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六十七话胜负

    悠言怔了怔,以往都是她把Susan的手心挠破,现在——女人不自觉的抓紧了她,看着林子晏和方影双方激战。

    两人开始几剑还只是简单的进攻和还击,逐渐,林子晏似有些占了上风。

    随着几个步步紧逼,他终于在连上三步后用一个复杂进攻先得到一盏红灯。

    紧跟着裁判“停”的一声喊,悠言站了起来,忘情的叫道:“小林子学长,加油!”

    被Susan一拽,愣了一下,嘿嘿笑了笑,赶紧补充:“方影,你也加油。”

    气势却比刚才逊了五分。

    Susan哭笑不得,狠狠道:“你,比赛中不得喧哗!”

    重新开始。

    这次,方影立刻发起进攻,子晏防守稍迟,连续退后。方影追上,一记反击压剑,顺势击中子晏的前胸,绿灯亮起,有效。

    方影扳回一分。

    裁判刚喊了停,Susan的“好!”就喊了出来,即使是夹在外语系诸多女生兴奋的呼喊中,也略显张扬,引得决赛的两个人同时回望了一下看台。

    悠言心中虽说是摇摆不定,但到底是爱屋及乌,原是期望这场比赛小林子学长能加冕的。现在,看到Susan由于紧张,直勾勾的眼色,微微酡红的面颊,额角也渗出了些许的晶莹,心里叹了口气,突然觉得,方影赢了,也未尝不可。

    赛场上,两人难解难分,技术竟不相上下。林子晏转移进攻,方影交叉反击,林子晏对抗,方影反攻,林子晏反反攻,来来回回,虽是双方均有互中,谁都想在瞬间击溃对方,却又是谁也不能在短时间里讨得便宜。

    悠言看得紧张,又有些担心顾夜白什么时间上场,转移了视线,拿眼逡着场外。

    却见顾夜白站在门口,淡淡看着她,好像有些时候了。悠言顿时喜形于色,扬起手臂。顾夜白浅浅的一笑,用手指竖在嘴唇上,又指了下场上。悠言不敢再玩,眼角复又扫了一下场上,眼睛却挂在了顾夜白身上。

    这时候场上也发生了变化,方影又击中了林子晏一回,遗憾的是,白灯也同时亮起。

    进攻无效。

    Susan的好字道了嘴边,又忙咽了,改成了微微的叹息。

    时间到,双方打成平局,加赛一分钟。

    林子晏低了一下头,抬头时趁机侧目瞭了一眼看台。

    当裁判的“Allez”甫一出口,方影的连续进攻就已经急速出手。子晏触剑阻击,拨档,破坏掉方影的击剑线后,旋即直起反攻;方影及时后弹,随即几个滑步,交剑还击,子晏逃剑,紧接着一个旋剑攻击,直刺方影的前胸。

    方影凝眉,林子晏的进攻过快,以致身上微斜,也把自己的有效部位暴露了出来。方影再不多想,一个弓步长刺,刺向子晏的下腹。双方彩灯亮起,可是红灯旁的白灯也放了光。

    林子晏进攻无效,有效部位走偏,方影得分。

    比赛结束,双方摘掉护面,垂剑,行礼。主审裁判宣布方影获胜。击剑馆内顿时掌声雷动,伴着女生们“方影”的呼声,口哨声此起彼伏。

    Susan轻轻拍掌,目光触到站在旁边为方影获胜而微笑着鼓掌的林子晏,心里却突然像被那剑尖刺中。

    手掌,慢慢垂下。

    背包里传来轻微的颤抖,悠言掏出手机,看了看屏幕,嘴角泛开细微的笑。

    按了接听。

    “找我做什么?”她小声道着,便要往后面转身。

    “别回头。”那头,低霭的声音淡淡。

    “言,这一场,胜的不该是方影。”那人在轻轻的笑。

    捂着手机,悠言呆了呆。

    “子晏是主动进攻,如果他的剑尖不是稍滑了位置,这一分便改落在主动进攻的一方。刚才那一下的偏侧,林子晏是故意的。”

    悠言的心顿时怦怦乱跳。

    学长是故意的,为什么?

