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疫苗疑云 天涯 疫苗疑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此故事纯属虚构,如有巧合纯属雷同
夏末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李昂哼着歌走向办公室,今天就可以查询副主任医师评选结果了。李昂爆棚的自信让他今天的心情显得分外喜悦。要说李昂自信也不是毫无道理,在重点大学读的本科,研究生和博士生在名牌医学院完成,毕业后直接留在了三甲医院,这才几年功夫就要评选副主任医师了。李昂平时爱钻研,性格开朗所以也是科室里的红人。
“李副主任好”护士开玩笑的招呼到。
“嗯,谢谢,没评上我就去你们家吃饭去”。
“行,评上我就天天去你们家吃”。
“昨天三床的老太太情况怎么样?”
“血压有点高,其他的都可以。”
“行,你也快回家休息吧,最近夜班也比较累。”
“谢谢,等着去你们家吃饭了啊”
说着走到办公室门口,正好和夜班韩林医生碰个正面。
俩人只是点了下头,并没多说话。韩林与李昂同年进的上康医院,也是博士毕业,但是毕业院校没有李昂的名气大,再加上李昂最近几年没少发表论文。所以这次副主任师评选的势头胜过了自己。今天又是评选结果公布的日子,大家都心知肚明。说多了可能会造成尴尬,点一下头也许就是最好的招呼方式。
李昂收敛了自己喜悦的表情,来到办公桌前,快速打开电脑,等待开机完毕,打开网页,静静的看着显示屏上的沙漏翻滚,心里像长了蚂蚁。是啊,如果能够评上副主任医师,离成功人士就不远了,而且自己还这么年轻,前途无量。
“欧,耶”。这声音只有李昂自己能够听到,紧握的双拳带来无限的力量,电脑屏幕上的李昂二字变得越发醒目,澎湃的心情已经不能再让李昂坚持坐在办公桌前。
慢起身,电脑锁屏,平静呼吸,快步向办公楼外草坪走去,这脚步稳而有力,有种势不可挡的感觉。映入眼帘的蓝天、白云、雪松、飞鸟是那么的美好,真希望大家早一点称呼自己为李主任,估计今天晨会时科室主任宣布完结果后,他们都会这么称呼我,想到这里李昂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李昂,李昂,急诊重症。”护士从窗户向他喊着。
“好,好,马上。”
李昂三步并作两步回办公室换了衣服大步来到了急诊科。来到急诊科重症室,看到很多医生围在病床前。急诊科马斌医生正在向大家介绍着病人情况。“病人六点家属陪同过来,自述:腹痛,恶心呕吐,浑身无力,六点四十出现神志模糊,转重症,血压40,90,血氧75%,心跳55,血糖正常,已经进行了催吐和灌肠,怀疑是食物中毒,但是病情发展迅速,不排除其他原因,尿、血的化验结果很快出来,请大家过来一起分析病情。”
李昂一边听着病情介绍,一边观察着病人,病人为三十岁左右女性,1米6的身高,体型中等,栗红色的长发,双眼半闭,已经带上了氧气面罩。
“一起吃饭的病人家属有事吗?”李昂随口问道。
“问了家属,病人昨晚去见的朋友,没有和父母一起吃饭,昨晚临休息前还都正常,早晨四点多开始出现呕吐,腹痛”护士说
不一会儿检验科护士小跑着过来“化验结果出来了,这是血的,尿的一会就出来。”
马斌接过化验单,眼睛直接盯上化验单的右上角,“肌酐480,急性尿毒症,快通知家属准备透析,有生命危险。”
李昂眉头紧了紧,眼睛转向监控器,血压40,85,血氧70%,心跳52,手不由自主的在病人脚裸处按了按,病人已有水肿现象,病人小腿开始出现红斑。别的医生也注意到了李昂的动作。
“通知家属尽快联系病人昨晚一起吃饭的朋友,看能不能提供一些线索”刚刚赶到的刘珂说。刘珂是急诊科主任,身材魁梧,语音洪亮。
