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年不易 天涯 中年不易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陆凡静静地低着头,右手握着酒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娘家,苏琳的娘家有什么事都会要他解决,没有钱都会找他拿。
他们把自己当做什么了?自己又是什么?提款机还是冤大头……?想到这里,他再一次喝干了酒杯里面的酒,酒量本来就不怎么好的他已经是面红耳赤,有点吓人。
“你小子,喝不了就少喝点。”陆满仓到底还是关心自己的小儿子,一把夺过陆凡的酒杯却冷不丁的发现他居然起身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
“呵呵,哈哈哈~”
陆凡发出了低沉的笑声,有点让人发毛,陆满仓也是一愣,莫非这小子发酒疯了?他脑海中不由得想起陆凡小时候偷喝了他爷爷的酒……然后提着刀子追着村里面的恶狗跑了几条街……
陆凡则借着酒劲开始倾吐心声:“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么对我?”他似乎在对陆满仓说 又似乎在对自己说。
他不顾陆满仓的劝阻,再一次拿过一瓶酒直接轮起就咕噜咕噜的喝着。一大瓶酒好像饮料一般咕噜咕噜下滑。
他打了一个酒隔,红着眼睛:“我大学毕业勤工俭学,过着节衣缩食的生活,你们可有向我伸出援手?可有来看看过我?”陆凡对着陆满仓嘶吼到:
“有一次我生病了,很严重的重感冒,发烧说胡话是我一个人在医院扛过来的,陪伴着我的只有医院的一个老医生和同学……”
“有一次钱不够,一点点的借……借了所有认识的人才借够,那时我有多自卑……”
“还有好多次我都想和你们说说话……回家看看……可惜……”
“……”
这一刻的陆凡就像是一个疯子般拿着一壶老酒,左脚踏在桌子上,抡起了袖子,喋喋不休的说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和着酒水被他一骨碌灌进了肚子里,心里面的悲痛又有谁懂?
陆满仓看着这样的陆凡,心里面莫名的心酸难过。他说的对,他们根本没有把陆凡放在心里面只有在需要他的时候才会向他伸手要钱……
高中开始,他们就已经和这个儿子形同陌路,分道扬镳了,现在一次次索取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陆凡就这么喝着酒,悲痛欲绝的说着,也许是酒壮怂人胆,又或者他早就受够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满仓笑了。
他起身,将疯疯癫癫的陆凡按在沙发上做好,接着居然对着他鞠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躬,面前的山羊胡子都在一抖一抖的,说不清楚的落寞。
也许 这是这些年陆满仓对陆凡的愧疚吧!
陆凡拿着个酒瓶,意识一下子清醒了很多,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对面佝偻着身子,头发花白的老人,心里面一股悲痛涌出。
陆满仓起身,静静地看着他:“小凡,我知道,这些年是我们亏欠你的,我们对不起你,真的。”陆凡依旧呆呆的坐着,一言不发。只是眼神无比的落寞,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啊!”陆满仓一屁股坐下,落寞的比划着:“你大哥也老大不小的,你也知道他是一个老实人,不会说话……都已经三十好几了还这么……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女的看上了,你说我们做父母的肯定会拼尽全力啊……”他说着,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天底下哪一个做大人的不为了孩子好?
“不满你说,我是被家里面人推来的,就是要这十万块的彩礼钱……你大哥和家里面的人都等着呢,我……”
陆凡静静地听着陆满仓说着,心里面慢慢的清明了过来:“我知道家里面的情况,要是以前我早已经拿钱了,但是现在。”他没有继续开口,只是自嘲的灌了一大口酒。
陆满仓抬头,他已经嗅到了一抹不同寻常的气息。
陆凡吞下苦酒,落寞的开口到:“去年生意难做,破产了……车子抵押,外面还有一大屁股的债……”他觉得没必要遮遮掩掩的,有什么说出来就好了,这样反而释然了。
听着他的话,陆满仓陷入了沉默。他没有想到陆凡居然破产了,现在居然过得这么拮据,但是老大的彩礼就这么算了?
他们老家算过了,这十万块彩礼要给,还有许多的钱要花比如请客吃饭钱……要是陆凡不给这个钱,他们该怎么办?
不行!陆满仓心里面下定了决心,陆凡虽然破产了,但是还有苏琳,她不是房地产销售么?他们说销售都很有钱。他可不相信他们小两口这些年什么都没有存到。
再不行就是这两室一厅的房子了,百八十万还是值的!陆满仓开始迅速在心里面计划起来……

百度搜索 中年不易 天涯 中年不易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年不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耕田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耕田的牛并收藏中年不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