    她知道,那人的眼睛很辣,他说学长是故意的,那么——

    “小白,你为什么要告诉我?”震惊过后,疑虑顿生。

    顾夜白的笑便清清浅浅传来,她甚至能想象他嘴角翘起的慧黠又狡猾的细纹。

    “不为什么。我就喜欢告诉你。笨蛋,回见。”

    哎?断了!

    悠言瞪着机子发愣,一旁的Susan笑道:“怎么?你那位要出场,紧张了?”

    悠言咬唇,凝向Susan。

    半晌,低声道:“珊。”

    “如果我说,小林子学长是故意输掉的,你会怎样?”

    旁边的人,也半晌不见声响。

    悠言心里正在忐忑,却听得她淡淡笑道:“怎么可能?”

    悠言咬咬唇,又小声道:“如果说,是小白说的呢?”

    那说“怎么可能”的人却恍若未闻,只怔怔看向场外。

    不论是胜者还是屈居第二的人均已退场。

    她看的是他还是他,悠言便突然分不清了。只知道,比赛又迎来了下一场,而这一场是顾夜白的重剑赛。将,全场瞩目。

    第六十八话温暖

    习惯性的踢着步子下楼,才到楼梯口,便看见女生们三五一群,在那交头接耳,又小声的笑着。悠言奇怪,探头过去,要看个究竟,旁边的Susan却暧昧一笑,挥了手。

    “哎——苏珊,死女人,你哪儿去?”

    很好!那叫苏珊的人越叫越跑。

    悠言气绝,跑了过去,很快,大呆,又往后退,一步,两步,直到撞上背后的人。

    “对不起。”赶紧道歉。

    被撞上的女生却轻轻一笑。

    “没事,呃,这,你还不赶快过去?”

    悠言笑了笑,小步往前跑去。

    前方,绿树微荫下,一个男生微微笑着,仍然是往日最普通的衣饰打扮。

    白色T恤,黑色牛仔裤,白球鞋。

    如果走近一看,是不是就能从他深邃的眸里找到她的模样?

    这个日子,也许该好好记下。

    这是他第一次到她寝室门口等她上课。以往,都是课后在各自的地盘等对方,然后一起去吃饭。

    这也是,校园祭完满结束后的第一天。

    七月的第一天。

    他,还是他。他,似乎又不再是他。他一路走过来,把参加的四项比赛的冠军都拿到手,在继迟濮,魏子健,龙力等男生以后,成为G大嘴炙手可热的完美情人。

    甩甩沉沉的背包,在他清淡又玩暖的笑意中,向他走去。

    一步,一步。

    竟有一种幸福得不像真实的感觉。

    就像掉进了小时候看的所有所有的漫画书中一样,她遇上了一个优雅又厉害的王子。

    他在人群里耀眼如星,却爱上了她。

    给了她所有的荣耀。

    最重要的是,给了她温暖。

    他低低道:“早。”

    悠言低头,嘿嘿笑了笑,却有瞟到不少人都打量着他们,目光有好奇,嘴角有轻笑。

    一颗头颅,垂得更低了。

    “你怎么来了?”

    “你不想我过来?”他问你,挑起的剑眉似在笑她小小的羞涩还有矫情。

    悠言咬唇,不说话,脸红如樱。

    “好,我明白了,明天就不过来了,省得你为难。”

    “哎,谁说我不要你来!”悠言急了,猛地抬起头。

    小脑袋却教他的手掌按住。

    “你到底要撞我多少次才甘心?”男人淡淡指控。

    悠言咯咯笑,又道:“那你明天过来。”

    “不好。”

    某人咬牙。

    “顾夜白,给点阳光你就灿烂,才三分颜色就开染坊去了,明天过来,过来过来过来。”

    “不好。”

    悠言恼,悻悻的不知说什么,那人的眸光落在她身上的某一处,却皱了眉。

    “给我。”

    悠言呆了呆,“什么?”

    顾夜白也不多说,伸手把她的背包拿了下来。

    悠言心里欢喜,不觉就勾上了他的手臂,忘了要害羞和矫情。

    顾夜白失笑,不动声色的让她挽了他可呵呵的向前走。

    “迟大哥常帮成媛姐拿这个。”她喜孜孜的道。抓住他的手又紧了几分。

    没想到这不经意的动作便给她带来这样的喜悦。

    他突然有点心疼,嘴上仍淡淡道:“明天还要不要我过来?”

