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死亡情链 天涯 死亡情链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h3 class="ter h3 ttop">一</h3>

    十津川几乎是“四面楚歌”了。

    甚至还有的报刊登出了劝他辞职的评论。

    不仅仅如此。

    三上部长提出了让十津川从这个案件的调查中撤出来的要求。

    任何时候都对外界评论不屑一顾的三上部长,居然也采取了退让政策,不再像以前那样做部属的坚强后盾了。

    也许三上对这个事件的预后感到束手无策了吧。

    “要尽快解决!”

    龟井说道。

    “这我明白。”

    十津川十分为难地说道。

    问题是从哪儿找到突破口。

    “星野雅子一直呆在家里不出来,打电话也不接。”

    西本刑警说道。

    “给她的丈夫也打不进电话。”

    龟井补充道。

    “那么,让医生去她那里怎么样呢?”

    十津川尽量冷静地说道。

    “可那样一来,事态更麻烦了。对北条刑警来说,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年轻的日下脸上露出了不安的神情。

    也许是领导者的无能为力表情传染给了部下吧。

    “那我们应尽快找出下一步可行的办法来。”

    十津川沉着地说道。

    “你说说看。”

    龟井看着十津川。

    “首先,要找到那个和北条刑警十分相似的女人。也许这个要求太高了,因为在设下的圈套成功后,那个女人也许去了国外,也许被杀死后埋在了深山,反正不会轻易地发现她的。”十津川有些沮丧地说道。

    “从被杀的日野讶子和三村泰介那儿入手怎么样?”

    龟井问道。

    “你说的是那两个兴信所的人?”

    “对,两个人肯定是被星野功杀死的,也许和雅子是同谋犯呢!”

    “可这样也不能逮捕他们呀。日野讶子也许是三村杀的,但后来三村也死了,虽然很明显又是星野功的圈套,但星野功有完备的‘不在现场证明’呀!要证明他是凶手很难。”

    “这我知道。但他们手里有那500万日元呀!这钱肯定是敲诈星野功而得到了,肯定三村到手的钱还多,因此他两人都被星野功杀死了。那么,我们能不能从了解日野讶子人手?我看她这个人还不像是个坏人嘛!也许能从她和别人的谈话中查出蛛丝马迹的。”

    十津川说道。

    “那就找找她周围的人。”

    “为了保险起见,与三村的有关人员也查一查,了解一下。”

    十津川又补充了一句。

    西本和日下两人出去后,十津川对龟井问道:

    “别的还有什么办法吗?”

    “还有安田惠子。虽然她的结论是因受到失恋的打击跳楼自杀身亡,但实际上极有可能是星野功推下楼致死的。为他作证的弟弟山野道宏可以证实他的‘不在场证明’,但后来他也死了,而且是他杀。因此,我想也许会有人能证明安田惠子不是自杀,而是他杀。比如她的朋友、熟人。如果找到了这些人,我们的力量就可以大大地增加了!”

    龟井说道。

    “那就让清水去吧!”

    “干脆我和他一块儿去。”

    说完,龟井便和清水一块儿走了。

    这时,爱田医生打来了电话。

    “报纸我都看到了,好厉害呀!”

    爱田同情地说道。

    “我早就料到了,别的还有什么吗?”

    十津川苦笑着问道。

    “对于说她是服了砒霜而中毒一事,报纸和电视上都持怀疑态度,我对他们也说了是砒霜中毒的话。可他们根本没登呀!”

    “因为她自己否认了。”

    “是呀!可她为什么不救自己呢?完全是在等死嘛!”

    “我也有同感。”

    十津川说道。

    “如果这样登了,星野功出于害怕,星野雅子可能倒有救了。”

    爱田说完,十津川没有马上表示支持。

    “我也这样想,但星野已经杀死了那么多人,也许还希望杀死雅子呢。”

    “有这种可能吗?”

    “很遗憾,我认为极有可能。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那怎么办?能不能把她丈夫逮捕呢?”

    “如果可能,我早就把他抓起来了,可我们一点儿证据也没有哇!”

    十津川咬着牙,愤愤地说道。

    <h3 class="ter h3">二</h3>

    十津川坚信龟井他们的能力,因此一直充满了信心地工作。

    也许今天他们会带来什么好消息吧。当然了,不管什么都行,只要使这个案子有所进展,即使自己辞去了警职也值得。也许自己会失败,最终以“杀人未遂”而受指控。

    此时,星野功在报纸上看到十津川受到舆论遣责的报道后,也迅速降低了攻击的调子。

    他的律师虽然一直坚持向法院起诉十津川,但也始终没有采取什么具体行动。

    也许他担心一旦提交到法院,那么星野雅子就将被强制去医院接受进一步的检查。

    对这一点十津川是放心的,星野功和他的律师的警告更多的是威胁性质的。他担心的是如爱田医生所说的那样,星野功希望妻子早一天死!

