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延长停留时间?”

    美央笑咪咪地翻译席琴太太的话,我忍不住惊叫。

    “对,我刚才也和席琴太太说,目前还没决定要读哪一所大学。所以,原本明晚要搭机回莱依尔,现在还要延后两、三天。”我看着老爸。

    我们坐在“麻吕宇”的桌前。“麻吕宇”今天提前打烊,傍晚以后,就被美央一行人包下,由星野伯爵大显身手做了一桌日本家常菜。有洋芋炖肉、炸猪排、松茸饭、照烧狮鱼,还有茶碗蒸。

    老爸双臂交抱,仰望着天花板。“公主,通知大使馆了吗?”

    “只有告诉大使。”

    “妳停留在这个国家越久,受到生命威胁的机率越高……”

    “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美央语气坚定地说道。她嫣然一笑,炯炯有神的双眼表现出强烈的决心。

    “而且,这三天很愉快,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色。”

    “这——”

    席琴太太不知道说了什么。

    “这个老太婆似乎也知道公主在这里很愉快,她不忍心带公主回去,因为那里马上会展开一场激烈的王位争夺战。”

    老爸翻译给我听,我不禁对席琴太太刮目相看。我不该叫她鸡骨老太婆的。

    “阿隆,我留在这里会让你很困扰吗?”

    美央担心地看着我。

    “当然不会。”

    我的心情很复杂。继续和美央在一起固然开心,但就像老爸说的,她面临的危险也会增加。只要她回到有卫兵守护的皇宫,即使精神上痛苦,至少生命不至于受到那两个绰号叫什么工具的杀手威胁。

    “那你为什么……”

    她以那双聪明的大眼睛注视着我,我无法呼吸。

    “我担心妳。”

    我冷冷地说道。美央穿着今天白天买的绿色针织洋装,裙子有点短,那双穿着丝袜的长腿令我心神不宁。

    的确和不良少女、飚车姊姊相处的感觉不一样,生长环境的差异令我手足无措。

    “我没问题,因为有冴木先生和你保护我。”

    美央很有信心地说道。我看着天花板,用力呼吸。

    星野伯爵轻咳了一下,大家都看着他。

    圭子妈妈桑和星野伯爵推来一辆餐车,上面倒盖着一个大色拉盘。

    “公主殿下,谨代表‘麻吕宇’欢迎妳。”

    妈妈桑说道。她穿着艳粉红色的花俏洋装。

    星野伯爵小心翼翼地拿起大色拉盘。

    美央倒吸了一口气。席琴太太惊叫:“太棒了!”

    那是一个白色城堡形状的蛋糕,上面还有仪队兵吹着喇叭,中间有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可爱小人。

    城堡的塔上有一块巧克力牌子写着“WELE PRINCE SSMIO”。

    “谢谢!”

    美央亲了圭子妈妈桑的脸,星野伯爵屈膝亲吻美央的手背。

    “这是特地为妳制作的。”

    “会发胖,但我要吃。”

    美央兴奋地说道。星野伯爵开始切蛋糕。无论晚餐和甜点,都准备了保镳的份。星野先生的贴心让沉默的保镳也忍不住连声说:

    “thank you,very nice.”

    “简直就像做梦,我太开心了。如果可以念日本的大学,每天都要来这里。”

    美央兴奋得胀红了脸。

    “阿隆——”老爸小声对我说,“明天开始,由你保护公主。”

    “遵命,老爸。”

    我回答说,把蛋糕放进嘴里。蛋糕又甜又软,好高级的味道。

    “这是河吗?”

    美央问道。我们刚参观过横滨的一所教会女子大学,上午的乌云奇迹似地消失了,多摩川一片蔚蓝晴空。

    “对啊!”

