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 天涯 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待众匪徒离开大殿,萧伟对山口太郎道:“趁着还有点儿时间,我有个要求希望你能满足!”山口太郎道:“请讲!”又道,“只要你不是让我放了你们!”

    萧伟<var></var>的脸上露出轻蔑之色,道:“既然落在了你们这帮小鬼子手里,大爷压根儿就没打算活着出去!”盯视着山口太郎,道:“只不过,我希望在临死之前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别到时候见了阎王爷,还是个糊涂鬼!”

    山口太郎凝视了萧伟片刻,点头道:“好,这个要求我可以答应你……”说到这里,突然叹了口气,缓缓道,“老夫几乎用了这一辈子的时间来调查这个宝藏的下落,现在终于得偿所愿,可以说此生无憾了!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萧伟看了看高阳、赵颖和阿雪三人,道:“我想知道,第一,我爷爷留下来的那只盒子,怎么会突然变成溥仪宝藏的那一只?第二,五里坡六合塔下的地下迷宫里,为什么会什么也没有?第三,你这次到北京来为什么会先去找赵颖,而不是直接来找我?第四,你们一伙人,究竟是怎么跟到这里来的……”

    山口太郎笑了笑,道:“你问的,其实都是一件事情……”萧伟点了点头,山口太郎闭目养神了片刻,睁开眼睛,长出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情,还要从七十多年前说起……”

    “七十多年前,清朝最后一位皇帝溥仪接受了我大日本关东军方面的邀请,前往满洲国做了皇帝,不过在此后数年中,对于溥仪皇帝与关东军方面的合作诚意,我们一直持有很大的怀疑态度,因此特高课在溥仪身旁安插了大量的眼线和卧底。”

    “一九三四年初,特高课突然得到密报:溥仪皇帝紧急召见军机大臣鹿传霖及贴身卫队长李云廷,似乎是要将一批极为重要的物品秘密运出长春,这批物品的内容不详。得到这份密报后,关东军司令部立即派出部队拦截,终于在长春郊外的一间堡截到了溥仪皇帝的卫队。其时关东军方面并不希望与溥仪皇帝发生直接冲突,于是假称例行检查,但没有想到的是,卫队长李云廷为了保护他所押运的物品,竟然不惜与数倍于他、装备精良的关东军血拼,最后全军覆没。在搜索他们押运物品的时候,我们发现了那只传说中的“觐天宝匣”。”

    “当时我还并不知道这只盒子的来历,由于盒子是锁着的,于是我们先用X光对整只盒子进行了透视,这才发现整只盒子共分三层,内部的机关结构极为复杂,最后一层的机关中甚至可能还设有自毁装置,因而我们也一直没敢轻举妄动……”

    萧伟插嘴道:“当时你们用X光对盒子进行透视,看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山口太郎道:“从X光透视结果显示,这只盒子的前两层都是空空如也,只有第三层中有两件东西,一件似乎是一缕头发,另外一件,是一只如意。”

    萧伟和一旁的高阳、赵颖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儿,如此看来,祖父萧剑南传下的那只盒子确是溥仪宝藏那只无疑了!只不过按照祖父笔记中记载,当年祖父在崔二侉子山寨打开宝匣第一层时里面并不是空的,装的是一张符咒,据山寨中老五所讲,那是一张“萨满血咒”,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萧伟突然想到,会不会是这样:那张所谓的“萨满血咒”,是凤儿事先放进去的呢?

    这样的解释似乎非常合理:凤儿自上山之后认山寨中老八,也就是北谭传人谭青为哥哥,一直跟随谭青学习开锁技艺。萧剑南上山后答应帮助崔二侉子打开盒子之前,那只宝匣已经在凤儿处放了很久,她完全有足够的时间,而且应该也有这个功力打开第一层盒子,再放入所谓的“符咒”。

