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 天涯 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又等了一阵儿,前去准备各种器具的匪徒回到大殿,抬着树根伐好的圆木,萧伟所要的一应开启石门的家伙也都制作完毕。

    山口太郎对萧伟道:“所谓善始善终,请吧!”高阳喊道:“萧伟,千万不要帮他们打开最后一道机关!”萧伟回头看了看高阳,凝视了片刻,目光之中似乎另有深意,咧了咧嘴,走到门前。

    山口太郎一挥手,所有匪徒全部上前帮忙。萧伟静下心来,按照祖父笔记中记载的当年刘二子破解“砂顶天”机关的方法,指挥众匪徒很快将机关破掉,又用了不大会儿的工夫,顺利打开了最后一道石门。

    众人站在门前,数只强光手电照射进去,石门内是一个一眼望不到头儿的宽阔无比的大殿,大殿正中央处,有一座半米左右高度的巨大石台。只见石台上堆积着成千上万只木箱,其中不少早已朽烂,无数金银珠宝、奇珍异宝散落在石台上,在众人手电的光亮照射之下,斑斓绚丽、闪闪发光、令人目眩。

    大殿门口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时之间整座地下宫殿内只可以听到众匪徒粗重的呼吸之声。“当啷”一声响动,一名匪徒手中的工具掉在了地上,紧接着更多人手里的家伙掉在地上,但此时众匪徒早已是如醉如痴、神魂颠倒,竟然浑然不觉。

    山口太郎哈哈大笑,一拍轮椅的扶手,颤巍巍站起身来,喊道:“将他们几人留在这里,派两个人看守,其他所有人全部随我进去。”众人欢声雷动,当下留了两名匪徒用枪看住萧伟几人,其他人扶着山口太郎,鱼贯进入大殿。

    耳中只听得石门内喧声一片,从大门处望去,除山口太郎外,所有匪徒已经纷纷爬上了石台。

    萧伟的心脏此刻已经完全提到了嗓子眼儿,回过头来,使劲儿向阿雪使了个眼色,阿雪会意,轻轻点了点头。

    静等了片刻,果不出萧伟所料,只听得“哐当”一声巨响,进门处又一道石门从天而降,瞬时间将萧伟四人与山口太郎众匪徒从中隔开。萧伟一声大喝:“阿雪,动手!”

    话音未落,萧伟扑向身旁的那名匪徒,只一把便已攥住对方持枪的手腕。枪还是响了,子<bdo>藏书网</bdo>弹打在大殿的天顶上反弹下来,在大殿内四处乱飞。高阳愣了一愣,也扑了上来,两人合力将那名匪徒压在身下。那名歹徒力大无穷,虽然两人用尽力气,却也无法制服他。

    这边阿雪果然是身手敏捷,第一脚将身边那名匪徒的手枪踢飞,第二脚准确地踢在对方的太阳穴位置。那名匪徒应声而倒的同时,阿雪已经奔到萧伟高阳两人身前,只一掌便将萧伟身下的匪徒击昏。萧伟哈哈一笑,站起身来,道:“大功告成!”

    阿雪气喘吁吁道:“我们要……快走,溥仪讲过,这下面埋了大量的炸药,只要‘恨轻儿’机关一启动,炸药……就会爆炸!”

    萧伟惊道:“什么,有炸药?”突然之间耳边只听得“砰砰砰”几声巨响,石门内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四人只觉脚下地板晃动,大殿顶端尘土簌簌落下。萧伟急道:“快>99lib?</a>!快撤!”拉起一旁兀自发愣的赵颖,大伙儿跑出了大殿。

    快速攀回岩洞入口处,四人刚刚顺着绳索下到岩壁下面的山谷中,数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大伙儿只觉得地动山摇,似乎整座山峰都爆炸了。萧伟四人尽皆失色,足足有一顿饭的工夫,爆炸声音慢慢停止,一切终于平静了下来。

    四人如喝醉了酒一般,半晌儿才回过神儿来。萧伟哈哈大笑,骂道:“他奶奶的,我就说过么,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整整这‘老棺材瓤子’,怎么样,哥们儿说到做到吧?哈哈,哈哈哈……”

    笑到一半儿,猛然神色一变,叫道:“阿雪……你……你怎么了?”高阳与赵颖都是一惊,回过头来,只见阿雪神情痛苦,手捂小腹蹲在了地上。

    高阳一把扶住阿雪,惊道:“阿雪……你……你这是怎么了?”阿雪伸出出手来,只见她手中尽是鲜血。

    三人全都吓呆了,高阳喊道:“怎么回事儿,这是……怎么回事?”阿雪断断续续道:“是刚刚在大殿中,跳弹……击中了我……”

    高阳叫道:“你怎么……怎么不早说?”阿雪摇头道:“如果早告诉你们,大伙儿都……都逃不出来了……”

    高阳使劲儿抱住了阿雪,口中喊道:“没关系,没关系的,我这就背你下山,肯定能治好的,一定能治好的!”阿雪摇了摇头,柔声道:“呆子,来不及了……这里……离山下太远了……”

    高阳哭道:“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一把拉住身旁赵颖,歇斯底里的叫道:“赵颖,你快救救她,快救救她,上次就是你救了她,你行的,一定行的!”

