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唐玄武门 天涯 大唐玄武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隋大业十三年二月,公元617年,马邑军人刘武周杀太守王仁恭,自称天子,并北连突厥。太原郡形势急剧恶化。
李渊密召长孙顺德、唐俭、温氏兄弟商议,温大雅首先说道:“马邑之南就是楼烦郡,再往南就是太原,我猜刘武周下一步一定攻打楼烦郡,娄烦一破,太原就要直面刘武周和突厥了。”
世民和温彦博都赞同地点点头,李渊则没有表示,长孙顺德看看世民,很是疑惑。世民看看李渊,见父亲正看着自己,于是解释道:“楼烦郡有汾源宫,无论是供养军队还是贿赂突厥,都足够了。”
李渊满意地点点头,温氏兄弟则是暗自佩服,感叹“虎父无犬子”。
唐俭道:“我曾听人说过刘武周,出生平民,骁勇善骑射,参加过征伐辽东,有豪气,会笼络人,也能识人用人,很难对付。”
李渊点点头,接着问道:“缺点呢?”
唐俭道:“如果说缺点嘛,可能就是没有太大志向,他的造反更多是偶然,本来王仁恭很器重他,发展的也不错,他却不知道怎么和王仁恭的小妾搞到了一起,又害怕事情泄露,只好杀了王仁恭造反,另外没听说此人熟悉兵法,可能并非是将帅之才。”
李渊道:“根据茂约所说,我们可能还有点时间,但时间不会太长,该死的王威、高君雅,仗着皇帝宠信将军队中大部分人都拉了过去,现在马上募兵一定会让他们警觉的。”
温彦博道:“马邑丢了,王威、高君雅没有直接责任,也就不会有切肤之痛,等到汾源宫丢了,他们一定会惊慌失措,那就是我们的机会。”
李渊道:“彦博的判断基本准确,不过我还是想试试他们,万一他们同意了,也可早点儿募兵,以防万一。”
第二天早晨,趁着议事前的一点儿时间,李渊装作闲聊,忧心忡忡地对王威二人道:“刘武周虽然能力一般,但他们有突厥人的支持,如果占了汾源宫,那我们就都别想活了,甚至会诛九族的。”
高君雅自然知道李渊说的不假,实际上昨晚他和王威也商量了很久,开始他提议向皇帝求援,王威不同意,首先,刘武周的势力还很弱小,皇帝未必能重视,一但奏折送到皇帝手里,最大可能就是让他们用太原现有兵马及时剿灭,而太原兵马一共不到三千,自守尚且不足,哪有能力进攻啊,还有扬州远在三千里外,这一来一回不知要多久,等旨意下来,刘武周早打过来了,后来他又提议募兵,王威也不同意,没有圣旨,私自募兵是掉脑袋的罪责,二人商量来商量去也没个结果,现在李渊提起此事,高君雅忽然看到了一点希望,只要李渊能挑头募兵,责任自然由李渊来担,于是装作诚惶诚恐道:“国公素来德高望重,您就赶紧以留守府的名义募兵吧。”
李渊心里暗自高兴,正要顺势确定下来,却发现王威正偷着向高君雅摇头,不禁暗自可惜,于是马上改口道:“募兵是大事,私自募兵更是不妥,我们马上上报朝廷,由陛下定夺吧。”
高君雅暗叫可惜,同时又奇怪王威为何不同意。
议事结束之后,高君雅偷着问王威道:“你怕私自募兵担责任,现在由李渊出头不是更好?”