    至于她之所以会这样做的原因倒是很好解释:凤儿当时既然已经清楚萧剑南有可能帮助崔二侉子打开这只盒子,事先放进这张“符咒”,就可以达到她搅乱山寨、浑水摸鱼的目的了。

    思索了一阵儿,萧伟感觉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只听山口太郎继续道:“那个时候,由于不知道盒子里面究竟藏了什么秘密,又不敢贸然将盒子撬开,于是关东军方面表面上和溥仪保持和平的关系,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而特高课则先后派出了大量特工,四处寻访开锁高手。只不过,这件事情的进展却超乎我想象的慢……”

    高阳问道:“如此看来,苏州‘南张’世家的张老,就是你们绑架的吧?”山口太郎道:“不错!不过这个老东西果真是顽固到底,一直到死也没有帮我们动过一个手指头。此后我们又寻访到朝鲜李氏开锁世家的后人,许以很大的好处,没想到此人虽表面答应,当天晚上便失踪了,此后一直没有再找到过他……”

    萧伟听到这里哈哈大笑,道:“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得道多助,失道‘少’助?”高阳纠正道:“失道寡助!”萧伟道:“对,失道寡助!甭管他‘寡助’还是‘少助’,反正是没人助,最后小鬼子的‘天皇’不都差点儿让人给宰了么,你们现在还不老实点儿?”

    山口太郎冷笑道:“帝国的上一次圣战虽然确实是失败了,不过现在有了这笔宝藏,我大日本帝国又可以东山再起!”

    萧伟撇了撇嘴,道:“那咱们就走着瞧吧,你刚才说到哪儿了,朝鲜李氏制锁高人逃跑了?”

    山口太郎道:“寻访开锁高手的工作到此似乎陷入了僵局,在这期间我们也动用了大量工程技术人员对盒子进行分析,但始终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我们开始感觉到这只盒子并不简单。于是,特高课开始着手调查这只盒子的来历。”

    “没想到这一查可了不得,才发现原来所谓的中国两大开锁世家“南张北谭”、清朝开国皇帝皇太极、朝鲜李氏制锁世家,三百多年前皇太极那次远征高丽的行动,甚至传说中满人入关时埋藏在关外的重大宝藏,原来都与这只“觐天宝匣”有着不小的关系!我们由此一下子明白了溥仪皇帝的企图,原来他竟然是想利用这一笔财宝东山再起,恢复清朝的统治!”

    说到这里,山口太郎撇了撇嘴,道:“在此之前,关东军高层方面那些老顽固并没有对这件事提起重视,一直到得悉这个秘密,他们才转而开始全力支持特高课的这次行动,并且将这次行动命名为‘觐天行动’……”

    萧伟暗暗点了点头,祖父笔记中有过记载,记得当年祖父萧剑南冒死从奉天城日军特高课的秘密档案室偷走的那份档案,名字就叫做“觐天行动”。

    只听山口太郎继续道:“……就在这时,我们突然得到密报,溥仪皇帝已经派出了高手前来盗盒。”看了看一旁的阿雪,道,“至于这个高手是谁,你们都已经知道了,自然就是阿雪的曾祖父景廷宾,‘五大盗系’中‘水’系一派的掌门人。”

    “此事说来惭愧,其时特高课安插在溥仪皇帝身边的卧底间谍已经得知溥仪秘密召见了一个神秘人物,并且立刻派出特工前去跟踪,但没想到竞被很轻松地甩掉了。特高课立刻感觉到此人绝不是个一般人物,于是立刻决定将那只宝匣转移到奉天郊外五里坡六合塔下的那座地下迷宫中……”

    听到这里,萧伟突然插嘴道:“提起五里坡六合塔下的那座地下迷宫,我想问一句,你们日本人究竟是怎么发现这座地下迷宫的?据我所知,实际上你们在得到溥仪皇帝那只觐天宝匣前很久就派了大量部队守住了那个小村子,当时你们究竟在那里做什么?”

    山口太郎道:“这件事情倒没有什么,那座六合塔下的地下迷宫,是我们数年前偶然听说了五里坡的神秘失踪案后发现的,其时日本方面也没有什么明确目的,只是感觉到在如此荒僻的一座小村子内,竟然会埋下这么庞大的一座地下迷宫,恐怕里面会藏有什么秘密,于是派人前去调查。”

    萧伟笑道:“原来你们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山口太郎点头道:“可以这么讲。”萧伟道:“那后来怎么样?”

