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七十一话樱花殇vs悠言是恋人

    要见谁?谁啊,谁呢?

    悠言一路跑,一路想。

    总有一种微微奇怪的感觉。

    他要介绍谁给她认识,为什么说为了以后不必要的麻烦。他似乎在戒备着什么。

    很奇怪,却隐约就有这种感觉。

    饭堂,人声翻天。

    拥挤的人群,吆喝声中,她还是很快找出了他。

    为什么会是三个人?

    他,林子晏,还有一个,长发女孩。林子晏坐在一边,他与那女孩坐在另一边。

    那女孩似乎与他在说着什么,他在静静听。是他的同系的同学?他要介绍给她认识的那个人?

    心里那复杂的感觉又再次涌起。

    想看清楚那女孩的模样,在这角度却连她的侧廓也看不清。

    甩甩脑袋,奔了过去,手轻轻搭上他的肩膊。

    他转身,看见是她,微微一笑,“来了。”

    悠言点点头,叫道:“小林子学长好。”

    林子晏笑道:“悠言好。”

    侧脸,瞟了一下那女孩,道:“同学,你好。”

    “你好!”

    清脆的声音,愉悦人的听觉。

    那女孩缓缓侧身过来,悠言怔愣了一下,心道,这女子像个漂亮的娃娃。

    “想吃什么?”摸摸她的发,顾夜白道:“我帮你买。”

    悠言嘿嘿一笑,正想回答,眼角似乎又碰上那女孩掠过的目光。

    男人又淡淡问了一声,悠言赶紧收回疑虑,想了想,又调皮笑道:“我要吃你的。”

    手一端,把他的餐盘拿了过来。

    顾夜白一笑,道:“好。我再买就是。”

    林子晏却突然道:“有朋自远方来,不给宫泽同学介绍一下我的学妹吗?”

    “说来是我疏忽了。”轻瞥了林子晏一眼,两人淡淡交换了个眼色,顾夜白道:“宫泽,她是路悠言,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宫泽低声重复了一下,看了看悠言。

    “我的恋人(日语)。”顾夜白轻声道。

    我的恋人。

    宫泽静扣了轻咬着这几个字,又看了悠言一眼。

    早已知道。

    可是,在他口中说出,她还是震惊了一下。

    只是,不行于色。

    他,不是她靠哭泣吵闹便能赢回的男人。

    在情爱的世界里,硬和软,得有个适度。

    记得,在日本的时候,寺院同游。

    他,林子晏,唐璜,还有她。

    那时,寺院开满樱花。

    如雪霰,如云堆雾染。

    她笑着问他:“你喜欢和我一起吗?”

    他说,还好。和她一起不累。

    语气是淡淡的,带了些许不经意的慵懒。

    其实,那时她便知道,她不该爱上他。

    有关她的家族的记载,可以追溯回到平安时代。

    即使到现在,她家族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加之她本身的智慧与美貌,臣服在她裙下的男人数不胜数。

    谈情说爱,她不过当一场游戏。

    可惜,偏偏,遇上了这个中国男人。

    东京大学街头的第一次见面,他们迷了路,于是,她成了他们的临时导游。

    热闹的街,川流的人群。

    他向她问路。

    第二次见面,她方知道,他竟是往日父亲手下一个得力助手的徒弟。

    那时,她便开始相信这是上天赐给她的缘分。

    后来,他要回国了。

    他说,“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还是在那间寺院,樱花已凋谢。

    其实,樱花的花期真的很短。

    他问那话的时候,嘴上挂了薄薄的笑。

    可是,她却犹豫了。

    父亲,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允他们在一起的。

    他眼中的联姻对象一直是那些大财阀的公子。

    二十年的高高在上,二十年锦衣玉食的生活,犹豫,不过是人之常情。

    不是吗?

