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其实季明舒后来回想,那个除夕夜是很平淡的。

    岑森在巷口抱了她一会儿,雪越下越密,两人便沿着出来散步的路牵手往回走。

    回到四合院后,他们在正屋和长辈们看了会儿春晚。快零点的时候分吃饺子,她吃不下,偷偷将大半转移给了岑森。

    再后来雪停,岑森陪她去外面堆雪人,她用树枝在雪地上写了“我喜欢你”四个字揪着岑森过去看,可岑森看完还要听她说,她也就很没骨气地说了。两人在雪人面前腻了会儿,又回房窝在被子里一起玩手机,说说笑笑。

    岑森的笑都是很浅淡的,神态轻松,唇角稍往上扬,牙齿都不大会露。但平时不笑的人偶尔笑那么一下,也会让人觉得特别温柔。

    再再后来,他们也没有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聊天聊累了,就互相抱着沉沉入睡。

    就是那样平淡的一个夜晚,让季明舒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傻傻坐在床头,分不清是真是梦。

    她一度觉得有些人可能生来就没有爱人的能力,能有一次单箭头的喜欢都算难得。而除夕夜,她好不容易亮起的单箭头,忽然有了来自对方的回应。

    刷牙时,季明舒满口白沫都没吐尽,就含糊不清地转头问:“里(你)昨晚是不是说喜欢窝(我)?窝(我)不是寨(在)桌(做)梦吧?”

    岑森已经洗漱完毕,额前碎发略带湿意,一副清爽干净的样子。

    见季明舒头发乱糟糟的还仰着张小脸发问,他又接了杯清水递到她面前,“好好刷牙。”

    紧接着又拧了把毛巾。

    季明舒直勾勾地盯着,原以为岑森表白之后忽然转性,还知道拧毛巾帮她擦脸。

    可她偷着乐了不到三秒,就瞧见岑森慢条斯理地按着毛巾,擦了擦自个儿衣服上被她不小心喷出的牙膏沫子。

    季明舒:“……”

    一点牙膏沫子就嫌弃成这样,这要她怎么相信这狗男人是真心喜欢她能和她同甘共苦不离不弃生儿育女共度余生呢?

    未待她发出来自灵魂深处的疑问,岑森又拧了把毛巾,帮她擦脸。

    他的动作算不上温柔也称不上娴熟,但胜在仔细。

    擦完后,他还稍稍倾身,在她脸上落下一吻,“不是做梦。”

    他的唇冰冰的,还有牙膏的薄荷味道。

    粉色泡泡从心底一点点地往上升。

    季明舒缓慢地点点头,又转身面向镜子,默不作声快速漱口,并决定——将刚刚的疑问重新压回灵魂深处。

    -

    岑家有守岁的习惯,吃早饭的这点儿,大人们基本都刚沾床,餐厅里除了季明舒和岑森,只寥寥坐了几个精神头好的小萝卜头。

    没长辈在,季明舒也就没多在意规矩,边吃饭还边刷了会儿微博。

    前段时间的恶剪事件大反转后,她的微博足足涨了四十万粉。过后事件平息,她清空了所有微博,可粉丝数还是在稳定增长,私信也满满当当,都是在问她考不考虑出道,为什么要清空微博,什么时候营个业……

    平日女明星草个假的白富美人设都能多吸不少粉丝,多引不少热度,这活生生一如假包换还很有个性的顶级名媛摆在眼前,自然是相当惹人好奇。

    季明舒原本不想多在公众面前冒泡,只盼着大家早点儿忘了这事儿不要三不五时地带她出场。

    但她这边平息了,颜月星和节目组的后续撕逼还和连续剧似的没完没了,身为事件关键人物之一,她这一时半会也不可能从八卦议论中彻底退场。

    再加上她昨晚实在是太想炫耀了!岑森向她告白的那一刻,她就很想向全世界宣布,我喜欢的人他也喜欢我,我季氏舒舒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不接受任何反驳!!!

    所以她在朋友圈嘚瑟完,还没忍住,将两人手握烟花棒的照片发上了微博,并配文道:“和岑先生一起度过的除夕。”

    她被微博限了流,发完半晌也只刷出零星回应,也就没有多加蹲守。

    可等这会儿再看,她那条秀恩爱的微博转赞评都已经破了五千,微博左上角还有小小的“热门”蓝字。

    季明舒没怎么玩过微博,并不知道这是有人给她买粉丝头条才会出现的标识,还以为自己真的很厉害凭本事上了热门。

    于是她托着腮,边小勺小勺舀汤,还边和岑森拿乔,“我微博现在有五十万粉丝了,随便发条微博都能上热门,你知不知道?”