    山口太郎道:“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没有多久,我们辗转查清了这个‘景廷宾’的底细,原来此人竟是传说中‘五大盗系’中‘水’系一派的掌门人,是个极为厉害的对手。仔细权衡之后,我们又将盒子转移了出来,只不过,我们在古塔之中依旧保留了原先设下的所有机关和法术,骗得景廷宾带领五大盗系所有高手前去盗盒,最后自然不出我的所料,他们全都死在了那座地下迷宫中……”

    阿雪听到这里,目眦尽裂、悲愤至极,骂道:“原来……原来一切都是你这……这只老狐狸在背后捣鬼!”

    山口太郎叹了口气,对阿雪道:“你曾祖父几人都是绝顶高手,但不能为我所用,实在是太可惜了。他们死后,还是我亲手将他们埋葬的!”阿雪道:“不用你假仁假义!”

    山口太郎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虽然彻底解决,但是我并不开心,因为开启宝匣的行动一直没有任何进展,整个特高课更是一筹莫展。就这样一直到了几个月之后,我突然得到一份情报,所谓的绝处逢生,整件事情才有了根本的转机。”

    “这件事情说来还要得益于数月之前我秘密派出的一名特工,根据这名特工带回的情报显示,北谭的最后一位传人谭青此时就在崔二侉子的山寨,只要找到此人,盒子一定就可以打开了……”

    萧伟问道:“你说的这名特工,应该就是凤儿吧?”山口太郎点了点头。萧伟愣道:“我靠,即便是这样,有什么可‘根本转机’的?你们就算把谭青抓回来,以谭青的性格,有可能帮你们打开宝匣么?”山口太郎微笑不答,似乎胸有成竹。

    萧伟一呆,扭头看了看一旁的赵颖与高阳,突然叫道:“我靠,我明白了!我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我们家老爷子传下来的那只雌匣之所以会突然变成溥仪宝藏的那只雄匣,一定是凤儿换下来的!一定是你命令凤儿找机会,将两只宝匣对调了,对不对?”

    赵颖、高阳两人听到萧伟这句话,都是一震。只见萧伟神情激动,瞪视着山口太郎一字一句道:“因为你早就清楚,以谭青的性格,他绝不可能为你所用,即便你想尽办法将谭青从崔二侉子的山寨截回来,他也绝无可能会去帮助你打开那只盒子,所以你就让凤儿找机会将两只盒子对调,因为以谭青在开锁方面的好奇心,他不可能不想尽办法打开那只从皇太极墓里取出来的宝匣,但他也一定不会知道,到时候他开启的那只盒子早已经变成了溥仪宝藏的那一<samp></samp>只,只要盒子一旦打开,让凤儿想办法将里面的东西偷出来,你就大功告成了!”

    山口太郎哈哈大笑,赞许地看着萧伟,点头道:“果然不愧是当年神探萧剑南的后代,思维清晰、逻辑缜密。不错!你说得果然不错!那只盒子,确是当年谭倩儿亲手换下来的。”

    萧伟一愣,道:“谭倩儿?什么谭倩儿?不是凤儿么?”山口太郎摇了摇头,道:“凤儿?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凤儿这个人物!”

    萧伟张大了嘴巴,突然之间,一股沁入骨髓的阴寒从后背一下子浮了上来,连声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凤儿这个人物?那么……凤儿到底是谁?”

    山口太郎微微一笑,道:“不错!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凤儿这个人物,因为你所说的凤儿,其实就是谭青的妹妹——谭倩儿!”

    萧伟脑中“嗡”的一声巨响,这一惊可着实非同小可,喃喃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如果凤儿就是谭倩儿,即便老十看不出来,老八,还有我爷爷,不可能看不出来!”

