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疫苗疑云 天涯 疫苗疑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什么发现?”石浩问。
“王毅和汤萌萌尸检分析结果出来了,二人死因应该一致,现在中毒物质还不明确,但是二人中毒现象非常一致。”丁建楠说
“这样。那走,看看去,看来这两起案子真的有关联”,两人边说边向试验室走去。
李亚男早已在试验室门口守候。
“石总好,分析结果在这边”李亚男说
“和王毅一样,汤萌萌死亡也排除了qing化物,汞,放射性物质中毒,基本上也排除了病毒和细菌感染,两个死者的细菌病毒培养皿培养结果一致,没有发现致命细菌。但是两个死者肯定是肝肾严重中毒导致功能衰竭,”丁建楠边带领石浩往里走边对石浩说。
“那是什么意思,就是还不知道两者是怎么死的”石浩问道
“对,不明原因导致肝肾功能衰竭。”丁建楠边说边把石浩引到了试验台前,顺手递给了石浩一个口罩,石浩接过口罩并戴好。
“肝脏的右后叶和左外叶颜色都明显发深,右前叶和左内叶颜色相对较浅,肝脏两端纤维化严重,中毒现象明显”。丁建楠拿着打印图片对石浩说。
“两个颜色分布确实挺像的”石浩说
“您看这张,两人情况也非常相似”丁建楠拿出另一张照片说。
“两人肾脏的表面都有明显的环形黑斑,并且有局部组织变硬现象,这都说明肾小球受损,肾脏不能正常代谢,血液中毒素含量过高,不能正常携氧气,导致细胞无法正常代谢”。丁建楠介绍说。
“照这么看,两个死者死于同一原因?”石浩问道
“可以这么说,两死者解刨特征一致,死亡原因应该一致,可以定性,您可以按照同一死因进行侦破。”丁建楠看着石浩肯定的说
“好,谢谢你,现在大方向是有了,具体死亡原因出来大概还需要多久?”石浩问道。
“十天半个月吧,快的话可能一周左右,还有很多分析工作和化验工作”丁建楠回答说。
“行,有进展就通知我”石浩说。
“这是肯定的,这回的情况以前没有见过,如果是他杀,凶手应该有一定的专业知识,这次案情受害者的致死原因非常隐蔽。”丁建楠说。
“那你说,这凶手会不会是学医的,才能有这种水平?”石浩问
“这个不好说,化验这么多天找不到原因,我也是第一次碰到,学医的不好说,民间也有很多高手,但是如果没有专业的知识,确实很难做出这么隐蔽的死因。我先化验找原因吧,死因出来了,兴许能明朗一些。”丁建楠说。
石浩皱了皱眉头,向办公室走去。
丁建楠见石浩走了,回头对李亚男说“对两死者做肝肾CT对比分析,检查内部损伤情况”
“好的,师傅”李亚男说。
“对,我先去档案室查查以往资料,你先做着”说着丁建楠走出试验室向档案室走去。
再说石浩。
石浩回到办公室,看了看白板上的地图,又看了看自己画的分析图,不由的又点上了一根烟,抽了起来。“两个会计被同一人所杀,难道是因为经济问题被灭口,还是两人共同卷入了什么事情,她俩会知道什么秘密呢,为什么要杀她们俩人呢?”石浩问着自己,又看了看自己画的案情网络图。石浩接着想“都是会计,可是两个公司没有任何业务来往,两个人也都没有干兼职,为什么会死于同一原因呢。”想到这里石浩又猛吸了几口手中的香烟。
“约时间还要去采访一下家属,再去查一下手机通话记录,看看能否发现什么线索。”想着石浩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石浩入警局二十多年,经历的案情数不胜数,其中也有一些奇案怪案,石浩一直坚信只要细致认真,有耐心,不放弃,总会有线索会被发现。
从电话局打印了两位死者的电话清单,石浩坐在办公桌前,按照电话单逐一查询着通话者的信息。
这时办公室门开了,原来是同办公室的王金生回来了。
“学习回来啦,怎么样?”石浩问道
“石总,还好,这次主要是讲了讲这几年全国的犯罪趋势,和现在办案的一些先进手段,年底又有新的设备要申请了,你这是忙什么呢?”。王金生问