    河畔有小孩子在垂钓,也有母亲推着婴儿车正在晒太阳。

    一群人在这个季节放风筝。河堤上有一排脚踏车,反射着阳光闪闪发亮,路边还有卖热狗和章鱼烧的路边摊。

    “公主,晚餐之前有没有什么安排?”我问。

    美央问席琴太太。我从照后镜看到席琴太太摇摇头。

    下午两点多。中华街的午餐让眼皮越来越沉重,我发现席琴太太从刚才就一直忍着呵欠。

    “阿隆,我想去河边看看。”

    美央说道。我回头看她。

    “不行吗?那里的人看起来好惬意。”

    后面似乎没有车子跟踪,“保险丝”和“电钻”好像还没掌握到我们的行踪。美央正在说服席琴太太,席琴太太勉强答应了。

    我耸耸肩,行经大桥,车子驶入东京后掉头。

    我把车子停在河畔的堤防上。

    “下去看看吧。”

    美央兴奋地说道。席琴太太说要留在车上,于是我和美央,还有两名保镳一起来到河畔。

    “啊,好舒服。”

    美央躺在斜坡的草丛上,仰望着天空说道。两名保镳站在美央身后,戴着墨镜,观察四周动静,与河堤上一片温馨的景色格格不入,推着婴儿车的母亲不时驻足,回头看着他们。

    美央丝毫不以为意,闭上眼睛深呼吸。我起身走向章鱼烧的摊位,沿途观察四周。

    相距两百公尺的对岸是高尔夫球练习场,再继续往左走,有一座铁桥。或许是<s>99lib?</s>非假日的白天,练习场内没什么人。这种好天气有太多事情比用那种掏耳棒打小白球有意义多了。

    河堤上也没有可疑的车辆。

    我站在摊子前看了一阵子,决定不买章鱼烧,改买冰淇淋。章鱼烧对塞满中国菜的胃来说太伤了。

    我在热狗摊买了两个冰淇淋,回到美<code></code>央身旁。

    美央闭着眼睛,运动衣的胸部微微起伏着,似乎睡着了。

    那熟睡的脸庞很祥和。如果保镳不在——阿隆开始动歪脑筋。

    此时,新干线经过铁桥,发出羁隆隆的声响,反射在河面上。

    美央听到声音,猛然张开眼睛。她羞红了脸。

    “阿隆!”

    我佯装不知,吃着冰淇淋。美央一只手撑起身体,接过冰淇淋。

    “心电感应。”

    “什么意思?”

    “我正想吃冰淇淋。”

    “因为我是侦探嘛。”

    我向她挤眉弄眼。

    我们并肩坐着吃冰淇淋。<u></u>自从美央来日本以后,阿隆的异性交往完全沉浸在柏拉图式的纯爱中。

    “阿隆,你要读哪一所大学?”

    美央边舔着手指上沾到的冰淇淋边问我,那动作好像小狗般惹人怜爱。

    “能进哪里就读哪里。”

    “能进哪里就读哪里?”

    “我工作太卖力了,可能无缘进名门大学。”

    “你妈怎么说?”

    “我没有妈妈,我妈应该在我小时候就死了。”

    “对不起。”

    “没关系,反正我还有个废物老爸。”

    “废物?”

    “对,懒鬼,游手好闲。”

    “游手好闲?”

    “对,反正就是对社会没有帮助的人。”

    美央笑了起来。

    “好过分,你爸可是很厉害的侦探。”

    “那是多亏有一个能干的助理。”

    “你们的工作好像很好玩。”

    “偶尔也会有好玩的事。”

    “也有不好玩的事吗?对喔,上次让你遇到很可怕的事。”

    不知道是否想起之前银座停车场发生的事,美央一脸痛苦的表情。我慌忙说:

    “别担心,虽然也有危险,但顺利解决的时候,会有一种‘太棒了’的双罾。”

    “即使为了我而遭遇危险,也不讨厌我吗?”

    “怎么可能?!”

    美央神情专注地看着我。如果她不是公主,阿隆就会毫不犹豫地要她当女朋友。此时,又有一列新干线驶过铁桥,轰隆声传遍缓慢流动的河水。我和美央相互凝望,渐渐感觉喘不过气,不禁移开了目光。

    铁桥对岸的桥墩下,出现了一名钓客。他手上的钓竿一亮。

    我正准备移开目光,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似乎不太对劲。

    刚才,钓客脸部附近有东西一亮。我心头一惊,那钓客拿的不是竹竿,也不是玻璃纤维鱼竿。

    是步枪。

    我没时间呼叫,立刻把美央扑倒。

    “阿隆,等一下!别这么急,我还没准备好……”

    有东西打在草丛上,一块小石子飞了起来。

    美央的头发散发出怡人的香味。那味道我好像在哪里闻过,正当我闪过这个念头时,第二枪又打了过来。

    随着咻的一声,美央手上的冰淇淋被打得粉碎。

    她倒吸了一口气。

    “别动!”

