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死亡情链 天涯 死亡情链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h3 class="ter h3 ttop">一</h3>

    小山瑶子用十分紧张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十津川。

    十津川看出了她的紧张心情,便对她说道:

    “我认为,无论如何应当阻止他这样做。”

    “那我怎么说呢?我觉得我的话不会起什么作用的。”

    “不,不会的。你对星野夫妇应当是有强有力的影响的。”

    “那么我怎么做呢?”

    瑶子仍旧面惑不解地看着十津川。

    “你说你没有见过星野夫人?”

    “是的。”

    “打过电话或写过信什么的吗?”

    “也没有。”

    “那就打个电话吧。”

    十津川看着瑶子说道。

    “干吗呢?”

    “让星野雅子知道你的存在。当然写信也可以了,不过没有时间了。”

    十津川说完,瑶子歪着头问道:

    “如果夫人知道了星野先生想和我结婚会怎么样呢?”

    “你知道吗?现在她正心甘情愿被星野杀死呢!”

    “真的?!”

    瑶子十分吃惊。

    “理由吗……你可以想出许多许多,但当前必须要救她!如果她产生了对丈夫的不信任感,也许她就会从丈夫那儿逃出来的。<u></u>”

    “她逃出来后又会怎么样呢?”

    瑶子仍旧追问道。

    “如果她从那个家里逃了出来,她就得救了!随后,她再证明星野是杀人犯,我们就可以把他逮捕了。”

    十津川说道。

    “我还不信,他会杀死他的夫人?”

    瑶子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是肯定的。到这个月的23日之前,星野肯定会杀死他的夫人的。”

    “如果没有了爱情,干脆就离婚吧!干吗要这样……”

    瑶子还是不理解。

    “这对他来说是不可能的。”

    “我又不需要他的财产。”

    “他的夫人抓住了星野杀人的证据。由于害怕被告发,星野绝不会和夫人离婚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人灭口。”

    “警察的力量还不能逮捕他吗?”

    “很遗憾,目前还没有证据,唯一的证人……也就是他的夫人,又不肯作证,而且如果她一死,那就再也没有办法了。”

    十津川坦率地说道。

    瑶子在认真地考虑着。她似乎有点儿相信十津川的话了。

    她在考虑怎么和星野夫人说。

    “我可不可以拒绝和警察合作?”

    瑶子问道。

    “当然可以,那是你的自由。”

    “可我要是拒绝了,你们会很为难的吧。”

    “是的,但我们不能强迫您这样做。”

    “让我再考虑一下吧!”

    瑶子说道。

    <h3 class="ter h3">二</h3>

    没办法,十津川和龟井只好先回到搜查总部。

    “那个女人会帮助我们吗?”

    龟井不安地问道。

    “不知道。我们一点儿也不了解她呀!”

    “她是个演员,从这点来看,她有可能不愿意卷进这桩案子里去。”

    龟井说道。

    “那怎么办?”

    “她是个美人儿,但还不那么出名,我们可以这样对她讲,如果帮助了警方,社会舆论一宣扬,她可就大大出名了。也许她一听这话会感兴趣的。”

    龟井出了个主意。

    “我认为这是个好办法,我们有能力左右新闻舆论,这一点她应当知道的,如果不和警方合作,同样可以断送掉她的前途呢。”

    “我也这样想。”

    龟井兴奋起来。

    “因此,如用诚意不行,那就只好这样干了。”

    十津川说道。

    过了一会儿,他们给小山瑶子打电话,接电话的不是小山,而是一个叫一岛的她的演出经纪人。

    龟井告诉他,因有事要他来一下。

    不一会儿,一个四十二三岁的、戴了一副眼镜的男人开着车来了。

    他递过来一张名片,他的全名叫三岛右二郎。

    “我从小山小姐那里听说此事后吃一惊。”

    他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吩咐过她这事要保密,不要乱说。”

    十津川一说,三岛显得很尴尬地说了一句“实在抱歉”,低头行了个礼。

    “好啦,她究竟想怎么办?我们商量一下吧。”

    十津川说道。

    “她对你是怎么说的?”

    龟井严厉地问道。

    “我知道她和一个青年实业家好上了,但名字是第一次才听说。”

    “她没对你说那个人是个杀人犯吗?”