    赵颖上前检查了一下阿雪小腹上的伤口,神色凄然,缓缓摇了摇头。高阳大声叫道:“阿雪,你医术比赵颖高,你快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才能救你?”

    阿雪摇了摇头,笑道:“呆子,没有用了,这一次……没有人能救得了我……”

    高阳“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叫道:“我这就去做担架,我们就算抬,也要把你抬下山!”一把拉住萧伟,语无伦次喊道:“萧伟,快,快陪我去,我们去做担架,担架!”

    萧伟结结巴巴答道:“担架?好……好……”被动的被高阳拉着,两人往后山跑去。

    刚跑了十来步,只听赵颖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你们……快回来,阿雪……不行了!”

    两人飞奔回来,只见阿雪气息奄奄,已命在旦夕。原来阿雪在大殿中中枪后,伤势极重,但为了不影响大伙儿安全撤离,仅凭着一口气撑着随大家撤离岩洞,此时早已油尽灯枯。

    高阳抱住了阿雪的身子,大声喊道:“阿雪,阿雪!”阿雪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眼前高阳,叹了口气,缓缓道:“我……终于找到这个宝藏……心愿已了,可以去……去见我的曾祖父了!”

    说到这里,微微一笑,竭尽全力抬起手来,为高阳擦去眼泪,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说道:“呆子,你……是个好人,如果……我们有下辈子,我……我一定会……嫁……给……”声音越来越低,手一松,就此死去。

    高阳放声恸哭,直哭得山野为之变色,夕阳为之黯然,萧伟一拳打在身旁一颗大树上,只震得树上黄叶纷纷落下,一片片洒落在大伙儿的头上、肩上、身上,也洒在阿雪那永远美丽的脸上……

    夕阳西下,一抔黄土,三人伫立在阿雪坟前,久久不能离去。良久良久,萧伟长叹一声,拉了拉赵颖,柔声道:“我们……走吧,就让高阳……一个人在这儿陪陪阿雪……”赵颖擦了擦眼角泪水,点了点头。萧伟看了看高阳,又叹了口气,携了赵颖的手,两人慢慢往后山走去。

    正是傍晚时分,夕阳在山,山谷中一片寂静,一时之间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也不知走了多久,萧伟突然道:“阿雪……真的……就这么走了?”赵颖喃喃道:“或者……阿雪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完成这个任务,现在任务完成……她也该走了!”萧伟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后山断崖处,萧伟道:“我们坐一坐吧。”拉了赵颖,找了一块大石坐下。萧伟伸出手来,轻轻揽住赵颖的腰。赵颖一怔,缓缓将萧伟的手推开。

    萧伟问道:“赵颖,你……怎么了?”赵颖神色黯然,沉吟不语。萧伟又道:“赵颖,你……有什么心事么?”

    赵颖摇了摇头,良久,道:“以后……你不能再抱我了!”萧伟一呆,问道:“怎么?”赵颖缓缓道:“不仅以后不能抱我,而且,以后……我们也不能再在一起了!”

    萧伟目瞪口呆,叫道:“赵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赵颖道:“不是你的原因,就是……我们以后不能再在一起了。”萧伟叫道:“为什么不能,只要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不能在一起?”突然道:“难道,你已经……不再喜欢我了?”

    赵颖摇了摇头,萧伟松了口气,道:“那就好办,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去再说,你现在心情不好!”赵颖再次摇头,道:“回去……我就不能再见你了!”

    萧伟一把拉住赵颖,问道:“赵颖,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赵颖沉默了一阵儿,似乎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来注视着萧伟,道:“萧伟,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不是因为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因为我们……我们两个是兄妹!”

