣。

    美央缓缓地靠了过来,我搂着她开始跳舞。

    我口干舌燥,无法顺利说话,但我还是用沙哑的声音说:

    “公主,我也超喜欢妳。”

    美央仰望着我。她的发香让我沉醉不已,当我闻到那股香味时,在多摩河堤时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

    那是我在卡玛尔教总部闻到的香味。

    “好香。”

    我好不容易挤出这句话,美央嫣然一笑。

    “这是我离开莱依尔时,妈妈给我的香水,是用莱依尔特产的鲜花制成的。”

    “怎样的花?”

    美央微笑着摇摇头。

    “我也没见过,听说莱依尔的森林里盛开这种花。每年一到花季,就会有人送给我妈。这是特别为我妈制作的香水,所以,全世界只有我和妈妈用这款香水。”

    咦?我差点叫出来,但还是把声音吞了下去。那我在卡玛尔教总部半梦半醒之间闻到的气味是怎么回事?

    民谣结束了。美央的身体抽离,有点害羞地弯腰向我打招呼。我顿时清醒,已经十二点零五分了。我想一直跳下去。我心痛地呐喊,但还是拉起她的手走向门口。

    音乐再度变成快节奏乐曲,我拨开涌向表演台的人群,突然感觉背后的目光,猛然回头。

    那个耳环男正在吧台角落低头看着我们。美央率先走下门口的阶梯,惊讶地停下脚步。

    因为凉介老爸正靠在墙边等我们。

    “冴木先生。”

    “公主,我送妳回去。”

    老爸笑得很灿烂,但美央脸上的表情消失了。

    “阿隆,这是怎么回事?”

    她回头仰望着我。我默默地耸耸肩,内心充满歉意。

    “阿隆还有其他工作要处理。公主,我们赶快走吧。”

    “公主,请照我老爸说的去做。”

    “但是为什么……”

    “请走这里。”

    老爸拉着一脸错愕的美央,沿着楼梯走向逃生口。

    “安排好了吗?”我对着他的背影问道。“都完成了。”

    老爸头也不回地说。黏蟑屋作战终于展开。

    老爸停在“泰姬玛哈”前的休旅车正好挡住我的重机,来往的行人看不到。机车后座坐了一个身穿白色礼服,头戴着安全帽的身影。

    我骑上机车,把硬邦邦的手指绕到自己腰上。

    “抓紧了。”

    对方闷不吭声。我的NS400R驶了出去。

    我先驶上国道一号线,因为骑车载人无法上高速公路,即使想要远行,也只能走一般道路。

    经过五反田进入国道一号,我加快速度。按照计划,首先攻占横滨的“港见丘公园”。

    私奔的情侣当然都要去海边。

    经过多摩川,进入神奈川县,又过了川崎,直奔鹤见。只要到了鹤见,离横滨港就不远了。

    穿越店家已打烊、不见人影的昏暗元町,我骑上了山手的坡道。这里<dfn>?99lib.</dfn>是适合杀手瞄准目标的绝佳地点。

    经过“港见丘公园”旁,我在眺望得到横滨港、情侣约会的地点停了下来,但没有下车。

    没有人跟踪,但敌人是A级职业杀手,一定会紧跟在后。

    老爸说,步枪和手枪不同,需要时间瞄准。猫准目标,至少需要五分钟才能搞定。我在那里停留了大约三分钟就离开了。经过费里斯女子学院前,看到曲折的坡道就往上骑。

    之后,我不时在暗处停留一、两分钟。

    (吊他胃口,让他以为是机会,然后迅速离开。即使是职业杀手,再三遇到这种情况也会沉不住气,就会使用强硬手段。)

    老爸这么说。

    我停车时,四周响起虫鸣声。当我第四次停下来时,照后镜中掠过前车灯的光。对方跟上来了。

    我骑下山丘,进入国道十六号线。经过矶子时,加快了速度。这段路和京滨快车道并行。

    照后镜中清楚地映现一对眼睛(车灯)。虽然看不清楚车款,但从山手之后,这对眼睛一直在后面紧咬不放。

    经过金泽文库,我骑向鎌仓的方向。坟墓旁的窄路上有许多隧道。终于快到了。

    我的目标在横滨灵园旁的隧道。我加快速度,照后镜里的那对眼睛也紧追不舍。我以极快的速度骑过弯道。上坡,下坡,弯道,弯道,下坡,弯道。每次骑到弯道时,虽然暂时看不到那对眼睛,但它绝对没有消失。我的背直冒汗。

    前方就是隧道。我在直线加速,照后镜的眼睛被我甩开了。那是一个略有弯度的隧道,里面没有照明。我骑进隧道后,立刻剎车。在停下的同时,把车灯熄灭了。我迅速跳下NS400R,离开机车。

