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唐玄武门 天涯 大唐玄武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隋大业十二年,公元616年,太原郡,晋阳城,留守府。
一名五十岁上下的男子歪在榻上,与另一名榻上男子低声闲聊,只见他圆脸高鼻,双目内凹,偶然一扫,精光闪烁,显得精明干练,头戴软角幞头,身着常服,脚着乌履,另一名男子与他着装相同,只是年岁略轻,大概四十出头。
“裴监,世民找你了?”年长男子轻叹一声问道。“裴监”名叫裴寂,时任晋阳宫监,而年长的男子就是唐国公李渊,当时的太原留守。
“是,不止是他,还有晋阳令,他们一起跟我说了很长时间。”裴寂回道。
李渊哼了一声道:“他们再跟你啰嗦就把他们赶出去,总之别给他们好脸色。”
裴寂看了李渊一眼,笑着道:“他们还年轻,您别介意,再说您心里不是也有想法嘛,否则也不会因为来河东而窃喜了。”
年长男子看了裴监一眼,突然笑了,说道:“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裴寂停了停问道:“国公,您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渊叹了口气说道:“虽然天下大乱,各处盗贼蜂起,但最重要的几个地方还在朝廷手里,禁军战斗力仍然强大,那些反贼短期内还成不了气候,只要陛下停止攻打辽东,大赦天下,大隋就会转危为安。”
裴寂点点头说道:“国公看得真透彻,虽然盗贼众多,但大多数人都是因为逃避辽东之役才落草的,只要按国公的方法去做,确实立竿见影。”
李渊点点头,又问了一个问题:“裴监,你说现在的大隋是强还是弱?”
裴寂想了一会儿答道:“国土广阔,人口众多,风调雨顺,光六大粮仓储存的粮食就够国家用二十年,布帛山积,以此看来,大隋强大无比。”
李渊点点头道:“是啊,没有天灾,政治也还算清明,根本不像王朝末世。”
裴寂赞成道:“现在确实不是时候。”
李渊摇摇头,拿起几上的酒杯道:“不说了,来尝尝这酒怎么样?”
裴寂拿起酒杯看了看,只见酒成琥珀色,毫无杂质,先赞了一声:“好酒”。接着抿了一口,微甜中带着淡淡酒香,的确是好酒。
李渊出身名门,品味自是不俗,于是侃侃而谈道:“此酒原产高昌,用当地绿洲所产优质葡萄酿造,再由胡商用冰块冰镇运来长安,十斤为一小桶,每桶十贯钱,绍儿知道我爱喝,特地托人捎来的。”
裴寂听了李渊的介绍,开始小口品尝起来,喝完一杯,自己又满上一杯。
李渊没有打扰裴寂,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上,其实有些话他没有说出来,李家的今天是几代人舍命博出来的,所以自己必须慎重,而且世袭国公,富贵已极,实在没有必要冒险造反,古往今来,造反成功者寥寥数人,而能成功者,除了本身极其杰出外,运气更是逆天,失败的呢?无不身死族灭,概莫能外。所以造反可以想想,但最好还是局势明朗后,择明主而侍,确保李家富贵。
很快,裴寂喝光了酒壶里的酒,还意犹未尽的砸吧着嘴。
李渊笑笑,向外喊道:“来人。”
一个十五六岁的侍女走进来,窄袖长裙,身姿窈窕,容貌清丽。侍女拿起酒壶后转身退出了房间。
李渊感觉不对劲儿,但又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一会儿刚才的侍女又拿着酒壶进来,似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李渊突然想明白了问题所在,此女虽然低眉顺眼,但没有一般侍女的小心翼翼,而且动作生疏,根本不像经常侍候人的人,眼神似柔顺实凌厉。这时侍女已经来到几前,先给裴寂斟了一杯酒,又给李渊斟酒。李渊凝神戒备,同时身子后靠,右手悄悄伸到左手袖子里,握住了暗藏的匕首。侍女突然将酒壶掷向裴寂,同时左手一抹寒光,奔向李渊前胸。李渊急向后倒,同时右手匕首全力挥出,击掉了侍女手中的匕首。侍女神情一愣,接着掉头奔出房间,在侍卫合围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过了很久,裴寂才缓过神来,看了看神色如常的李渊,不禁万分佩服:“国公大人,您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
李渊笑笑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是看出问题提前有了准备而已。”
裴寂奇怪地看着李渊,实在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发现的。
李渊解释道:“很简单,我看她动作生疏,眼神似拙实精,所以提前有了防备。”
裴寂叹服道:“国公就是国公,心细如发。”
李渊接道:“只是可惜了这酒,喝不了了。”见裴寂还没明白,李渊指指碎掉的酒壶。裴寂这才看到酒渍下有一个小洞,一看就是烈性毒药烧出来的。
李渊解释道:“此女最初只想下毒,后来可能是感觉我的坐姿不对,才决定刺杀的,而且刺杀前还掷壶分散我的注意力,真是好心计。”
裴寂不明白李渊为何没受掷出的酒壶影响,不过很快他就想通了,那侍女给他倒酒的时候没行动,目标自然就不是他,李渊怎么会想不到,但想到是一回事,真做到又是一回事,而且还是在电光火石之间。
这时家令李安进来请罪:“阿郎,您惩罚我吧,这女子是我五天前刚买进府的。”
李渊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所以即使李安没买进来,刺客也会以别的方式混进府,于是安慰老家令道:“我这不是没事嘛,不用自责了,不过以后要注意了,现在不太平,凡事小心,下人就不要再买了。”
李安知道国公是个大度的人,既然这么说了,就不会再追究,于是暗下决心,绝不会让歹人再钻了空子。
李安退下后,裴寂问李渊知不知道是谁要害他?
