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唐玄武门 天涯 大唐玄武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裴寂回到晋阳宫已近午时,家令裴泽备好了粟米饭和炒莴苣,裴寂一边吃饭一边回想自己和李渊的交往经过,先不说李渊地位和家室,也不说他文武双全,一代英杰,只说他豁达大度,交友不论贵贱,唯待之以诚,就是难得的朋友,自己虽然人微言轻,却不能见死不救。
匆匆吃过午饭,裴寂开始每天的例行巡查。晋阳宫是杨广在全国各地修建的众多离宫之一,出于防备突厥和享受的考虑,晋阳宫储备了海量物质,粮食布帛山积,金银珍宝无数,铠甲兵器更是多达四十万套,其中还有造价昂贵,制作精良的两万副具装铠甲,非常珍贵。裴寂每天都要查看一遍,每个月还要再清点一遍,并记录清点情况。
裴寂先检查完粮食布帛,兵器铠甲,最后来到金银库,守门军士向裴寂弯腰见礼,裴寂点点头,用钥匙打开一道铁门,又打开一道钢门,才进到库内,一排排的铁架,上面整齐地排列着一贯贯五铢钱,前行百米后,又是接近十米长的金锭排放处,最后是二十只巨大的铁箱。裴寂一箱箱打开,帝后的冠服一箱,常服一箱,穿金戴玉,精美绝伦,接着是一箱箱黄金首饰,玉器玉玩,名家真迹,后半部分是各国贡品,珍珠,玛瑙,珊瑚,最珍贵的是一对西域进贡的夜明珠,大如鹅卵,裴寂将其拢入袖中,向里观瞧,只见两颗珠子发出莹莹绿光。
裴寂见没有异常,又将铁箱合上锁好,完成了巡视。其实每次巡视后,裴寂都会恶趣味地想,自己的主子真有守财奴的潜质,弄了这么多好东西,却从不舍得拿出来,吝啬官爵,吝啬赏赐,立大功的小赏,立小功的不赏,有时明明答应的,事成之后又不赏了,雁门之围,招勤王之师,答应给所有勤王官兵加官进爵,结果解围之后,以突厥自退为借口没给任何官员加官进爵,也没有给士兵赏赐哪怕一文钱。这次自己拿了他两颗夜明珠,杨广要知道肯定会暴跳如雷,灭自己九族。好在这个月的清点昨天刚结束,离下一次清点还有一个月,那时事情已经办妥,没必要再害怕了。
裴寂退出宝库,锁好大门,然后举手跟守卫军士说道:“检查吧。”
守门军士陪着笑脸道:“我们还能不信任您嘛?不过也请裴宫监体谅我们。”然后快速的摸了摸裴寂的腰间道:“可以了。”
裴寂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当背过身体的时候,裴寂摸了摸袖子里的夜明珠,这时额头已经见汗了。
裴寂回到自己院子,马上招来家令裴泽,对他说道:“现在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需要你立刻赶奔江都去见裴侍郎,这是我写给他的信。”说完递给裴泽一封书信。裴氏郞即兵部侍郎裴矩,出身河东裴氏。
裴泽贴身收好,问道:“阿郎是不是为了国公大人?”裴泽清楚裴寂和李渊的关系,今天又听说李渊出事了,所以猜到了裴寂让他去江都所为何事。
裴寂点点头,又从怀里拿出一个布囊递给裴泽,嘱咐道:“将这个一并交给裴侍郎,就说是晋阳宫里的东西。”
裴泽一听害怕了,赶紧说道:“阿郎,那里面的东西动不得啊,那可是会诛九族的。”
裴寂抬手制止家令道:“唐公是我朋友,从没因为我是裴氏旁支,离宫宫监而小看我,引我为知己,现在唐公有难,九死一生,我不能坐视不理。”
裴泽知道裴寂为人,既然劝不住,自己只能好好办事,替主人分忧,于是问道:“我怎么能见到裴侍郎?他会帮忙吗?”裴泽知道自己主人虽然出身河东裴氏,却与裴矩不是一支,关系也一般,所以心里没底。
裴寂说道:“只要裴氏郞看到东西就会帮忙,他现在是皇帝最信任的几个大臣之一,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那只能劫囚了。”又嘱咐道:“到江都后就守在裴府外,将信和东西交给裴侍郎本人,千万别经过别人之手,另外路上一定要小心谨慎,现在天下大乱,一不小心就会没命。”
裴泽道:“阿郎放心,我就是豁出性命也会把信送到。”
裴寂道:“糊涂,你不活着怎么送信,记住活着见到裴侍郎。”然后让裴泽下去准备,第二天一早上路。
晋阳城兴业里有一座豪华府邸,除了杨广建的并州总管府也就是现在的留守衙门,就属它了,豪宅的主人是武士兄弟,老三武士彟靠经营木材起家,积累起巨额财富,但商人地位低下,于是转而谋求入仕。
