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回到鬼之里第三天的早上,神无还是在桦鬼的怀抱中醒来。即使对方多安全,身体附近有着这样热度的源头,她也不可能安睡。那嘭嘭直响的心脏和不断提升的体温让神无焦躁不已,她缩缩身子,抱着必死的觉悟离开桦鬼的怀抱,茫然地看着他酣然熟睡的脸。

    那张脸没有丝毫邪气,甚至还有点可爱。突然桦鬼的手腕动了动,想寻找什么东西似的在床单上摸索。为此动作疑惑间的神无迅速离开床铺。

    如果被睡着的桦鬼拖回床上去就肯定迟到了。他的臂弯虽然有点狭窄却非常舒服,但也不能因此睡懒觉下去。神无身边注意着床铺上的动静,边走出房间,换好衣服,做好早饭后再喊桦鬼。看着纹丝不动的他,又想到他的伤势,认为尽可能让他静养比较好,于是就像昨天那样把早餐搬到寝室来了。

    神无一个人吃过早饭,拢拢背后的头发就到一楼去。

    “早上好。”

    对等待她的众人轻轻打招呼,却感受到大家奇妙的视线。

    “……真的没事呢。我们还随时准备冲上去。”

    “好征兆啊。”

    “这就叫机会吧。”

    三翼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但他们的严肃认真在前往学校途中就消失了,走到电梯口前就转到轻松地对话中。

    “我说,为什么要保持距离!搞不懂,说不过去嘛!喂,你有听吗!喂!”

    慌乱的语调是桃子的。神无吃惊地四下搜索,发现最靠近电梯口的饮水机旁,桃子正怒气冲冲地听着电话。

    “喂!怎么挂电话了!!”

    吼出一句声量大得在走廊回荡的话后,桃子关上电话叹息,然后猛然抬头跑过来。

    “早啊。”

    “……一大早就很精神呢。”

    换上室内鞋的水羽吃惊地对桃子说,她不好意思说:

    "因为有急事要联系某人,但电话完全打不通,一大早就气死了。发短信有完全没回复,打电话信号又差,马上就断了线,真可恶。’

    说到这里。桃子紧盯着神无。

    “土佐塚?”

    “……嗯。我有个好主意。你们先走吧。我去打个招呼。”

    桃子挥挥手,留下这么<strike>藏书网</strike>一句话就换上室内鞋,跑到升降梯口了。神无不明所以地站着,跟水羽交换了一个眼神,不解地走向教室。两人爬楼梯时,神无突然站住。

    “没事吧?”

    水羽快速支撑着神无虚软的身体。也许是贫血导致的晕眩吧,呼吸有种突然被塞住的感觉。神无用力深呼吸,看向水羽。

    “我没事。”

    总算爬完楼梯的神无,坐在位置上喘息。她把文具从书包中拿出放到桌面上,才发现四周一片骚动。神无关上书包,抬起头,看到同班的人都靠在窗边凝视校舍外的地方。觉得奇怪之余沿着他们的视线看去。然后,发现了上学的人流中,有两道身影逆流站立。

    其中一个一看就知道。身材修长的男人,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眼前站着一个少女。

    “桦鬼……?”越过两人身边的学生都纷纷回头打量他们。桦鬼面前的少女鞠躬打招呼,然后快速转身飞奔——神无被吓呆了。往校舍跑来的是刚才见过的桃子。

    “那是土佐塚吗?”

    “为什么跟会长说话?”

    “认识吗?”

    “不会不会,肯定不会。”

    “呃,为什么呢?”

    纷乱的男女讨论声中,桃子消失在校舍内,几分钟后,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喘气声,教室的门打开了。她无视众人对她的打量,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粗鲁地放好书包,看向神无。

    “啊,神无。”

    “土佐塚。”

    桃子的声音跟四季子的声音重合。桃子也许没发现四季子的叫喊吧,她打开手上的手机,摇着头走向神无。

    “还是要好好计划一下呢。”

    “别无视我!你没听到吗!”

