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嘉湖即白 天涯 嘉湖即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无数的夜里,我都会有一个同样的梦,这个梦是那样的真实,但又虚幻,每次梦惊醒之后,我都会翻看已经泛黄的历史书,去查找此梦的来源之所,每当梦里有一半的情节和历史书相同的时候,我都会无比的喜悦。深深叹一口气,继续躺下来,做那半真半假的梦。
这次的梦,我来到了一个地方到处樱花烂漫,鸟语花香,一条浅蓝色的印着白云记号的小河扭着转过面前阻挡自己去路的大楼,又穿过那座拥有百年历史的白石桥,平稳的像条毯子那样铺在土地之上,两岸的小鸟叽叽喳喳地为它护航。在草地上有几对年轻的穿着学生制服的情侣搂抱着安逸的躺着。太阳是那样的顽皮,捉弄着他们都不能正常的睁眼。目光偏移一点是那位每天都起很早的书呆子,他在看一本很古老的小说,一阵风吹过,哦!不,吹下那本书的书皮,我们才看见了它的庐山真面目,那俗气的画面,粗鄙的文字,足以让这位戴着厚镜片,博学的年轻人动容脸红。
唉!我实在不想再看下去了,梦境似乎也听懂了我的心声,快速光移画面,这次我看见了一个亭子,亭子下面有一位年轻人,又在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吸取着知识的营养,我想怎么又是一位看书的啊!我不想再看见这样读书的伪君子了,就在这时,风又一次奇妙的吹起那本书的书皮,轻轻的鹅毛般的落在地上,这次我看的真切,是河上肇先生撰写的《贫乏物语》,书名下面是用毛笔工工整整写的名字,看来看书的主人名字叫李汉俊。这时,这位也戴着厚厚眼镜却身材壮硕,头顶寸头的年轻人捡起了书皮,又重新组装在了书上。
“哈哈~哈~!”他身后传来迟缓又尖锐的笑声。
这位学生拿起书,小跑过去扶着光着脚,身穿和服,也戴眼镜的中年人,这位中年人很明显是快站不住脚了,学生扶着他坐下,他靠在柱子上,大喘气地说道:“谢谢你啊!年轻人!”边说边还拍了拍学生的肩膀。
学生也傻笑道:“没事,您啊!多注意身体,别老喝酒,对身体不好。”
中年人诧异道:“啊呀!啊呀!你是怎么发现的?我为了不让你发现,都是偷偷喝了一丁小口的。”
学生摇摇头道:“老师,您隐藏的够深,但您的一丁小口,在您慢慢积累之下,早已变成虎狼大口了吧!”
中年人一甩长袖道:“什么……虎狼大口!就是一丁小口嘛!”
学生道:“您别装了,喝了多少,口气知道。”
中年人用袖子捂住嘴巴,哈气一闻,一股股蹿上来的酸臭味,都能打晕自己,这时学生看见老师这个样子也咯咯笑起来。
中年人也不好意思的拍拍脑袋憨憨说道:“失误啦!失误啦!以后我保证少喝酒,再喝,让我胖的走不动道!”
学生一屁股坐下叹气道:“您这是什么诅咒啊!一点都不狠啊!”
中年人三拍大腿道:“这还不狠啊!我觉得不让我走出去就是要了我的命啊!”