    “要的,要的。”她开始点头如捣蒜,乖乖巧巧。

    末了,又带了几分委屈埋怨,“顾夜白,你真坏。”

    “我不来,谁帮你拿背包?”男人慢条斯理道。

    悠言想了想,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慎重地点点头。

    她的表情严肃可爱,顾夜白一怔,嘴角上扬,把她的手拿下。

    “你做什么?不喜欢我挽你?”悠言急了。

    林荫道上,花香沁人心脾,听着那微微心急却让人愉悦的话语,他轻笑,把她揽进怀里,变换了姿势。

    不满足牵手,只想,好好抱着她。

    她小声的笑了。

    “小白,你的眼镜呢?为什么不带上?”

    “……”

    “其实,我觉得你戴上更好看一点。”某人开始瞪向来往的异性目光。

    “……”

    “小白,今天午饭吃什么?”

    “言,现在还早。”

    “小白,很快就放假了,咱们去庐山会不会买不到火车票啊?卧铺,不成要硬座吧?万一是站票呢?”

    “言,可以坐飞机。”跟她解释这世上还有另外一种交通工具。

    “那机票买不到呢?”

    “……”

    她的声音在他耳边便这样絮絮叨叨了一路,很久以后,那时她已不在他身边。每当酒醉的时候,就可耻的把这些残碎的片段拿出来一遍又一遍的去想。

    想她说话时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笑容。

    然后惊觉,他竟然记得如此清晰。

    又其实,不过温习了一次又一次。

    只怕,忘记。

    到了外语系教学楼,四周的目光更加浓烈。

    悠言是顾不上许多,那男人正和她说着话。

    顾夜白却是不管不顾,并不太理会旁人,只吩咐道:“下课后别乱跑,我过来找你。”

    “好!老地方等。”悠言点点头。

    “……”

    “怎么?”

    “哪个老地方?”

    “那边的花圃。”悠言抬手指了指。

    “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个老地方。”男人语气开始不善。

    “以前是没有啊,今天起就有了。”

    “……”

    折回美术系的路上,想起她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顾夜白忍不住淡淡笑了。背后的异样——他微敛了眉,快步走进教室。

    第六十九话东京来客

    这一节,是美术鉴赏,大班上课。美术系几个班都安排了在宽大的阶梯教室。

    甫在座位坐下,顾夜白便明显感到从一侧递过来的并不能称作友善的目光。

    他冷冷一笑。

    林子晏道:“怎么?”

    “没事。”

    “有鬼?”林子晏笑道,“哪只?”

    “龙力是个骄傲的人。”顾夜白淡淡道。

    “是龙力?”

    “魏子健。”

    林子晏愣了一下,明白了几分。骄傲的人,往往不会来得太阴损。

    “你自己注意点。”他低声道。

    顾夜白颔首。

    这时,鉴赏课的老师进了来,他却并没有直接关上大门,也没有开始授课,看了眼门口,似在观望着什么。

    一下,众人都大感好奇,目光也往门口瞟去。

    随即,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却是顾夜白班的班导。

    她冲鉴赏课的老师一笑,后者往往颔首,移步到一侧。

    “进来吧。”班导老师朝门口招了招手。

    谁要来?

    阶梯室内有了微微的骚动。

    虚掩的门被推开。

    有人走了进来。

    所有的交谈声,散去,在看到来人后,不过稍顷间。

    那是一个长发拢肩的年轻女孩。

    洁白的衣裙,血肤皓颜,她的全身就像被镶裹在雪白晶莹中。

    她原是低了头,眸光轻抬间,蕴了无限风情。

    林子晏身子一歪,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

    后面的男生笑道:“我说林子晏睨这厮,口水都滴下来了吧。这女的真的很漂亮,像个瓷娃娃。”

    林子晏脸一绷,转头低斥:“你才口水。”

    又心惊胆颤的瞟向旁边的男人。

    “是她!”