“你还记得你临出差时,有个叫王毅的女的中毒身亡吧?”石浩说
“啊,怎么了,不是怀疑食物中毒吗。”王金生说
“又出一起,女的,31岁,在华阳区死的,丁建楠那边对两个死者做尸检,死亡的具体原因没有分析出来,但是从分析看,俩人死因应该一致,而且不是一般的中毒原因。”石浩放下手中的笔,看着王金生说。
“有线索吗?”王金生问道
“这不正查呢吗,都是会计,这是唯一的耦合点,其他的俩人无任何交集。我这正查俩人电话记录呢,都查了半个月的了,基本都是亲属和业务来往人员。没有共同的电话号码。”石浩说
“不图财、不图色,会不会俩人有共同的仇人啊。”。王金生说
“问了家属和同事,没有什么仇人,都是正常的工作生活,也没有借过高利贷,再说能当会计的人应该都比较本分。”石浩说
王金生走近石浩办公桌,看到满办公桌的资料说“你这两天也没少忙啊,这桌子都满了”随手拿起了一张调查资料看了起来。
王金生,男,比石浩小两岁,入警后也一直在干刑侦,与石浩同办公室多年,两人一起侦破过许多案情。
“王毅的配偶和汤萌萌的男朋友调查了吗?”王金生问
“做了一些简单的背景调查,他们之间都不认识,没有经济来往,也存不在第三者的问题,应该可以排除。”石浩说。
“那会是谁呢?”王金生说
“王毅的钢厂和汤萌萌的酒店财务上都没有问题,而且据王毅的同事说她现在的关注点都在孩子身上,一上班大部分话题都是关于中考。汤萌萌和她现在的男友相处有一年多,俩人发展很正常,也已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前段时间俩人还在讨论买房的问题。确实找不到行凶的动机”。石浩说完,俩人沉默了下来,不约而同的翻阅着桌面上的资料。
案情发展缓慢,几天下来,没有任何线索。
话说丁建楠与李亚男对两个受害者做CT分析。分析结果与猜想一致,由于肝肾中毒,导致肝肾功能衰竭,从而至受害者死亡。可是关于导致肝肾中毒的物质仍然毫无进展。
这天傍晚,正当丁建楠一筹莫展时,他来到公安局小院抽烟,恰好碰上了王金生也在抽烟。
“你那边调查有进展吗”丁建楠招呼道
“查了一溜儿够,就是没有线索。你验的怎么样了?”王金生问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物质导致的死亡”丁建楠回答道
“我上次出差听他们专家说什么生化分析仪,也能进行物质分析,当时没有太注意听”王金生说道。
这一句好像提醒了丁建楠,丁建楠的眼睛一下子就放出了光芒,随手把烟蒂按灭,向办公室跑去,边跑边回头对王金生说“你说的太对了,我怎么没想到啊”。
王金生看着丁建楠的背影没琢磨出来。
分析体内物质比较先进的手段就靠仪器进行分析,就是通过声光电磁等分析物质的组成或者分子结构。生化分析仪是分析体内物质比较先进的仪器设备,但是丁建楠的试验室里没有这个生化分析仪,他主要还是依靠化学反应来分析毒素物质,丁建楠曾经考察过这种设备,知道它的功能。丁建楠的同学李昂曾经和丁建楠说过,说他们上康医院花大价钱引进了国际先进的生化分析仪,并且由李昂负责。
丁建楠迫不及待的跑到办公室,抄起电话就给李昂播了过去,边听电话边打开电脑页面,查看着之前的试验分析结果。
真是越渴越给盐,两通电话打过去都是无人接听,丁建楠看了看表,心里想着“李昂这会应该出完诊了,难道在病房里呢,真是急死我了。”丁建楠恨不得现在就带着受害者的采样物质去医院找李昂,可是李昂的电话又偏偏打不通。丁建楠在办公室点上一根烟来来回回踱步起来。
一根烟未抽完,李昂的电话播了回来。
“喂,建楠,怎么了,理发都不让我理踏实。”李昂电话里说
“刚几点啊,就理发了,不上班啦。”丁建楠说
“今天倒班休息”李昂说
“我问你,你现在还管着生化分析仪吗?”丁建楠急切的问道
“管啊,怎么了?”李昂说
“前些日子,你们医院中毒死亡的那个人,叫汤萌萌,我的试验室里分析不出来中毒物质。我想用你的生化分析仪测定一下,明天行吗?”丁建楠问
“你着急吗?着急就今晚,明天白天我还挺忙的,只能明天晚上才有空”李昂答道。