    山口太郎摇了摇头,道:“他们也绝不可能看得出来,因为那时候她已经不再是谭倩儿了……”萧伟几乎是大声喊道:“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山口太郎沉默了片刻,道:“这件事情还要从数年前说起。1927年初,我偶然得到了一份当时看来并不是十分重要的报告,得悉中国两大开锁世家中北谭世家就在沈阳,最后一代传人是兄妹两人,哥哥叫谭青,妹妹叫谭倩儿,而且在这两人手中,有一本北谭家族传下来的镇派之宝,记载当世开锁绝学的《万匙秘籍》。考虑到这本开锁秘籍很可能会对特高课的间谍训练有很大益处,思索良久,我亲自找到了谭青,许以重金,希望买下这本谭家祖传的《万匙秘籍》,但被谭青婉转拒绝了……”

    萧伟冷笑道:“谭青自然不会给你,他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绝不可能给你们小鬼子子事情!”山口太郎点头道:“你说得不错,谭青确实是条好汉,要不然他也不会在我烧了谭家祖业后,连盗一十八家日本工厂,最后甚至连特高课的机密档案室都被他进去了,嘿嘿,北谭的传人,果然好手段!”

    “谭青做了这些案子后就失踪了,特高课虽想尽办法,但一直没有办法抓到他。这件事情最终还要感谢你的祖父——当年名满关外的神探萧剑南出手,我们才抓到了谭青。其后不久,特高课对外假称要将谭青处决,实际上是把他秘密押走,我准备最后再做一次尝试。我说过,谭青是条好汉,我还是希望他能为我所用!”

    说到这里,山口太郎叹了口气,道:“但没想到,就在我们押运谭青回长春的路上,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谭青被一伙儿土匪劫走了,自此失去了音信。谭青失踪后,我们一方面派人继续寻找,另一方面又将谭青的老母亲和妹妹谭倩儿监视起来,谭青是个孝子,我想他躲得再深,也不可能不回来探望他的母亲。不过这件事情又出了意外,几个月后,谭倩儿母女两人也神秘失踪了……”

    萧伟暗暗点了点头,山口太郎所说的谭倩儿母女两人神秘失踪,自然是被自己祖父偷偷送到了英国。如此看来,祖父的手段果真是高明,连特高课都不是对手。

    只听山口太郎继续道:“谭青与谭倩儿兄妹两人都失踪后,我们并未完全放弃努力,依旧派出了一些特工前去寻访。谭倩儿的下落虽然无从查起,但至少我们知道谭青是被土匪劫走的,或许就此上山入了伙儿。于是我们的特工从长白山土匪的山寨一家一家查起,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之后,终于在一股绺子的老巢里发现了谭青的妹妹,谭倩儿……”

    萧伟早已猜到了这一点,问道:“你所说的绺子,应该就是土匪祁老三的队伍吧?”山口太郎点头道:“不错!”萧伟道:“那你们发现了谭倩儿,后来怎么样,把她救出来了?”

    山口太郎道:“我们的特工虽然找到了谭倩儿,但那时候谭倩儿被土匪百般蹂躏,精神早已失常。那名特工当时只有一个人,势单力孤,为了能够顺利逃脱,他从山下找来了一个与谭倩儿身形外貌有那么三分相似的女人,杀死后将脸剁烂,这才将谭倩儿救下山,终于顺利带回了特高课总部。”

    萧伟听到这里,终于明白,怪不得自己祖父一直没有找到祖母的下落,最后甚至连祁老三都认为自己的祖母已经死了,原来祖母竟然是被日本人秘密救走了。又想到自己祖母被土匪百般蹂躏,萧伟心如刀绞,那祁老三虽然也是个好汉,但确实是与自己一家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萧伟咬了咬牙,听得山口太郎道:“将谭倩儿救回来后,我们发现她除了精神失常,还怀了四个月的身孕,那个时候谭倩儿的身体非常虚弱,于是我们一方面想尽办法帮她保胎,一方面,也在努力试图让她恢复神志。”

    萧伟恨恨地道:“土匪的孽种,有什么可保的?”山口太郎一笑,道:“如果不保胎,以谭倩儿当时的身体情况,这个孩子就很可能要了她的命,而且当时的情况也绝不能做流产,因为她的体质绝不可能受得了那样的折腾。”