    顾夜白的一双眸有些深,微微蹙了眉。

    班导老师笑道:“占用林老师一点时间,各位同学,这是到我们学校来做交换生的日本东京大学的三年级学生宫泽静。宫泽同学是优等生,有着很深的绘画造诣,很高兴也很荣幸她选择了成为我们班的一员,大家欢迎。”

    掌声过后,人群里,顿时闹腾开,交接的,兴奋的声音,其中,以男生为甚。

    “她是日本人?”有人小呼,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询问声招呼声。

    宫泽静微微一躬,笑道:“初****。”

    “我是宫泽静,就读于日本东京大学美术系,这次很荣幸能作为交换生来到中国。初次见面,请大家多多指教。”

    “宫泽同学,你的中文很流利。”

    “我喜欢中国文化,而且——”宫泽静嘴角一翘,却顿住了。

    美丽的大眼往堂下轻扫一下。

    “龙力,怎么?你看上有兴趣?”

    林子晏好奇心起,不动声色侧望过去,便见龙力身旁一个男生小声调笑着。

    有人却问:“宫泽同学,你的话还没说完。”

    声音隐隐带了丝挑衅。

    一下鸦雀无声,发问的人却恰是龙力。

    宫泽静看了龙力一眼,淡淡道:“是一个对宫泽静来说很特别的朋友,他来自中国。”

    龙力眉眼一挑,道:“怎么个特别法?”

    林子晏冷笑,道:“龙力似乎看上宫泽静了。”

    末了,嘴角轻挑,“顾夜白,你的前任女友被人调戏,你倒按捺得住!”

    “嗯,有你在意不就足够了吗?”顾夜白道。

    林子晏顿时语塞。

    “宫泽同学,过去坐吧。”班导老师瞥了龙力一眼,眼神带了点警告的意味。

    龙力眸光轻睐,并不以为意。

    “谢谢老师。”宫泽静施了一礼,走下讲台。

    “宫泽同学,到这边坐吧。”

    “这边。”

    声音四起。

    宫泽静又是微微一躬身。

    目光,滑过,又轻轻定住,在一点上。

    缓缓走了过去。龙力站了出来,道:“宫泽同学,这里吧。”

    宫泽静道:“黑带龙力,谢了。”

    龙力一愣,女子却风一般从他身边径直而过。

    他的眸,顿时暗沉。

    阶梯室内,一排,不下十数个位子。

    宫泽静的脚步停在某一排座位前方,所有人的目光,随即也饶有兴致的紧跟了过去。

    “请问?”

    宫泽静绽了个笑,颜色更加*。

    那男生回了一笑,“你要坐我旁边?”

    他说话,眼角微斜,抹起几分得意和兴味。

    有碎嘴的顿时忍不住。

    “龙力,宫泽静,看上魏子健了。”

    龙力沉哼一声,只是冷笑。

    魏子健对旁边的男生道:“你坐过去一个位子。”

    那男生站起,正要起来。宫泽静却道:“不必了,谢谢。”

    嘴角勾起笑,她侧身进了去,从魏子健和那男生身边走过,一直到最末的位子。

    这一排,最末的位置,只坐了一人。

    次末位的林子晏和末位的顾夜白。

    “子晏,好久不见,别来可好?”

    这一声,声音娇柔却不乔饰,清脆,响亮。

    一时,震慑了所有人。

    宫泽静和林子晏竟是旧识?!

    第七十话宫泽静的见面礼

    林子晏心里一咯噔,一分警戒从眸里轻掠而过。

    再温婉美丽,笑靥如花,他却清楚这女子并不是容易对付的人。他旧日与唐璜,顾夜白的日本之行,曾见识过不少她的手腕。

    明明那正主在他旁边,怎地就撩上他了?

    遂皮皮一笑,“托您的福,我很好。”

    宫泽静嗔怪的责了他一眼,又笑吟吟道:“这许久不见,我想向你讨份见面礼物,行么?”

    这话一出,众人更为惊讶,这二人,似乎不单是旧识,关系甚至还匪浅。

    老师笑道:“宫泽同学认识子晏吗?”

    “老师,我认识子晏的朋友,所以认识的子晏。”宫泽静微微一笑。

    “哦?”

    还以为林子晏与这似乎甚为神秘的交换生有神秘猫腻,这下听得分明,众人又是一怔。

    林子晏正在等那引颈一刎,好半天不见动静,内里腹诽班导打岔,正不知是舒口气还是捏嗓子,却撞上宫泽静柔柔的目光。

    那汗毛直竖的感觉又起,想了想,决定还是自己早死早超生。

    “宫泽,这神秘礼物——?”

