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mall>格蕾琴家门前的街道。</small>

    <strong>瓦伦廷</strong> <small>(兵士,格蕾琴的哥哥)</small>从前每逢参加一次盛宴,只见许多人在那儿自吹自擂,酒友们向我大声夸耀他们的少女之花,还干一大杯,把她没口称赞——这时我总是两肘支在桌上,泰然自若地坐着,倾听所有这些夸夸其谈,然后微笑着捋一捋胡须,手里举一满杯,说道:“诚然,各领各的风骚!但是,全国可有一个比得上我最亲爱的格蕾特尔<span class="" data-note="“格蕾特尔”:即格蕾琴的昵称。"></span>,配给我的妹妹送茶递水当丫鬟?”对呀!对呀!叮叮当当,满座碰起杯来;有人还大声叫喊:“说得有理,她的确是全体女性之花!”于是,刚才夸口的人们一下子噤若寒蝉。可如今!——我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发拔光,恨不得把脑袋往墙上直撞!——任何一个无赖都可以讽刺挖苦我,都可以对我嗤之以鼻!而我却像一个欠债人坐在那儿,听见一两句闲话都会一身冷汗!真想把他们痛揍一顿,可又不能说他们撒谎。<samp>..</samp>

    谁来了?谁溜过来了?要没弄错,就是他们两个。要是他的话,我马上就揪住他;他休想从这儿活着逃走!

    <small>浮士德、梅菲斯特上。</small>

    <strong>浮士德</strong> 从圣器室的窗子看去,长明灯的微光向上闪烁不定,可侧面的光线越来越弱了,昏暗已从四周逼近!我的心胸正如夜色深沉。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我却情急得像一只小猫,沿着救火梯爬上去,悄悄围着山墙探头探脑;可我觉得还挺自在,既可以小偷小摸,又不妨拈花惹草。我周身出现了绝妙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预兆。后天它就来临了,怪不得人们睡不着觉。

    <strong>浮士德</strong> 我看见宝藏在那后面金光闪闪<span class="" data-note="“金光闪闪”:根据迷信,宝藏在地下会自动运行,到露出地面时会闪闪发光。"></span>,是不是它就要露出地面?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你很快就会笑逐颜开,挖出一个宝盆来。我前几天去瞅了一眼:只见里面尽是白晃晃的狮章银圆<span class="" data-note="“狮章银圆”:一种荷兰钱币,背面镌刻着狮形纹章。"></span>。

    <strong>浮士德</strong> 难道没有一件项圈,没有一枚指环,好把我的情人打扮?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我在那儿倒看见一样东西,好像是一串珍珠项链<span class="" data-note="“一串珍珠项链”:“珍珠”指眼泪,本句可能暗示格蕾琴眼前的悲伤心情。但,“项链”原作“细绳”解,则可能预示她未来被处绞刑的命运,参见《瓦尔普吉斯之夜》末尾浮士德的台词:“怎么这美丽的颈项还得系上一根红色的细绦带”。"></span>。

    <strong>浮士德</strong> 这就好了!我到她那儿去,要不带点礼物,总觉得遗憾。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不会让你去丢脸,白白享受一番。——现在,已是满天星光,您且听一首真正的绝唱:我给她唱一支劝化歌,肯定把她迷得直痒痒。<small>(抚齐特尔琴而歌)</small>

    天刚破晓,

    上门把郎找,

    卡特琳小姣姣,

    你想干啥事?

    千万别进门!

    你若把门进,

    进去女儿身,

    出来就不是。

    你可要当心!

    好事一完成,

    翻脸不认人,

    可怜的小乖乖!

    你可要自重,

    别睬小杂种,

    裤带不能松,

    除非戒指手上戴<span class="" data-note="“除非戒指手上戴”:这两节歌词,前一节系由莎士比亚人物奥菲莉娅所唱民歌( href='8649/im'>《哈姆莱特》第四幕第五场)改写而成;后一节才是作者自己的创作。拜伦曾就此责难歌德“从某处拿来某一碎片,从另一处拿来另一碎片”;歌德在一八二五年一月十八日对艾克曼说:“我的梅菲斯特也唱了莎士比亚的一首歌,他为什么不应该唱它呢?我为什么要费力来另作一首,如果莎士比亚的这一首很切题,说了应该说的话?我的 href='9608/im'>《浮士德》的序曲也颇像《旧约》中的《约伯记》,这也是恰当的,因此我应该得到表扬,而不是受谴责。”(朱光潜译文)为这首民歌伴奏的齐特尔琴是一种古代拨弦乐器,有五根旋律弦和三四十根和声弦。"></span>!

