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mall>一个狭小而雅洁的闺房。</small>

    <strong>玛加蕾特</strong> <small>(编发辫并挽上)</small>只要知道今天那位先生是谁,我拿出什么来都成!他看上去的确十分英俊,而且一定出自名门<span class="" data-note="“出自名门”:是从小市民的眼光来看。"></span>;我从他的额头就看得出来——否则他不会那样旁若无人。<small>(下)</small>

    <small>梅菲斯特,浮士德上。</small>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进来,进来!脚步放轻些!

    <strong>浮士德</strong> <small>(沉默片刻之后)</small>求你让我一个人歇歇!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四下窥探)</small>不是每个少女都这样清洁<span class="" data-note="“清洁”:此处同时指内心的清洁。"></span>。<small>(下)</small><tt></tt>

    <strong>浮士德</strong> <small>(环视)</small>欢迎你,甜蜜的暮晖<span class="" data-note="“欢迎你,甜蜜的暮晖”:从这时起,浮士德开始摆脱女巫的药力,而为玛加蕾特闺房的氛围所净化。"></span>,是你交织着这片圣地!抓住我的心吧,你甜蜜的相思之苦,你靠希望的甘露活着,活得多么憔悴!周围怎样弥漫着恬静无声、井然有序、心满意足的情愫!这种贫困里多么丰富!这个地牢里又多么幸福<span class="" data-note="“这个地牢里又多么幸福”:格蕾琴的世界散发着浮士德求之不得的心灵上的满足气氛,但他由于永不满足的追求精神,仍然感觉它是一个地牢。"></span>!<small>(躺在床边的皮制安乐椅上)</small>椅子啊,你从前不论是苦还是乐,曾经扬臂把她的前辈接待过,现在请让我也来坐一坐!啊,就在这张家长的宝座旁,常常有一大群儿女依恋地围着不走!也许我的小亲亲为了对圣基督<span class="" data-note="“圣基督”:指圣诞节礼物。"></span>表示感谢,曾经在这里用她丰满的童面虔诚地吻过祖先枯皱的手。哦姑娘,我感到你丰裕而整洁的精神在我周围簌簌作响,它每天像慈母般教你学榜样,吩咐你把台布干干净净地铺在桌子上,我甚至感到白沙子<span class="" data-note="“白沙子”:为了保持清洁,没有涂过漆的地板要撒上一些白沙。"></span>在你的脚下泛起细浪。哦可爱的纤手!像神仙的手!小屋被你布置成一个天堂。还有这里!<small>(揭开床幔)</small>我是何等的惊喜!我真想在这里逗留几小时。大自然啊,你在这里用轻盈的梦幻造就了这个天生的天使!小人儿就躺在这里,温柔的酥胸注满了热情的生命,而天姿国色在这里随着神圣、纯洁的织造<span class="" data-note="“神圣、纯洁的织造”:这个形象借自织造业。是说大自然像一个织工,它织上织下织左织右,终于让它的织品显现出天姿国色来。"></span>逐渐显示!99lib.

    而你<span class="" data-note="“而你”:“你”指浮士德自己。"></span>!是什么把你引到这里来?我多么深切地感动!你在这里想干什么?你的心为什么如此沉重?可怜的浮士德,我再也认你不得!

    这儿可有一股魔雾笼罩着我?我本来渴望享受一番,怎么仿佛只见到梦里的婵娟?难道我们由每种气压闹着玩儿<span class="" data-note="“由每种气压闹着玩儿”:歌德相信存在着一种精神气氛,可以不通过感官就作用于人的心情,因此说人是“每种气压的玩物”。"></span>?

