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嘉湖即白 天涯 嘉湖即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坐车的途中我因为熬夜,眯了一会儿,果然又梦到一个场景。
这一天下着倾盆大雨,大家都在路上狂奔,该回家的回家,该上学的上学,该买菜的买菜,车站那位刚刚启蒙工人成功运动的年轻人李汉俊似乎在等着谁的到来。他不断地看着表,看着这个鬼天气。豆一般大的雨点无情地打在他的身上。
不一会儿,火车上下来一个人打扮得倒很洋气,只不过是头发有点儿长了,遮住了耳朵。他扔下行李箱,左顾右盼,好像也在等人,李汉俊发现了他,上前去提起他扔下来的行李箱,与他握手道:“陈先生,欢迎您的大驾啊!”
这位陈先生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果然是不同凡响,他整理了一下头发说道:“想必你就是李汉俊吧!你好,我是陈独秀。”
李汉俊显得异常的兴奋,又紧紧握住陈独秀的手说道:“先生真是当今社会大写的人啊!新文化运动的主要旗手啊!我非常佩服先生的作为,中国有您,了不起!”
陈独秀哈哈大笑道:“你呀,哪里像一个新时代的新青年啊,这嘴脸分明像旧社会那些拍马屁的人啊!哈~哈~哈~哈!”
李汉俊摸摸头道:“我是看见您太兴奋了嘛!我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了,现如今终于见到真人了。”
陈独秀道:“哎!可真应了那句古话人怕出名猪怕壮!前些日子,北洋可是有点关注我啊!派了很多狗去监视我,后来呢,为了躲避开北洋的迫害,李大钊先生护送我离开北京,经天津来到上海。一来呢,就看见你这个马屁精小鬼。”
回到渔阳里之后,陈独秀先生接见了诸位同志,一晃眼天已经黑了。
陈独秀推开李汉俊的房门,看见烛火下那张英俊而疲惫的脸,他没有打扰这位青年的工作。
他轻步走过去,看见去年的旧《民国日报》,捻起轻声读起来:“俄国革命发生以来,世界形势日日变化,社会主义劳工运动已成为世界潮流之方向,世界实在向无产阶级的解放一方面正在突飞猛进,已经成了一大势。”之后突然放大声音道:“我们中国怎么样!中国绝不在世界之外,也不能在世界外。人家叫我民党,叫我ge ming党,我应该在这一点有切实的打算。哈~哈~哈~哈!好一个李汉俊啊!”
李汉俊这才看到面前这位充满大智慧,大才能的中年人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李汉俊放下笔站起身来说道:“陈先生原来您还没有睡觉啊。”
陈独秀放下日报说道:“是啊!我还没有睡,这不是刚忙完嘛!我也见了诸位同志,倒是你呀!干嘛呢,这么晚也不去休息。”
李汉俊说道:“哈哈~我倒也想休息呀!但《星期评论》不让我休息派给我很多任务嘞!”
陈独秀坐下说道:“《星期评论》是宣传Ma? Ke? Si主义和科学She? Hui 主义的重要舆论阵地啊,听说在上海创刊不久你就加入该社,并很快成为这个刊物的核心成员之一啊!不简单哪!”
李汉俊摆摆手说道:“陈先生过誉了,我哪有什么不简单,就是尽了一个青年,该尽的责任。当今中国少年强则国强嘛!我中国少年是该团结起来出力了,我也是个中国少年啊!哈~哈~哈~”
陈独秀点点头说道:“好哇!好哇!中国有你们这些优秀青年才是真的好!唉~你觉得当今中国出路在哪里呢?”
李汉俊不加思考说道:“从工人运动学生运动各种运动来看,无产阶级Ge? Ming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唯一出路。”
陈独秀眼中放光,拍了拍李汉俊肩膀说道:“好哇!哈~哈~哈~你这么小就有如此见地,真是不同凡响。现在解决中国政治问题只有Ge? Ming,Ge? Ming是推动社会进化最有力的方法,无产阶级Ge? Ming就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唯一出路,但是呢,要实现无产阶级Ge? Ming和专Zheng,就必须组织无产阶级革命Zheng? Dang。”
李汉俊激动地说道:“您说……是组织无产阶级革命Zheng? Dang!”他说的每个字都在颤抖,仿佛是话语遭遇到了地震。
陈独秀拿出卷烟,挥动手臂说道:“对!就是要建立一个革命的Zheng? Dang!”说完,点上烟继续说道:“这才是我们应该干的事情!”
梦开始随意旋转,“Ma? Ke? Si主义研究会”、“上海发起组”、“She? Hui主义研究社”、“劳动纪念号”、“《劳动界》周刊”、“上海机器工会在渔阳里六号外国语学社发起会”,多少次这两个人手与手握在一起,共同为了中国的未来奋斗,为中国的未来思考,为中国的前途争得脸红脖子粗,我在这里向陈先生和李先生致敬。

百度搜索 嘉湖即白 天涯 嘉湖即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嘉湖即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孙三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孙三一并收藏嘉湖即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