    紧追在后的那辆车的车灯照进了隧道,司机应该发现了ZS400R停在隧道内。

    我身体紧贴着隧道弯道的凹陷,屏住呼吸。

    隧道内响起叽叽叽的剎车声。

    我略微探头,一辆黑色的Prelude停在机车前方。

    驾驶座的车门打开,因为逆光的关系,看不太清楚,只见一个人影下车,手上捧着什么东西。

    下一剎那,立刻传来惊人的枪声,NS400R后座上面那个白色礼服的身体被轰飞了出去。

    被轰掉的头连同安全帽大声滚落在地。人影愣在原地。

    强烈的照明打在那个人影身上。

    是那个戴耳环的男人。从皮革大衣里伸出来的那只手拿着步枪。

    照明来自突然出现在隧道入口的休旅车。男人拔腿就跑,但照明照不到弯道的这一侧。

    休旅车发出低沉的呻吟前进。

    男人趴在地上,利落地举枪发射。他瞇起眼,以超人般的速度操作扳机。

    两声枪响听起来好像只有一声,他的枪法太精准了。休旅车的两个车头灯被打得粉碎,隧道内漆黑一片。

    一眨眼的工夫,一对强烈的聚光灯再度将男子从黑暗中拉进光明的世界。男子丢下步枪,以迅雷不<footer></footer>及掩耳的动作从大衣内侧掏出手枪,连开三枪,休旅车的挡风玻璃变成一片白色。

    休旅车逼近男子。男子绕到Prelude的内侧,连开了两枪,准备冲进驾骏座。

    休旅车坚固的车头撞向Prelude的车尾,男子的身体从驾驶座弹了出来。男子跌到地面上,立刻翻身打灭了休旅车上的聚光灯。其中一个灯冒着烟碎裂了,不一会儿,另一个灯也被打灭了。

    当隧道又陷入黑暗后,再度被更强烈的光照亮了。

    男子呆然而立。休旅车上总共装了七盏聚光灯,剩下的五个同时点亮了。休旅车的车顶装了三个,左右两侧的车窗各装了一个。

    男子立刻转身朝向弯道,也就是我的方向跑来。我等待他跑过我面前,从靴子里拿出扳手挥下。

    随着沉闷的声响,扳手打中了男子的后脑勺,他手上的枪掉落地面,整个人顿时趴了下来。

    “惨了,是不是死了?”

    “别担心。”

    头顶传来老爸的声音。他从休旅车下来,走向我。他把趴在地上的男子翻过来。对方双眼微闭,呼吸急促。

    果然是他。就是在“泰姬玛哈”的那个男人。

    “是新的杀手吗……?”

    我嘀咕道,老爸摇摇头。

    “他就是‘电钻’。”

    “但是——”

    老爸捡起了男人丢下的步枪和手枪。

    “这就是神组麻卖给他的毛瑟,这把是SIG的九厘米自动手枪。”

    我惊讶不已,低头看着昏死的“电钻”。他和神组麻说的特征完全不像。

    (年约三十四、五岁,很壮,好像黑猩猩。)

    神组麻之前是这么告诉我的。

    “神组麻不可能说真话,但他给了我们线索,只不过是完全相反的线索。因为神组麻没有理由全力协助我们。”

    “如果我真的相信<details>.99lib.</details>,搞不好就被‘电钻’干掉了。”

    “<figure></figure>那又怎样?对他来说,根本不痛不痒。即使是完全相反的线索,线索还是线索。”

    “真受不了……”我很想一屁股坐在地上。

    “赶快去收拾一下被打掉头的假人,不要影响交通。”老爸若无其事地说道。

    为了假扮美央,特地向妈妈桑圭子借的白色礼服中间破了一个大洞。

    “美央呢?”

    “在大使馆,和席琴太太、保镳在一起。”

    我把假人丢进休旅车,点点头。

    “这男人怎么办?”

    “我打算把他交给岛津,也许可以让他供出些什么。”

    老爸坐上Prelude,准备把车子开走。

    我耸耸肩,老爸把Prelude开到隧道出口。我抓起“电钻”的双手,扛在肩上,走向休旅车。这人哪是什么黑猩猩,根本是营养失调的长臂猿。

    我正打算把“电钻”丢进休旅车的滑动门时,突然察觉有动静。隧道入口的暗处有两条人影,正缓缓向我靠近。是卡玛尔教的那对男女。那女人拿着上次那只盒子,正对着我。

    “喂,等、等一等——”

    我听到咻的声音,看到毒箭朝这里飞了过来。

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泽在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泽在昌并收藏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