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兄弟(下) 天涯 兄弟(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举世瞩目的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终于拉开了帷幕,考虑到大赛是在大街上举行,考虑到烈日炎炎和处美人的娇嫩皮肤,组委会决定初赛安排在下午和黄昏之间进行。这是我们刘镇有史以来最为壮观的一个下午,三千个处美人全部穿着三点式比基尼,高矮胖瘦美丑不一的处美人站成一排,长达两公里,我们刘镇最长的那条街道都不够用了,处美人的队伍拐个弯通过了一座桥排列到另一条大街上去了。

    夕阳还没有西下的时候,我们刘镇已是万人空巷,所有的商店关门了,所有的工厂停工了,所有的机关下班了,所有的人都挤在大街的两旁,所有的梧桐树上都像是爬满了猴子似的爬满了人,所有的电线杆都有男人在跳钢管舞,爬上去滑下来,再爬上去再滑下来。街道两旁所有的房屋的窗口上挤满了人,所有的楼顶站满了人。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也全跑出来了,他们说这次不出来饱一下眼福,下次的眼福就要千年等一回了。病人们也出来了,断腿的拄着拐杖,断手的吊着胳膊,正在输液的自己举着个瓶子,刚动了手术的也由亲友抬着架着,躺在板车里,坐在自行车后座上,都出来啦。

    邻城邻县的蹬着自行车来,五六个小时蹬过来,看一眼处美人们再五六个小时蹬回去。我们这个只有三万人的刘镇这一天起码超过了十万人,大街被腾出来了,处美人站成一排,交通警武警派出所的民警全部出动,在对面站成一排,阻挡着群众,警察的眼睛是这一天最幸福的眼睛,他们看处美人看得比谁都清楚。

    更幸福的眼睛是那些记者的眼睛了,只有他们可以在空出来的大街上走来走去,他们见到漂亮的就上去采访,眼睛盯着处美人的隆起的胸部看,还盯着处美人的肚脐看,好像要看她们一个水落石出。

    处美人的身后挤满了男群众,三千个处美人的屁股全被偷偷摸过了,无一漏网。有些男群众更是光着上身只穿短裤,他们嚷嚷着叫骂着让后面的人别挤他们,自己的光身体就堂而皇之地在比基尼处美人的皮肉上蹭着擦着,处美人有的哭,有的骂,有的叫喊时,这些男群众满脸无辜的表情,回头去叫骂身后的群众了,让他们别推别挤。

    李光头口口声声地说,在大街上进行处美人大赛是为了让群众免费观看。可他当上了一次卫生间,出来后又生财有道了,他让刘新闻立刻组织人员去宣传去销售检阅票了。刘新闻大力宣传大力销售,一口气卖出了五千多张检阅票,他把本城本县邻城邻县所有的卡车都租来了,还是装不下五千多个检阅者,最后把方圆百里所有农民的拖拉机都租来了。五千多个检阅者站在卡车上和拖拉机上,阅兵似的阅着处美人。处美人的队伍也就是排出去两公里,汽车和拖拉机的检阅队伍排出去了四公里以上。

    前面是二十辆敞篷的检阅轿车,坐着李光头和陶青他们,坐着大赛组委会的领导同志们和评委同志们,坐着出钱赞助的贵宾同志们,王冰棍和余拔牙坐在最后那辆敞篷轿车上。余拔牙本来是要从欧洲去非洲了,王冰棍在电话里告诉他处美人大赛后,余拔牙立刻改道回来了,心想这种出风头的时刻,自己是一定要抛头露面的。余拔牙西装革履地站在敞篷轿车上,他的西装合体合身,衬衣领带的颜色和西装颜色搭配的恰到好处。余拔牙穿上西装以后,举手投足间派头十足,好像他除了西装就没有穿过别的衣服,好像他还在襁褓里就西装革履了。再看看他身旁的王冰棍,也穿着一身西装,可是袖管太长了,连手指甲都看不见了,里面衬衣的领口过宽,扣上纽扣了还能看见两根锁骨,外面吊着一根公司保安系的那种廉价红领带。余拔牙看到王冰棍的一身穿着十分失望,他对王冰棍说:

    “你穿衣没有品味。”