    萧伟愣道:“什么兄妹,谁和谁是兄妹?”赵颖道:“小伟,你要知道,谭倩儿不仅仅是你的祖母,也是我的外婆!”萧伟叫道:“这个我知道,但我爸爸和你妈妈不是同母异父么?而且咱们又隔了两代,法律上应该……应该……”

    赵颖摇头道:“他们不是<s>..</s>同母异父,是同母同父!”萧伟道:“什么同父同母,你说什么呢?”赵颖道:“我妈妈和你父亲一样,也是你祖父萧剑南的后代!”萧伟喊道:“什么?不可能,你妈妈她不是土匪的……”说到这里,萧伟停住了话。

    赵颖缓缓道:“你听我说,我妈妈不是土匪的后代!你还记得么,山口太郎刚刚在岩洞中说过,特高课救出谭倩儿的时候是1932年10月,那时候谭倩儿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而根据曾老的笔记,谭倩儿是在1931年8月被祁老三抓走的,仅仅是两个月之前,所以谭倩儿是在祁老三抓她上山之前就已经怀了孕,因而我妈妈,一定也是你祖父萧剑南的后代!”

    赵颖这一番分析,听得萧伟脑中“嗡”的一声巨响,喃喃道:“你是说,我们两个,是……是表兄妹了?”赵颖点头道:“对,我们的关系,就与 href='2210/im'>《红楼梦》中宝玉与黛玉的关系是一样的!”

    萧伟一喜,道:“那不就没事儿了么,贾宝玉和林黛玉不是能成亲么?”赵颖摇了摇头,道:“按照现在的法律,宝玉和黛玉是……绝不能成亲的!”

    萧伟连声喊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不信!我不信!我死活也不能相信……”赵颖道:“萧伟,你冷静些,这件事情你不能任性!”

    萧伟“腾”地站起身来,大声叫道:“赵颖,你告诉我,我们真就不能再在一起了?”

    赵颖看着萧伟,神态坚决,答道:“是!”

    “不!”萧伟绝望地叫道。

    “是的!”赵颖神态悲切,但声音坚定。

    “不!不!不!”萧伟大声狂喊,伸出手来,一拳重重地击在旁边的岩石上。赵颖一把握住了萧伟的手,只见他手上鲜血淋漓,赵颖神情痛苦,喊道:“萧伟,你别这样,不要……折磨自己!”

    萧伟颓然坐倒,抱住了自己的头,赵颖拉住萧伟的手,道:“萧伟,我们……认命吧,我答应你,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一定……嫁给你!”萧伟疯了一般,一拳一拳打在旁边的岩石上,喊道:“不,不,不!绝不!我绝不!”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伟终于平静下来,久久凝视赵颖,道:“赵颖,能再……让我再抱抱你么?”赵颖犹豫了片刻,并未拒绝。萧伟伸出手臂,轻轻将赵颖揽在怀中。

    萧伟道:“赵颖,我知道,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抱你了,以前有那么多机会,可惜,我不懂得珍惜。”赵颖泪如雨下,萧伟手臂加力,将赵颖的骨骼勒得格格直响。

    片刻,放松下来,用脸贴住赵颖的面颊,叹道:“我不是什么好人,原本以为终于有机会变好了,现在看来,过了今晚,我还要回到以前的日子。不过我想以后无论身边再有多少女人,我永远也不可能再爱上谁了!”赵颖满眼含泪,点头道:“我知道!”

    萧伟又道:“今天晚上,我们不回去了,就让我在这里最后陪你一个晚上吧,因为过了今晚,我们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赵颖道:“那高阳呢?”萧伟道:“高阳有阿雪……”叹道:“因为过了今晚,高阳……也同样没有机会再陪阿雪了……”

    赵颖长叹了一声,点了点头。两人不再说话,相拥坐在岩石上,静静看着远处天边渐渐逝去的斜阳。过了一会儿,天色渐黑,两人累了这一日,心力交瘁,终于都慢慢合上眼睛睡着了。

    睡到半夜,突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萧伟蓦然间惊醒过来,对赵颖道:“要下雨了,我们避一避吧!”赵颖一笑,摇头道:“不用避了,我想……以后即便再想跟你一起淋雨,也没有机会了。”萧伟心中难过,点头道:“是!”

    片刻之间,暴雨倾盆而下,冰冷的雨水很快便将两人的衣衫打透,刺骨的寒冷。赵颖紧紧抱住萧伟,脑海里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听过的一句歌词:“两个人的寒冷,靠在一起就是微温……”泪水混合着雨水,顺着赵颖的脸庞流淌下来。

    萧伟突然喊道:“赵颖,你快看!那边……是什么?”声音惊恐,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东西。赵颖擦了擦脸上泪水,抬头向前望去,也一下子呆住了。

    只见两人对面的山壁上,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在晃动,赵颖惊道:“那……是什么?”