    尤其对星野功这么一个狡猾的对手来说,如果他又采用某种手段,造成星野雅子自杀的现场,他便可以向舆论控诉,说妻子受不了警方的指控而自杀身亡,这样就更加麻烦了。

    这时,西本和日下打来了电话。

    “我们找到了三位日野讶子的熟人,她们所说的情况我们全记录下来了。其中一个人说她记得日野讶子曾有了一大笔钱,但具体情况不太了解。我认为这笔钱很可能是她敲许星野夫妇其中的一个人的。详细情况我们回去再汇报吧。”

    西本激动地说道。

    一个小时后,龟井也打来了电话。

    “我们找到了安田惠子的几个朋友,其中一个人在她死的前一天还见过她。清水刑警马上把她带回去,有什么请直接问吧。我继续去找安田惠子的另外几个朋友。”

    龟井也很兴奋地说道。

    果然,过了一会儿,清水便带了一个个头不高的妇女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刚刚离了婚、在某商事公司工作的妇女,叫宫本由美子。

    她曾和安田惠子一起上过高校和大学,对她比较了解。

    “您在安田惠子死的前一天见过她本人?”

    十津川一问,由美子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所以我听说她自杀了很吃惊呢!”

    “吃惊?难道您认为她不会自杀吗?”

    “是的。”

    “可是,一个姑娘知道她钟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订婚了,自己被拋弃了,受到这种失恋的打击而自杀不是不少见吗?”

    “当然,这种事我也听说过。”

    “她知道她的未婚夫另有新欢的事?”

    “知道。”

    “当时安田惠子什么反应?”

    十津川感兴趣地问道。

    由美子想了想后,抬头看着天花板回忆着说道:

    “那是距她死去两个星期前的事。我听说她心中特别烦恼,就去了她那儿。她对我说,她的未婚夫又和另一个女人好上了,而且好像到了马上就要结婚的地步。她还说那个女的是个有钱人的女儿,有一幢别墅什么的,还说未婚夫也许就为这个被勾过去了。”

    “那么,你在她死的前一天见到她时,她是什么样子?”

    “其实那天我是怕她经不起失恋的打击而去她那里的。我也怕她会因失恋而自杀。可她那时精神特别好,我还真的挺惊讶的呢!我听她说,他俩又好了。”

    “她怎么说的?”

    “她说,她的未婚夫和那个女人分手了,说他还是喜欢她。我也挺高兴,说这样才好呢!还听她说,那个女人有什么短处被她的未婚夫抓住了。”

    “抓住了什么短处?”

    “是的。”

    “到底是什么,安田惠子小姐说了吗?”

    “我也问了,但她只是笑了笑而不回答,只说是如果一公开,那女人一定要吃官司,还要被警察抓起来的。她还说,如果那女人要是再从她身边夺走未婚夫,她就立即向警察报告。当时她的表情可不是在开玩笑,好可怕呀!”

    “因此,你认为她自杀是很值得怀疑的?”

    “是的,因为我认为她说她知道了那个女人的什么短儿不像是开玩笑。”

    “那么你不认为由于她手中掌握了那个女人的短儿而被人杀死了吗?”

    十津川一问,由美子吃了一惊:

    “有这事儿?”

    “这bbr></abbr>种可能怕是有的,只是还没有证据。”

    “证据?”

    “是的。安田惠子会开车吗?”

    “会的,她有驾驶执照。”

    “她有自己的车?”

    “有的。就在我最后见到她时,看到她有一辆车,是旧的,也许是用来和她的未婚夫约会的吧。我还和她一块儿坐了那车呢。”

    由美子说道。

    “在车里都说什么了?”

    “说了好多呢!”

    “说出门远行的话了吗?”

    “只说去箱根什么的,还说遇见了一件惊险的事。”

    “什么惊险的事,惠子小姐没说吗?”

    十津川问道。

    “我问了,可她光笑并没有说。”

    由美子懊丧地说道。

    “会不会是她要对那个女人采取什么威胁手段呢?”

    “我当时好好问一下就好了。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呀,太遗憾了!”

    由美子说道。

    没有办法,十津川只好道了谢让她回家去了。

    十津川认为,肯定是安田惠子在跟踪中目击了车祸。

    于是安田惠子便以此为借口,对星野雅子进行敲诈,并威胁星野功必须和雅子分手,断绝关系。于是这也就导致了她的死亡。

    从这个认识来推理,开“奔驰”的就不是星野功,而是星野雅子。

    安田惠子相信这可以把星野功从雅子身边拉回来。

    但她没有料到,星野居然采取了杀死她来解决这个问题。

    也许这是星野功的计划。他通过杀死目击者安田惠子的办法取悦于雅子,并使雅子欠了他一大笔人情。

    但是,仅凭这个推理也无法逮捕星野夫妇呀!