    “她告诉我说,警察说他是个杀人犯。”

    “是的。”

    “可报纸上没这么说。”

    三岛说道,看来他已看过了报纸上的文章。

    十津川一边苦笑着一边说道:

    “对方当然要否认了。”

    “可问题是小山也卷了进来。目前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时期,我是她的经纪人,要对她的声誉负责。如果她的名字上了报纸,那可就麻烦了。协助警方是每个国民的责任,但如果因此招来了非难,那她的演员生涯也就彻底断送了!”

    “没有那么严重,我们保证不会泄露她的名字。”

    十津川肯定地对三岛说道。

    “真的不会伤害小山小姐的名誉?”

    三岛又叮嘱地问了一下。

    “肯定不会的!”

    “可对方是控告警察的人哪!”

    三岛说道。

    “如果担心,那就算了。”

    十津川苦笑着说。

    三岛连忙说道:

    “不,不是这个意思,小山小姐表示要协助警方。”

    “那正是我们所希望<mark>?99lib.</mark>的。其实,我们认为小山小姐不会同意和一个杀人犯结婚的。”

    龟井话中有话。

    “这次事件解决之后,停止和杀人犯的婚约有什么为难之处吗?”

    十津川问道。

    “这……有点儿。”

    “如果那样,就更应协助警方。一旦揭穿了星野功的罪恶,也等于是挽救了小山小姐嘛!”

    龟井补充道。

    “确实,确实……”

    三岛说完,像是下了决心似地问道:

    “那么,具体地说,让小山小姐做些什么呢?”

    十津川回答:

    “当星野功不在家时,让她给夫人打个电话就行。”

    “让她和夫人说什么呢?”

    三岛接着问道。

    “就照直说好了。说星野已向小山小姐表示,在她的生日那天和妻子离婚,和她结婚。小山小姐是个演员,我认为她会把这个意思表达好的。”

    “就说这些吗?”

    “是的。”

    “那么我再问一下,对方如果对小山小姐什么也不说呢?”

    三岛说道。

    “不要紧。对方如果胆怯了,是会什么都不说的。”

    十津川说道。

    三岛回去了。他究竟会不会按照十津川他们嘱咐的去做还不清楚。

    因为三岛也有他的担心之处。

    <h3 class="ter h3">三</h3>

    又过了三个小时,这次是小山瑶子直接给十津川打来的电话。

    她用高调的声音说道:

    “我给.星野的夫人打过电话了!”

    显然是一种压抑着兴奋的语气。

    “太感谢了。她有什么反应?”

    十津川连忙问道。

    “她只是默默地听我说,但我觉得她心里很不好受。”

    “你对她说星野答应过你和她离婚后与你结婚了吗?”

    “说了。”

    “那么,她发火了吗?”

    “我说完后,夫人半天没说话。我想肯定是气得说不出来了吧!但后来她非常平静地问了我一句:‘你想和他一起生活吗?’”

    “噢?”

    “我说我已经不这样希望了。”

    瑶子说道。

    “那她又说什么了?”

    “她小声说了一句‘太可怜了’,就挂断了电话。”

    “她说‘可怜’?”

    “是的。”

    “说谁?”

    “不知道。”

    瑶子说到这儿,又追问道:

    “以后我怎么办?我不会卷到这奇怪的事件中去吧?就是我不担心,可经纪人还担心呢!”

    “不要紧的,下一步就由我们来干了。”

    十津川说道。

    放下电话,十津川对龟井说道。

    “星野雅子会采取什么行动呢?”

    “什么行动?”

    龟井似乎拿不定主意似地反问了一句。

    “我认为她在一怒之下,最有可能和99lib?警察进行联系,把全部都说出来。”

    十津川说道。

    “对么,我们去看看吧?”

    “对,去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十津川说道。

    于是两个人乘上巡逻车就去了星野家。

    这时已是下午4时了,星野功也许还没有回家。

    到了星野的住宅,十津川和龟井走下车,到门前按了一下门铃。

    没人回答。

    十津川心中袭过一阵不安。

    会不会是小山瑶子的话激怒了她,她真的自杀了?

    十津川又按了几下门铃,还是没有人回答。

    “龟井,看来我们非进去不可了!”

    十津川面色苍白地对龟井说道。

    龟井的脸上也流露出不安的神情,默默地推开大门朝屋走<u></u>去。

    屋门上着锁。他们拉了拉门,门一动不动。

    于是两个人朝屋后绕过去。

    龟井用力拧坏了后门的锁,门开了。

    十津川和龟井进了屋子。

    一楼的走廊和起居室都亮着灯,但没有雅子。

    十津川奔向二楼。

    他打开灯,一间一间屋子地看。

    “哪儿也没有!”

