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打开职员宿舍别栋玄关的门,就闻到一股勾起食欲的晚饭香味。光晴跟水羽互看了一眼,同时跑到起居室。

    “怎么了?”

    站在厨房的萌黄,不解地看着喘着粗气的光晴和水羽。

    “身无不在吗!?”

    “我们整个中午都在找她,到处都找不到!”

    “他的朋友来了,说她在女生宿舍过夜呢。是来取衣服的……大概30分钟前吧。”

    “女生宿舍——!?”

    两人不约而同地喊了出来,梦黄吃惊地把菜刀放下。

    “嗯。神无的身体不太好…现在总算交到朋友了。”

    萌黄那松口气的表情,无法让光晴和水羽安下心来。两人面面相觑,别说放松,脸色更是一片苍白。

    “水羽!”

    “不要!”

    “男生进不<s></s>了女生宿舍啊!”

    “我可是正统的男生。要男扮女装的话,光晴你去。”

    “我一走进宿舍就被拆穿了!闹笑话怎么办!”

    “我教你化妆就好了。原本你就长得不错,肯定可以蒙混过关的。”

    “大块头女生太引人瞩目了,当然会被管理员抓住问话的。我不要。”

    “我也不要。”

    也许跟不上两人奇怪的对话吧,萌黄拿过平底锅,开始炒菜,然后开口:

    “你们该不会是想潜入女生宿舍吧?神无只是到朋友宿舍过夜罢了。男生突然闯进去,肯定会被管理员捉住。虽然我不清楚现在惩罚细则,但宿舍还有其他学生吧。”

    “话是那么说,但情况太糟糕了。流言已经完全散播开来了。”

    “真糟糕,为什么桦鬼那么引人瞩目呢。如果他平凡点我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身为鬼头庇护翼是荣耀啊。”

    被满脸笑容的光晴这么一说,水羽失落地耸拉着肩膀。他环视四周,探视厨房内测,不解地问:

    “丽二呢?”

    通常都呆在起居室的男人,正常点来说是经常呆在萌黄身边的男人,今天却罕见地不见人影。水羽他们以为他不在学校就回家了。萌黄困惑地说:

    “他回来后一直躲在房间里查东西。”

    “真罕见。”

    光晴在银框眼镜下的眼睛吃惊地睁大了。本来就擅长收集情报的丽二,有着能瞬间聚集所需信息的情报网。别看他外表悠然年轻,他所构筑的人脉和情报网在鬼族中是数一数二的。

    那男人竟然会躲在房间里。

    “是个人情报吧。”

    “认真起来就什么都能做到。丽二是那种不给敌人翻身机会的类型。”

    无言地盯着叹息不已的光晴和水羽,然后视线转移到门板那边。一阵声响后,门稍微敞开,一股气息迅速远离。

    “刚才在外面……?”

    萌黄睁大眼睛指着门板,光晴苦笑,以手顶了顶旁边的水羽。水羽转头一看,为难地说:

    “奇怪吧?他一整天都很不安定呢。”

    “不是生气?”

    “差不多吧。我完全猜测不到原因。”

    “嗯,的确很不安定…因为神无吧?”

    走廊上没有任何气息。但刚才桦鬼的确站在那里。正如光晴所说,总是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男人今天却异常浮躁。思索着各种原因,水羽耸拉着肩膀。

    “第一次遇到特别的存在呢。”

    听到水羽的自言自语,光请问:“为什么?”

    “桦鬼心中的神无。”

    水羽苦笑着简单回答,也许是不喜欢他的答案吧,光晴不愉快地皱起眉头。

    原本就不和的桦鬼和光晴,总是以光晴的让步来解决彼此的矛盾。但关于新娘——神无的待遇,光晴顽固地不肯让步,原本看似和平的两人关系也明显硬化。

    “虽然我察觉了,但他本人还不清楚,就算告诉他也接受不了吧。”

    面向走廊的水羽叹息,光晴更加不高兴地质问:“怎样?”

    吃惊的水羽瞬间无言。

    “你没发现吗?”

    “那又怎样?”