    十津川扫兴地想着。

    <h3 class="ter h3">三</h3>

    直至今天还是没有找到问题的突破口。

    于是,十津川考虑还是和星野夫妇进行正面交锋。

    “星野功为什么要急于杀死妻子呢?”

    十津川问龟井。

    “从一般的想法考虑,他要灭口呗!实际上他也杀死了过去的恋人安田惠子。对他不利的证人只剩下一个雅子了,如果再封住她的口,那么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于是他便使用了砒霜?”

    “是的。看上去安田惠子是自杀的,但不能再使用这个方法了,这样一来,星野雅子就得像得了病一样慢慢死去。”

    “但是,星野不是在知道我们开始行动时才使用砒霜的。因此,如果在这个时候,他的妻子突然病死,我们肯定要对她进行尸检的,因为她是一名重要的有关人员。难道他不知道这一点吗?”

    “我认为他知道也要这样干,也许他认为这是一个上策如果不尽量封住雅子的口,那么危险更大。”

    “可出人意料之外,雅子本人却坚决否认自己服用砒霜一类的毒物呀!也许是与她在箱根开车撞人的刺激有关。但是,因为星野功当时就知道是雅子开车撞的人,所以,现在就是不杀死雅子,雅子也决不会向警方坦白的吧?”

    十津川有这么一个疑问。

    “是的。否认丈夫让自己服用砒霜,这不仅仅是出于爱情,而且也认为自己是直接的‘杀人’——‘过失杀人’者,心中有内疚和压抑。”

    龟井也承认这一点。

    “那么,如果他们夫妻两人都这样认为,星野功也就没有必要慌慌张张地杀死妻子了。原因就是星野功相信雅子决不会背叛自己,因为她有短儿在他的手中。”

    “会不会星野功想独占星野的家产?”

    “独占家产?”

    十津川口中喃哺地说道。

    “有这个必要吗?现在星野功不是有很多很多的钱吗?而且他已经是星野家的公司经理了嘛!”

    “那倒是……”

    “那会不会是因为他的个人借款?他向公司借了成千上万的钱,但没有对雅子讲过。所以,如果杀死了雅子,他就可以堵上这个窟窿了。也许他借<cite>藏书网</cite>钱的对方是暴力团什么的呢!因此他让雅子服用砒霜,等到雅子一死,事情就好办了。”

    十津川说完,龟井却摇了摇头:

    “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星野功借钱的事呀。”

    “打听一下呢?”

    “当然可以,但我认为没有这样的事儿,因为在企业的同行之间,对这种斟是非常敏感的,若有的话,不会一点儿风声都不传出来的。”

    “那么,还会是什么理由呢?”

    十津川考虑着。

    龟井也陷入了沉思之中。不一会儿,他突然抬起头来,对着十津川说道:

    “会不会是又冒出了一个新的女人?”

    “女人?”

    十津川的眼睛闪着光芒。

    “无论如何,星野雅子不是那种开放的女孩子,她活着也好,或是没有那件事也好,对星野功那种男人来说都不是特别中意的,而且星野功是那种花花公子型的男人,没有情人是不可能的。”

    “对,钱有了,地位也有了,肯定该与女人有关了。”

    十津川兴奋地说道。

    “对!”

    “马上进行 8c03." >调查!”

    十津川对龟井说道。

    <h3 class="ter h3">四</h3>

    龟井马上带着西本和日下他们出发了。

    但他们没有很快打来电话,这是在十津川意料之中的。对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如果一下子就查出来,那反而奇怪了。过了五个小时以后,龟井才打来了电话。

    “发现了这么一个女人。您快来一下吧!”

    龟井在电话中说道。

    于是,十津川按着约定,来到了新罕车站西口的一家高层公寓旁。

    “这个女人25岁,好像是个女演员,名字叫小山瑶子,是个相当漂亮的女人哪!”

    龟井一边走着一边对十津川说道。

    “女演员?”

    “现在的通病都是这样:大凡有钱有地位的男人都找女演员做情妇,而女演员也都希望找年轻有为的实业家。”

    龟井说道。

    “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小山瑶子这个名字。”

    十津川认真地说道。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但漂亮的女演员都很有名,也许不久就会红了。”

    龟井说道。

    说着说着,他们来到了这幢写有“乌拉·西新宿”的高层公寓前。

    在当前土地价格暴涨的时候,盖栋高层公寓,至少需要几亿日元。

    十津川和龟井乘坐电梯来到了12层。

    已是近午夜时分了,整个公寓里安静极了。

    两个人走在柔软的地毯上,来到了1210室门前,摁了下门铃。

    “等一下。”

    里面有人答应了,但如果十津川在外面说是警察,里面恐怕就不会开门了。

    等了约有十五六分钟门才打开。

    她化妆化得很好,刚才大概就是在化妆而让他们等一会儿。

    她确实是个美人儿,大大的眼睛,加上适..宜的化妆,使她更加楚楚动人。

    “是小山瑶子小姐吗?”

