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段小三 天涯 段小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十四章 内奸
比马跃过议事厅门口的大火时,蒋师仁正拖着王玄策向议事厅后面的休息室急退。
议事厅里还有杨会展,不知是死是活。但蒋师仁已无法顾及。王玄策是正使,也是他的顶头上司,他必须得优先照顾。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得保全王玄策的安全。这是他作为一个军人最基本的素养。虽然平日里,他跟这个文质彬彬、满口生死轮回的白面书生并不对付。
他十分清楚议事厅后的休息室是什么样的格局。作为副使,同时也是整个外访使团的安全主管,熟悉特使团驻地的休息工作环境也是他的职责之一。
议事厅后的休息室,总共有三间。正中一间面积最大,足有一百多平,本为贵宾室。现为王玄策所用。大休息室边上,左右各还有一个房间。右侧为杨会展居住,左侧为一个小房间,为侍候主人和贵宾的仆人临时休息所用。
几间休息室,都是厚达三四十公分的石块堆砌而成。虽然说不上坚不可摧,但也能挡上一阵。如果能留出足够的时间,他深信他的护卫队会及时赶到,并将他们安全救出。在这几间休息室中,又以杨会展与议事厅的距离最近。他又听说过杨会展的休息室里,还藏有一条通往总会外围的秘密通道。在自己的居所建造一条逃生通道,这也是在外经商的大唐商人所必备的生存技能。
这就给了蒋师仁一个极大的希望。眼看杨会展的房间近在咫尺,他看到一群黑衣蒙面人越过火海穿了过来。如果无法阻止黑衣人,就没有时间找到密道,更无法从密道逃出去。
“你先走。”蒋师仁大喝一声,猛地推了一把王玄策。
王玄策向前踉跄了几步。他也没跟蒋师仁客气什么,这个时候,浪费一秒时间就是等于浪费两人的生存希望。他只是嘶哑着声音,喊了一声“保重”,便向休息室狂奔而去。
蒋师仁已顾不得去看王玄策到底跑到哪里,一片箭雨已飘了过来。
蒋师仁一眼瞥见走廊边上垂挂的巨长的幔帘,随手一扯,便扯了下来,接着手腕极速转动。
幔帘虽长虽大,但在蒋师仁手中却如同长蛇一般舞动。幔帘瞬间布满了整个走廊,将漫天的弩箭全挡了下来。
一轮弩箭急射完毕,比马一马当先,软剑一抖,挺直剑身,一剑向蒋师仁胸口刺来。
在战场上征战多年的蒋师仁,一眼便看出眼前向他进攻的黑衣人就是这队黑衣人的首领,不敢起轻敌之心,将幔帘再一挥,注力其中,大喝一声,“让你尝尝擒魔棍的厉害。”
那条软软的幔帘,劲灌蒋师仁全身之力,瞬间挺直如棍,向比马砸去。
比马临战经验绝不比蒋师仁少,一见布棍砸了过来,不敢举剑硬挡,连忙侧身闪避。
布棍一棍砸在坚实的地面上,顿时砸出一个碗大的石坑,碎石乱飞。比马心中大惊,顿觉眼前对手力量之强,绝非自己能敌。但他也非一般之辈,软剑一抖,剑尖如毒蛇一般,贴上布棍,直击布棍另一端的蒋师仁。
蒋师仁急忙撤力,布棍马上软了下来。
软剑和布棍立时缠在了一起。
两人身形急速暴进。蒋师仁一脚踢向比马的腰部,试图将比马逼开。比马抬腿硬接。蒋师仁一击不成,左手成拳,挥向比马太阳穴。比马侧身闪过,同时他开始反击。比马的的拳头亦是砸向蒋师仁的下腹部。蒋师仁来不及躲闪,可他左手也并未闲着,也是一拳挥向比马的脸颊。其结果是,蒋师仁下腹部中了比马一拳,而比马脸颊中了蒋师仁一拳。两人各自闷哼一声,但谁也没有撤退。他们的拳头,你来我往,各自朝对方的身上招呼着,但光凭拳头谁也奈何不了谁。
棋逢对手勇者胜。他们都明白这一点。况且,他们的兵器还相互绞在一起,而且并不想轻易放弃。
眨眼间,俩人身上相互都挨了几十拳,累得都是气喘吁吁。
比马先是占据主动。他深知手中软剑远比幔帘锋利。只有削断对方的“武器”,才能占据主动权。他手腕一翻,本想将软剑从幔帘中抽出来,顺便还可以将幔帘绞碎。
蒋师仁立时觉察到比马的意图,手中也暗自发力。幔帘顿时布满他的全身之力。
比马顺利地抽回了他的软剑,但没想到的是,本是削铁如泥的软剑,居然只是将布棍削断了薄薄的一层。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蒋师仁的布棍已向他拦腰横扫过来。比马心中更是大惊,脚尖一点,立时跃起,避开布棍的横扫之力。
一声沉闷的轰击声,石屑乱溅。布棍一端击在墙壁之上,将一块石砖直接砸得粉碎。
比马身在半空,一脚蹬在墙上,人剑合一,沿着布棍向蒋师仁飞去。既然砍不断布棍,那就砍杀手持布棍之人。