    水羽无奈地苦笑。他思索着该不该说,但最后还是闭嘴垂头不说话。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两人的萌黄,视线来回于他们和玄关之间,不解地问。

    “偷听吗?不像鬼头的风格呢。”

    不明状况的萌黄停下手,温吞地提出自己的意见。沉默不语的两人苦笑。的确,对其他事物一概没有兴趣的男人会偷听是很罕见的。而且还心怀杀意以外的感情、热心地听取自己过去一心想杀掉的少女的消息。

    “搞不懂。”

    “也许他是以外的单纯。”

    “这是欠揍的理由吗?”

    “……嗯,也许算吧。”

    水羽耸耸肩。虽然无法接受水羽的意见,但光晴判断眼下桦鬼不再是威胁神无生命安全的存在,于是点头说道。

    “明天无论如何先让她回职员宿舍。她呆在没有庇护翼的地方始终让人担心。学校的环境跟本家不同。”

    “相同吧,因为都不能随便出手。”

    “完全不同。对方是没有敌意的。”

    先别管数量多少,起码在本家的人都接受了神无是鬼头新娘的事实。但女子宿舍的少女们不同。今天一整天他们都在校舍中感觉到女生对神无的厌恶。明显的好奇心、妒忌和轻蔑、愤怒,让人清楚感觉到桦鬼之名的影响力之大-——而且在鬼新娘和一般少女混居的宿舍中,即使舍长勉强能统合状况,也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摧毁了整个平衡。

    “总之忍耐一晚,他一走出女生宿舍就保护她。好吧?”

    “期间能不能和她取得联系。早知道这样我就问土佐塚要电话号码了。光晴,你能利用执行部权限把她喊出来吗?”

    “执行部没有这种特权。及时打电话到宿舍,也会被舍长回绝,大义凛然地教训说‘外部人员禁止给予意见’‘别扰乱她们的管理’最后还要写检讨书呢。”

    宿舍由舍长统筹一切,连老师都难以插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水羽知道再商量下去也没意义。

    “光晴,我们是一筹莫展了,也许丽二能找到办法。”

    “算了,我不想主动去被他取笑。”

    两人相视而笑,企图把胸口的骚动按捺下去。

    神无是个特例。正如桦鬼那样,拥有烙印的神无自身也有着吸引周边人的因子。身为她的保护人,庇护翼只能疲于奔命了。

    “希望她不会有事吧。拜托了。”

    完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违背新娘第一的鬼族原则。光晴祈祷似的低喃,看向女生宿舍的方向,水羽也紧张地看着那边。

    为新娘特意构筑起来的小城堡中,居住着大量的少女,城堡也为了她们生活得更舒服而不断改变。

    应该守护的新娘,就在当中。

    听到室外传来阵阵喧嚣声,神无终于抬起头。这才发现室内光线黯然,于是她伸展一直曲着的手脚,缓缓地抬起头看向以文字表示的时钟。已经七点多了。跟桃子分别也有一段时间了,神无启动点灯,环视房间。

    “土佐塚?”

    她边喊名字,边敲桃子房间的门,却没有得到回应想到这个时间必须开始准备晚饭的神无,慌忙走到冰箱前,手触摸到冰箱把手的一刻,整个人一顿。

    这里是别人的房间。不能随便碰别人的东西。

    虽然觉得不好意思,但她觉得自己总不能什么都不做,于是不安地伸出了手。她倒抽一口气,在心底道歉,拉开了冰箱门,看了看里面的情况,然后无言关上。

    冰箱里只有两瓶矿泉水,一瓶茶,除此外空无一物。做料理前必须考虑材料的问题。

    正当神无奇怪桃子是怎么吃饭时,她想到了食堂。桃子说过午餐会比较豪华。平常事量就少的神无对食物并不会特别挑剔,但若连累照顾自己的桃子也没好吃一顿酒太过意不去了。神无拿起桃子放在桌上的磁卡,看看玄关,桃子到现在还没回来,也许留宿手续比较麻烦。她紧张地在走廊上前进,把磁卡放进口袋中,穿上鞋子,握住门把。

    这里没有要加害自己的人——尽管他一再安慰自己,但在陌生的地方始终有所顾忌。她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扭动门把,门外马上传来阵阵少女的喧嚣声。

    “菜单呢?”

    “好像是炒意大利粉、醋渍菜,呃,那叫什么来着?”