    二十辆敞篷检阅轿车后面是连绵的卡车,前面是贵宾票的卡车,卡车上有座位有桌子有饮料有水果;接下去是甲级票的卡车,上面只有座位没有桌子;乙级票卡车上没有座位桌子,而是站成了两排人;丙级票卡车上站了四排人;丁级票卡车上挤满了人;卡车后面是望不到头的拖拉机,拖拉机就是普通票了,上面像是运送牲口似的塞满了人。

    刘新闻没有站在前面的敞篷轿车上,他像个奥运会裁判,手举发令枪站在大街的入口。第一辆敞篷轿车上的组委会主任,就是李光头让刘新闻去找来的那个领导同志,对着麦克风罗嗦地说着官方语言,说着改革开放以来祖国各地的大好形势,从全国的GDP增长说到全省的GDP增长,再从全市的GDP增长说到我们刘镇的GDP增长。好不容易说到刘镇了,话题一转又说到全国去了,海阔天空一番后再次回到了刘镇,说到马上就要开始的处美人大赛,说处美人大赛的举行显示了人民群众的生活日益提高,显示了中国的国际地位日益提高,处美人大赛既是弘扬了祖国的传统文化,也是和全球化浪潮的亲密接轨。这个领导同志唾沫横飞了半个小时以后,终于喊叫了:

    “我宣布,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正式开始!”

    刘新闻“砰”地开枪了,敞篷轿车、卡车和拖拉机的阅美人队伍隆重进来了,像是马拉松比赛一样壮观。敞篷轿车、卡车和拖拉机响声隆隆,速度慢得像是人在地上爬一样,缓缓地沿着大街向着夕阳驶去。三千个不断遭受性骚扰的处美人本来已经愤怒无比和伤心欲绝,枪声一响她们立刻集中精神,个个挺胸扭腰,眼睛含情脉脉,笑容挂在嘴角,风情三千种。

    她们看着组委会领导和评委的敞篷轿车过去了,后面还有长得望不到头的检阅卡车和检阅拖拉机,身后的男群众还在她们身上偷鸡摸狗,她们早就想收场了,早就想回去好好洗一洗,把那些男群众摸过的地方彻底洗一洗。可是李光头是什么人?他什么事都想在别人前面,他早就料到这些处美人眼睛里只有评委没有群众,早就料到这些处美人等着评委的敞篷轿车过去了就会转身走人。这样后面卡车上的检阅者,尤其是拖拉机上的检阅者就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抬头看看夕阳是怎么西下了。这些出了钱买了票的人就立刻会成为社会上的动乱分子,他们会立刻聚众闹事,会立刻到他的组委会办事处打砸抢。李光头为了控制局面,同时也是为了提高购买检阅票的热情,初赛的成绩不让那十个评委打分,而是让那五千多个买了检阅票的群众打分。

    你们想想,十万个群众挤在这个夏天的傍晚,十万个群众都在流汗,汗臭味在我们刘镇的大街上飘扬着开始发酵了,让我们刘镇的空气都发酸了;十万个群众都在吐着二氧化碳,里面有五千张嘴还在吐着带口臭的二氧化碳;十万个群众有二十万个胳肢窝,这二十万个胳肢窝里有六千个是狐臭型胳肢窝;十万个群众有十万个屁眼,十万个屁眼里起码有七千个屁眼放屁了,有些屁眼放了不止一个屁。放屁的不只是群众,汽车拖拉机也在放屁,它们放得是理所当然的屁。汽车开的越慢,尾气越多,汽车的尾气还算好,是灰颜色的,在大街上散开来像是浴室里的水蒸汽;拖拉机的尾气就要命了,滚滚黑烟像是房子着了火一样。