    <strong>瓦伦廷</strong> <small>(上前)</small>你在这儿拐骗谁?真该死!万恶的拐子<span class="" data-note="“万恶的拐子”:原文为“捕鼠人”,即拐带妇女儿童的骗子,由古代一个吹笛诱鼠的传说转成此义。歌德本人和英国诗人勃朗宁都以这个传说写过谣曲。莎剧《罗密欧和朱丽叶》中也有过“捕鼠人”的用法(第三幕第一场)。"></span>!滚你妈的乐器!再让唱歌的见鬼去!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齐特尔琴碎成了两半,什么歌曲也不能弹。

    <strong>瓦伦廷</strong> 还要劈开你的头盖骨!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对浮士德)</small>博士先生,别退缩!挺住!靠拢我,我来指方向。拔出您的鸡毛掸子<span class="" data-note="“鸡毛掸子”:“剑”在德语中的俚俗称谓。"></span>来!只管刺过去!我来挡。

    <strong>瓦伦廷</strong> 你挡!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为什么不?

    <strong>瓦伦廷</strong> 再来一下!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当然!

    <strong>瓦伦廷</strong> 我想一定是魔鬼在格斗!怎么搞的?一挨着就麻了我的手。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对浮士德)</small>刺过去!

    <strong>瓦伦廷</strong> <small>(倒地)</small>哎唷!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这家伙服了!快走吧!咱们得马上开溜;已经有人在喊“杀人!”了。我对付警察绰绰有余,可死刑判决<span class="" data-note="“死刑判决”:关于生死的判决应以天主的名义做出,魔鬼对此当然无能为力。"></span>却让人棘手。

    <strong>玛尔特</strong> <small>(在窗口)</small>来人!来人!

    <strong>格蕾琴</strong> <small>(在窗口)</small>快掌灯!

    <strong>玛尔特</strong> <small>(如前)</small>刚才又是骂又是打,又是喊又是斗!

    <strong>众人</strong> 有个人躺在那儿快死了!

    <strong>玛尔特</strong> <small>(走出来)</small>凶手呢,逃走了吗?<big>?99lib.</big>

    <strong>格蕾琴</strong> <small>(走出来)</small>是谁躺在那儿?

    <strong>众人</strong> 你妈妈的儿子!

    <strong>格蕾琴</strong> 全能的主啊!好惨!

    <strong>瓦伦廷</strong> 我要死了!真叫作“说时迟,做时快”。你们娘儿们干吗站着直嚎?过来听我说道说道!<small>(众人走过来围着他)</small>我的格蕾琴,听着,你还年轻,可一点也不精明,弄糟了自己的事情。我跟你说句知心话:你现在可是个破鞋了;那就干脆这样混!

    <strong>格蕾琴</strong> 哥哥!天啦!怎么给我这样讲话?

    <strong>瓦伦廷</strong> 别拿天主的名义开玩笑!事情既然不幸发生,今后只好听天由命。你先跟一个人偷着搞,很快有更多人找上门,等十几个人找上了你,全城的人就会一窝蜂跟。

    现世报一旦生下来,得让它悄悄地出世,用黑夜的纱罩把它连头带耳蒙起来;是的,简直真想把它一下子闷死。可它尽管活下来,还长大了,大白天抛头露面走出去,并没有变得更漂亮。它的脸越是难看,它越想到光天化日之bbr></abbr>下去亮亮相。

    我的确知道会有那一天,所有规矩市民都躲避你,你这个荡妇,像躲避一个传染瘟疫的尸体。只要他们瞅你一眼,你就会吓掉了魂!你再也戴不成金项链<span class="" data-note="“金项链”:一七六五年重印的十六世纪一道法兰克福市的警令规定,本市行为不端的妇女不得佩戴金质或镀金项链,在教堂里亦不得坐椅子。"></span>!在教堂里再也站不到祭坛旁边!也不能披着漂亮的花边领去跳舞寻开心!你只能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跟乞丐和残疾人为伍,即使上帝宽恕你,在人间也将遗臭万年!..

    <strong>玛尔特</strong> 快吩咐您的灵魂祈求上帝慈悲!难道您还要给自己添上诽谤罪?

    <strong>瓦伦廷</strong> 我真想揍扁你干瘪的臭皮囊,你这拉皮条的老虔婆!这样我才能充分请求宽恕我所有的罪过。

    <strong>格蕾琴</strong> 哥哥!简直像下地狱一样痛苦啊!

    <strong>瓦伦廷</strong> 我说,眼泪汪汪又何益!须知你当初失身之际,就给了我心窝最沉重的一击。我将作为堂堂一名军人,通过死亡的长眠去见上帝。<small>(死去)</small>

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浮士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歌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德并收藏浮士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