    也许,他早已料到她的迟疑,不然他不会那样笑。

    那浅浅的嘲弄,是给他还是给她。

    那晚,她想把自己给他。

    他却推开了她。

    “何必。”他说。

    “さようなら。”

    那是,他离开前留给她最后的话。

    沙扬娜拉。

    再见,也,永不再见。

    终究,她舍不下他。

    每个日夜,想得发疯。

    终于,她可以舍下一切,追了过来。

    可是,你身边已经有了人。

    顾夜白,你眼中的爱情,真的掺不下一颗细沙吗?

    不过,一个犹豫,你已转身,你是毫不犹豫。

    你眼前这个姿色才智寻常的女子,你真的爱上了吗?

    你说,她是你的——恋人。

    我,不允许!

    他跟那女孩说,她是他的恋人。莫名的兴奋和喜悦顿时把悠言包裹。

    只是,这样看来,她似乎并非他的同学,是朋友嘛?

    又想起什么,悠言脱口叫道:“你是日本人吗(日语)。”

    “是的,路小姐你好,我是日本人,与顾君是旧识。”宫泽静淡淡道。

    第七十二话过敏

    “小白,你还有日本的朋友啊。”悠言两眼放光,仰起小脸,一脸兴奋。

    顾夜白轻笑,应了,揉了揉她的发。

    “嗯。宫泽是我们去日本玩的时候认识的。现在恰巧来了我们学校做交换生。”

    宫泽静微微低下头,对座的林子晏斜了她一眼,想瞟出一点端倪。

    “别什么小姐的,多拗口。你叫我悠言就行,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宫泽静。”宫泽静道,一字一顿,字字清晰。

    请好好记住这个将把顾夜白从你身边夺走的人的名字。

    “那我叫你阿静,好吗?”

    “好。”

    “你们聊一下,我去买东西。”

    顾夜白站起,宫泽静却唤住了他。

    “顾君,晚上我想到你那边参观一下可以吗?”

    “对不起,今天我有约。”

    宫泽静敛眉一笑,轻轻道:“好。”

    不意他会直接拒绝了宫泽静,毕竟她是远来的朋友,悠言张嘴,却见顾夜白轻瞟了她一下。

    那到嘴的话便没有出口。

    原想说,她可以改天过去。

    “你怎么过来了。”拿出饭卡在打卡机上一刷,顾夜白皱了皱眉。

    “为什么把悠言叫过来?”林子晏不解,低问。

    “今晚,我会把事情告诉她。”

    林子晏一副“你疯了的表情”,忍不住道:“你不怕她知道了多想?”

    “比她从宫泽静口中知道好。”

    林子晏顿了一下,低道:“原来是这样。”

    末了,微叹,重重点头。

    “在理。”

    “悠言,是你和顾君今晚有约么?”

    是你,这两个字咬得有些重。

    悠言怔了一下,有些许赧色,心里好生过意不去。不知该怎么回答,却也不想说谎,半晌,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

    悠言想说,你待会也一起过去玩吧。记起顾夜白深沉的眼神,又只好作罢。

    “你一般什么时候过去呢?”

    她还在胡思乱想,宫泽静的声音又轻轻传来,有些淡,也似乎夹集了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她有些奇怪,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随即想起自己的问题好像并不礼貌,吐吐舌。

    宫泽静笑了笑,道:“下午想让顾君带着在校园和附近转转,你知道我初来贵地。又怕耽误了你们约会的时间。”

    “没事,没事。你们逛,到时让小白给我电话就行了。”

    “这个不大好吧。”宫泽静为一沉吟,笑道:“你告诉我时间,总不至于太打扰才好。我颗不愿意被说成尔乃蛮夷。”

    悠言忍不住低头扑哧一声笑了。

    目光抹过她的头颅,宫泽静嘴角上扬,讳莫如深。

    悠言估摸了一下时间,说了,便去翻顾夜白的餐盘。

    宫泽静眸色微暗,亲瞥了一眼她的饭食,脑里飞快掠过什么。

    问悠言:“这是什么?”