    我们刘镇的空气污染着三千个处美人,这些处美人把胸挺了三个小时,把腰扭着三个小时,把微笑在嘴角挂了三个小时,把深情在眼睛里含了三个小时,就是为了让卡车和拖拉机上五千多个土包子选上她们。这五千多个买了检阅票的土包子个个以初赛评委自居,他们人人手里拿着纸和笔,嘴里叫叫嚷嚷。尤其是拖拉机上的土包子,他们虽然像牲口似的挤成一堆,可他们是世界上最为敬业的评委,把眼睛瞪圆了,刚把前面挡住的人头拨开,自己的人头又被后面的手拨开了,他们人人都要把处美人看仔细了,他们的纸和笔都举在头顶,把漂亮的记在纸上,还互相推荐互相讨论,像是给自己买股票一样认真,站在后面的更是兢兢业业,刚看清楚了一个脸蛋身材都不错的处美人,还没看清楚她胸前的号码,拖拉机就过去了,后面的人焦急万分地问前面的人,那个长得什么样的处美人的号码是多少?仿佛怕自己错过了一只明天就要爆涨的股票。

    三千个处美人从下午就来到了大街上,她们或浓妆或淡抹,在街道上排成两公里就花掉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卡车拖拉机又检阅了她们三个小时,汗水把她们化妆的脸弄得五颜六色,长达四公里的轿车卡车拖拉机全部驶过去后,排出的尾气又染黑了她们五颜六色的脸,她们个个像是刚从烟囱里爬出来似的黑乎乎,群众笑逐颜开地说她们是来自非洲的处美人。

    像个庙会一样的初赛天黑时终于结束了,五千多个土包子仍然兴致勃勃,他们拿着被汗水弄得皱巴巴的纸,在大赛组委会的小楼前排起了长队,挨个交上他们的评选,一直交到深夜,他们觉得自己出钱买的不是检阅票,而是全国大赛的评委,这个头衔可以让他们快乐一辈子。刘新闻看着他们愚蠢的热情,心想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心想就是把他们扔到纽约扔到巴黎,他们还是彻头彻尾的土包子。

    就是这些土包子评委淘汰了两千个处美人,只剩下一千个进入复赛。

    住在赵诗人家的两个处美人淘汰一个,留下一个。淘汰的收拾行装黯然离去,进入复赛的那个喜气洋洋也收拾了行装,她要住到宾馆里去了,现在宾馆里有空房间了。

    这时候周游已经在露天草席上睡了七个夜晚,他已经卖掉四十三片人造处女膜了,他口袋里有点钱了,他付给赵诗人一百四十元钱,说是前面七天的住宿费,而且特别强调一下,他请客让赵诗人在他身边睡了七个晚上。然后他转身走进了对面的点心店,坐下来和苏妹亲密无间地说着话,吃着带吸管的小包子了。带吸管的小包子已经试验成功,他不能再白吃不给钱了,他开始在苏妹店里记账,他说每天付那么一点小钱太麻烦,等他走的时候一次付清。

    周游从点心店里出来后,赵诗人以为他也要住到宾馆去了,结果他要到赵诗人家里来住,他看了一眼赵诗人狭小的家,满脸不屑的表情,他说:

    “算啦,我就睡你家的破沙发吧。”

    赵诗人说:“这太委屈您啦,您还是去住宾馆吧。”

    周游摇摇头,在破沙发里坐下来架起二郎腿,那模样像是坐在自己家里,他说:“我住不惯宾馆的单间,我住宾馆,最差也得住套间,可那些套间都被领导评委占着。”

    赵诗人向他建议:“您可以包两个房间,就是套间了。”

    “胡说。”周游说,“两个房间怎么能叫套间?两个房间我怎么睡?”

    赵诗人说:“你可以前半夜睡这间,后半夜睡那间。”

    周游嘿嘿地笑,他说:“实话告诉你吧,我套间都住不惯,在宾馆里我只能住总统套房。”

    赵诗人说:“那您就包它一个楼层,每个房间都去打个瞌睡,不就是总统套房了吗?”

    周游眼睛瞪着赵诗人说:“你小子别给我来这一套,我就喜欢睡你家的破沙发,我鲍鱼鱼翅吃多了,现在就想吃咸菜喝稀粥。”

    这个江湖骗子是赵诗人的临时老板了,赵诗人的薪水奖金他还没有付,他赖在赵诗人家里,赵诗人还不能有半句怨言,还得笑脸相迎,还得装出幸福满怀的模样。赵诗人要是把他赶出去,就是把自己的薪水奖金赶出去了。

百度搜索 兄弟(下) 天涯 兄弟(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兄弟(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余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华并收藏兄弟(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