    十津川按惯例地问了一下。

    “是的。”

    对方点了点头,把十津川他们让了进去。

    这是一张有16张草席大小的起居室。他们进来后坐在了古香古色的椅子上,感到总不如坐沙发更平静一些。

    瑶子问道:

    “找我有事吗?”

    说着看了两人一下。

    “认识一个叫星野功的人吗?”

    龟井先问。

    “不,不认识、。”

    瑶子果断地答道。

    “就是在市内开了几个俱乐部的星野功。”

    龟井用严厉的目光看着小山瑶子再次问。

    “可我为什么必须认识那个人?!”

    小山瑶子十分沉着地反问着。

    龟井皱了皱眉。

    “我们从某人那里打听到,你与星野功有联系。要把那个人带来吗?”

    他又问瑶子。

    这一下,瑶子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不像刚才那么沉着了。

    “你们警察为什么对我的私生活感兴趣?”

    “其实,我们更多地是对星野功的妻子星野雅子感兴趣。”

    十津川说道。

    “有什么事?”

    瑶子用试探的目光看着十津川问道。

    “我们认为星野夫妇与一桩杀人案有关。我们在有关人员的交待中听到了你的名字,据说你是星野功的恋人。”

    “真的?”

    瑶子半信半疑地看着十津川。

    “杀人案件是确实的。”

    “那为什么还不逮捕?”

    瑶子问<bdo></bdo>道。

    “很快就会的。但我们不忍心看到你这么漂亮的姑娘也卷进去呀!”

    “我不信!他真的和杀人案件有关吗?”

    “是的。”

    “你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龟井问道。

    “我不信。他对我说,他不久就与现在的太太离婚,然后和我结婚。杀人的人难道会对我许下这个诺言吗?”

    “他说过要和你结婚吗?”

    十津川又叮嘱地问了一下。

    “是的。”

    “什么时候?”

    “你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十津川和龟井都问道。

    “是第一次见面时他对我说的。”

    “那是什么时间?”

    十津川又问了一句。

    “我记得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在赤坂饭店酒吧时。当时他来了朋友,等朋友走后他对我说的。”

    “原来是这样。”

    “当时他给了我一张名片,我这才知道他叫星野功。他还说他有几个什么‘明星’馆。啊!我记起来了,是‘明星5号馆’。后来我又去了两三次。”

    瑶子说道。

    “当时你认为他是个青年实业家?”

    “对。”

    “后来他常常主动找你?”

    十津川一问,瑶子马上显出十分得意的样子说道:

    “是的,他常常给我买东西。”

    “后来他就说要和夫人离婚,和你结婚吗?”

    “是的。”

    “你见过他的夫人吗?”

    “不,我的自尊心不允许。”

    瑶子一口咬定。

    “瑶子小姐……”

    “嗯?”

    “我们刚才说过了,星野功是杀人犯,这是肯定的。不久就又会有一个人被杀的。”

    “谁?”

    “他的夫人。”

    十津川说完,瑶子变得十分吃惊。

    “我不信。第一他对我说,不久就要和妻于离婚,和我结婚,那么他为什么还要杀死他夫人?是不是他的夫人不同意离婚?”

    “也许是这个原因吧,但也许他是想尽快和你结婚呢!你不是也希望他尽快和夫人离婚,然后和你结婚吗?”

    十津川问道。

    “开始是他对我说的,我也说过希望他能遵守这个诺言,而且给他规定了最后日期,就是这个月的23日,这天是我的生日。”

    “也就是说在你26岁生日这天,他必须和他的夫人离婚,和你结婚?”

    “对,是这样的。这是我自己定的。我想在我25岁之内结婚,如果过了25岁,我就专心当大明星,不再考虑结婚的事了。”

    “那么他同意了?”

    “是的。”

    “这下我们明白了。”

    十津川说道。

    “明白什么了?”

    瑶子不解地问道。

    “他为了遵守这个诺言,就要杀死他的夫人,并且用毒药,使他的夫人像病死一样。”

    龟井一说,瑶子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地对十津川他们说:

    “他可从来没对我说过要杀死他的夫人呀,真的!”

    “那当然,他不会对你说这种话的。”

    十津川说道。

    “那我要打电话阻止他这样做!”

    瑶子说道。

    “那就试一试吧!”

    十津川说。

    “可那会怎样呢?”

    瑶子担心地问道。

百度搜索 死亡情链 天涯 死亡情链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死亡情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村京太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村京太郎并收藏死亡情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