李渊任太原道讨捕大使后,武士彟刻意交好,李渊也经常借宿在武家。后李渊转任太原留守,为武士彟谋了个行军司铠的职务。武士彟并不满足于现状,他见天下大乱,就劝李渊起兵。
在太原待了一段时间后,武士彟发现李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势力,还受到皇帝猜忌,而作为副留守的王威和高君雅因是皇帝心腹,势力不容小觑。武士彟转而卖力结交二人,对李渊反而淡了。果不其然,今早传来了李渊被囚的消息。于是武士彟找来二哥武士逸,得意洋洋地道:“二哥,看到没,李渊被抓起来了,不日将解往江都,你以前还劝我少和王威二人来往,好好保持和李渊的关系,现在证明我是有远见的,就是可惜在李渊身上花的那些钱了。”
武士逸摇摇头,心想自己的这个弟弟很聪明,就是经商时间长了,难免势力,事事斤斤计较,于是点醒他道:“囚禁又不是杀头,只要活着,唐公就还是唐公,先不说他的为人,就是他的威望和能力,就值得我们结交,即使被押往江都,现在天下大乱,保不齐路上就会逃出生天。”
武士彟立刻呆住,疑惑地问道:“你是说李渊会让人半道劫囚。”
武士逸白了弟弟一眼,说道:“你认为唐公是束手待毙的人吗?再说即使不自己动手,被别人救了,凭唐公的能力和威望一定也可以东山再起的,那可是很多人愿意效命的英雄。”
武士彟终于信服了,说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武士逸道:“利用和王威、高君雅的关系去看望唐公,别让他受罪,如果唐公有什么需要,能帮的就暗中帮一把,雪中送炭最让人记忆深刻。”
晚上,武士彟去了留守衙门,先找王威和高君雅二人聊了会天,然后跟王威说道:“我跟唐公相交一场,现在他被囚禁,我怎么也要去看看他。”
王威、高君雅和李渊并无私仇,现在李渊又被囚禁,不久就会押往江都,所以二人也并不想太难为李渊,现在武士彟要看李渊,二人也没阻止,反而认为武士彟有情有义,值得深交。
李渊见武士彟晚上才来看他,自然知道他是经过了一番权衡,不过他并不怪他,商人重利,讲求实际,现在自己被囚,随时性命不保,他能来就已经很不错了。二人聊了一会儿,临走的时候,武士彟又上下打点一番,以保证李渊这几天的囚禁生活不至于太苦。看押的军士见两位副留守的朋友相托,又得了大量金银,自然不会亏待李渊,第二天,李渊的牢饭就加了酒肉。
五天后,韦宽正要押解李渊上路,温彦博领着第二位钦差走进了留守府,韦宽一看是同僚,现任通事舍人的王克。二人见过礼之后,王克说明来意,兵部裴侍郎怕河东生乱,于是劝说皇帝让李渊戴罪立功,皇帝同意了,王克此来就是传旨释放李渊并官复原职的。韦宽暗呼幸运,如果提前上路,既得罪了李渊,还可能发生不测,现在好了,自己可以轻松回去复命了。
世民将李渊接回留守府,刘文静,长孙顺德,武士彟,温大雅和温彦博兄弟都在等着,好不容易送走了众人,李渊领着世民进到书房,郑重地道:“过年你就十八了,该是为父兄,为家族分担责任的时候了,皇帝竟然真的把我放了,这是天意,再不把握好,那就愧对上天了,现在马上入冬,不适合发兵,但要开始准备了,你在晋阳秘密活动,尽可能多招揽一些英豪,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人才是急需的,不过在招揽的时候,一定注意保密和可靠,同时对不同的人要区别对待,透漏多少信息一定要把握好,我也会给你大哥送信,让他在河东也招揽些人才,太原足以作为王业之基,让我们父子一起努力,争夺天下吧。”
自此之后,世民仿佛一夜长大,褪去了青涩,变得异常沉稳,他在短期内就拉拢了唐俭、刘弘基、段志玄、刘政会等一批人才,并将早已交好并名声在外的温氏兄弟拉入阵营。
潜龙在渊,只待风起云涌。

百度搜索 大唐玄武门 天涯 大唐玄武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唐玄武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微尘飞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尘飞扬并收藏大唐玄武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