    萧伟“哼”了一声,道:“后来怎么样?”山口太郎道:“五个月以后,孩子顺利出生,谭倩儿的身体逐渐恢复,精神失常也被我们治愈。不过我们发现,她完全失去了记忆,而且属于那种极度顽固性失忆,永远也不可能再治好。

    “想到绝不可能再从谭倩儿嘴里得到任何有关谭青的消息,特高课失望之余,正准备将谭倩儿和那个孽种全部杀掉,我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谭倩儿虽然失忆,但是智力正常,这不正好为我所用么?完全可以把她送到特高课间谍学校,培训完毕之后,她就可以成为特高课的铁杆儿特工,替我去找寻她哥哥谭青。谭倩儿虽然到时候已经不再是谭倩儿,但她的外貌没有变,所以她的外貌就像是一颗磁石,一定可以吸引出所有与她自己和她哥哥谭青有关的人,然后我们顺藤摸瓜,就可以找到谭青!”

    萧伟听到这里,长叹一声,原来祖父笔记中的凤儿,竟然真的就是自己的祖母谭倩儿!怪不得两个人会长得如此相像!怪不得凤儿在第一眼见到自己的祖父时就会爱上自己的祖父!也难怪凤儿最后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救自己的祖父……

    凤儿虽然早已完全失忆,虽然早已完全不能记起萧剑南到底是谁,但萧剑南毕竟是她曾经铭心刻骨爱的男人。在此之前的谭倩儿既然能爱上自己的祖父,现在的凤儿,也一定可以再一次爱上自己的祖父!或许,这也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

    而小日本鬼子呢?小鬼子狡诈至极、阴险至极,小鬼子讲求武士道精神,对自己要残忍,对别人也要残忍,所以小鬼子也就最没有感情,最没有人情味!可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公平的,小鬼子的特高课再残忍、再利害、手段再高、方法再巧,他们最后还是输了,而且输得一败涂地!为什么,因为他们就输在了自己最缺乏的这一点上,人性,人类的本性!

    萧伟欷歔良久,一方面为祖父最终还是错过了自己的祖母而惋惜;另一方面,面对山口太郎这只老狐狸更是恨得牙根儿痒痒,恨不得冲上前去将这个‘老棺材瓤子’撕碎、嚼烂!

    山口太郎看到萧伟眼中的目光,也不以为然,继续道:“我们很快将谭倩儿改了名字,又为她编造了一段身世,送入了特高课间谍99lib.学校。这谭倩儿不愧为北谭传人,果然是绝顶聪明,各项技能都学习得非常快。这样又过了几年,我们始终无法打开那只宝匣,一筹莫展之际,于是将谭倩儿从间谍学校召回,派她去寻找她的哥哥,也是这世界上可能唯一能够帮助我们打开那只觐天宝匣的人——谭青。”

    “谭倩儿不负众望,几个月后便顺利打探到谭青的下落。我立刻前往接头地点奉天城的祥瑞服装店与谭倩儿会合。她告诉我,谭青此时就在奉天北郊外伙同崔二侉子一伙人正在盗掘皇太极清昭陵,要我立刻行动,前去抓人。”

    “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感到此时绝<var></var>对不能如此贸然行动,因为以我对谭青的了解,即便把他抓回来,他也绝对不可能为我所用,所以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

    “根据特高课查询到的资料显示,这觐天宝匣原本是一对,共有两只。其中那只隐藏有清朝关外宝藏秘密的雄匣此时便在我们手中;而另外一只雌匣,就在奉天北郊外的皇太极清昭陵地宫里埋着。现在谭青他们既然已经进入皇陵,一定会将皇太极下葬的那只雌匣取出来。雌雄两只宝匣外形原本就一模一样,只要让谭倩儿找机会将盒子换掉,谭青一旦将宝匣打开,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说到这里,山口太郎哈哈大笑,得意至极。

    萧伟吐了口口水,骂道:“你这个‘老棺材瓤子’,果然是只老狐狸!这种方法也只有你能想得出来。”顿了一顿,问道,“既然如此,你最后为什么还会派兵将崔二侉子的山寨灭掉?”