“不会是去吃河豚了吧”有人说。
“河豚不该引起肌酐高啊,汞中毒?”马斌说道。
李昂看了看手表,七点二十五,“这发展也太快了”,他自言道。
“注射二硫丙磺酸钠(一种针对汞中毒的解毒制剂)”刘珂说
护士应声去做准备。
另外一个医生带领两个护工把透析仪正好推来。
“家属签字了吗?”马大夫问道。
“签了”一位医生说
马斌开始为病人造瘘准备透析。刘珂向重症室门外走去。
“尿检化验单来了”
李昂接过化验单,平端在马斌面前。
“急性肾衰竭,先把透析接上吧”马斌说道
李昂和其他医生一起讨论病情。
不多时,刘珂主任推门进来了,“患者昨晚和朋友一起吃的西餐,她朋友什么事都没有。”
马斌继续为病人做着透析准备。
“都做什么检查项目了?”刘珂问道
“血常规,血型,肝功,肾功,电解质”马斌回答道
“去问问家属患者有没有养蛇、蜘蛛类的有毒宠物”刘珂说
一会儿一个医生回来说“患者什么宠物都不养,说平时见个蟑螂都吓的半死”
“那这是什么中毒呀“
刘珂看了看表说”快到出诊时间了,先这样吧,大家先回吧”
听到刘珂主任的话,大家都走开了。
李昂走出重症室向办公室走去,心里想着那位病人的化验数据和监控器上的数值,回到办公室,把电脑屏幕解锁,副主任医师评选结果页面还没有关闭,再次看到评选结果李昂的心情比刚才平静了许多。
“李昂,刚才去急诊啦,评选结果出来了,不错,继续努力。”
“主任好,这都是您培养的好,没有您我哪能进步这么快啊,严师出高徒。”李昂说
说话的这位男主任是李昂的科室主任,叫赵刚,五十多岁,李昂一进医院就跟着他干,相当于是赵刚的徒弟,师徒关系不错,这次副主任医师评选,赵刚没少给他使劲。
“我来拿下病例,还要去病房再看一眼。”赵刚说
“我帮您找吧,中午您吃什么?我帮您打回来。”李昂说
“不用了,我上午还有一个会,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呢,到饭点就别管我了。”赵刚说
“那行,您有事随时叫我。”李昂说
“对了,下午一上班有两个医科大的研究生来咱们这儿报道实习,你到时候接待一下,你和韩林一人带一个。”赵刚说
“好嘞,忘不了”李昂说。
赵刚主任走出了办公室。李昂也收拾了一下向诊室走去。
一上午的看诊到十二点十分才结束。现在的老百姓注重健康,不管大病小病都是首选三甲医院,医生也都习惯了。
李昂回到办公室,换下白大褂,从键盘下拿出饭卡,看了一眼赵刚主任的椅子也搭着白大褂,“主任开完会了”他心里想着。
来到食堂,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李昂乘好饭菜独自向一空餐桌走去。
“李昂,这儿来,这儿来”
李昂侧身身一看,原来是急诊科马斌和一个实习生正常吃饭。
马斌比李昂早来几年,他和李昂都比较爱打篮球,所以之间比较熟悉。
“早晨那病人怎么样了?”李昂边问边向马斌的餐桌走去。
“死了,真快,你走后一个多小时人就没了,肝肾衰竭,透析也没有用,肯定是中毒,砷中毒、汞中毒、qing化物都排除了,她男朋友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没了”马斌说
“没看见最后一眼,心里肯定受不了”李昂脸色变得有些沉重了。
“对了,市公安局刑侦科上午打来电话说人民医院上周二也接了一例中毒患者,目前也没有查出原因。”马斌说
“啊,投毒啊?”李昂说
“不知道,刑侦科的人说今天下午过来,采集信息,调查情况。到时候我叫你。”马斌说
“行,下午我事不多,就是给实习生介绍情况。”李昂说
“咱们这儿,遇到这种情况多吗?”坐在旁边的实习生问道。
“急诊什么情况没有啊。”马斌答道。
“你哪个学校的?”李昂问道