“那我可就真现在就过去啦“丁建楠高兴的说
“没开玩笑,你这会儿就过来吧”李昂说
”那太好了,我除了带化验组织还要带其他的吗?”丁建楠问
“其他的都不用,需要的试剂我这都有,你去医院等我吧,冲个头我就过去”李昂说
“刚理完,还没洗那,真不好意思啊,不着急,慢慢洗,我去医院等你”丁建楠说
“我再有半小时左右到,咱们待会见”李昂说
“待会见”丁建楠说完从抽屉里翻出了一些试验报告,又去试验室取了化验组织,朝上康医院而去。
不一会丁建楠就来到了李昂办公室门口,见办公室里没有人,他来到办公楼门外,抽起烟来。
这时李昂的车开过来,丁建楠猛吸了两口香烟,然后掐灭,朝李昂停车的位置走了过去。
“等半天了吧?”李昂问道
“没有,我也刚到”丁建楠说
“我先去办公室拿下钥匙,设备在地下室呢。”李昂说
“那我在楼梯口等你”丁建楠答道
就这样,李昂拿了钥匙,带丁建楠来到了试验室。
试验室在地下二层呈长方型,贴着墙摆着两条试验台,试验台上整齐的摆放着各种仪器设备,试验室顶头是温箱设备。
“这儿都归你负责啊?”丁建楠问道
“没有,我们几个科室共用这个试验室,这个试验室主要是针对科研,病人化验有专门的试验室。”李昂边说着边拿出两个消毒手套,递给了丁建楠一双。
然后又从消毒箱中拿出几个烧杯交给了丁建楠。“你把样品放在烧杯里吧,给你记号笔,别弄混了”李昂说道。
丁建楠用记号笔分别在四个烧杯上写上了,LL、TL、LK、TK,然后从带来的手提冰箱中取出相应的组织放入了四个烧杯中。
“别着急啊,估计结果出来要有一个多小时”边说边把四个烧杯放到了托盘里。
“我不急,我怕耽误你的时间,影响你们夫妻和谐生活。”丁建楠说
“不影响,今天孙丽丽给我布置的任务就用赠券把头发理了,这不已经完成任务了吗。”李昂边说边把托盘摆到了一个小推车上。
“不错,理发都有赠券,待遇真好。”丁建楠说。
李昂把小推车推到另一边试验台边,用电子秤分别秤量了四个烧杯的质量,并用记号笔记在了烧杯外面,接着从试验台底下的柜子里拿出一瓶溶液,又取出了一个空量杯,量取了一些溶液导入了标有LL的烧杯中,又同样的量取了三次分别导入了剩下的三个烧杯中。
“要等二十分钟萃取。我上个闹钟,咱俩到外面透透气去”李昂说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烧杯里的溶液变得比刚才浑浊了,李昂把溶液从烧杯里滤出,放入离心机,一会儿离心机里的四瓶液体就分离好了。
只见李昂拿出吸管,吸了一些液体滴到了载玻片上,又向载玻片上滴了些蓝色液体后就把载玻片放入了生化分析仪,不一会结果就打印了出来,接着又测试了其他三个样本。
李昂把打印出来的数据输入至电脑。
丁建楠探过头仔细的看着。
“四个样本化验结果一致,这物质比较少见,应该属于生物碱类化合物,手册里没有相应的具体物质”李昂说
“死者的解剖分析与生物碱中毒现象确实相似,会不会是蓖麻毒素啊?”丁建楠问道
“不是蓖麻毒素,样本数据与蓖麻毒素不一样”李昂说
丁建楠拿过打印结果,仔细的端详着上面的数据,说“这么多种生物碱,它会属于哪一类呢?”
“这么大的分子结构感觉不像是人工合成的,但是确实之前没有见过。”李昂说
“那就是提取加工的。”丁建楠说
“应该有一定的过程才能够提取的出来,从分析数据看,提取度还是挺纯的。”李昂说
“是吧,感觉要没有点专业技术,还没法提取出这物质来。”丁建楠说
“那是肯定的,即要有技术又要有设备才能提取出这么高纯度的生物碱物质。”李昂说
“嗯,回去后报告石浩,看看他怎么见解,今天也不早了,耽误你理发,就别再耽误你和老婆团圆了,今天就这样吧”丁建楠说
“没事,我媳妇早就习惯我加班了,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说,别客气”李昂说
天色已晚二人各自回家了。
李昂到家看着媳妇做好的饭菜说“我回来了,看看今天理的头发怎么样?”