    山口太郎道:“这就要感谢你祖父萧剑南了,如果我估计得不错,当年前往奉天特高课档案室将谭倩儿的档案偷走的人,就是你祖父吧?”

    萧伟听到山口太郎的询问,冷笑了一声,不置可否。山口太郎并未再问,继续道:“由于崔二侉子就是被萧剑南救走的,再加上不久后特高课档案室有关‘觐天行动’的档案丢失,我们马上猜到了神探萧剑南一定随崔二侉子上了山,再加上档案丢失前几天我们在奉天的秘密据点‘祥瑞服装店’的老板神秘失踪,特高课感觉到谭倩儿此时在山上的处境一定是极其危险了,于是,我们立刻派出大量部队,围剿了崔二侉子的山寨……”

    萧伟冷笑道:“你们还挺好心……”山口太郎道:“好心那倒未必,其实谭倩儿的死活那时候我们早不关心了。只是那只宝匣即便不能顺利打开,也绝不能落到其他人手中。但没承想顺利将崔二侉子的山寨剿灭后,我们不仅没找到谭青和谭倩儿的下落,连那两只宝匣也自此失去了踪影。说到这一点,我至今仍然不得不佩服崔二侉子山上的那伙土匪,重兵压境之下无一<q></q>投降全部战死,最后竟然没有抓到一个活口。所以特高课一直不知道山寨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谭青与谭倩儿兄妹两人,还有那一对宝匣,究竟去哪里了?”

    “几日之后,特高课突然接到桦甸宪兵队的电话,询问特高课3052号谍报员押运要犯萧剑南返回特高课,是否已经押到。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3052号谍报员就是谭倩儿,根据桦甸宪兵队提供的时间,谭倩儿出现的时间是在我们清剿山寨前几日,难道她事先便已经逃掉了么?既然这样,为什么谭倩儿一直没有回来?”

    “我立刻派人前去调查,这才发现,押运萧剑南的士兵全部被打死,谭倩儿和她押运的犯人萧剑南全部失踪了。这件事情我思索了很久,一直在想: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莫非是谭倩儿临阵倒戈,又或者是她得悉了宝匣中的秘密,所以想要独吞宝藏么?”

    萧伟听到这里,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说的都不是,这件事情你不会想到的:我祖父上山之后,没费吹灰之力便将凤儿的身份揭露。不过凤儿最后还是有机会完成你的任务,最不济可以全身而退。但非常遗憾,凤儿爱上了我祖父,最后为了救我祖父而死。这整件事情可以说你算无遗漏,可还是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这个世界上,还有感情这回事儿!”

    山口太郎点了点头,沉默良久,道:“原来如此!在此后的数年之中,我一直把重点怀疑对象放到这几个人身上:你祖父萧剑南,谭青与谭倩儿兄妹两人,最后还有崔二侉子。因为在清理战场时,我们也没有发现崔二侉子的尸体,不过非常遗憾,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能够发现这几个人的下落,原本以为一直到我死,这件事情也不会再有什么结果了,没有想到的是,两个月前,我突然得到了谭倩儿后人的下落……”

    萧伟一愣,谭倩儿的后人不就是自己么?可“老棺材瓤子”明显并不知道自己祖父与祖母的关系,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她所说的谭倩儿的后人,会是谁?

    只听山口太郎继续道:“其实谭倩儿虽然失踪,只要她还没有死,我手上就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砝码,或者说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萧伟问道:“你还有砝码?什么砝码?”山口太郎道:“谭倩儿的女儿,一直还在我们的手上!”