蒋师仁也没想到比马反应这么快,电光火石之间,比马的软剑已近胸前。布棍太长,而且又要时刻保持注力其中,根本无法回撤。为了护住要害部位,蒋师仁只能撤力撒手。
蒋师仁一撒手,坚硬如铁的布棍顿时软了下来。
蒋师仁一个后仰翻,避过锋利的软剑。比马似乎知道蒋师仁会避,手腕一沉,软剑翻卷,向蒋师仁喉咙卷去。
蒋师仁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的后手早就准备好了,就在比马手腕动的时候,他的双脚也动了。他的双手一撑地,双脚倒立,大喝一声:“无敌旋风腿。”他的双脚如同高速转动的风车一般,卷起一道疾风,踢向比马洞门大开的腰间。
此时的比马,身在半空,也是临危不乱,立时收回手中软剑,舞起一片剑花,居然砍向蒋师仁的双脚。
这完全是一副两败俱伤的打法。只有最简单的招数,才是最有效的方法。比马以此拼命的打法,试图迫使蒋师仁收回双脚,从而赢得战斗主动权。
比马的这一招,在战场上是屡试不爽,也帮助他杀死了许多比他更厉害的对手。
可比马今天遇到了不是别人,正是蒋师仁。蒋师仁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什么时候又怕过死?
“一起死。”蒋师仁大笑一声,旋风般的双腿不避反迎。要死就死个痛快。这是他一向的座右铭。
比马大惊,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不怕死的对手。高手对决,就怕心神不定。就在比马这稍稍的迟疑中,蒋师仁的双腿已至。他的软剑也朝蒋师仁的右腿切了下去。
蒋师仁的左腿踢中了比马的腰眼。比马觉得眼前一黑,下半身如同断了一般,差点就晕死过去,整个人如同麻袋一般撞向一侧坚实的墙壁。而这边的蒋师仁也绝不好过。他的右腿自膝以下,高高抛起,又从半空中落下,掉在四五米开外的地上。
蒋师仁双手再次撑地,从地上跃起,翻了个,换成左腿撑地,哪知左腿一时没能撑住他整个身体的重量,摇晃了几下,终于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时的他,脸色惨白,右腿血流如注。
对蒋师仁的神勇,一众黑衣人几乎看傻了,举着弯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分出几个人去帮扶比马,剩下的几个黑衣人战战兢兢地接近着蒋师仁。
比马扶住墙壁,在几个黑衣人的帮忙之下,勉强站立。他看到蒋师仁失去一条腿,面色因失血过多而显得惨白如纸,身体因剧痛不停痉挛颤抖,但依然坐得稳稳的,视死如归,不禁为眼前这个即将死去的对手而感到一丝敬意。
但敬意归敬意,不是他死,就是己亡,各为其主而已。比马长叹一声,无奈地向黑衣人挥了挥手。
蒋师仁眼看众多黑衣人缓缓逼近,自知已无生还希望,但他内心却无比的焦躁不安。他急的不是自己,急的是王玄策。但愿他能找到密道,逃出生天,不然他们这一使团的仇,由谁来报?
“副使大人,你的腿……”
蒋师仁一听这声音,一口老血差点从嗓子眼喷了出来。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一定是王玄策。
果然,王玄策由两个黑衣人押着,踉踉跄跄地从休息室走了出来。原来蒋师仁和比马在走廊激战之时,几个黑衣人趁机进入王玄策的房间,将他逮了出来。
“你……”蒋师仁一见王玄策,神情极度沮丧,“你怎么没能逃出去啊。”
“房间里哪有什么密道?”王玄策如丧考妣。
“我房间的密道就算给你们一天时间,恐怕也找不到。”一脸得意的杨会展,从比马身后走了出来。
“是你!”蒋师仁大惊失色,“原来是你做了内奸。”他对大唐商行总会的防御体系信心十足,却没想到黑衣人在自己毫无警觉之下杀得已方毫无招架之力,问题的关键居然出在总会会长身上。?

百度搜索 段小三 天涯 段小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段小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丝瓜闲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瓜闲人并收藏段小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