“来来来,我看看,还真不错哎,挺洋气的,还显得年轻。”孙丽丽说
“那就行,这理发师不错,手艺还可以,就是理发店有点远,不过有赠券也值了”李昂说
“就是的,如果没有赠券价格应该还不便宜呢,理发师和你提赠券只能本人用了吗”孙丽丽说
“提了,不过那个理发师人还行,也没有计较,就说有空让你也可以去他们店体验一下。对了,你那赠券上怎么还有你的名字和电话”李昂说
“我是学校门口帮他们做了个市场调查,才给我的赠券,说是本人使用,所以写了我的姓名和电话。要不是我才烫的头发,我就去了”孙丽丽说
二人边聊边吃了。
转过天来咱们再说丁建楠
早晨刚一上班,丁建楠就来到了办公室找石浩把头天晚上的生化分析结果告诉了石浩。
“这中毒物质会不会是从商店买的”石浩问
“应该不是,剧毒生物碱从市面上很难买到,除非有特殊渠道,如果个人提取这种物质难度也是非常大的,关键是物质具体成分现在还是不清楚,只知道是生物碱类”。
“尸检上还能不能再发现一些线索了?”石浩问道
“应该能,有些工作还可以继续进行,但是什么时候能够有突破性进展现在没有把握”丁建楠说
“你和李亚男最近辛苦辛苦,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新的进展,我这里继续调查”石浩说
“这个您放心,我们这一定不会放过任何细节,但凡有蛛丝马迹我们一定能够发现”丁建楠说
“嗯,目前两个受害者找不到关联关系,唯一的相同点就是这毒素了,找到毒素来源,对破案非常重要”石浩说
“我明白,我一会让局里发个工作函,看看其他兄弟单位是否了解这种物质,那我就走了,有进展一定及时向您反馈”丁建楠说
“行,行,谢谢,辛苦,辛苦”石浩边说边把丁建楠送出了办公室。
丁建楠回到自己办公室叫上李亚男一起来到试验室。
“现在中毒物质分析是破案的关键,石浩还是非常关心的,咱们俩还要研究研究看看尸检工作哪里还能找到突破点,我一会儿去发个工作函,看看其他兄弟单位有没有高招”丁建楠说
“也没有什么捷径了,我看只能一点一点解剖分析,从头分析到脚,总能查找到一些与中毒物质有关的信息”李亚男说
“嗯,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先紧着一个死者来吧,按器官分类解剖化验”石浩说
“分析谁?”李亚男问
“汤萌萌,死亡时间短,生理特性更好一些”石浩说
说着二人又开始了尸检分析工作。
话说丁建楠从石浩办公室离开后,石浩点上一根香烟,看着墙上的地图与关系网络图,梳理思路。
这时王金生来到了办公室。
“怎么样,有进展了吗?”王金生问
“有进展,王毅和汤萌萌都死于一种剧毒生物碱,但是具体是什么生物碱还没有查清,这就更加说明王毅与汤萌萌死亡是有联系的”石浩说。
“俩人死于同一种不明物质,丁建楠都没分析出来这物质成分,有谁会下这么大的功夫杀死两个普通会计呢?”王金生说
“你看这样好不好,看看服毒后多久导致死亡,找到服毒时间点,再调查死者服毒时的行动轨迹,从而找到突破点”石浩说
“对,你这个方法不错,当年克格勃就是用雨伞尖藏了蓖麻毒素暗杀的BBC记者马可夫,让丁建楠看看死者身上有没有外伤。”王金生说
石浩拿起电话,让丁建楠来他办公室。
很快丁建楠就来到了石浩的办公室。
“石总,有什么事吗?”丁建楠问道
“来,建楠,我和金生刚才讨论了一个方案,你参考一下,首先明确死者在死亡前什么时间服用的毒药,然后我们根据这个时间点再调查死者的生前行动轨迹,从而找到突破点,这样就需要你试验出从服毒到死亡的时间。还有死者身上有没有外伤你查过没有,就像当年克伯格用伞尖暗杀一样。”石浩说
“检查过了,二人没有明显外伤,但可以再仔细查一遍,如果这两个人能够遭到暗杀,我觉得这两人一定知道什么秘密,这属于灭口啊,您说的检查从服毒到死亡的时间,我们是可以做试验的,我这就回去准备”丁建楠说完就回试验室了。
“丁建楠说的有道理呀,如果真用这么阴险的手段暗杀人,那这两个人一定知道什么秘密,或者牵扯到什么重大利益之中。”王金生说
“关键是从目前调查情况来看,这二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都是普通老百姓,如果真是被暗杀,那一定是被职业杀手所为”石浩说
“职业杀手,嗯,最起码是一个职业素质很高的杀人犯”王金生说
“两个死者的生活工作没有交集,却又都被高水平谋害,这背后一定藏着什么事”
石浩与王进生你一言我一语分析着案情。不知不觉半天就快过去了。
这时电话铃响了。?

百度搜索 疫苗疑云 天涯 疫苗疑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疫苗疑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斯坦德.夏普.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斯坦德.夏普.尹并收藏疫苗疑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