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茫茫世界 天涯 茫茫世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当望破碎,唯有赋予另一种希望去拯救,当我蒙在被子里面痛哭的时侯,我却却然被人压住,我吓了一跳,“你哭什么”是哥哥,哥哥因为葬礼这件事也从学校回来了。
‘爸爸妈妈他们没回来’我回答道,
“慌什么,这次爸妈回来是因为奶奶的葬礼,所以一定会回来的 而且葬礼还没有正式开始,连我们也只是刚从学校回来,爸妈又不是今天没回来,之后也不回来了。”
听完我哥一番言语后,我似乎又被再一次的赋予了希望,那些缠绕在我身边的阴霾也被一扫而空。
“恩,他们一定会回来的。”我坚定的说道,同样的,我也在心里无比坚定地对自己说道。
时间是人最大的敌人,时间一晃就过去好几天,但他们还是没有回来,我已经逐渐地失望了,我不禁怀疑,我的等待真的有意义吗?我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止住思路,走到水龙头前进行洗漱,然后进入大厅吃起了早饭,当我想回去看看那抹闯进我房间的阳光时,却发现阳光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只能悻悻的回忆着今早看见那抹阳光所带给我的奇异感了。
我走出大门,蹲在离家不远的的路旁,捡起一根小木棍,在泥土地上无聊的画着圈圈,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画什么,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是为了什么去做,但还是不受控制的去做,我现在就是这种状态,为什么蹲在离家不远却又是回家的必经之路呢?是还在期待吗?或许吧,或许就是因为那抹希望尚未烧尽,“弟”我听到了哥哥从后面叫我的声音,我回过头来,看见了我哥向我这边奔跑,他冲过来拉着我的手对我说“走,一起去玩,英英姐回来了。”说着就把我拉进家里,我被拉到了大厅旁边的走廊里,这里是家里所有人都会经过的地方,因为走廊旁边就是睡觉的房间,而现在,所有的房门已经关上,走廊里面已经有有好几个堂兄妹正在蹑手蹑脚的闪避着瞎子,他们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生怕被瞎子察觉到,我知道这个游戏,这个游戏在我们这里叫瞎子摸摸,一个人当瞎子,需要蒙住眼睛,碰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下一个瞎子,也不会担心瞎子会偷看,因为在家里,这个走廊是最昏暗的,走廊里的人相互看也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能看见模糊的身形,也增加了游戏的可玩性,看着堂兄妹们在里面玩耍的样子,我的思绪不禁回忆起从前堂哥堂姐们没出去的时候,还记得,那时候家里有许多小孩,大家经常在一起玩闹,一起在晚上在把走廊灯的和门都关上,然后蒙上眼睛玩瞎子摸摸,一起躺在柴火上安静的看着月亮,看着星星,然后发出疑惑,星星有多少颗呢,记得当时我们讨论的好像是,有无数颗,因为实在数不清,一起拿着大人们一块钱带手电筒的打火机,在黑暗的夜幕下打开灯光,一起在停电的时候在蜡烛下作着手影幻化各种小动物打架,一起在下大雨将竹子刮的呼呼交响的时候在门户探出脑袋,对着风雨发号施令,幻想着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仙神,一起上山砍柴,拾柴火,偶尔也会捡起一根直挺挺的木棍,挥向野草,自称大侠,还有还有好多好多,但我已经渐渐的记不住了,少年无知,曾以烛光残影作战场,曾以天地自然作鬼神,曾以木棍野草作江湖,曾以年少为永恒。
当我还在怀念着从前时,我哥的手突然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在发什么呆呢,游戏开始了。”我被吓了一跳,但随即也将思绪拉回眼前的走廊,上一场游戏已经结束,走廊灯已经打开了,即使是白天,走廊也需要开灯才能看清完貌,我看见了,在灯光下,堂哥堂姐们脸上带着笑意看着我们,一切仿佛昨日一般,明明已经好久不见了,如果不是因为这场葬礼,外出打工的堂哥堂姐可能都要过年才会回来,不过可笑的是,现在的我完全不明白葬礼是什么,还为因葬礼回来了许多好久不见的大人和堂哥堂姐而开心。
“咔嚓”
灯灭了,又是一场游戏开始了,在这黑暗中,我看着堂弟朦胧的身影缓慢的靠近我,他不断左摸一下,右摸一下,缓慢的向我行进,我靠着墙,趁着他不注意,往他腋下钻过去,而堂弟也察觉到了什么,然后猛然向后抓来,但我也急速后退,不过付出的代价是脚步声太大了,很容易被察觉。
“咚咚!”“咚咚!”“咚咚!”