    萧伟道:“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是……闹鬼了?”赵颖摇头不答,心中突然想到:如果真的是鬼,倒也好了,将自己和萧伟一起带走,也省得两人一起难过。

    对面山壁上的人影越来越清晰,这时候已模模糊糊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女人,身穿着民国时期的服装,右手上挎了一个小包。

    萧伟不由自主看了看赵颖,只见赵颖神情紧张、脸色惨白,紧紧抓住了萧伟的手,手上的指甲深深陷到萧伟的手掌中。

    那女人此时已经走到近前,沿着山壁从右往左步履匆匆走着,但一直没有转过头来。萧伟的心头狂跳,目不转睛盯着前方。四野里除了刷刷的雨声,什么也听不到。不多时,那女人已走到山壁左侧的一个洞口位置,她停了下来。

    萧伟呼吸急促,一颗心几乎从腔子里蹦了出来。只见那女人略一停步,猛然间转过头来,萧伟不由自主张大了嘴巴,果不出所料,眼前这女人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赵颖!

    “腾”地一下,萧伟醒了过来,原来只是南柯一梦。四外望去,但见山谷中月白风清,没有雷鸣,没有暴雨,对面山壁上更没有什么人影。萧伟只觉浑身上下尽被汗水打湿,梦中情景历历在目,心中兀自奇怪,怎么会做了一个如此真实而熟悉的梦?

    想了一阵儿,突然回忆起来,不错,这个梦境就是一个多月前自己与赵颖同时做过的那个梦里见过的!

    这时赵颖也已醒来,看到萧伟的样子,问道:“萧伟,你……怎么了?”萧伟擦了擦脸上汗水,道:“没事儿……我没事儿,只是做了一个梦!”赵颖问道:“什么梦?”

    萧伟与赵颖讲了一遍,赵颖一惊,低头思索了片刻,突然道:“我知道了,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了!”

    萧伟问道:“什么怎么回事儿?”赵颖看着萧伟,一字一句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萧伟道:“这里?哪里?”赵颖道:“就是咱们现在待的地方,这个山谷。”萧伟愣道:“还能是什么地方?满人当年的关外基地,埋藏宝藏的地方啊!”

    赵颖道:“对,也不对!”萧伟奇道:“那还会是什么地方?”赵颖突然叹了口气,道:“这座山谷,其实就是当年崔二侉子的山寨!”

    萧伟恍然大悟,难怪!难怪自打昨日进入这片山谷后就一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自己祖父萧剑南留下的笔记中,曾对当年崔二侉子山寨的地理形状有着极为详尽的记载,此时一一印证,果真是和这里一模一样。

    他又马上想起,记得当时自己与赵颖、高阳三人看到祖父笔记讲述的崔二侉子山寨一段时,无不惊异于那一处山寨大自然造物的鬼斧神工,现在想来,却毫不惊奇了。溥仪皇帝曾经对阿雪的曾祖父讲过,当年多尔衮在关外长白山中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基地,可以屯下十万精兵。猜想起来,此处基地定是当年多尔衮利用天然地形再加以人工建造,才建成了这一处世外桃源般的环境。

    回想起数十年前发生在这里的血战,想到崔大侉子、崔二侉子、军师、老四等人当年的风采,萧伟不由得感慨连连。真没有想到,满人当年的关外宝藏,竟然就在崔二侉子的山寨之中,如果他们早知如此,便不会去盗墓,也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小鬼子剿灭了。

    萧伟问道:“对了,你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赵颖道:“就是因为你刚刚那个梦。”萧伟道:“我的梦?”

    赵颖点头道:“对,其实你梦里梦到的那个女人并不是我,而是当年的凤儿,也就是谭倩儿!”萧伟道:“不错,你是谭倩儿的外孙女,所以你们两个一定长得很像,而且我估计,老爷子当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收你为徒的!我记得我们家老爷子这一辈子,除了高阳的爷爷算是他半个徒弟外,就只收过你做徒弟!”

    说到这里,萧伟又道:“对了,你说我刚刚怎么会做了那么一个梦呢?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记得高阳说过,梦一般都是有意义的!”

    赵颖道:“我猜想,这个梦应该是和那只觐天宝匣有关的!”萧伟道:“觐天宝匣?哪一只觐天宝匣?”

    赵颖道:“就是觐天宝匣的雌匣,真正当年崔二侉子从皇太极皇陵中盗出来的,最后被凤儿换走的那一只!”萧伟一拍大腿,道:“不错,肯定是这样!当年凤儿把溥仪宝藏的雄匣偷偷换到崔二侉子手中,后来经我们家老爷子一直传到了我手中,而被凤儿换下来的那一只雌匣却至今下落不明,猜想起来,应该就是被凤儿藏在了这一座山寨的某处!”站起身来,道,“走,我们这就去找找!”

    赵颖一笑,摇了摇头也站了起来。萧伟突然道:“对了,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你说咱们两个月前,怎么都会做了那个梦?”