    岑森极其敷衍地“嗯”了声,眼都没抬。

    他这一大早就穿了件宽松的黑色毛衣,戴淡金色细边框眼镜,这会儿正坐在季明舒对面,边吃早餐边看平板上的财经新闻,随意且居家。

    可这副随意且居家的样子落在季明舒眼里,再配上那一声极不走心的“嗯”,瞬间就变成对她这位五十万粉博主的漠不关心!

    她忽然起身,蹭到岑森身边坐着,还将自己吃了一半的包子塞到岑森嘴里,半是撒娇半是警告地道:“我告诉你,你以后要是敢对我不好我就去微博上挂你!”

    “……”

    岑森放下平板,指骨修长的手捏着包子,细嚼慢咽,吃完了他才垂眼问:“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

    季明舒拖着他的手臂,理直气壮,“我刚刚跟你讲话你还一直看新闻,这不就是对我不好对我说的话毫不在意吗?”

    她满脸都写着“你的小娇妻现在很不高兴”,岑森喝了口汤,揉了下她脑袋,又缓慢道:“以后改正。”

    季明舒这才满意,又挑拣出自己微博底下的那些嚷嚷着“总裁夫人太美了”“总裁夫人求出道”的评论给岑森实时播报,想给他施加点儿压力让他正视下自个儿貌美如花的老婆行情到底有多好。

    旁边几个也在吃早餐的小萝卜头打量着他俩,占据着圆桌一角窃窃私语。

    男萝卜头一号:“以后找老婆可千万别找表婶这样的,太吓人了!”

    男萝卜头二号:“哥你也是,我觉得爸爸说得挺对的,长得漂亮的都不顶用,我们要看内在。”

    女萝卜头一号:“说得好像你们能找到表婶这么漂亮的老婆似的……”

    女萝卜头二号:“就是,小小年纪就直男癌!”

    男萝卜头一号:“你还田园女权呢你!”

    女萝卜头二号:“岑必庚你能不能不要学个词儿就乱用,傻不拉几!”

    小孩子吵架的时候也不会想要瞻前顾后,没一会儿,这几个萝卜头就由小声逼逼转化成了大声逼逼,而且已经脱离原先议题上升到了人身攻击。

    就在这时,岑森忽然放下碗,抬眼轻扫,沉声道:“不吃饭就去写寒假作业。”

    就这么清清淡淡一句话,几个小孩儿像是被施了定身咒般忽地端正,且安静如鸡,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季明舒瞧了眼那几个小脸紧绷的萝卜头,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

    以后她和岑森生了小孩,应该也不用她怎么操心吧。岑森这种镇塔大boss的冷面气质,随便给个小孩估计都能调|教得服服帖帖。她这位慈母,只需要偶尔表现一下自己的温柔体贴,带着小朋友逛街shopping拍拍照就好了。

    想到这,季明舒笑眯眯地看着岑森,对他的表现一脸满意。

    不过这份满意也没维持多久,因为他那位阴魂不散的前女友大人存心不想让人好过,大年初一就开始给人添堵了。

    继电影宣布开拍后,李文音竟然又开始卖书!卖的是电影同名小说,还请了好几个知名作家作序推荐!

    也不知道李文音这大招是想方设法憋了多久,前期没有听见任何宣传,就搁这儿大年初一冷不丁地发了条长微博,从封面设计的理念一直逼逼叨叨到随书附赠的礼物,字里行间都在述说自己的用心和对这本书的珍视,可以说是将“贩卖情怀”这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李文音当年那篇《我的前任结婚了》吸了不少微博粉,这几年在国外进修,她也不忘时不时地往微博上发几句听不懂看不懂的外语,拍拍画展艺术品,给一些高评分的文艺片和书籍写影评书评,再极偶尔地放放自拍,分享一下品茶插画出席高端活动的日常,微博粉丝竟也慢慢涨到了近百万。

    她这种走文艺逼格挂的博主活粉很多,大年初一忽然憋出个影视同名书籍出版的大招,粉丝自是积极响应。

    再加上她早有准备,没多久她这条长微博的转赞评就纷纷破万,#李文音新书#和她的电影名也悄然登上热搜。

    更夸张的是,一两个小时里,她的新书预售就已登顶各大图书网站的榜首,她还发了条感谢微博,说什么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买,编辑刚刚通知她说首印就要加印了BLABLA。

    季明舒看到这微博的时候差点没被气死,她毫不客气直接把手机怼到了岑森脸上,“这就是你说的不急不急!电影不会上映!电影会不会上映我不知道这书可是马上就要上市了!你前女友以为自己是当代李清照吗她?!还要出书还要加印还想让你们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流芳千古呢!!!”

    季明舒太气了,“而且她微博粉丝为什么比我多这么多!转赞评也比我多了一倍还不止!我也太没有排面了!!!”

    岑森:“……”

    他闭着眼,从脸上拿下手机,一时竟不知道自己应该先给季明舒解决哪个问题。

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二之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止是颗菜并收藏不二之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