走廊另一头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把我后退所产生的声音都抵消了,这是堂兄妹们在那边吸引堂弟,现在唯一一个逃过瞎子第一轮攻击的只有我一个人,此时,堂弟也成功的被吸引到了,不再往我这边走 ,而是飞快地向着声音来源的地方冲去,他想要一击制敌,但是冲劲太猛,已经有人趁堂弟不注意从他不设防的右侧过来了,而过来后的堂兄妹们就开始幸灾乐祸的看着被表弟的攻击区域,因为声音的大概位置表弟肯定记下来了,再发出声音也毫无作用,不如观望,堂弟直直的冲向一个没人的地方,不断有人从表弟攻击范围的漏洞逃脱,而在一个人即将逃过去的时候,堂弟突然停了下来,将手拦向那个人面前,千钧一发之际,那人完美刹车,虽然看不清是谁,但我想一定是堂哥堂姐,毕竟能这么快刹车的也没几个人,此时堂弟又开始缓慢向前摸进,那人也随即慢慢后退。
“咚咚!”“咚咚!”
在堂弟后面,脚步声再次响起,不过只要表弟坚定一点,就不会被吸引到,脚步声在表弟身后不断发出,表弟终究是不够沉稳,太过着急了,听见声响后放弃了原有目标,直接往我们这边扑来,而我们也再次轻松避过,一连几次攻势下来,每一次都是差一点儿,我看着堂弟已经捉了这么久还是没捉到,就想着让让他,于是我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不动,想着角落这种地方,稍微认真点都会摸索到。
“我捉到了。”
前方传来了堂弟欣喜若狂的声音,而此时距离灯开关最近的人也打开了开关,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堂弟居然抓到了体型较大的堂哥,堂哥现在被堂弟死死抓住,估计是不小心碰到了堂弟,被堂弟察觉到而被抓住,但体型大,容易被抓,抓人也快,当堂弟和堂哥完成交接仪式,关闭灯光后,堂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猛冲一段无人的地方,在猛烈前进的同时,也不短将手向左右不断游走,此时我看见了有一个人影妄图突破堂哥,但却堂哥察觉到,然后死死夹住,打开灯,堂姐正被堂哥夹在腋下,看着这姿势就知道是穿过堂哥腋下时被夹住了,在如此短的时间抓到人,不仅仅是因为体型优势,还因为熟知游戏规则才能做到,把生存空间急速压榨缩减,迫使一部分人着急,从着急突破,在突破时被抓到,不愧是老玩家,此时堂姐也乖乖的的交接起来,不过看样子,作为另一个老玩家,堂姐定是想尽快结束瞎子身份。
世界突然从明亮变得昏暗,灯灭了,游戏开始了,堂姐缓步从走廊入口走向走廊尽头,看堂姐身形,根本没有设防,就那么直直走过来,当有人想一股劲冲过去时,堂姐突然将双手向着两边阻拦起来并快速向前,然后又缓步行进,时而不设防前进,时而突然抱起左右摸索,看着堂姐的阵势,我突然觉得自己也没多少可能穿过去,堂姐慢慢逼近,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小,现在急切需要有人冲过去,否则在最前面的人就是第一个被抓的,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居然灵敏异常的过去了,堂姐也没用察觉到,还有一道人影似乎摸清了规律,在一瞬间也冲了过去,而还有一道身影居然直接攀爬到了堂姐头顶,待堂姐走远就立刻跳下向走廊的入口跑去,那里是堂姐的背后,有着更多的生存空间,跳落的巨大声响没有影响到堂姐,而是继续缓步前行,在走廊尽头的我们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谁在最后,谁就能活下来,但当我退后时,发现最后面的位置都已经被占了,我左右看了看,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在最前面了,我做出了决定,决定奋力一搏,看着堂姐的身形,看着一次次前行,我捉到了规律,当堂姐摸左边时,我冲向了右侧,当我以为冲过去了的时候,突然被一只手拉住,然后一把抱住。