    “素椒小炒,小白爱吃的。”想了想,悠言又小声打小报告道:“其实味道并不怎样。”

    宫泽静笑了,又道:“顾君爱吃的?我想尝尝,可以吗?”

    悠言听得她语气好奇,笑了笑,便拿过她的筷子,从盘里拣了些给她。

    顾夜白和林子晏回来,便见悠言煞白了一张小脸,惊恐的望着他。

    他心下一沉,捉上她的手臂,道:“言,怎么了?”

    悠言颤抖着指了指宫泽静,这时,顾,林二人才看到一旁的宫泽静红了一张粉嫩的脸,秀眉紧蹙,眼眶蕴满了泪,脸上神色竟是痛苦之极。

    “顾君。”宫泽静伸手扯上顾夜白的袖。

    “怎么回事?”

    男人的眉峰,转过一丝凌厉。

    触上他的目光,悠言怔愣了一下,黯然挣脱了他的手。宫泽喘息微粗,痛苦道:“悠言说你爱吃这个,让我尝了一下,是我不好,我不想拂了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阿静她吃不了辣……”悠言站起来,惶恐道:“现在怎么办?”

    “她不是不能吃辣,是对辣椒敏感。”顾夜白皱眉,旋即一把抱起宫泽静。

    回头轻嘱:“言,跟着。”

    悠言正不知所措,责怪自己惹了祸,却又骤然看到他把她抱在怀里,心头浅浅淌过难受的滋味。

    咬了咬唇,赶紧跟在他背后。

    林子晏从傻眼中抽身,也二话不说紧赶上去。

    心思转了转,又稍回头望了一眼,果见饭堂已起了动静。

    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一桌四人,自是清楚,但其它人,却并不知道。

    眼睛看到的,就是事实。

    “龙力,又是那个顾夜白!你说他跟那宫泽静做什么了?”与龙力一桌的几个男生冷笑。

    “是不是有人想我把饭从他的喉咙里直塞进去?”

    像阴冷的风,龙力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众人畏惧他在气头上要找人撒气一下,谁也不敢出声。邻桌,魏子健眸中抹过一叠笑。

    第七十三话委屈

    校医室。

    门外,一眼低头,瞪着地面,像犯错的小孩。

    林子晏看她这副模样,忍不住道:“一眼,你这是做什么?”

    一眼只是不吭声,心里千回百转过片刻前顾夜白微微严厉的眉峰。

    他生气了吗?

    她害他朋友生病了。

    敏感?她也像阿珊一样对椒类敏感?

    他似乎很了解那个女生。甚至没有多说什么,就把她抱过来。

    暗骂了自己一下。做错的是她,她还去念叨这些有的没的,不嫌小气吗?

    只是,总觉得,他们不只单单的了解。

    心里突然转过一个奇怪的念头。

    顾夜白在意她。

    校医室的门虚掩着他们在里面一段时间了。

    一眼踮了踮脚,想从门缝看进去。

    背后,林子晏窃窃笑得叫一个欢快。

    门却突然开了,差点没撞上她的鼻子。一眼哇的一声,向后跳开。

    一只手按上她的肩。

    修长白皙,淡蓝的脉络清湛。那微皱的眉额似在责备她的迷糊和冒失。

    一眼退了一步,站定,睁大眼睛,溜溜的去审视来着的眸。

    “怎么了?”男人低声道。

    悠言跑了上去,踮起脚尖,伸手便去揉他的一双眉,嚷道:“皱眉,皱眉,我让你皱,让你凶我,凶凶凶!”

    林子晏张大了嘴巴,以为那Susan就是一级品,这悠言也不是省油的灯。

    顾夜白好笑,要去握她的手,悠言又忙不迭缩开了,两只清清亮的眸子,继续瞪他。

    末了,走到门边,探了进去,左转又望。

    “她在里面休息,那辣椒吃得不多,没有什么大碍。”

    背后,男人淡淡道。

    “她睡着了吗?”悠言想了想,转过身,又巴巴问。

    “嗯?”