    “要吃什么?偶尔吃拉面也不错吧?”

    “我想吃!!我们到外面吃吧?真希望饭堂有快餐吃呢!”

    神无开门的动作停下来。想到那些由手巧女性准备的定食、推荐的餐单,神无无法想象那群女生说的料理。根据她们的话,神无知道饭堂会准备多种料理,决心不由的动摇了。有选择是值得高兴的,但不熟悉逃自习好的神无实在没多大作用。桃子不知道何时回来,也许会赶不上晚饭的时间。她还是到饭堂去,给桃子领晚饭才对。

    神无走出了房间,保持距离地跟在少女们身后。他她困惑地在宽阔的走廊上前进,跟穿着便衣的女学生数次擦身而过。也许身穿制服的神无罕见吧,多道视线投射在她身上,并且是略带恶意的。神无想要加快脚步,然而她的步速本来就不快,徒然加快速度只会让自己辛苦,还是算了。

    人越多,骚动就越大。沿着长廊往前走,抵达一间混合着大量人类气息的宽敞房间时,神无哑然地伫立不动。

    异样宽敞的房间中,铺着白布的长餐桌井然排列。桌面中央的鲜艳花朵刺激眼瞳,简直就像派对会场一样。房间的四周排列着覆盖红布的桌子,桌上放着数个巨大的碟子,上头盛着小山般高的料理——那样子,即使说是豪华的宴会也不为过。

    站在食堂出入口的神无看到饭堂内连甜点也一并俱全时,彻底无言。但饭桌四周的少女完全不为所动,边使用着刀叉,边谈笑风生。一群少女越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环视四周的神无身边。

    “她结婚的对象是?”

    那是轻声的问句。

    “啊,新转校来的一年生?不是吧?”

    “应该不就是假的,我听朋友说,他们一起生活在职员宿舍。”

    “真的!?他真的结婚了?但转校生中没有姓木藤的女生啊!”

    “听说姓氏不同,看,之前不是有女生跟执行部会长们一起上学吗?听说就是她了。”

    “啊,咦?……他们真的同居了吗?”

    涌现众多讨论声的空间中,偶尔传入耳中的单词都有着共同点。

    “那女生的名字是?”

    冷淡的语气让神无背部一冷。早上,听到桃子说出“真相”的只有同班同学。没想到流言传播速度如此快的神无,心头颤抖不已,彷徨地想要找地方逃跑。

    一股不祥的预感。自小练就的直觉,告诉神无空气中充满了不稳定因素。神无慌忙走进食堂,学其他少女拿起碟子快步走着。她站在红色桌子前,判断自己还是快点拿了料理就走比较好。

    突然,神无感到现场喧闹的气氛一变,抬起头。

    无数道严厉的视线投射在神无身上。她不由得想要逃走。

    “为什么你在这里?”

    安然的质问传入耳中。她回头一看,是四季子。她身穿鲜红色衣服,宛如日本人偶的美丽黑发轻轻束着,那摸样成熟得完全不像在校学生。

    四季子朝神无靠近一步,缩短距离。

    “你搞错了地方了吧……拥有鬼头烙印的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四季子脸上挂着讽刺的笑容,不解地问。别人看来那动作很可爱,但隐藏的怒火把她的脸容扭曲成恶魔一般。

    鬼头和三翼的新娘本来就居住在职员宿舍别栋中。那特别待遇,充分表达了地位的超然性。被站在鬼族顶点的男人选中、守护的女人是鬼头的新娘。那立场同时也意味着她站立于鬼新娘的顶点。清楚这一点的四季子,扬起似是羡<dfn>99lib?</dfn>慕又非羡慕的表情。

    神无屏息静气盯着四季子,突然身边飘来一阵花香。

    “——你们妨碍到大家了。如果是来吃饭的话,就别站着不动。”

    银铃般的声音让神无的注意力从四季子身上转开,看向散发花香的源头。站在她旁边的是,穿着一身不合适饭堂气氛的运动套衫的女生,四季子一脸诧异。

    “须泽前辈……”

    听到这名字,神无更娇吃惊。只在讲坛上见过一次的女生,是学生会副会长须泽梓。简单的束缚着的长发和好不奢华的衣服,没有破坏她与生俱来的美貌,反而充满了气质,惹人瞩目。

    “宿舍长报告她已经办好入宿舍手续。别说出扰乱秩序的言论。”

    第一句是告诉神无的,后一句是对四季子说的。梓若无其事往前走。在众多注视眼神下,她拿起一个碟子,回头问:

    “你们不吃?”