    如果她顷刻间走了进来,你将如何为你的亵渎而挨罚!唉,偌大汉子会变得何等渺小!马上就会瘫软下来,躺在她的脚下。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上)</small>赶快!我看见她回来了,走到下面来了。

    <strong>浮士德</strong> 走开!走开!我决不回去!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这里有个小盒子,沉得够可以;是我从别处弄来的<span class="" data-note="“是我从别处弄来的”:梅菲斯特并非如他在前场末尾所说,打算去挖掘无主的“埋了很久的宝藏”,而是从别处偷来了那些首饰。"></span>。赶快把它放进橱柜里!我向你发誓,她见了一定会神魂颠倒;我在里面放进了一点小玩意儿,你好再把另一个<span class="" data-note="“另一个”:初版原作“一个公主”,后改此。"></span>也弄到。小妞儿终归是小妞儿,游戏终归是游戏。

    <strong>浮士德</strong> 我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span class="" data-note="“我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女巫的药物失效后,浮士德恢复了纯真的爱情,于是为自己刚才命令梅菲斯特弄珠宝对玛加蕾特进行引诱的卑劣手段感到后悔,以致迟迟不愿利用那个首饰盒子。而梅菲斯特却存心误解他的踌躇,赖他想把宝贝据为己有。但是,正是他,而不是浮士德,把小盒子放进了柜中。"></span>?<dfn></dfn>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难道这还要问?说不定您想把那件宝贝独吞?那么我奉劝您,别为了色欲浪费大好光阴,也替我节省一点精神。我想您还不至于那么悭吝!让我搔搔头,搓搓手,——<small>(把小盒子放进柜中,重新锁上)</small>走吧!快走!只为了让那可爱的小妞儿使您称心如意;可您在这儿让人看来,就仿佛走进了讲堂,面前阴沉沉,活生生,竖立着玄学和物理!咱们走吧!<small>(下)</small><mark></mark>

    <strong>玛加蕾特</strong> <small>(持灯上)</small>这里多闷气,多霉湿。<small>(开窗)</small>外面倒不那么热。可我觉得这样,不知怎么回事——希望妈妈回了家。我浑身在发抖——真是个蠢女人,事事都害怕。<small>(一面脱衣,一面唱起来)</small>

    有王有王在屠勒<span class="" data-note="“有王有王在屠勒”:据罗马传说,屠勒为极北国土;此处指日耳曼高地。这首罗曼采曲作于一七七四年,原来并非为 href='9608/im'>《浮士德》而作,如“奥尔巴赫地下酒店”中所唱诸曲。但是,玛加蕾特在命运攸关的时刻想到爱与死,不觉唱起她儿时就熟悉的这首曲子,是很自然的,虽然她唱时未必理解它的具体内容,歌词对她也有嫌深奥。"></span>,></a>

    钟情至死不稍减,

    王妃弥留心悱恻,

    赠他一只黄金盏。

    王爱金盏无所似,

    设宴不忘把盏空,

    每逢举盏痛饮时,

    眼泪汪汪如泉涌。

    大限将届王下旨,

    历举全国各城关,

    悉数遗赠诸世子,

    留下金盏独不传。

    大摆国宴王亲临,

    骑士围坐一大圈,

    古堡巍巍海之滨,

    赫赫祀堂更庄严。

    席间立起老酒徒,

    饮尽生命之余沥,

    圣杯顺手往下投,

    投入滔滔白浪里。

    只见金盏倾而灌,

    深深沉入海中心,

    两眼一闭再不看,

    从此一滴也不饮。

    <small>(开柜放衣,瞥见首饰盒)</small>怎么会有这美丽的小盒呢?我的确把橱柜锁得好好的。这真怪呀!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也许有人拿它来作押头,我妈妈曾经凭它放过债。带子上系着一把小钥匙,我想可以把它打开来!这是什么?天哪!瞧瞧,我一辈子也没有见过!一件小首饰!贵妇人在良辰吉日就戴着它招摇过市。这项链对我多么般配!这些珠光宝气能属于谁?<small>(用以打扮起来,走到镜前)</small>这副耳环要是我的多开心!戴起来会全然变了一个人。美貌对你又有什么用,小妮子?尽管你这也好那也好,可人家就是看不中;人家称赞你,一半是出于怜悯。一切都需要金钱,一切都依靠金钱。唉,我们穷人!

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浮士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歌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德并收藏浮士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