“我华医的,才跟着马哥实习。”
“啊,蔡林,新小弟”马斌介绍道
“你学的什么方向,”李昂问
“临床医学”蔡林说
这时马斌的手机响了。
“喂,您好”马斌说
“请问是马斌医生吧”电话里说
“对,是我”马斌说
“我是市公安局刑侦科的石浩”电话里说
“您好您好”马斌说
“今天咱们见面的时间点能再晚点吗?”电话里说
“您说”马斌说
“大概六点行吗”电话里说
“六点,行行行”马斌说
“那就这么定了,六点见”电话里说
“好,六点见”马斌说
马斌接完电话向李昂撇了撇嘴说“市公安局的,又改晚上六点了,你能等吗,有事你就先走吧。”
“嗨,我没事,丽丽正好到家也晚”李昂答道
“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就把遗体拉走,你同学不是就在市局里吗”马斌说
“你说丁建楠啊,没准今天他还来呢”李昂回答说。
丁建楠是李昂在读本科时的同学,俩人上学时就是一个宿舍的,后来丁建楠硕士研究生学的法医专业,毕业后就去了市公安局作法医,俩人毕业后也一直维持着不错的关系。
“前些日子丁建楠和我打电话时还说每天不忙呢,这回来事了”李昂说。
“他在市局混的还不错吧?”马斌问
“他还可以,竞争没那么厉害,奖金虽然比咱们这里少点,但是人家工作压力还小呢”李昂说
蔡林听着两位师长聊天,心里打量着以后是去当法医看死人,还是当医生看活人呢。
饭后,他们各自回工作岗位,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
下班后李昂打回晚饭在办公室边看着论文边吃,这时电话铃响了。
“喂,你好,找谁?”李昂接起电话问。
“我,马斌,市公安局的人来了,你来我办公室”电话里说。
“好,这就到”李昂挂了电话,向马斌办公室走去。
来到办公室,办公室里马斌正向市局的两位同事介绍着情况。
马斌看到李昂过来,忙向他介绍道“来,李昂,这是市局的石浩警长和李亚男警长”
李昂看到眼前两位,石浩警长,男,四十多岁的样子,一米八的身高,浓眉毛,深眼窝,一幅精明能干的样子;李亚男警长,女,也就将将三十岁。
“你好,你好”李昂边问好,边和两位一一握手。
“我叫李昂”李昂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负责刑侦,李亚男是我们的法医”石浩警长说
“那我接着介绍情况,患者六点刚来时只是腹痛,恶心呕吐,浑身无力,在等待检测结果过程中出现神志模糊,当时血压,血氧,心跳已有明显降低,你看这是打印的数值”马斌边介绍边把当时的打印数据递给了李亚男。
“我们当时初步怀疑是食物中毒,进行了催吐和灌肠,大便化验结果有隐血,但是球菌、杆菌的比例正常,这是大便化验单”。马斌把大便化验单也递给了李亚男。
“呕吐物有样本吗?”石浩问
“呕吐物没有采集,当时也没有想到病情会发展这么快”马斌回答
“没事,尸检时会有一些残留的”李亚男说
“那我接着说,由于患者肌酐很高,出现了急性肾衰竭情况,我们上了透析机,从后来的化验结果看,肝脏当时也出现了严重损伤。八点半左右,患者昏迷,注射强心针,患者九点四十死亡。”马斌介绍着情况。
石浩手拿录音笔,注视着马斌,时不时还有另一只手搓搓自己的额头。
“家属都谁陪同来的?”石浩问道
“父母陪同来的,男朋友赶到时,人已经死了。”马超说
“她男朋友几点到的?”石浩问
“大概十点半吧”马超说
“小李你要问什么吗?”石浩对李亚男说
“所有化验单都在这里了吧?”李亚男问
“对,所有的化验单都在这了,还有这些是药单,用了氢氯噻嗪和二硫丙磺酸钠,没有效果。”边说马斌把所有的单子都给了李亚男。
“这种中毒现象比较少见,应该不属于神经毒素”李昂说
“是吧,回去让你师傅分析分析。”石浩转过头对李亚男说。