    简短的质问让四季子轻声咋舌,转身离开。感觉到对方浑身散发的拒绝气息,神无怯懦地拿起碟子。尽管没再听到严苛的责怪话,但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绝不友好。了解到这点,神无终于领悟,自己不应该按照桃子所说的,毫无防备就来了。认为没有男生就安全的想法,实在欠缺考虑。

    把食物放在碟子上,神无知道自己有多瞩目,因此还是快点回房间比较好。想到桃子办好了入住手续却还没有回来的事情,神无在餐桌前来回踱步。

    四面传来轻声的嘲笑,神无停下脚步,梓无声无息地靠近。她的视线中没有任何有好的情绪,只是冷然地看着神无,然后睡下眼睑说:

    “你不出去?其实根本没办理入住手续。原本这里禁止男生进入,而木藤前辈是个特例。他是拥有特权的。你是到别人是怎样看待鬼头的新娘吗?你比任何人都要不受欢迎,当然一般学生也一样——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留下一句不知是警告还是威胁的话,梓就离开了。梓单方面说话时,神无只能站着,紧咬着唇叹息。

    她不认为这情况现在才出现。敌意跟憎恶已经变成她生活的一部分,然而那不代表她真的习惯了。神无拿着碟子的手忍不住轻微颤抖起来。

    无论谁看来<kbd></kbd>,她都不是及格的新娘吧。在众多注视中,她压抑住落荒而逃的冲动,伪装平静地抬起头。

    “不要脸。”

    不知何时,面前那艳丽的少女嘲笑道。似乎等梓入座后再出现的四季子,单手握着叉子。

    “最讨厌你了。”

    她举起打磨得光滑的叉子。察觉那握着凶器的白滑的手掌力道渐渐加重,神无总算了解四季子的打算,但整个人都麻了,无法动弹。

    四季子张开肩膀,往前冲出去的刹那,某处突然传来类似悲鸣的声音。同时,四季子双眼圆瞪,动作不自然顿住。梓被她的行动吓到,站起来看向同个方向。骚动静止、四处陷入奇妙的沉默气氛中,神无不解地转身看向大家视线会集得地方——食堂出入口。

    然后,她看到了不应该出现在此的男子,哑然无语。

    他毫无顾忌地环视室内,注意力停留在神无身上。

    “……桦鬼?”

    看到因紧张而全身坚硬的神无,他是怎么想的呢。桦鬼凝视了她一会儿,然后转身往前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神无,神无为难地迈开脚步。

    完全不像他的举动。为他奇怪举动感觉不解的神无,身体比意识快一步行动,把手上的碟子递给四季子,本能上保持安全距离跟在桦鬼身后,尽管听到饭堂传来阵阵讨论,但他完全不在意地在走廊上直线前进。途中与几个惊讶的女生擦身而过,但他完全没留意的样子。神无诧异地猜测他前来的原因,想到哪里去时,桦鬼越过宿舍大庭,打开大门旁边的一个通道门,毫不犹豫地走出女生宿舍。茫然停驻在门前的神无,感觉到宿舍管理员疑惑地眼神,慌忙伸手搭上门把。知道女生宿舍绝不是安全地点的神无,察觉到身后传来阵阵不满的声音,赶忙扭动门把。

    但她无法推开门。

    清醒时的桦鬼对神无来说不能算是安全的。目前她还没有保护自己的办法,因此应该尽可能避开他才对<abbr></abbr>。

    神无收回手,为追赶自己应该害怕不已的男人感到疑惑。过去的确有过追赶他的经验。那时候被追杀,恐怕跟现在无法无视他的存在。

    神无疑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紧张而缓慢的推开门。

    跟明亮的宿舍内部不同,外头只有月照的静寂等着她。尽管看不到桦鬼的踪影,神无还是戒备地踏出脚步。一步,两步,门在背后关闭,吓了他一跳。她慌忙转身,手腕却被猛然握住,使劲一扯,神无发出轻微惨叫。

    过去曾经遇过无数次的怒火包裹着神无全身,迅即察觉到危险的本能鸣响警钟——就在这时。

    全身传来钝痛,下一瞬间唇上传来不可思议的触感。她看到了怒火急速褪去,表情分不清迷惑还是震惊的桦鬼的脸。无法理解发生什么事的神无,只能被动地被抱着,仰视他。

    “桦鬼……?”