    来到神无面前的桃子,终于留意到四季子尖锐的声音转身。教师内水净鹅飞,神无被四季子散发出的尖锐气势吓呆了。

    “一大早就吵吵闹闹。什么事啊,江岛四季子,找我有事?”

    桃子特意称呼她的全称,留着一头完美黑发的美少女的脸瞬间险恶得宛如恶鬼。四季子是鬼的新娘,不是鬼。但因怒气扭曲的脸完全摧毁了如日本人般可爱的脸容。

    “为什么你要跟木藤前辈说话?”

    激烈颤抖的四季子脸颊上浮现愤怒的红晕。

    “这跟江岛你没关系吧。”

    “有!”

    “……难道四季子你觉得木藤前辈是专属于你的王子?不允许跟其他女生说话?真好啊,桃花源的居民呢——你不是笨蛋吧?”

    被桃子挑衅性的词语吓到的不止是神无,教师中所有人都被桃子的发言唬住了,只有跟她对话的四季子愤怒地全身颤抖。

    “我今天心情非常不好。所以请你别跟我说话。神无跟木藤前辈结婚了,身为朋友的我跟他打招呼也是当然的。每必要得得到江岛你的许可吧。”

    桃子说完,静谧的室内气氛瞬间变得凝重,察觉到异样沉重气息的神无无言。结婚是众所周知的现实,不需要桃子再次强调。现在教室内的人还是一脸震惊和迷惑,然后大部分人的注意力转移到神无身上。

    “对吧,神无?”

    桃子这样一问,神无只能点头了。神无愕然地看着部分女同学震惊的脸容渐渐转变成丑陋的忌妒。

    她应该知道的——鬼头桦鬼迎娶新娘的事情在开学典礼上由桦鬼亲口宣布了。全体学生也肯定听到了。那为什么还要特意说呢——突然,神无全身一震。

    那时候桦鬼没说出新娘的名字。

    鬼们即使不知道她的名字,凭着对烙印的本能感应也应该可以肯定新娘就是她。但其他新娘不会。看着那些因震惊于忌妒而扭曲的美丽容貌,难以想象所有新娘都像桃<abbr>?99lib.</abbr>子那样得到正确的情报。

    而除此以外的学生——

    “虽然结婚了,但只是举行仪式,还没有入籍呢。不过作为朋友去打招呼也很正常。”

    这声音让走廊的喧嚣声都消失了。

    “神无?怎么了,脸色很惨白呢?不舒服就到保健室去吧。”

    脸上血色尽失的神无被强拉站起来,桃子对大家绽放出胜利骄傲的微笑。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神无的椅子,桃子对四季子笑了笑。

    “想接近木藤前辈的话就跟在神无后头吧?丢弃毫无作用的自尊,也许能成功哦?”

    桃子快乐一笑,拖着神无走出教室。跟桃子相对,四季子脸色恼怒而苍白。

    “啊,舒服多了!”

    桃子呼呼地笑。被阵阵强烈晕眩敲击头脑的神无,任由桃子拖着往前走。

    “这样那女人就该知道自己哪根葱哪根蒜了吧?那表情真是太精彩了。”<dfn>藏书网</dfn>

    桃子边走边拿着手机打短信。发送完毕后就马上收到口袋中,回头看着神无。

    丽二震惊地看着被人用力推开、快要碎裂的门。

    正在检查医药备用品的他,便快速收拾桌面边询问一脸不高兴的少年。

    “神无有没有来?”

    “…又是没头没尾的问语。”

    “听他的喘息声也能够预料到。”

    听到丽二问话回头的水羽,猛然撞上突如其来的墙壁,发出细微呻吟。

    “突然又怎么了?”

    墙壁主人关上门,环视室内不解地问。水羽抚着鼻子,睨视塞在入口的墙壁——光晴一下,然后迅步走向丽二。

    “给我茶。”

    坐在圆凳子上,水羽粗鲁地说。已经习惯他那态度的丽二苦笑着冲泡出三人份的日本茶。但要求喝茶的人却没有伸手拿过茶杯,只是凝视着某一点。原本水羽就不是有耐性的人,最近更是容易慌乱。大概了解情况的丽二,让光晴也找个地方坐下,然后说:

    “神无怎么了?”