    十津川气喘吁吁地说道。

    “出门了?”

    “如果只是出门倒好了。”

    十津川正说着,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

    <h3 class="ter h3">四</h3>

    “快出去!”

    十津川稍稍有点紧张地对龟井说着便向外走去,但正好与进屋的星野功撞了个满怀。

    星野功的脸色十分可怕。

    “你们来干什么?!”

    星野功高声喊道。

    “我们来找你夫人,因她不在,我们正要回去。”

    十津川说道。

    “不在?不可能!”

    星野功十分紧张地从大门冲进屋去。

    龟井看着他进屋后对十津川说道:

    “他好慌张呀!”

    “好歹他还没对我们发火呢!”

    十津川缩了一下脖子笑道。

    这时,星野功又突然从屋里冲了出来,冲着十津川喊着:

    “把我妻子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我们来了,她不在,就这样嘛!”

    “佣人也不在?”

    “也许是和夫人一块儿出去了?”

    “不会的!!”

    星野大声地喊道。

    十津川苦笑了一下说道:

    “也许夫人只是出去一下,这有什么可嚷嚷的?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妻子有病,她哪儿也去不了!”

    “这就奇怪了。上次我们来劝她住院检查,你不是说她没病,没必要去吗?”

    十津川挖苦地说道。

    星野功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显出恼羞成怒的样子:

    “你们对我妻子怎么样了?如果我知道是你们的原因使她离家出走,我决饶不了你们!”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夫人很快就会回来的嘛!也许出去买东西!”

    十津川故意冷静地说道。

    “胡说!!”

    星野功一边大声说道,一边迅速上了汽车开走了。

    肯定去找雅子了。

    “好奇怪呀!”

    龟井呆呆地看着远去的汽车说道。

    “他也急了!”

    十津川说。

    两个人回到了车上。

    “我们也必须找到雅子!”

    龟井用坚定的口吻说道。

    “你说得对!我最担心的就是她自杀,而且这个可能性最大。星野功会不会也是担心这一点?”

    十津川说完,龟井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说:

    “可是,雅子要是自杀了,不正好中了星野功的下怀吗?本来就是他让她服用砒霜想杀死她的嘛!”

    “如果仅仅自杀倒好办了,也许她临死前还会写一份事件全部真相的遗书。星野功怕的就是这个!”

    “对!”

    “所以,星野功希望让雅子在自己的控制下死去。”

    “如果这次被星野功找到了,肯定就会被囚禁在家里了。”

    “或者带到国外去,在那儿杀死她。如果他们两人要出国,一定要制止!”

    “也许对我们来说,这是一次最后的机会了!”

    龟井神情紧张地说道。

    于是,十津川打开对讲机,马上命令西本一行人查找雅子的去向,同时监视星野功的汽车及他本人的动向。

    两个人回到了搜查总部。

    <h3 class="ter h3">五</h3>

    全体刑警紧急出去,遍查星野雅子可能去的地方。

    另一方面,市内的各巡逻车也接到命令,要注意星野功的汽车,发现后马上报告。

    但两个目标都始终没有被发现。

    刑警们找了雅子的亲朋好友及大学同学等。

    他们还和箱根所归属的神奈川警方进行了联系,了解情况。

    但还是没找到雅子的踪影。

    然而星野功的汽车终于被发现了。

    是在箱根发现的,也许他也猜测雅子来了别墅。

    “也许她又回了东京?”

    十津川说道。

    “不会,如果那样,我们就会从她的朋友那儿得到消息了。”

    “星野功在和我们竞争呢!”

    十津川说道。

    果然,半夜的时候,星野功又回到了东京。

    他也在雅子的朋友和大学同学家之间一家一家地找着。

    凌晨2时了,还是没有见到雅子。

    十津川望着漆黑的窗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她没有去朋友家。”

    龟井冲着十津川的背后说道。

    “我们以她的心情来考虑一下。”

    十津川又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对龟井说道。

    “那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喝着丈夫给的毒药,却对谁也不说,等待着他杀死自己。这样的人是不会投奔亲戚和朋友的,因为她如果想逃避,早就不会听任丈夫害她了。”

    十津川说道。

    “是呀!她的绝望越来越深,也许从一开始就不想对朋友讲。”

    “那会怎么样?”

    “她自杀去了!”