    萧伟冷笑道:“你说的就是那个土匪的孽种?”山口太郎笑道:“不管是谁的孽种,至少她是谭倩儿的亲生骨肉。谭倩儿是一个好母亲,她非常爱这个孩子,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当时放她去找谭青是非常有把握的,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做‘母犊情深’么?当然了,除此以外,我敢放她出去还有另外几个很重要的原因。”

    “首先,谭倩儿患的失忆症是完全失忆症,根据日本最权威的医生诊断,这种失忆症是永远不可能恢复的,甚至连局部或者片段恢复记忆都是不可能的,没有任何产生奇迹的可能,所以我并不担心她会想起以前的事情来。”

    “其次,谭倩儿的样子虽然没有改变,但她除外貌以外的所有东西都已经完全改变了。受过帝国王牌间谍校的训练后,谭倩儿除了长相外,包括声音、动作、表情甚至习惯都与以前完全不同。这就好比一对双胞胎虽然长相一样,但由于生活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中,所以只要跟他们相处很短的时间,就马上会区别出谁是谁,即便他们想装成同一个人,也绝无可能。这就是因为两个人要想完全相同,不仅仅要外貌一样,还要做到说话声音、举止、谈吐、学识、气质、风度甚至小习惯都完全一样,这样才能骗得了人。所以我想你说得也对,或者那时候谭倩儿已死,这个被我们培养出来的人,就是凤儿!”

    “至于最后一点,就是你说的孽种,谭倩儿的女儿了。我相信只要这个女孩儿还在我们手上,就不怕她会飞出我的手掌心。不过此后过了将近十年的时间,一直到日本战败,谭倩儿也一直没有来找过她的女儿。”

    “日本战败后,我被俄国人抓走,关在西伯利亚的一所战俘营中,自此失去了这个女孩子的下落。这样过了三十多年,直到六十年代末我被特赦回日本,立刻开始着手继续调查这件事情,但由于当时中国的政局非常不稳定,正处在你们所说的‘文化大革命’阶段,无法潜入中国境内做深入调查。就这样又等了十几年,直到八十年代初,我才派出了大量人员,前往中国寻访谭倩儿和她后人的下落,没想到这一找就是二十多年,两个月前,我终于得到了谭倩儿后人的下落,就在中国的吉林延边地区……”

    一旁的赵颖听到这里,突然身子一晃,伸手抓住了萧伟。萧伟回过头来,只见赵颖脸色惨白,额上冷汗涔涔直冒,问道:“赵颖,你……怎么了?”赵颖强自镇定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山口太郎一笑,看了看赵颖,缓缓道:“看来你已经猜到了!不错,你就是当年那个女孩儿的后代,那个女孩子就是你的母亲!”

    赵颖神色绝望,摇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山口太郎笑着看着赵颖,不置可否。萧伟骂道:“我靠,这玩笑开大了吧?”看到赵颖的表情,立刻明白,安慰赵颖道:“赵颖你别难过,即便……你是土匪的后代,我也不会嫌弃你!”

    赵颖不理萧伟,摇摇晃晃走到山口太郎的轮椅前,问道:“你说的……那个女孩儿,是什么时候出生的?”山口太郎道:“1932年3月。”赵颖又问:“你们救出谭倩儿的时候,是什么时间?”山口太郎道:“1931年10月!”赵颖听到这句话,突然身子一软,倒了下来。

    萧伟一把扶住赵颖,大声问道:“赵颖,你怎么了?怎么了?”高阳也冲上前来扶住赵颖。萧伟喃喃道:“怎么回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高阳神色古怪,安慰萧伟道:“没事儿,赵颖没事儿,可能是她他知道了自己是土匪的后代,心里……不舒服。”

    过了片刻,赵颖悠悠醒转。萧伟抓住赵颖的手,问道:“赵颖,你到底……怎么了?”赵颖看到面前的萧伟,轻轻把手从萧伟手中抽出,勉强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只是一时头晕,歇一会儿就好。”转过头来问山口太郎道:“后来……怎么样?”

    山口太郎看到眼前情景,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并没有问,继续道:“刚一得到你母亲的下落,我便马不停蹄来到中国,原来你母亲在日本战败后被一户延吉的朝鲜族人家收养,一直居住在那里。我们赶到延吉后才得知你母亲早于数年前去世,而她唯一的女儿也就是你,现在北京,因而我们来到北京,试图从你身上查到那只觐天宝匣的下落。在抓到你之后,我们虽然没有直接找到那只觐天宝匣,但还是在你家发现了很多线索,至于这以后的事情,你们几个就都清楚了吧?”