    “……有点事。”

    “你说清楚点好不好。”

    “不是很好吗?”

    “表面的朋友。”

    啜饮一口热茶,水羽叹息。

    "虽然我觉得她老是一个人太可伶了……但怎么说呢,现在我一点也不高兴。

    “你的心胸也太狭窄了吧?”

    “宽容是必须的,水羽。”

    众人的批评让水羽更加愤慨。他无奈地喝了一口茶继续说:

    “也许她做的事情你们都不觉得奇怪。但是……但是现在神无已经很辛苦了……这种时候说出来实在是太恶劣了。”

    “说了什么?”

    “她在教师中说神无是桦鬼的新娘。”

    保健室气氛一变。沉默了好一会儿,丽二垂下眼将秀丽的双手交握。

    “那确实是不值得高兴的状况呢。”

    “成为那样引人瞩目的男人的新娘,备受关注也是没办法的……问题是神无是鬼头新娘这件事,有很多人还是不认同的,而且……”

    “嗯,一般人都不清楚详情。有人特意散布这消息吗?普通人怎样行动……真是头痛的问题。”

    “如果桦鬼能配合行动就好了。”

    水羽低喃,视线转向窗外。

    “无奈。”

    “一点而已。我没有感到悲伤,只是想到保护神无,真的……怎么说呢……啊,是生气吧?”

    水羽满脸笑容地说,把茶杯放回桌面上,站起来。

    看着他走向垃圾桶的样子,光晴转向丽二问:

    “不阻止他?”

    “他的压力也蛮大的,偶尔一次就算了。”

    没尽庇护翼责任让水羽生气,而且只有他跟神无同班,比其他两人更加接近新娘,应该较容易得到各种情报。但考虑到太明显的行动会把神无推入恶劣处境中,水羽才必须自制吧。想到这里,不由的同情他起来。

    听着背后传来剧烈的破坏声,丽二苦笑。

    “神无很不安吧。”光晴自言自语地说起着站起来。丽二也站了起来。

    “处身漩涡中的他会如何呢?”

    丽二无心的问题,让光晴脸色严峻起来。

    “嗯,总觉得……情况很古怪。那天却又毫无头绪。”

    “会是什么呢。”

    突然被低声询问,光晴看着破坏完垃圾箱回到他们这边的水羽。

    “一种不安的感觉。”

    “谁?”

    “……桦鬼。”

    水羽吃惊地询问,光晴继续说:

    “他经常都是事不关己的摸样,现在却很奇怪?前所未有的不安。简直就像在找什么……”

    “寻找?桦鬼?找什么?”

    “我也不知道。莫名地露出忧伤的神色,让人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因为……”

    话说到一半就中断了,水羽脸色为难地朝出口走去。

    “总之我要去找神无。丽二,你跟我班的老师说我身体不舒服在保健室休息。我感觉到神无的气息还在校内,以为她在这里……想不到不再。”

    “我也去找。丽,之后就交给你了。”

    “水羽。”

    走出保健室门外的少年看着丽二。

    “神无朋友的名字?”

    “土佐塜桃子。鬼的新娘。”

    “我知道了。神无就拜托你们了。”

    关上门前还满脸笑容的白衣男子,当室内陷入静寂的同时消失了。

    潜入无人的教室,神无按照吩咐把自己桌子上的物品塞进书包。

    “真是有够刺激的。”

    轻轻的声音传入耳中。神无疑惑地转过头,看到桃子已经挽着书包站在教室门前。她轻说一声走吧,就把神无拖出教室,下了楼梯,把室内鞋放回鞋柜中,提着靴子走向紧急逃生口。

    “去哪里?”

