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嘉湖即白 天涯 嘉湖即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梦境总是模模糊糊拉我来到了一个地方,高大的石库门,红砖青砖混用,门框两边使用西方古典壁柱的样式,作为装饰。只能看见门,门里面啥也看不见,我是近视了嘛?虽然看不见,但里面隐隐约约能听见一阵阵声音,是爽朗的笑声,皮鞋踏地,啪啪~啪~这里面分明有人,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果然,到门口出来两个人,一个戴着礼帽,一个是……前面梦里的那个东京大学毕业生李汉俊!他还是从日本回来了嘛?李汉俊摸着寸头只是笑,另一个戴礼帽的提着行李,说着什么,我自己也听不到,只见他们又进了石库门。
画面开始模糊,不……不,怎么会这样,我不要这样,我耗尽脑汁,就是想重回那个画面,噌~有画面了,但不是石库门口了,而是一间不足五十平方米的房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地上、桌子上摆放的全是书,各种笔还有一支毛笔居然立在桌子上,有一瓶墨水沾染了整张白纸,椅子也躺在地板上,被子也凑热闹,卷在椅子上,衣服,裤子摆了个很不潮流的poss,横在床上,哎呦!我还踩到了一只袜子,上面还有补丁呢。
这时候,哒~忽然从地板爬起来一个人来,这不还是李汉俊嘛?他从桌子上摸到一副眼镜跨在秀气的脸上,揉了揉睡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拿起一本书,边做转体运动边看。从兜里还掏出半拉饼子,咬着吃,但眼睛却丝毫没有离开书本,我真害怕他一口下去咬到手,但很显然这是我多虑了。他停下了吃饼,好像静止了一般一直盯着书,眉头紧锁,很显然在思考些什么,下一秒,他好像有了答案,放下饼站着,拿起毛笔在书上勾画着,一会用手拖着头,一会用笔杆戳一戳脸。
这时候,戴礼帽的人也进来了,手里抱着一片荷叶,四四方方的,中间用一根黄绳子绑起来,像沙和尚挑的那个担子,脱掉外套看见李汉俊站在那里思考,就说道:“哎呀!吃饭吧!你都忙了一天了,都没有休息一下,赶紧的新鲜出炉的小笼包啊!香得很啊!我发现了上海人把包子叫馒头,肉包子叫肉馒头。哈哈哈!”
李汉俊抬头看了一眼他,又低头写着东西,划拉了几笔,扔下笔,叉着腰说道:“詹大悲,大悲兄啊我现在不是饿啊!是渴啊!”说着盯着詹大悲手里的水杯,詹大悲感受到了突然安静的空气,很自然的把水杯交到李汉俊手里,李汉俊坏笑的接过水杯,咕噜咕噜一股脑喝下去,打了个饱嗝,放下杯子,又翻开笔记本,一行又一行订正东西。
詹大悲过去趴在桌子上问李汉俊:“这本书,我看你看了一遍又一遍,是语法上的问题嘛?如果是,我们现在就去书店。”
李汉俊叹气道:“难啊难!”
詹大悲点头道:“你看吧!我就说是语法上的问题吧!快走吧!换衣服,我们去书店,我们渔阳里弄堂离书店也挺近的,抬腿的功夫就到了!”说着拉着李汉俊的胳膊就要走。
李汉俊挣脱詹大悲的手道:“哈~哈~哈~大悲兄你误会我了,我不是被语法难住了,我在日本的时候就通晓了日、德、英、法四国语言,我一遍一遍看的是小问题,你看这里,我就因为粗心大意把句号写成逗号了,这也是不行的,我们有多大能耐就办多大事,我们是归国的高材生,就应该负最高的责任,不能就粗略翻译一下就行了,就这一个句号,我也要弄对!”
詹大悲震惊了,就这么一个小孩,为了标点符号能花时间一个一个订正,相比之下,自己很汗颜就是一个大闲人。詹大悲出去煮了一杯咖啡,端进来放在桌子上说道:“别太累着了,呐~喝咖啡,按着你熬夜的要求,不加糖,喝纯黑的咖啡。”
李汉俊笑道:“有劳大悲兄了。”
随着语音落下,詹大悲出去办事去了,李汉俊喝了一口热咖啡,说道:“嚯!真的很苦!”我在想应该是他在日本留下的习惯吧,因为我们在平常根本受不了这个苦味,应该多放糖,把咖啡变成糖水。
在梦里时间就是快,感觉还不到两分钟呢,太阳都快下山了,别人家早就烧火做饭了,那烟味从门缝里形成巨浪翻滚而入,我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可李汉俊好像觉得这些烟并不存在一样,继续盯着书看本看,这上面也没花啊,都是些我平时看见就想睡觉的文字。
这时候,詹大悲进来了,拿了个大棋盘,兴高采烈的抱进来说道:“我说,高材生,成了吧!今天就这样吧!快来!快来,我们杀两盘,你不是最爱下棋嘛?”
李汉俊看了一眼棋盘,取下眼镜,微闭双眼道:“不行啊!老哥,不光是这篇的翻译啊!还有这三本书也要马上翻译出来,人家等着要呢!”
詹大悲有点承受不住棋盘的重量,轻轻的放在地上,说道:“我帮你一起翻译,现在马上休息一会,快!我们杀一盘!”
李汉俊睁开眼道:“我知道你也忙,所以平时也就没麻烦过你,现在可是你自己硬要上钩的,快来!帮我看一下这句翻译的对吗?”
詹大悲无奈啊!只好过去看看,指着那一句说道:“这句翻译的不对,应该在胜利的任务前面添上目前两个字妥当一些。”
说着说着,原先一个人翻译的队伍变成了两个人,詹大悲困了就起来烧火煮李汉俊还没来得及喝的凉咖啡,烧热了再端到桌子上,李汉俊的墨水没有了,又换了新的一瓶,詹大悲数过,他帮着翻译的这段时间,李汉俊每天要吸掉半瓶墨水。
又是大清早,詹大悲洗完脸,推开李汉俊的门,刚想喊他的名字,见他在桌子上趴着睡着了,手里还握着笔,本子上还有半拉字,没有写完。詹大悲脱下衣服披在他身上,他转眼一看,杯子里的咖啡满满当当的还没有喝,詹大悲又给他煮了一杯热的放在桌子上。惊醒了还在梦中的李汉俊,他又戴上眼镜,握住笔,开始战斗。詹大悲这次也没有劝他多注意休息。出门买菜给李汉俊做饭去了。
我从梦中惊醒,马上翻开历史书,在某一页写着为了唤醒民众,詹大悲先后翻译了《从虚伪的德谟克拉西到真正的德谟克拉西》、《劳动者运动之指导理论》(与李汉俊合译)等著作,詹、李二人,对人民的实践,对自己理想中的主义进行的宣传,起了积极的指导和鼓舞作用。

百度搜索 嘉湖即白 天涯 嘉湖即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嘉湖即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孙三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孙三一并收藏嘉湖即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