    赵颖道:“说来也不奇怪,当时我们的潜意识里一定已经将一些支离破碎的细节拼凑成了一个答案,只不过这个答案我们自己当时还没有想到。”

    萧伟道:“什么支离破碎的细节?”赵颖道:“第一,凤儿换盒子这个事情,其实当时我们的潜意识里已经想到了,从几个地方就可以分析出来,当年山口太郎既然已经知道了崔二侉子在盗墓,为什么百般阻止你祖父去抓人?而他们自己也不动手?原因很简单,他早知道谭青不可能藏书网为他所用,所以只能再想一个更巧的方法,那就只能是将两只盒子对调了。”

    萧伟道:“第二点呢?”赵颖道:“第二点就是我们在故宫影壁墙上看到的录像,使我们知道,大自然是有可能将以前发生的事情,机缘巧合录制下来。”萧伟道:“那第三点呢?”

    赵颖笑道:“至于第三点,就稍微牵强一些了,我们之所以会梦到那个民国时期的女人是我,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们三个人里面,只有我是女的,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的潜意识里已经猜到了,我和谭倩儿以及凤儿长得很像,这个也是有可能想到的。”

    萧伟道:“就是我们家老爷子会收你为徒的事情么?”赵颖道:“所以我说这个解释会有些牵强!”萧伟一笑,叹道:“这个什么潜意识,还真厉害!难道就是你说的这些潜意识,才编出了我们当时的那个梦?”

    赵颖道:“对,至少这个梦是合理的,当年凤儿将盒子换下来后,就藏到了这一座山寨中的某处!”萧伟道:“你觉得会在哪里?这么大的一个山谷,咱们怎么找啊?”

    赵颖道:“我记得刚才你说,你梦里面凤儿最后要进一个山洞?”萧伟道:“不错!”四处看了看,指着对面山壁上的一个洞口,道:“就是那里!”赵颖道:“那我们就去看看!”

    当下两人辨清了路途,慢慢往山壁那处洞口走去。来到洞前,只见洞内乌漆麻黑,萧伟道:“我去弄两根松明子火把来。”回过身来,借着月色,只见离此不远处有几株巨大的松树。

    萧伟来到树前,选了一根粗细合适的树干,取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将树干锯了下来。再将旁边枝叶去掉,树干截为两节,用打火机点着了,这才回到洞口。

    所谓松明子火把,实际上就是用松树干直接点燃,松树多油脂,极易燃烧,因而常被人们用作火把。

    这一处山洞看来极深,两人进得山洞,婉转穿行,也不知究竟走了多久,终于到头了。这尽头处是一个并不算太大的空间,萧伟四处打量了一番,就在两人所处位置左前方有一处岩壁可以爬上去,爬到山洞顶部的位置,似乎又有一个较小的洞口。

    萧伟道:“我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赵颖道:“你……多加小心!”萧伟摸了摸赵颖的头,笑了笑,擎了火把沿山壁左侧慢慢攀了上去。不多时,已来到洞口。

    只见这一处山洞离地大约七八米高,洞口不大,一般人也就是将将可以站起。萧伟回身来向赵颖挥了挥手,一头钻进山洞。

    山洞内磕磕绊绊,脚下尽是碎石。因为怕赵颖在外面着急,萧伟加快速度往前走去。

    即便这样,也走了二十来分钟,这才走到尽头。萧伟举着火把四下里望了望,突然之间,在岩壁角落一个不大起眼的地方,看到了一个似乎是人工画上去的箭头。

    萧伟使劲儿揉了揉眼睛,蹲下身仔细观瞧,不错,确实是一个人工在岩壁上刻上去的箭头。

    箭头指向的位置就是萧伟脚下的地面。萧伟将手中火把插到一旁的岩壁上。快速将脚下碎石一块一块搬开。没搬几块,一块包袱皮的一角露了出来。萧伟心头怦怦直跳,手中加快速度。

    几分钟后,碎石全部搬开,萧伟伸手将包袱抱起,摸了摸形状,不错,应该就是那只觐天宝匣。想到赵颖还在外面等候,他并未打开包袱,拿起一旁的火把,最后看了一眼刻在墙上的箭头,长叹一声,转头向外走去。

    赵颖早已等得心急如焚,萧伟跳到地面,神色兴奋地将情况与赵颖讲了。两人打开包袱,果不出两人所料,包袱中包裹的就是那只觐天宝匣的雌匣。萧伟欣喜若狂,叫道:“现在才叫真的大功告成了呢,连这只盒子咱们都找到了!”赵颖笑道:“高阳说得不错,你果然是一员福将。”

    出得山洞,天光已然大亮。两人觅路回到前山,只见高阳依旧坐在阿雪的坟前。两人将在后山遇到的事情讲给高阳,高阳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赵颖回到营地准备好早餐,虽然大伙儿都是一日一夜滴水未进,但谁也没吃多少。吃过早饭,三人收拾好行李,又在阿雪坟前伫立良久,这才洒泪下山。