王威皱着眉头道:“由李渊出头募兵自然是好,可这事由李渊提出,我总感觉不妥,一但有了兵,谁知道李渊会干什么?你别忘了李渊的姓氏。”
高君雅哂道:“一首谣僭而已,说他李氏当王就当王了,我还说你王氏当王呢。”
王威道:“也许我多虑了,不过还是等等吧。”
高君雅说服不了王威,生气地一甩袖子走了。
李渊回到家,将试探的结果对世民说了,世民也感觉到可惜,李渊让世民写信通知建成和柴绍抓紧安排家人,一接到信息就能马上来太原。这时家令李安来报,一个姓殷的文士从河东来,有事求见。李渊马上想到建成派人来了,赶紧让把人领进来。
不久后,一个三十左右的文士走了进来,头戴小冠,身穿圆领长袍,腰束带,足着乌皮靴,眼神灵活,一看就是精明干练之人,只见他来到李渊面前拱手为礼道:“殷峤见过唐公。”神情坦然,不卑不亢。
李渊上下打量一番,不禁暗暗点头,说道:“公子无须多礼,不知此来所为何事?”
殷峤伸手入怀,拿出一封信递给李渊:“这是建成公子给您的书信。”
李渊接过书信,然后让殷峤入座,家令李安赶紧给殷峤倒上茶。
李渊打开信封,字是建成亲笔,方正的楷体,大气而不失儒雅,建成首先说了近况,正月里借着归宁的名义,建成把妻子郑氏和孩子送回了荥阳,结果引起了河东太守尧君素的怀疑,派了很多人盯着宅门,不过他会尽快遣散仆人,并把万姨送来晋阳,又说了殷峤的情况,殷峤字开山,曾担任太谷长,很有治理能力,识见过人,可与议大事。
看过信,李渊先跟殷开山聊了些家常,然后看似无意地说道:“开山,不知你听说了没有,马邑那边出事了,刘武周杀了太守,自称定杨天子,又联合突厥人打败了进剿的官军。”
殷开山一听,顿时明白这是李渊在考验他,也不再谦虚:“峤听说了,不过这事既是危机,也是机会,没有刘武周的威胁,如何能让两位副留守惊慌失措,犯下错误。”话虽然一点即收,但该说的都说了,且正合李渊之意。李渊不禁哈哈大笑,喊道:“来人。”
家令李安赶紧进来听候吩咐。
李渊道:“准备酒菜,我要和开山边喝边聊。”
李安见李渊高兴,很有眼色地问了句:“阿郎,喝冰镇的葡萄酒吗?”
李渊道:“对,就喝葡萄酒。”又对殷开山说道:“那酒是西域高昌国的特产,你尝尝。”说完,将殷开山让进内室。
裴泽终于赶到了江都。本来快马加鞭一个月怎么也到了,结果半路上被瓦岗军抓了壮丁,耽搁了两个多月,逃出来后,找藏信和夜明珠的山洞又花了好几天的时间,等赶到江都已过了四个月,江南已是春江水暖了。
在裴府外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下朝的裴侍郎,将信和东西交到了裴侍郎的手上。裴矩站在轿前匆匆读了信,脸色极其难看,说道:“回去告诉他,别耍小聪明,你这就回晋阳吧。”想了想又说道:“替我向唐公问好。”
裴泽不明白裴侍郎的意思,不过信和东西已经送到,任务就算完成了,自己还是赶紧回晋阳吧。
回到府里,裴矩看着手里的夜明珠,越想越气,他知道这是裴寂耍的花招,用皇帝的珍宝将自己和他绑在一起,不但要逼迫自己帮助李渊,还要替他们遮掩一些东西,如果太原有点什么事,他这个兵部侍郎正好可以挡在前面,裴矩咬着牙道:“好你个裴寂,为了李渊,把整个裴家都压上了。”说完,一只水晶茶盏飞出裴矩手掌,在墙上砸了个粉碎。
远在太原的裴寂此时正好打了个喷嚏,不禁嘀咕道:“换季了,自己还是应该多注意才好。”接着又想到了裴泽,也不知道他把信和东西送到没有,唐公举兵在即,正需要裴矩的帮助,不过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等下去。

百度搜索 大唐玄武门 天涯 大唐玄武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唐玄武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微尘飞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尘飞扬并收藏大唐玄武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