学生拿起手中的《贫乏物语》注视着老师虽有醉意但依旧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说道:“是呀!如果您不出去,不切实感受真实底层人民的生活,又怎么会有这部著作,怎么会有这诸多感悟。”
中年人笑了,看着眼前这本书,他想到农民,想到工厂干活的工人,想到加班到半夜蹲在马路旁喝清酒的年轻人。诸多画面像一部电影一样一幕幕在脑海里飞速滑过。越回想中年人的表情就越凝重。
学生放下书,手轻轻放到中年人的腿上,对他说道:“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我才和河上肇先生您去学习的。”
学生借助那只放在腿上的手一用力站起来,拉了拉推起的制服说道:“当今日本,已然从战争中发财,成为亚洲强国,但烧杀抢掠,侵略别的国家,就是强盗行为!他们没有切实为了其他国家着想!没有为千千万万个小家着想,他们眼里只有钱!这群人生病了。”说着他气愤的叉着腰,泰山式的立在河上肇面前。
河上肇伸展腿,扭了扭脚踝道:“如在自己眼前出现真理,无论其为何物,都是不踌躇地立即接受之。我早年是信奉儒教的伦理主义,主张社会改良,认为孔圣人恢复周礼,来拯救乱世中的国家,是适合日本的,但我发现,这不但没有拯救日本,反而让我有了更多的杀身之祸,直到后来我有一个理想,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家。我既已接受,便要追究不息,直至理解为止。只要依然认为那是真理,即使最终不得不身陷当初未曾料及的危险,失败或困窘境地,亦不逃避,不畏缩!在追逐过程中,一旦发现最初认为是真理者,实际并非如此,也会不拘泥于以往的一切情况,断然抛弃之,这就是我的感悟。”
学生转过身来蹲下望着河上肇。
河上肇摸了摸学生的脑袋长呼一声道:“孩子,我认为一个人总要为自己国家的命运着想,我是日本人,我为了日本将奋斗终身,而你的根不在日本,在中国,古老中国的儿女啊,你该回家了。”
学生摇摇头道:“老师,我的学业都还没结束呢!您现在就让我走,是不是有点早啊!”
河上肇移开手道:“不早了,当今的华夏深受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压迫,虽然共和了,民国了,但只不过是换了一群新军阀统治而已,你要回去啊,回去为你的祖国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了,那里更需要你啊孩子!”
学生想了半天,正在随风飞舞的樱花瓣落在如钢丝般的头发上。
河上肇打了一个饱嗝道:“你啊!还想什么呢!说回去就回去,还是不是男子汉!”
学生道:“我当然是男人啊!但是……如果我就这样回去,是不是没有毕业证书了啊!”
河上肇哈哈大笑道:“你原来怕这个啊,放心吧,都交给老师,我给你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学生吐舌头道:“您到时候可别喝醉酒。”
河上肇盯着学生眼睛道:“小鬼!敢不敢和老师打赌,要是你在中国干了一番大事业,老师就戒酒!”
学生笑道:“这可是您说的,好!您就等着戒酒吧!”
1918年7月,李汉俊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获工程学士学位。
这天河上肇领学生去他家做客,他亲自下厨为学生做鱼汤,李汉俊要打下手,河上肇当然不许。
河上肇道:“我亲爱的大学士,今天我是东道主,你不许给我打下手,这鱼汤你做不来,是我小时候我妈妈教我的,那个味道让我一生难忘。”
李汉俊说道:“那我干啥啊,哈哈哈~我不能干坐着啊!”
河上肇指着垫子说道:“你还说对了,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好好坐着,毕业了,你今天也忙坏了!在日本这些年,你也举目无亲,我告诉你啊!你老师我就是你唯一的亲人。唉唉~告诉老师,今天同学们给你签字留念了嘛?”
李汉俊点头道:“签字了,您不知道,黑压压的一片!我准备的白布那都不够用了!”
河上肇挥舞着菜刀说道:“啧啧啧!是不是也有很多女同学啊!”
“噗~”李汉俊将吃进去的零嘴吐出来咳咳咳咳咳嗽道:“您说什么呢!我的理想还没有实现呢!怎么有时间想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
河上肇将鱼肉盛到碗里道:“老师就是开开玩笑!你的志向我是知道的,但话说回来,你谈恋爱和实现你的理想,并不突兀,有喜欢的就赶紧抓在自己手里,不然好姑娘都会让别人挑走的!”
李汉俊翻白眼道:“老师……我真没有那闲情逸致,我找一个,我每天从早忙到晚,让人家姑娘干等着我啊!就算有这样的姑娘,那不是辜负人家了嘛!我才不干那事呢!”
说着河上肇将鱼汤端到桌子上让李汉俊尝尝。
李汉俊临走前也为河上肇画像留念。这位又喝的脸红扑扑的老师,在学生书包里塞进一本书,刚订正好的手写书稿,名曰《社会问题管见》他不知道学生也给他留了东西,一瓶新酿的桂花酪,酒瓶下压着一张纸,纸上写着一段话:“请您少喝酒,保重身体,您说的对,人不能忘了本,我的本在中国。学生走矣,勿念。落款人:李汉俊。”

百度搜索 嘉湖即白 天涯 嘉湖即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嘉湖即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孙三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孙三一并收藏嘉湖即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