    七天以后,三人回到了北京。

    萧伟与赵颖在街边分手,两人依依惜别、互道珍重。回到家中,萧伟足足饱睡了三日,一觉醒来,感觉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梦一般。萧伟一向自认为是一条顶天立地、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然而这一次他却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命运捉弄人;什么叫做无可奈何;甚至,什么叫做惆怅……

    对赵颖的思念之意始终挥之不去,无奈之余,只得每日将自己关在房中,研究那只从崔二侉子山寨带回的觐天宝匣雌匣。

    然而这一次萧伟的脑筋却似乎彻底锈逗了,足足用了三个月时间,才勉强将盒子最外一层拼图机关拼好。至于宝匣的第一层“子午鸳鸯芯”机关,却一直无法打开。

    赵颖那边一直没有什么消息,而高阳自打回到北京后,也没有再找过他,两人甚至连电话也没有通过一个。

    这一日下午,萧伟正趴在桌前冥思苦想之际,突然有人敲门。房门打开,外面站的是自己的母亲,身后,是一脸憔悴的赵颖。

    萧伟一怔,问道:“妈,赵颖,你们……怎么来了?”老人心疼地看着和赵颖同样满面憔悴的萧伟,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将两人让进房间,赵颖看到萧伟满目狼藉的房问,径自去帮助他打扫。萧伟望着赵颖的背影,心里不由得一酸。

    老人将萧伟拉到沙发上坐下,道:“孩子,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萧伟问道:“什么事情?”老人道:“自从上次你把我从老四那里接回家,告诉我你想一个人静一静,让我这段时间不要来打搅,我就觉得你肯定遇到了什么事情。后来我去问赵颖,她也一直什么也没有讲。直到昨天下午,高阳突然过来找我,我才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真相。昨晚我几乎一宿没睡,想了很长时间,觉得这件事情,可能真的还是要告诉你……”

    萧伟插嘴道:“高阳……现在怎么样?”老人叹道:“这孩子,他说他要出趟远门,可能很久以后才回来。”萧伟点了点头,又问:“妈,您要告诉我什么事情?”

    老人低头沉思了片刻,抬起头来看了看一旁正在忙碌的赵颖,道:“孩子,你可以跟赵颖结婚!”萧伟一愣,问道:“妈,您说什么?”老人看着萧伟,一字一句重复道:“孩子,我是说,你可以跟赵颖结婚!”萧伟道:“妈,难道您还不知道么,我和赵颖,我们俩……是……”

    老人点头道:“我知道,昨天下午高阳全对我讲了。但是事情并不是这样……”说到这里,老人顿了一顿,似乎鼓足了勇气,道,“其实,你并不是你祖父萧剑南的后代!”

    萧伟大惊,喊道:“您……您说什么?”老人摇了摇头,叹道:“这件事情我答应过你祖父和你父亲,永远不会告诉你,因为他们两个人都希望你会永远觉得,你是你父亲萧宝青的孩子!”

    萧伟已经完全糊涂了,问道:“妈,我怎么越听越听不明白了?您到底……在说什么啊?如果我不是我爸的后代,那我亲爹是谁啊?”老人道:“孩子,你听我慢慢给你讲,在我之前你父亲结过一次婚,不过没有多久便离婚了,原因是因为……你父亲不能生育!”

    萧伟道:“我爸……不能生育?”老人点了点头,继续道,“从那以后,你父亲一直没有结婚,直到他四十多岁的时候,才遇到了我,妈妈和你爸爸结婚的时候,已经有了你,你是我带来的!”

    萧伟结结巴巴问道:“那我的……我的亲生爸爸呢?”老人道:“你亲生父亲在你出生之前就去世了,死于一场事故。和你父亲成亲后,我跟曾老和你父亲发过誓,永远不会讲出这件事情来,因为他们当时都希望你能够继承北谭的香火,而且,他们也都希望你能幸福……”说到这里,老人长叹一声,道,“但是现在,我不得不告诉你了,因为我不想看着你和赵颖难过……”

    萧伟问道:“妈,您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么?”老人神色凝重,点了点头。萧伟心头一阵狂喜,喃喃道:“这么说,我跟赵颖就没有血缘关系了,所以,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老人拍了拍萧伟的肩膀,站起身来,又替萧伟整理了整理衣衫,柔声道:“孩子,这一次你一定要珍惜!赵颖是个好孩子!”萧伟使劲儿点头,道:“我会的,一定会的!”老人满意地笑了笑,道:“那我走了,你们两个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将母亲送出房间,萧伟飞跑进屋一把将赵颖抱起来,喊道:“我太开心了,我们能结婚了,能在一起了!”抱着赵颖在沙发上坐下,萧伟道,“对了,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妈妈说的这件事情的?”