    “阿隆,会中弹,你会中弹!”

    美央呼吸困难地在我身体底下说道。两名保镳终于察觉不妙,跑了过来。

    “步枪!在那里!”

    我指着对岸大叫。虽然说的是日语,但他们似乎理解我的意思,其中一名保镳从上衣内侧掏出手枪。对方离这里有两百公尺,不,因为是斜前方,所以应该有三百公尺,手枪的子弹根本打不到。

    “……”

    保镳不知道用莱依尔语叫着什么,两人扑倒在我们身上。

    新干线仍然在铁桥上行驶。我咬紧牙关。对方一定是趁新干线驶过铁桥发出巨响时再瞄准狙击。

    新干线终于离开了。

    有好一会儿,我们仍然迭在一起没有动弹。如果旁人看到,一定会觉得我们都一把年纪了,还在玩人肉跳箱游戏,结果整个垮掉了,手脚和脑袋交迭着。我终于转动脖子,看着对岸的桥墩下。狙击手消失无踪。

    “回车上!动作快!”

    说完,我立刻跳了起来,搂着美央的肩膀奔跑。

    是“电钻”发动攻击。我一边跑,一边咬牙切齿。我太大意了,才会犯这种错误,所幸运气不差。

    我太小看对手了。“电钻”果然是顶级的职业杀手,我完全没察觉被跟踪。

    所有人都坐上车后,我立刻开车冲了出去。在后座打瞌睡的席琴太太惊叫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车子行经小型住宅区,在崎岖的巷弄间奔驰。我刻意避开前往都心的干线道路。

    离开河堤数公里远,我拿起岛津先生这辆车的汽车电话。

    “是我。”

    我刚按下号码,老爸就接了。他也在借来的某辆车上。

    “我们在多摩河堤遭到‘电钻’狙击,所幸无人受伤,敌人在靠川崎的对岸向河堤开枪。”

    <figure></figure>“有没有看到对方的脸?”

    “没看清楚,只记得一身钓客装扮。”

    “好,去C点,把货交给我。”

    “遵命。”

    我和老爸事先决定了万一受狙击时的换车地点,只有A、B、C三个点,C点是涩谷的宾馆街。

    车子在<cite></cite>小路上开了很久,进入二四六号道路后,我直奔涩谷。

    “A级高手终于上场了。”

    在宾馆林立的狭小街道上,我把一行人送上了老爸的休旅车。

    “真是走了狗屎运才逃过一劫。河面的风速应该比‘电钻’原先计算得更强,否则我的背早就穿孔了。”

    我说道。

    “我想也是吧,不过,运气不可能连续好两次。对方这次失败后,一定会立刻展开第二次,‘西麻布’也不太安全了。”

    美央不安地听着我们的对话,我和父亲四目相望。

    “差不多该动手了吗?”我问道。

    “黏蟑屋作战吗?”

    老爸想了一下。

    “我在意的是‘保险丝’到目前还没有动静。”

    “老爸,先对付眼前的敌人再说。”

    老爸点点头。

    “好,那就动手吧。”

    “阿隆,怎么回事?黏蟑屋作战是什么意思?”

    美央问道。席琴太太似乎从美央那里得知情况,但她十分镇定。

    “就是黏蟑螂屋。”

    “黏蟑螂屋?”

    “就是抓蟑螂的陷阱。”我不愿多作解释,因为我不想让她操心。

    (阿隆,会中弹,你会中弹!)

    她的声音仍然在我耳畔萦绕着。比起自己,她更担心我的安危。

    老爸开着休旅车,载着美央一行人离开宾馆街,我回到借来的上。要动手了。

    我浑身抖了一下。“电钻”,你是一号蟑螂。

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泽在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泽在昌并收藏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