    赵颖沉吟不语,阿雪看了看萧伟、高阳,三人都点了点头,没想到这整件事情后面竟会有如此复杂的背景。

    阿雪问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身份的?又是怎么发现我的身份的?”

    山口太郎微微一笑,道:“这要感谢黑龙会严密的调查系统,我们每隔几年便会从全日本挑选数名或者数十名孩子进入黑龙会进行训练,还记得么,你当年也是这些孩子中的一员。”

    阿雪点了点头,山口太郎道:“对于这些所有受训小孩的身世背景,黑龙会都要进行严密调查。你父亲的手段确实是极为高明,不过最终还是让我们查出了破绽。虽然一直没有拿到最直接的证据,但我很快就怀疑到这一点,那就是你的身世,很可能与当年的五大盗系有关……”

    阿雪问道:“那你最后又是怎么确认到我的身份的?”山口太郎阴阴地一笑,道:“DNA亲子对比鉴定检验!”阿雪愣道:“什么?DNA亲子对比鉴定检验?你拿我……和谁去对比?”

    山口太郎道:“你的曾祖父,景廷宾!”阿雪道:“我的曾祖父?你到哪儿去找……”突然间醒悟,道,“莫非,你……”山口太郎点头道:“不错!这件事情我们一直等到1985年,那个美国大鼻子发明了DNA亲子对比鉴定技术以后,我悄悄派人潜回了沈阳,挖出了当年五大盗系进入古塔后死的那五个人的尸骨,回来后一一对比,这才知道了你的身世!”

    阿雪咬牙切齿地道:“这种事情……你都做得出来!那么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为什么早不揭穿我?”山口太郎一笑,道:“这个原因很简单,我早知道五大盗系的功夫了得,一旦有一天我找回那只宝匣,你或许对我还有用处,这一次我终于找到这个宝藏,可以说你功不可没!”

    阿雪道:“这么说来,你们能够找到这里,也是我的原因了?”山口太郎点头道:“不错,萧伟手机里面的跟踪器其实是我故意加进去的,因为我早就料到,你一定会帮助他们找到这只跟踪器。但你们都不会想到,这只跟踪器只是用来迷惑你们的,因为你们一旦破坏掉这只跟踪器,就会完全放心了。”

    阿雪道:“我们破坏掉了那只跟踪器,你还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山口太郎道:“因为就在你的胳膊里,还有一颗更为精密的卫星跟踪定位器!”阿雪一呆,低头去看自己胳膊。

    山口太郎笑道:“不用看了,这是一种用纳米技术设计制作的尖端科技,是用注射针头注射进你的身体的,你忘了么,来中国之前,我们都分别打过疫苗!”

    阿雪道:“萧伟说得不错,你果然是只老狐狸!”山口太郎笑了笑,神色之间突然似乎有些苍凉,道:“老夫确实是只老狐狸!这七十多年来,老夫一直处心积虑、费尽心机寻找这一笔宝藏,现在宝藏终于找到,但是老夫此时,心中并不快活……”

    阿雪恨恨地道:“你为你的主子找到了这么大的一笔宝藏,还不快活?”山口太郎惨然一笑,抬起头来注视着前方埋藏宝藏的石门,良久良久,长叹了一声,缓缓道:“溥仪皇帝、鹿传霖、李云廷、萧剑南、崔二侉子、谭青,还有你的祖父景廷宾……虽然他们都与我作对,但他们都是英雄,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只可惜,他们现在都不在了,老夫活到这个岁数,实在太寂寞了。我想,我也会不久于人世,前些天在赵颖的日记中读到萧伟的祖父临终前写下的那首诗:不羡长生羡来生,说得好啊,等老夫也到了那边,一定会与他们几人青梅煮酒,论尽天下英雄,说不定下一辈子,我们会尽释前嫌,成为朋友……”

    一旁的萧伟听到这里,啐了一口,骂道:“狗屁!就算是下辈子,我们家老爷子也不会和你这条日本老狗做朋友!”山口太郎一笑,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一时间大殿内一阵沉默,众人各自想着心事。

百度搜索 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 天涯 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景旭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景旭枫并收藏溥仪藏宝录2·最后的复辟挣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