    “怎么办呢,这种深山地方没有可以消磨时间。对了,到我宿舍去吧。过来,神无。”

    “但是上课——”

    “现在还说这些干嘛。偶尔这样也不错啊。之前我邀请你又不来,今天就跟我去一趟吧。”

    被强拉着手腕的神无点头。从紧急逃生口走出校舍的两人,就这样穿越临近校舍的森林,往女生宿舍走去。总是小心不引起别人注意的神无,对待学园生活的态度可以说是认真的。因此不太习惯逃课的行为,不知所措的被桃子拖着走。

    到了女生宿舍,桃子毫不犹豫地探进大门。在管理员室待机的女人惊讶地看着她们,桃子若无其事的笑着说:“我朋友不舒服,所以早退了。”

    简单的解释。

    “她是鬼头<figure>九九藏书</figure>新娘哦。她一个人呆在职员宿舍我会担心。喂,走吧。”

    神无抬起头,桃子迅速以手按住她的后脑勺,让她低下头,一路走向电梯。桃子对惶恐的神无说“这样说管理员大概会相信了”。

    真的很不好呢。"

    “呃?”

    “……你自己也不觉得吗?!脸色苍白<tt>九九藏书</tt>啊!来,上来。”

    桃子推推神无的背部,上了电梯后按下按钮。电梯一到三楼就挽着书包,大步前进。不一会儿停下脚步,往一扇门板中插入通行卡,扭动门把。在一旁看着桃子行动的神无,发现走廊的很多地方都装置了防盗镜头和紧急警报装置,不禁哑然。跟陈旧的外观相对,内部却是装设着最新的保安系统的坚固城堡。

    “这就是我的房间。”

    一进去就是个小小的玄关,连接着走廊。

    桃子指着左右两扇门说:“这是厕所,隔壁是浴室,对面有洗衣机跟衣柜和杂物柜,正面是公用的地方、食堂和厨房。”

    女生宿舍跟男生宿舍都是宏大的建筑物,这样的内部设置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对于学生来说,不得不说太过奢侈了。

    神无无言地任由桃子带领自己参观公共空间,视线落在白色电视机和可爱的接待组合上。

    “虽然洗碗机和厨房平常都不大使用,不过还是备着比较方便。向管理员申请自己想要的东西,得到许可就能外出购物。很不错吧,你要多来玩啊。宿舍虽然不允许外人出入,不过我可以帮你申请常用进出许可证。”

    “但是那个……”

    “左边坊间一直空着。你喜欢就可以用。好了,坐吧坐吧。”

    桃子把神无压在沙发上,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饮料。往两只玻璃杯中注入茶水,那上点心就出来了。

    “要躺下吗?我房间中有床哦?”

    神无慌忙摇头,桃子又问“要看书吗?”,把几本封面艳丽的杂志摊在她面前。

    “还有游戏机哦。啊,听听音乐也好哦?现在这个时间电视有什么节目呢。”

    桃子坐在神无身边快乐地说。

    “其实还是第一次有<a href="https://.99di/character/670b.html" target="_blank">朋</a>友进我的宿舍呢。一个人住在双人宿舍,日子又很闲,安静得让人厌恶呢。神无你能来,我好高兴。”

    桃子满脸笑容地说,不习惯别人好意相对的神无只觉得狼狈。

    “工作日的午餐都不能在饭堂吃,所以必须自己做饭。今天的午饭时这个。晚饭会比较豪华,期待吧。”

    有趣地打量神无,桃子拿出两个杯面。

    之后她们做的事就以打扑克、玩游戏、看书、鉴赏电影等室内活动为主。

    仰望时钟的桃子,看了看手机。回宿舍后她已经看了手机好几次,每次看完之后她的表情都是僵硬、不高兴的。

    “我去办一下手续,神无你在这里等我。难得来到,今天你就在这里住下吧。我去帮你拿洗换的衣服。职员宿舍四楼呢。”

    “但是——”

    “你不喜欢吗?我知道你刚新婚,想要在一起。”

    “不,不是……”

    “但偶尔也跟我一起玩吧,好吗?求你了。”

