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时候季明舒还是很识时务的一个女人。

    办公室内百叶窗缓缓下落,灯光也由强烈的白光转换成了柔和的暖黄,光影昏昏昧昧。

    办公桌方向传来衣服和文件一起落地的窸窣声响,还有压抑的婉转低吟。

    季明舒坐在桌上,双手无力攀附在岑森肩上,几次落下,又几次搭了回去。

    想到外面还有人,她都不敢出声,眼里含着一泡泪,只能委委屈屈在岑森脖颈上咬了一口。

    岑森额前的黑发略有湿意,情至深处,他偶尔会附在季明舒耳侧说些什么,声音低低哑哑的,欲||望难耐,就连眼底也泛着红。

    其实季明舒的担心有点多余,临近过年,员工基本都已放假,君逸总部大楼人很少,顶层总裁办的人就更少了。再加上岑森还挂了”请勿打扰“的提示,哪个不长眼的敢多近半步,窥听半分。

    但就是吧,季明舒这一进去就几个小时不出来的,对面总助办的几个助理有点儿不知该如何自处,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能从彼此眼中读出“光天化日做有氧运动我们在这合适吗”的究极尴尬。

    别人打电话过来说有文件急需岑总签字批复,他们一边面不改色回着”岑总在忙“,一边又忍不住默默脑补些忙得过分激烈的场面,就更尴尬了。

    晚上七点多,岑森拨通内线,沉着声通知他们下班。他们巴不得赶紧消失,忙收拾东西一阵风似的卷了出去。

    季明舒再三确认外头没人,才敢戴上墨镜拉高衣领,跟在岑森身后小步小步往外走。

    她走路的姿态不太自然,似乎随时都能软下去,膝盖也微微发着红。

    可能是办公室play已经尽兴,晚上回家,岑森没再折腾,季明舒缩在他怀里,安安稳稳睡了个好觉。

    -

    次日便是大年三十,老天爷难得在连日大雪过后露了个笑脸。

    季明舒和岑森很早就起床前往季家大宅。

    中午他俩留在季家吃团年饭,席间二伯季如柏旧事重提,围绕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展开,全方位开启了婚后三年的催小孩进程。

    ”二伯,我才二十五呢,你急什么,那好多女孩子在我这个年纪婚都没结,还在念研究生找工作呢。“季明舒放下筷子撒娇。

    可季如柏不吃这套,思辨能力还特别好,“还二五二五,这年一过你就二六了。而且你这不是没念研究生也没找工作么,跟人家有什么可比性。再说了,读研找工作难道还影响结婚生子?思槐你说说,你们学校是不是还挺多那小姑娘,边读研究生边结婚生孩子来着。”

    季思槐是季明舒的大堂哥,任职于帝都某所知名高校,三十出头便已评上副教授职称。

    他笑着应声道:“还真挺多,别说研究生了,本科生都挺多的。去年一大三小姑娘想找我当她导师,我瞧着小姑娘脑子活,综合素质也不错,想着能保上研的话倒是可以来我实验室,结果那小姑娘大三还没念完,就直接生孩子去了。”

    季如柏满意听完,又用一种“听见没,我说的那就是政治正确”的眼神瞅着季明舒。

    紧接着季如松和她的大伯母二伯母一众堂哥们也都齐唰唰望向她,还都一副“你二伯说得对”的表情。

    季明舒一口汤含在嘴里,硬是没咽下去。

    好在岑森温声出言,为她解围道:“明舒还小,我们可以先做做准备调理身体,过一两年再要孩子也不急。”

    说完他又轻抬酒杯,给她大伯二伯还有堂哥们敬酒。

    岑森都这么说了,大家自是不好多劝,毕竟天天蹲他们家碎碎念也没法儿强行帮着他俩造人。

    -

    好不容易应付完季家这一遭,晚上到了南桥胡同吃饭,岑家长辈也像是和季家长辈通过气儿似的,没说几句就举出各种例子旁敲侧击,他俩不接话,便直接问起了他俩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不过岑家这边比季家那边要好,因为岑迎霜赶着过年的当口回了家,她这大龄未婚女青年冲在被长辈问候的第一线,替季明舒挡掉了不少子弹。

    年夜饭后夜幕也已降临,电视打开,广告喜气洋洋,岑家凉亭正屋也是一片欢声笑语,小辈们吃完饭后,都一溜烟儿地跑出胡同,去自家汽车的后备箱搬烟花,往四合院回走途中,还互相比着谁的烟花更新潮更高级。