“我抓到了,小样还想跑,都听到声音了”听见堂姐大大咧咧的声音,我顿时明白了,在我跨过去的时候,走路的带起的风吹在堂姐皮肤上,被堂姐察觉到了,所以堂姐在一瞬间后撤,抓到了我。
不远处的人影打开了灯,在灯光下,是堂姐饱含笑意的脸蛋,她把面巾递给我,便走到走廊尽头,而我也走到了走廊入口处 ,我看着前方的堂兄妹们,在灯光下,他们满是跃跃欲试,他们在渴求捉弄新的瞎子,我慢慢的蒙住了眼睛,眼前的世界一片漆黑,我的手摸索到灯的开关。
“咔嚓”
灯灭了,虽然我看不见,但我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眼前的光芒消失了,世界一片安静,周围感觉不到任何声音,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我向前小跑一阵子,而后停下来,做好攻势,左右手不断左右摇晃碰着墙壁,向前小跑是因为,我知道,有一段距离,是不可能有人的,左右摇晃是因为,手太短了,不能让两只手同时都碰到墙。
感受着墙壁偶尔凸起的小沙粒,还有一丝丝粗糙感,我不断向前,一步步逼近走廊尽头。
“沙沙,沙沙”
我听到了细微的生响,我知道,是有人想冲过我了,但我怎么可能令其如愿呢,我放慢了前进速度,对左右两边也遮挡的更严了。
“砰砰”
突然的落地声让我意识到,又有人爬到顶上的逃过去了。
我突然感觉到了皮肤有一丝丝风儿吹过,我立刻明白有人趁着我发呆,闯过去了,我立刻收回心思,更加严防死守。
“砰砰,砰砰”
他们两个过去后就一直发出声响来吸引我的注意力,事实上,他们成功了,我成功的被吸引了一会儿,这一小会儿也让两个人成功的突破,我不再去想那些声响,然后继续缓步向前,我的左手突然从粗擦的墙面摸进一个凹槽,我知道,这是门,我之前已经冲过第一道门,所以我没有摸到,但第二道门就表示,他们的生存空间已经不多了,我已经来到了走廊最后的三分之一处,虽然已经过去好几个人,但还有许多未突破我第一攻势的人,我继续向前,前方没有任何声音,虽然后方还是一直有声音,但后面的声音见吸引不到我,也慢慢的消失了,就在这时,我的右手又突然摸进一个凹槽。
“啪啪啪”
一连串的脚步声也让我瞬间明白,又有一个人过去了,我知道他应该是躲在凹槽另一侧等着我摸到凹槽陷进去的一瞬间冲出去,但听声音也只是一个人,我呼了一口气,虽然在这个凹槽有一个人走了,但是到了这个凹槽,也就意味着已经来到了走廊最后四分之一的地方,在这个时候,我更加缓慢的前进,因为我知道 ,一定有很多人在这里急于突破我的攻势,但令我意外的是,竟然没有人再来突破我了,当我慢慢的摸索到最后,左手摸到一个人,我便一把抱住,并高喊到“抓住了,怎么躲门后面不动呀。”
当灯光打开后,我才发现,我居然抓住了三个人,一个是我哥,一个两个是我堂弟,此时其中一名堂弟气鼓鼓的控诉着我哥拉着他们两个挡住自己,但是在场所有人都只是笑着安慰着这名堂弟,但也只是安慰,被抓还是按被抓来处理,按照游戏规则,当抓到三个人,三个人就需要猜手心手背,意思就是三个人翻手心手背,其中一个和另外两个不一样的话就是瞎子,此时,那名堂弟虽然在控诉着不公,但还是乖乖的猜手心,第一次三个人都是手心,第二次三个人都是手背,但第三次两个人是手背,而只有一个人是手心,而那个手心却是我哥,那名控诉着不公的堂弟立刻蹦蹦跶跶走到走廊尽头等着游戏开始,或许对于他来说,公平已经到了。
我哥也不含糊,抓起面具就开始了游戏,就这样你抓我我抓你,瞎子也在一次次的在变换着人选,欢快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转眼时间就到了中午,大人们也赶过来招呼我们吃饭,我们就这样结束了一上午的玩闹,我走入客厅,拿起碗盛了一碗饭,夹了一些菜就端着碗走出外面蹲着吃起了饭,因为小孩子太多,家里的位置不够坐,所以大人们从小就让我们小孩子下桌吃饭,我们自然也是乐意至极,因为就算是让我们坐这椅子上我们也会想着出去,每次吃饭饭桌上全都是大人们叽叽喳喳的聊天声,在那里坐着还容易被调侃,不如下桌坐在屋外的椅子上吃。