    尽管头脑为刚才的触感而混乱不已,神无还是想要从桦鬼手腕中逃出来。然桦鬼的力道非但没有减弱,还变得更强,他俯视着怀抱中的神无,神无别开脸。

    “桦鬼,你的手。”

    无论如何也想得到自由的神无再次挣扎,他前所未有地俯下身子。

    某东西触碰到柔软、紧绷的唇。那是跟残留在唇上的触感相同的。

    对那反复吮吸的唇没有抵抗没有反应、全身僵硬的神无眼瞳中,映射出眉头紧皱的桦鬼。重复吻了她还几次的桦鬼,直直的盯着神无,确认似地再吻了她一下,然后眉头紧皱地松开手腕,放了神无。

    身体终于自由的神无往后退,靠在女生宿舍的墙壁上,整个人崩溃一般跌坐下来。她捂住变得鲜红的唇角,仰望桦鬼。

    他抿着唇,转身确认背后的情况,迈开步伐。无法说话的神无看到他不是走向职员宿舍,而是往茂密森林走去时,诧异又惊慌地想要站起来,却站不起来。下半<footer></footer>身完全无力。眼看桦鬼背影渐渐变小,她焦急地想要撑起身体,结果在他的背影被树丛覆盖后,依然无法行动自如。

    神无凝视黑暗中的森林,伸手触摸残留温热触感的唇瓣,察觉到自己竟然深觉遗憾,不由得狼狈起来。

    要做点什么——对,要做点什么。

    他也好,自己也好。

    “……咦?”

    坐在同旁边郁闷不已的神无,听到宿舍内的骚动声响和森林树叶摩擦声音是在桦鬼离开很久以后。听到突然起来的说话声,她抬起头。眼前是抱着大纸袋的光晴和不情不愿跟在他身后水羽,神无不由得吓一跳,光晴他们看呆坐在奇怪地方的神无,马上跑过来,蹲下看着她。

    “怎么了?”

    当然,现在的她无法说明跌坐在地上的理由。她满脸通红地摇摇头,光晴身边的水羽安然地叹息。

    “太好了,不用别取笑了,光晴。”

    “反正负责入侵的是水羽,我只是支援。”

    “马后炮。”

    “…年轻嘛……真是太好了,神无。”

    把纸袋放在腋下夹着,光晴深深点头。不太明白他们的意思的神无边让头脑冷却下来,边看着他们。

    “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虽然对不起你的朋友,但你呆在女生宿舍,我们实在太不放心。考虑过后我们决定偷偷潜进宿舍,把你带走。你没事就好,先回职员宿舍吧,嗯?”

    他们肯定很担心。神无被他们温柔微笑打动,低头鞠躬道谢。看到他们伸出手时才想到什么,焦急地看向女生宿舍。

    “我没跟土佐塚说一声就出来了,我要跟他交代一下。”“让梦黄打电话给她就好了。留言应该没什么难度吧。”

    水羽爽脆地回答。现在要找桃子的确有一定难度,神无接受了水羽的话,握住他们的手,撑起身子,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坐在地上。

    “发生什么事了?”

    光晴直勾勾地盯着满脸红晕坐在地上的神无。即使吻的余韵变得薄弱了,毫无免疫力的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低头。

    光晴一脸不可思议,轻轻抱起垂着头的较小的神无,看向水羽。

    “水羽,行李拜托你了。”

    “狡猾……!”

    “我的腕力比较好。”

    光晴有点得意地回应,看到脸颊更红的神无,开怀地笑了。置身于跟刚才不同的怀抱中,神无身体有点僵硬。

    视线不由得投向森林中。

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桦鬼3·梦之觉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梨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沙并收藏桦鬼3·梦之觉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