    “我也担心这一点呀!我就怕她这会儿死了!又没有人报告发现无名女尸。”

    “我认为她还不至于一下子自杀的,会一个人静静地思考一番。”

    龟井说道。

    十津川点了点头:

    “对,我也这么想。那么,最安静的地方就是乡间僻壤的温泉了。”

    “可这样的温泉遍及全国,找到她太困难了吧?”

    龟井摇了摇头。

    “一般来说应当去她第一次去的温泉。”

    “对!”

    “我们再向她的朋友了解一下,雅子都去过哪些温泉。”

    十津川兴奋地说道。

    西本刑警又跑了两个小时,天亮时才回到搜查总部。

    终于查出了一个地方:后生挂温泉。

    大学时,她和一个同学一块儿去过那儿。那是她第一次去温泉,她特别高兴,还说过想再去一次。

    后生挂温泉位于八幡平,山高1000多米,附近只有一家旅馆。

    “龟井,去吧!”

    十津川对龟井说道。

    不能打电话核查,一来雅子有可能用化名投宿,二来她听到风声可能要逃走。

    十津川命令西本刑警继续监视星野功,而他和龟井则去了后生挂温泉。

    他们乘上了新干线。

    在盛冈下车后,他们又上了开往田泽的火车。

    他们乘坐的是特快列车。在田泽下车时,已经是当天下午1时12分了。

    两个人马上叫了一辆出租汽车,驶向后生挂温泉。

    汽车穿插过田泽湖大桥,向大坝下面的村子开去。

    到达离后生挂温泉很近的玉川温泉时,他们便闻到了一股强烈的硫酸味儿。

    这一带的硫磺泉水极多。

    “所以,这一带的河水里都没有鱼。”

    出租司机向他们介绍道。

    因河水里含有大量硫磺,因此虽然大量的河水流入田泽湖,湖中也还是没有鱼。

    从玉川温泉开始,汽车开始爬山了中途下起了小雨。天气顿时变得十分寒冷。

    “还远吗?”十津川问司机。

    “就在山顶上。”

    司机答道。

    越接近山顶越能清楚地看到山石和树干背阴处的积雪。气温在急剧下降,密闭的玻璃窗上生成了一层雾气。

    不一会儿就到达了后生挂温泉。

    山顶上果然只有一家旅馆。

    可以看到旅馆的后身不时地升起袅袅的白烟,大概那就是温泉的热气吧。

    “这个女人来过吗?名字叫什么?”

    十津川一边让她看自己的警察证一边问道。

    服务员正在看雅子的照片时,恰好客房服务员走过来,她便叫住她问道:

    “是不是住在12号的那个人?”

    这个看样子是从附近农村招来的,她带着明显的地方口音。

    “挺像的呀!”

    “那么,她来过?”

    十津川马上问道。

    “是的,是住12号客房的那一位,昨天晚上到的,坐出租汽车来的。看样子有病呢!到了以后就睡下了,现在还在睡着呢!”

    “不,刚才起了床,出去散步了。”

    服务台的服务员好像记起了似地纠正着那个客房服务员的话。

    十津川对她说道:

    “她都说什么了没有?”

    “说什么?”

    “比如说,她在等谁?”

    十津川一问,服务员摇了摇头:

    “这是个不爱说话的客人,好像心里有什么事,可问她,她光是笑。”

    “她说要住多少天?”

    “好像说是一个星期吧。”

    “洗过温泉吗?”

    “她只是说想洗。”

    服务员说道。

    于是十津川和龟井决定住距离12号房间最近的一间房间里。

    同时,他们告诉这两个服务员保密,不要让雅子知道。

    第二天,雅子只去洗了一次温泉,然后什么事也没有干,一直呆在屋子里。

    十津川他们哪儿也没去,就等在房间里伺机行动。

    由于旅馆内没有电话,因此有事必须上旅馆外边的公用电话亭去打。

    十津川抽空去了旅馆外边的电话亭,给东京的西本打了个电话。

    “星野功怎么样?”

    他问道。

    “还是开着车来回跑,样子很紧张。”西本答道。

    “他找到雅子的行踪了吗?”

    “看样子还没有。”

    西本对十津川说道。

    十津川这才放心地回到了房间。

    龟井正焦急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刚才有点儿可疑。”

    龟井对十津川说道。

    “怎么了?”

    “服务台说雅子要了信纸、信封和圆珠笔,拿到房间里去了。”

    龟井说道。

    “要写信?”

    十津川也非常紧张。

    恐怕这不是一封普通的书信。

    很可能是一封遗书!

百度搜索 死亡情链 天涯 死亡情链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死亡情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村京太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村京太郎并收藏死亡情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