李渊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一直与人为善,实在想不出谁想害我。”
裴寂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于是用手指了指东南方向,问道:“可不可能是那位?”
李渊摇摇头道:“不会,陛下是个骄傲的人,不屑于做这种事,想要我的命,一道圣旨的事。”
裴寂点点头,心道:陛下猜忌李渊是肯定的,但确实不用这么费事,因为有王威和高君雅两个副留守监视和制约,李渊就是个没有爪牙的老虎。
因为发生了刺杀事件,裴寂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留宿,早早就告辞了。
一个时辰之后,晋阳城外树林。
刺杀李渊的侍女跪在一个宫装丽人面前道:“姑姑,燕儿无能,让您失望了。”
宫装丽人扫了一眼跪在面前的少女一眼,眼中恨意一闪而过,淡淡说道:“李渊是狗皇帝的好帮手,没有他,河东早就乱了,所以我们要他死,可你却失败了,领罚吧。”
少女知道不能幸免,于是跪直身体,拿掉脸上的人皮面具,漏出一张艳丽绝伦的脸。
宫装丽人一挥手,宫装丽人身后一名中年男子走上前来,拿起鞭子一下下抽在少女背上,鞭鞭见血,虽然心有不忍,但他知道,如果自己留手,主人就会没完没了,燕儿就会更遭罪。
少女已经忘了这是姑姑多少次惩罚自己了,但她并不恨姑姑,因为她心里比自己更苦,姑姑叫宇文凤,是周末帝静帝的亲姐姐,在杨坚登基前一晚,在内侍帮助下,带着九岁的弟弟宇文建也就是她的父亲逃出皇宫流落民间,那年,姑姑也只有十三岁,十年后,她在山村出生。本以为她们一家人从此可以安度一生,结果在她一周岁的时候,隋朝官员还是找到了她们,父母被当场杀死,姑姑抱着她躲在草垛里才幸免于难。然后就是长达十多年的流浪。
姑姑则用从皇宫带出的财宝建立了杀手组织,专门刺杀隋朝重臣,从那以后,有的隋朝大臣莫名其妙病死,有的暴毙。因为查不出原因,有的大臣就怀疑是皇帝下的手,君臣互不信任。
三年前,姑姑不再教她史书,而是让她身边的家仆宇文将,也就是正在抽她的男子,教她武义和刺杀之术,而由组织里第一的女杀手教她床笫之事和魅惑男人之术,用姑姑的话来说,国仇家恨必须血债血偿。
已经三十鞭了,宇文将回头看了一眼宇文凤,说道:“再打下去,又要养一个月了。”
宇文凤淡淡道:“那就停了吧,还有任务等着她呢!”
宇文将赶紧叫过丫鬟,将宇文燕扶走,然后向宇文凤请示道:“我再去一次,一定拿回李渊的人头。”
宇文凤摆摆手,说道:“已经打草惊蛇,没有机会了。”
“那下一步怎么办?”宇文将问道。
“去长安,阴世师这个老匹夫一心尽忠,我们去会会他。”

百度搜索 大唐玄武门 天涯 大唐玄武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唐玄武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微尘飞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尘飞扬并收藏大唐玄武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