“你认识丁建楠吗?”李昂问道
“丁建楠,是我师傅,本来他今天要一起来的,有事让我先来了”李亚男说。
“呦,你们都是男字辈的,平辈,不管他叫师傅,叫老丁。”李昂的话语让现场轻松了些。
“那可不行,丁师傅确实很厉害,我离丁师傅还差得远呢”李亚男说。
“好吧,小李,把化验单和病例都拿好,咱们去看看遗体吧。”石浩说
四个人一起向太平间走去,签了字,拉开抽屉,四人见到了尸体。
“嗯,对,31岁,女,身高1米62,右手腕外侧有黑痣,纹过眉”石浩边说边对照着特征检查尸体。
“没错,那好,今天就到这里吧,感谢二位,后面有问题可能还要和二位请教”石浩对马斌和李昂说。
“您客气,我们全力配合”
司机已把车挪到了太平间门口,几人合力把尸体推到车上。石浩和李亚男上了另一辆警车也离开了。
李昂和马斌也都各自回办公室收拾了一下,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李昂降下车窗,夏末的清风,阵阵吹入车内,但李昂的心中总有一丝丝不安的感觉。
放下李昂咱们再说石浩和李亚男。
石浩,45岁,警校毕业后就一直从事刑侦工作。
李亚男,29岁,入警三年,从事法医工作。
回公安局路上,石浩开车,李亚男坐副驾,两人各有所思,对话不多。
石浩说自己办公室里有自热米饭问李亚男是否需要,李亚男宛然谢绝。
两人开车回到局里,石浩让李亚男尸检一有线索就马上通知他,然后就向自己办公室走去了。
回到办公室,石浩打开电脑,拿出市行政地图,然后用吸铁石把地图固定在白板上。拿起茶叶罐,抓了把茶叶放入了茶杯,从饮水机给茶杯续满开水后拿起了办公桌上的一盒香烟,掏出了一根,放在嘴里,向窗外看了一眼,徐徐的点燃了这根香烟。
外面的天空已经黑了下来,马路上依然车行如流,远处的高楼大都亮起了灯光,在这繁忙的都市里我如何来确定这两位死者的死因呢,这两个死者是否有关联呢,都是死因不明,都是女性,石浩沉思着。不多时,大半根香烟已经燃成灰烬。石浩从抽屉里拿出铅笔、橡皮、白纸放到了桌面上,将手中的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然后喝了口茶水。石浩用铅笔在白纸上画了横道与竖道。“姓名、年龄、家庭住址、职业、工作单位、家庭成员、死亡时间、”边想石浩边在白纸的首行写下了表头,然后对照电脑材料将两位死者的详细信息填入了白纸上的表格。
死者1:王毅、39岁、家住西川区大顺路,钢厂会计、配偶在同一单位作工程师,小孩14周岁在钢厂中学,开学后应该升入初三。死亡时间:7月27日上午11点20分。
死者2:汤萌萌、31岁、家住华阳区蜀兴街道,酒店会计、单身,与父母生活在一起,8月15日上午九点四十死亡。
填完表格,石浩在地图上分别把两个死者的家庭住址圈了出来。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不早,“先等验尸结果吧。”石浩边想边关灯锁门,回家去了。
丁建楠和李亚男加班忙着做尸检分析。
一天正当石浩分析死者汤萌萌在饭店的监控影像时,丁建楠突然从门外进来。
“石总,重要发现”丁建楠说?

百度搜索 疫苗疑云 天涯 疫苗疑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疫苗疑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斯坦德.夏普.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斯坦德.夏普.尹并收藏疫苗疑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