不得不说我们小孩子还是很有默契了,不一会儿,基本上所有的小孩子都出来了,没椅子的就蹲着,有椅子就坐着,有一些话题便聊一聊,没菜就回客厅夹菜吃,当我们盛了一碗又一碗饭后放下了碗筷,午餐就这么过去了,有一些想睡觉的,就回房间睡觉了,当然,小孩子除外,没有孩子愿意乖乖午睡,午饭过后,我们上蹿下跳,到处溜来溜去,而我和另一个堂弟决定在这个中午溜到山上去爬树玩,当我们艰难的爬上房子后面的山时,已经是劳累不堪了,但我们只是修整了一会儿,便挑选好一颗挺拔的树木决定开始爬树了,虽然树对于我而言有点高,但作为经常爬树的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我抱着树身,一点一点的挪到了树上,而此时的堂弟却在树下上不来,当我跳到树下去耐心指导了一番后仍旧已失败而告终,看着堂弟抱着树身却怎么也上不去的样子,无奈的我决定直接帮助堂弟上去,我蹲在地上,让堂弟骑着我,随后慢慢的把堂弟扛起,堂弟缓缓的上升,终于来到了树的第一个分支,堂弟一把抓到树枝便直接上去了,而把堂弟送上去我也是累得不行,毕竟堂弟虽然不大,但对于我而言还是挺重的,于是我在树下歇一会,便直接爬到树上了,我拉着堂弟的手,小心翼翼的带他来到了这颗树最高最粗的一根枝干上,而后坐在树枝上看着下面的风景,因为家里大部分都是松树,所以我们爬到树上后,不止看树下的风景,还摘了一两个松果,不过令我们诧异的是,这个松果和电视上播的根本不一样,所以我们看了两眼便把手中的松果扔向远方。
尽管树上根本没什么东西好玩,但我们享受的,是爬到树上的感觉,感受着风儿吹过脸庞,观赏着树木之下的景色,看着鸟儿们成群结队的飞到远方,直到看不见身影,它们好像是飞往北方过冬了,也不知道来年春天还能不能看见,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就好像是,“清风拂我面,我赏林间景,鸟雀相依尽,不问来年春。”
就这样,我们坐了一下午,大概下午三四点左右,我们决定回去了,就这样,我们跑下了山,在房子外面的坪地上面又加入了一场游戏。
天越来越暗了,在冬天的时候,天总是黑的比较快,现在差不多六点,天就快暗下来了,但我们仍在做着游戏,小孩子们总是精力无限的,所以即使玩了一天也还想玩。
“隆隆”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闯了进来,我们赶紧跑到一边,观望着马路,想知道是谁来了,一道明晃晃的光芒照射到了墙壁上,一道摩托也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摩托慢慢的停了下来,而摩托车上面是两个包裹严实的人,他们全身上下都包裹的严严实实了,脸也被头盔挡住了,我想,可能是因为冬天太冷了吧,同时我还在思考,这是谁呢?会不会是我的爸妈,想着想着,我的内心突然激动起来。
其实我想一章写完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来着,但是感觉好多天没更新了,于是就先更新一半,怎么说,其实每个人都都有美好的事情,但能够记得着实不多,我能记得的也就这么点,我想以后我记不住了,可以看一看,毕竟,我写的也不怎么好看,纯粹是记事而已,唉,无忧无虑的日子真好,完整的那啥在这里。
少年无知,曾以烛光残影作战场,曾以天地自然作鬼神,曾以木棍野草作江湖,曾以年少为永恒。
但少年最后终是明白了,蜡烛会烧尽,神只存于信仰,江湖不过是书本上遥不可及的幻想,而年少终究会过去。
不知道你是不是跟我一样,小时候都这样,都这么中二。

百度搜索 茫茫世界 天涯 茫茫世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茫茫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迷途的失道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迷途的失道者并收藏茫茫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