    立时又同学起哄。

    “林子晏,别小气。”

    林子晏瞪了声音来源一眼,道:“总不成,她要我的命我也给吧。”

    哄堂大笑。

    “子晏,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宫泽静笑道。

    她愈是温柔,林子晏愈是叫惨。

    他很早便估摸顾夜白那时会与宫泽静一起,是这二人的性子近,都是狠字辈。

    “你说。”林子晏回了一个笑,皮笑肉不笑。

    “很简单,你往旁边挪一个位子,好么?”

    林子晏:“呃,我再挪,我旁边这位同学就得站走道了。”

    这一说,连两个老师也莞尔。早已耽了一些上课时间,但念及宫泽静从日本远来乍到,与系上学生多些交流也未尝不可。另外,宫泽家的背景厚大,也不好开罪,便没有多说什么。

    这是宫泽静要讨的见面礼?这,林子晏的作文一侧还有空位,宫泽静却偏偏不坐,也总不至于像林子晏说的,要往顾夜白那边挪去。

    宫泽静什么都没说,却也端明了一个问题。

    整个阶梯室数百人,再没有哪个一个不清楚,这位新来的美丽交换生要与一个人坐在一起。

    这顾夜白与宫泽静的关系,似乎俨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魏子健半眯了眸,睫下一片阴狠。不动声色的瞥了前方的龙力一眼,果间他眼神深沉,搁在桌上的掌,成拳。

    龙力这人家世好,眼高,霸气,猎奇掠夺心强,女人也换得快。

    柔道大赛中,他败在顾夜白手上,按他雄傲的性子,自是认定那是奇耻大辱,极其不忿,现在又来了一个宫泽静——只要稍加利用,以后将会是对付那个男人的一颗好棋子。

    “子晏,我说,你到底要不要换?”宫泽静甜甜一笑。

    林子晏干笑几声,向顾夜白使了个眼色,屁股往旁边一粘。

    没有人,不等着看顾夜白的反应,一切确实变得有趣起来了,不是吗?

    这个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男生,让人畏惧却也敬佩的人,他的女朋友,是外语系的路悠言。

    听说,他很宠她。

    不然,不会为了她去参加比赛。

    “あなた。”(贵方,anata,您,你。另一意思为妻子称呼丈夫,作亲爱的,老公的解释。)

    突然,轻轻的一声,声音不大却依旧清晰。

    美术鉴赏课便开始在这让所有人吃惊晕眩的一声轻唤中。

    那是,宫泽静进来以后对顾夜白说的第一句话。

    他说,要她在下课后在教学楼等他,不要到处乱跑。

    她便走到之前跟他约定好的老地方去等。

    可是,现在人都差不多走光了,还不见他来。

    Susan本来说要做灯泡,陪她等了一会,不见人,嘴一瘪,跑掉了。

    “悠言,在等人啊?”

    有几个女生走过,清脆的笑声,有意揶揄她。

    悠言嘿嘿一笑,朝她们挥挥手。

    踱着步子,在花圃边来来回回的走。

    想了想,掏出手机,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关的机。

    也不意其它,随手开了,翻出顾夜白的号码。

    “言。”

    “为什么还不过来?我肚子饿了。”她指控道。

    他似乎淡淡笑了。

    “打给你好几回,都是关机状态,说你多少次,也不锁机。”

    “喔。”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正想过去找你。”

    她喜孜孜道:“别了,还是我过去吧。你在哪啊?”

    “在饭堂。你过来吧。”

    “好,我现在立刻过去,估计今天点不到你喜欢的菜了。”

    “没关系。”

    “那我挂了。”她兴冲冲道。

    “嗯,你过来,待会,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那边,稍顿了一下。

    “言,不是。只是,这个人你现在必须知道,为了以后不必要的麻烦。”

    “谁啊?”悠言皱眉,好奇了。

    “还有,今晚过来找我。”

    悠言脸一热,点点头。

    想起他看不见,又失笑。

    “知道就好,过来吧。”他也在笑。

    他不在场,却似乎亲眼看见她的小动作,悠言心里一甜。

百度搜索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路从今夜白2(和首席社长谈谈情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