    “我想进去跟她道个歉。”悠言低声道。

    “没必要。她输了液,大概睡着了。”

    为什么没必要?因为怕她打扰她是吗?

    心里涌起一阵委屈。悠言垂下眸。

    “没必要我走了。”

    回转身,快步从他身边走过。

    “额,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嫉妒?”林子晏调笑道。

    “路悠言,你就这么无理取闹吗?”

    那人的声音,有点低沉,难辨。

    悠言跺跺脚,回头瞪了男人一眼,偏生那张英俊的脸,什么表情也吝啬挂上,她无法猜。气苦,走过去,狠狠捶了林子晏一下。

    林子晏绝倒,“这关我什么事啊?我这池鱼也太冤了吧!”

    悠言咬唇,飞快跑掉。

    “顾夜白,我不管,你的女人打了我一下,你给我站好。”

    一阵风擦过,报复对象也不见了。

    紧跟着一个人,男人的背影也消失在大楼门口。

    林子晏扯扯嘴角,笑了一下,眼角余光偏生攫到校医室的门那一开一合间的风景。

    倒步回去。

    女子娇美的容貌,敛于门后。这时一下清晰。

    不若刚才的潮红,一张雪白的脸,更见苍白,只是眼角眉梢,却轻藏着明艳,还有一点笑意。

    “生病的让你,该回去休息。”林子晏笑道,“再说,这边也没什么好看了不是吗?也许,我可以效劳?”

    “那多谢了。”

    宫泽静微阖了一下眼帘,气势,又婉转。

    午休的校园,除了一片偶落的花瓣或者叶子,静籁之外,便别无其他。

    学系行政楼。

    “嗯?怎么不跑了?”

    悠言低头,耽向那两只紧箍在她腰间的手臂。

    偏偏,那说话的人还一派闲适。

    跑?

    她又打不过他,怎么跑?

    即使她有龙力的彪悍,,也敌不过这个斯文的男人。

    温热的气息轻呵在她的后颈上,引出她一阵不争气的颤栗。

    在他的角度里,在他锐利得像猎鹰的瞳眸里,想必看到她皮肤上微微冒起的羞涩的小疙瘩。

    由他所赐予。

    “你疯了,这是行政楼,让领导,老师看见,我们还活不活?”

    “你求我吧。”

    他不紧不慢道,那疏狂的语气,点点滴滴,无一不写着恶劣与可恶。

    悠言气结。

    “明明是你不对,还要我……”

    求你。那两个字咬在嘴中,差点没把舌头咬破。

    近侧一间办公室,门突然打开,几个老师低声交谈着什么走了出来。

    悠言一颗心也差点没跳出来,一只手掌却适时捂上她的嘴。干燥,也干净的气味流过,把她的嘶哑封锁在五指修长妖媚里。

    一不做,二不休,他微微笑着,索性把她抱起。悠言两只脚便迅速抽离地面,悬在空中。

    迷迷糊糊中,他已侧身闪进最近的一间教室里。

    然后,她,被他抵压在门板上。

    偏过头,就是不去看他。

    这个情景,却生出几分熟悉。

    第一次见面,她也是被他强硬的挟进那空荡荡的课室。他并不温柔的动作当时还弄疼了她。

    此刻,他的气息,愈来愈近。

    像轻絮一样的吻,施然落在她的鼻尖上。

    她咬牙,头,俯低。

    “不喜欢吗?这样呢?”

    他的唇,就上她的颈项的动脉,突然,咬了她一下。

    他还咬她!

    悠言睁大眸子,好一会,狠狠搂过他的脖子,再狠狠咬了一口。

    顾夜白皱眉,他一点力道不下,这女人,倒是拚足全力。

    “路悠言,你真是个笨蛋。”

    仍是淡淡的斥责,但她心中那股委屈顿时铺天盖地。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