    赵颖道:“今天中午,你妈妈找到我,告诉我的!”萧伟道:“现在不是我妈妈了,是我们两个的妈妈!”赵颖脸上一红,点了点头。

    萧伟叹道:“真没想到,原来我不是老爷子的后代,你才是北谭的真正传人,这事情简直是……”刚刚说到这里,萧伟突然心念一动,想到:我靠,自己会不会……中了母亲的计了?

    萧伟自己的性格,在很大的程度上继承了母亲的一点,就是狡诈。萧伟肯定是一个心眼儿极多,满脑子花花肠子的人。而他母亲也是如此,否则以一个普通女人的心机,绝不会在数年前萧伟无钱治病时想出那样一条诡计,这才挽救了萧伟的性命。

    萧伟此时猛然间想到的是,母亲会不会就是因为不愿意看到自己和赵颖难过,这才编出如此一段故事,骗得自己相信赵颖和自己实际上并无血缘关系?老娘绝对和自己一样,都是那种毫无法律和道德观念、做事只求结果的人,这样的事情老娘绝对干得出来!

    想到这里,萧伟的后背开始冒汗。又想:自己和赵颖为什么不能结婚?原因就是因为中国法律有明文规定:他与赵颖这种表兄妹关系不能成亲!而在古代呢,古代法律好像并不禁止表兄妹成亲,但禁止堂兄妹成亲。

    所以法律是什么?法律就是狗屁,法律一直在变,法律就是一帮有权人用来约束老百姓的枷锁,法律就是高阳所说的什么“存天理、灭人欲”的无聊东西。

    记得高阳说过,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但同时,她也是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东西!爱情脆弱到什么地步,脆弱到甚至连我们的亲情、友情、国家民族之情、道义、道理、事业、责任等等,都会轻易将她击碎。

    也正是这个原因,祖父萧剑南最终没有能够找到祖母谭倩儿,他老人家一人郁郁寡欢、孤独寂寞地度过了一生。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那不就是因为祖父的肩上背负着那些所谓的责任:因为他不能够对不起谭倩儿,所以他最终错过了唯一一次可以找回自己妻子谭倩儿的机会;因为他不能够对不起自己的好兄弟崔二侉子,所以凤儿,也就是自己的祖母谭倩儿,失去了唯一一次与自己男人重逢的可能。

    当年的凤儿确实除长相外,已经完全看不出任何原先谭倩儿的痕迹。但试想一下,如果萧剑南能够冲破这些所谓的责任,只要跟凤儿好上一晚,按照萧伟的话说,就是“上一次”,他就一定能够立刻感觉到,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谭倩儿。

    谭倩儿的面孔或许没有明显标记,但一个人的身上是不可能一点点特征也没有,相信只要有那么一点点,萧剑南一定可以看出来。退一万步讲,即便谭倩儿的身体上也没有任何特征,但在那种时刻,两人抵死缠绵的时候,相信是没有任何真实可以掩饰得了的。

    然而萧剑南最终还是错过了这唯一一次可以找到自己妻子谭倩儿的机会!

    几十年后的今天,作为萧剑南的后代,萧伟,他对当年这件事情能够感受到的是什么?是遗憾,是惋惜,是同情?也许,多多少少还会有一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

    如今,所谓的“宿命”又来到萧伟身上,难道他也要步自己祖父的后尘,也要像自己的祖父一样,一生郁郁寡欢,就为了不违背一种所谓的社会责任么?

    横亘在他与赵颖面前的是什么?就是那一条所谓的狗屁法律条文,但是只要两个人是真心相爱,为什么就不可以在一起?管他什么表兄妹,即便是亲兄妹又怎么样?只要两个人是真心相爱!

    想到这里,萧伟心中豪气顿生,又想到一个<dfn>?99lib?</dfn>问题:赵颖是女孩子,如果真的这样做了,这样的担子,这样巨大的心理担子,她能抗得住么?

    所以,自己这个猜测绝对不能告诉赵颖,高阳说过什么来着?既然要骗一个人,就一定要骗她一辈子。萧伟暗下决定,这件事情即使打死也不能说出来,就骗赵颖一辈子吧!

    不过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自己和赵颖可能不能再要孩子了。法律上之所以不允许近亲结婚,实际上也是有它的理由的,不过这件事情怎么跟赵颖解释呢?大不了自己偷偷去做个绝育手术,就骗赵颖说自己与父亲萧宝青一样,没有生育能力不就成了?