    桃子认真的表情和强烈的请求语气,让神无头脑混乱不已,只能点头。桃子马上站起来,伸伸懒腰。

    “你可以随便用房间的电脑。外出时记得要带通行卡。因为是自动锁,如果无法进去就必须写检讨书了。那我走了。”

    桃子回房间换上便服,把备份的通行卡交给神无后就出门了。留在突然变得安静的房间中的神无,不知为何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四处张望。

    深深舒口气,神无抚着腹部,闭上眼睛。

    过了好一块儿,他才从沙发上下来,坐到地板上,抱住膝盖卷缩着身子。这样总算能安定下来了,他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

    不知何时,时间已近黄昏了。

    走出宿舍的桃子边按着手机边走向紧急出口。虽然门经常紧闭着,但为了防止紧急状况并没有上锁。在保持明朗清洁的女生宿舍中,这是唯一没有任何装饰只有混凝土墙的地方,墙壁上挂着散发淡然光芒的照明系统。

    桃子停下来,把手机贴近耳朵。

    持续的铃音让她皱眉,正当她以为没人接听想要拿开电话的时候,那头突然传来毫无情绪波动的一句:“什么事?”

    “你看到短信了吗?现在我跟神无一起在女生宿舍。”

    “……你不是说要保持距离干吗?”

    “我有说过吗?信号不好,我听不清楚。”

    桃子想起尽今早的电话,神色不禁变得严峻,但还是小心隐藏自己的情绪不让对方听出来。虽然男人的语气非常吊儿郎单,但此刻他肯定紧握拳头。

    为了同个目标而联手的人。立场上必须做到对等。如果被对方的一言一行影响到,自己会陷入劣势,桃子悄悄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只要提供情报给我就行了。”

    “提供情报?我发短信你不回复,电话也完全打不通,这有什么意义?”

    “别反驳,按照我吩咐去做就可以了。”

    那低沉的语调让桃子确定自己的想法。昨天缔结协定今天取得联络——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桃子就明确知道他蔑视自己。

    “你凭什么对同伴下命令?不会说‘拜托你了’之类的吗?”

    桃子粗鲁地反问,对方没回应。

    “喂,你干嘛不说话——响。”

    说到最后桃子忍不住喊出他的名字。跪在新娘面前自然会降低身份,因此他多少都会有所动作吧,桃子这样期待着,但得到的只是对方轻微的叹息。

    “……我决定了,我要成为神无的好友,没打算给她保持距离。所以我会提供大量情报给你,期待你的行动。”

    桃子宣告,响只是兴趣尽失似的回答“随便你”,就切断通话了。桃子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他举起电话想用力往下摔,一股酸楚不由得涌上喉咙。

    不是所有新娘都被爱的。有的新娘不被任何人重视、没有目的地、甚至只能不安和担忧得一个人哭泣。

    “为什么老是我遇到这种事?”

    桃子脑海中尽是这句自问。无论多少次告诉自己别忌妒、别羡慕,拼命保持心理平衡地过生活,然而现在还是将近崩溃了。

    “她不是为了我才来鬼之里的。”

    少女被继承鬼头之名的鬼选中、单单用有烙印就备受保护。这让内心充满劣等感、发誓不在人前哭泣的桃子思绪混乱。

    神无是个例外。因此不能宽恕。

    “她只是一个人得到幸福,太不公平例了。”

    桃子仰望着天花板低喃,然后慢慢往前踏出脚步。

    脸上挂着丑陋笑容的她,轻快地爬上楼梯。他肩膀微微颤抖,唇边发出让人想堵住耳朵的尖锐叫声,声音渐渐变成病态的笑声。

    宛如生活的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桃子踩着轻快的步伐,嗤笑不断。

    “神无,我是好人吧?所以你会信任我,以来我吧?”

    走到最顶端的阶梯,桃子抬起头。

    “既然这样我就把你推到——地狱的深渊。”

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桦鬼3·梦之觉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梨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沙并收藏桦鬼3·梦之觉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