    季明舒和岑森在正屋陪着长辈们说了会儿话,季明舒说晚上吃得有点撑,岑森便说带她出去散步。

    大人们都揶揄他们小两口夫妻恩爱,季明舒三分配合做戏,七分发自内心感觉甜滋滋的,和长辈们娇嗔几句,便起身挽住岑森往外走。

    -

    帝都冬夜气温很低,半空中有呼出的一口口白气,两人沿着狭窄的胡同小巷一路往外散步。

    其实季家以前也住这条胡同,不过念高中那会儿季家举家搬迁。十几二十多年了,这条胡同小巷好像还和小时候一样,人还是那些人,路也是那条路。

    季明舒看到巷口的电线杆,忽然指着说:“你还记不记得。”

    岑森看她。

    “就小时候我和同学经常在这边跳橡皮筋,那个橡皮筋是可以拆开的嘛,我们就经常把一边固定在这个电线杆上。”

    “然后有一回我们分完组后,少了个站那儿撑着橡皮筋的人,刚好你放学回来,我就让你帮个忙。”

    “你记不记得你那时候特别冷漠!用那种冷飕飕的眼神瞥了我一眼,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就回家了。我当时可真是太生气了!和我那几个同学骂了你好一会儿呢!”

    “是吗?”岑森想了想,“我不记得了。”

    季明舒白了他一眼,心里默默逼逼了句:你不记得的事情可多了。

    她趁着这机会好好给岑森翻了翻旧账。历数她以前赤诚以待真心想和他做好朋友,结果他冷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还不停做混账事儿的种种罪状。

    岑森听得认真,却始终安静,因为季明舒说的那些事,他是真的不太记得了。

    刚到南桥胡同的前两年,他还沉浸在有安父安母有小妹妹的世界里无法抽离,就连上学听到同学叫他名字都会特别抗拒,总会在心底默默纠正:我不叫岑森,我叫安森。

    英语老师温柔地问他有没有英文名,如果没有的话她可以帮忙取一个,他也毫不犹豫地在登记表后写了一个Anson,这英文名甚至一直沿用至今。

    虽然不记得季明舒说的那些事,但想来,当时的他对整个世界都不信任不关心,估计也没有办法去接受季明舒一看就“别有企图”的好意。

    不过听季明舒数着他的儿时百宗罪,岑森倒忽然想起江彻从前说过的——

    “你记不记得小时候你刚到南桥胡同那会儿,季明舒可喜欢你了,天天带着小零食去找你玩。”

    ……

    “怎么没有,那时候舒扬还天天笑话她热脸贴你冷屁股来着,还说她这么快就把岑杨给忘到了九霄云外,没良心。”

    岑森转头,“江彻说,我小时候刚到南桥胡同那会,你很喜欢我。”

    还在逼逼叨叨的季明舒话音忽顿,“是啊,就是那种,出于对颜值欣赏的喜欢,你懂吧?”季明舒倒没否认,只是小心解释了下。

    “我长残了么。”

    “……?”

    “没吧?你这样还算长残,那别人怎么活。”

    季明舒从不吝于对岑森外貌的夸奖,毕竟这也是对她审美的一种肯定。就连刚结婚那会儿她单方面挑起纷争,到最后她也会放句狠话说:“看在这张脸的份上,我懒得跟你吵!”

    岑森好像是笑了下,又问:“那你现在对我,还有出于对颜值欣赏的喜欢么。”

    “……”

    这样子套话是要被浸猪笼的!

    -

    两人已经走到巷口的电线杆前,季明舒嘴唇抿得很紧,小心脏也不争气地砰砰乱跳,可就是不接话。

    巷口冷风拂面,长街上路灯细碎,映着深夜又忽然飘落的雪花,还有对面小孩晃着烟花棒欢笑追闹的童稚小脸。

    季明舒正在想怎么回答,岑森忽然从背后抱住她,将她整个人都裹进了自己的大衣,手从身后往前绕着,环住她的腰。唇也贴在她的耳侧,清冷濡湿,带些痒意。

    季明舒脸热,略躲了下。

    说起来…这有点超过联姻夫妇的恩爱范畴了吧,其实之前几次好像也有点……

    她之前一直有去克制自己不要多想,一则怕是因为自己喜欢,所以给岑森的行为加了很多滤镜;二则怕问出了口,得到一个令自己感到失望的答案。

    可现在她很清晰地感受到,好像不是她在多想。

    “那,那你先回答我。”

    “嗯?”

    “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我?”她问完也没停留,赶忙为自己解释,“不是我自恋,就是你最近一直,就对我好得有点过分。那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也是你的错,因为你给我造成一种这样的错觉你知道吧,比如之前因为我从巴黎提前赶回来,给我买这买那还……”

    “才看出来么。”

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二之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止是颗菜并收藏不二之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