    当然了,萧伟自然也可以和赵颖一起去做个山口太郎讲过的什么“DNA亲子对比鉴定”,不过说句实话,萧伟现在实在是没有这个胆量。因为以目前的情况,他至少有一半儿可以相信自己母亲讲的是实情,虽然,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半儿的怀疑。

    可万一这个“亲子鉴定”一做,一切既成了事实,萧伟自己都不清楚到那个时候他一个人究竟还扛得住扛不住。还有,所谓“纸里包不住火”,到时候万一赵颖拿到了这个铁打的证据,一切就都没戏了,赵颖不是自己,赵颖是绝对做不到像自己一样,完全抛弃道德和法律的枷锁的,不是有句话叫“难得糊涂”么,那这件事情就让自己糊涂一点儿吧!

    想到这里,萧伟一身轻松,忍不住咧嘴笑了。赵颖看到萧伟又是一脸坏笑,问道:“萧伟,你脑子里……又在转什么歪点子?”萧伟回过神儿来,哈哈大笑,道:“我在想……想……”

    赵颖道:“想什么?”萧伟道:“我想……跟你上床!”赵颖一愣,脸“腾”地一下红了,连连摆手,道:“不成!不可以!我们……还没结婚呢!”

    萧伟道:“有什么不成的,反正你迟早也是我的老婆!你这辈子啊,是再想躲也躲不了了……”说完话,萧伟站起身来,不容分说,一把抱起赵颖来到卧室,两人滚倒在床上。

    抵死缠绵,两人的吻搅热了冬天冰冷的空气……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萧伟平静下来,轻轻抱住赵颖,道:“我还以为……我这辈子再也不成了呢……”赵颖低下头,将头埋在萧伟的怀里。

    萧伟叹道:“你知道么,其实自从我们分开,我是打算彻底忘了你的,不过我找过不少女人,但没有一次干成过……”赵颖轻声问道:“为什么?”萧伟缓缓道:“我后来想,可能无论从精神上还有肉体上,我早就无法再接受另外一个女人了……”赵颖听到这里,泪水不自觉地慢慢从眼角流了下来。

    萧伟伸手替赵颖擦拭泪水,笑道:“你哭什么,以后我肯定不会再欺负你了。”赵颖道:“我……是高兴的!”萧伟又叹了口气,道:“我们两个终于幸福了!就是不知道高阳这呆子,现在怎么样了……”

    赵颖道:“高阳……去日本了!”萧伟道:“去日本?他去日本干什么去了?”赵颖道:“他走之前找过我一次,对我说他要去找阿雪的女儿……”

    萧伟道:“阿雪的女儿?他知道在哪里么?”赵颖摇头道:“不知道,但高阳告诉我,有志者事竟成,他一定可以找到这个女孩儿,因为阿雪临去之前那个晚上讲过,办完了这件事情她就要回到日本,把自己的女儿接回中国来。”

    萧伟喃喃道:“但愿……高阳会有好运气。”赵颖道:“会的,一定会的!”

    过了一阵儿,萧伟问道:“赵颖,最近这段时间,你在做什么?”赵颖道:“没做什么,就是上班,然后回家!”萧伟道:“我也是,每天就待在家里琢磨那只盒子,只不过一直没有打开!”

    赵颖愣道:“一直没有打开?你的开锁技能……”萧伟笑道:“对,我的脑子可能彻底锈逗了,没有你在旁边我恐怕什么都干不了了!整整四个月,我连第一层‘子午鸳鸯芯’都没打开。”

    赵颖笑道:“你不会锈逗的,你只是一时心神不宁而已,我来帮你吧!”萧伟喜道:“好啊,其实我也早就想知道皇太极下葬的这只盒子里究竟是装了什么宝贝了,呵呵!”

    萧伟迅速披衣而起,帮助赵颖穿好衣服,两人来到桌前。

    再次观察了一下盒子上的锁孔,又静静回忆了一遍苏州张老教授过的“乱簧诀”,两人同时拿起了开锁工具。

    将开锁工具插入到盒子第一层的锁孔之中,只是片刻,萧伟恍然大悟,叫道:“我明白了,说白了很简单,这雌匣上的锁芯内部结构,与雄匣正好是相反的!”

    赵颖笑道:“我说过,你的脑子是永远不会锈逗的!”萧伟哈哈一笑,在赵颖的配合下,收拢心思、凝神开锁。

    几分钟后,“啪”的一声轻响,盒子第一层暗锁已经打开。萧伟道:“老婆,你猜猜看,这真正的皇太极下葬的宝匣里,会装了什么样的宝贝?”赵颖笑着摇了摇头。萧伟嘘了口长气,伸出手来,将盒盖轻轻揭开。

    (第二卷终)

百度搜索 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 天涯 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景旭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景旭枫并收藏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