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段小三 天涯 段小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发动偷袭
“行动。”坐在窗口的比马看到门口的斜影刚好盖住了第一个台阶,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焦急,右手手腕下压,又往外拔了一下。
早已准备埋伏在门口的众多黑衣蒙面人,如同鬼魅一般,窜出大门,从四面八方冲向大唐商行总会。
首先遭殃的就是大唐商行总会门口两个看守大门的护院。他们看到众多黑衣蒙面人冲过来之时,本还想上前阻拦,却不料话还未出声,两道毒蛇一般的利箭,已插入他们的心口。俩人如同软泥一般,瘫倒在地。
黑衣蒙面人冲到总会门前,并没有选择从大门进入,而是甩动早已准备好的攀爬钩索,将钩子直接挂在二人多高的围墙之上。他们如同灵巧的猴子一般,紧攥着绳索的一端,跃过围墙,跳进总会。
还有二拔黑衣蒙面人,直接冲到大门两侧的墙角处,对准两侧的塔楼,扣动了手中的弩箭。两道阴冷的黑影,悄无声息地射中了正在塔楼里百无聊赖的巡逻护院。那两个护院哼也没哼,直接气绝身亡。紧接着,黑衣蒙面人也甩动着攀天钩,向围墙爬去。
总会围墙内,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先是一处宽阔的操场。这里原本用来商会护院练武之地,因为今天晚上的重大宴请活动,这里全部铺上了红地毯,挂着满天的大红灯笼,颇显大唐的风土人情。这也是王玄策特意交办的。
操场中间,有一处可以容纳十来个人的亭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里面不但铺设着红地毯,正中间还摆放着一座金光灿灿的佛陀神像。按照天竺的习俗,这亭子本是用来重大节日祭祀神像,称为祭祀亭。而原本这里应该摆放的是婆罗门教的毗湿奴神像,却因为大唐中土人信奉的是佛教,故而替换成了佛陀像。
当然,这里也是今晚安排会面的主要场地之一。
此时,有几个当地雇佣的仆人,正一遍又一遍地检查着祭祀亭里所用的器皿和杯具。
黑衣蒙面人一落地,立马分成三拔。一拔冲向祭祀亭里的人们。另外两拔分成一左一右,向总会的后堂冲去。
在祭祀亭里的人们最先发现了黑衣蒙面人。他们并不知道黑衣蒙面人来的目的,惊愕地看着如同一阵黑旋风冲到跟前,看到寒光闪闪的弯刀提起落下。
可等到他们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们惊恐地看着扑过来的黑衣人,嘴巴只是张了一张,直接就被砍掉了脑袋。有的甚至连黑衣人都没看到,就被扑上来的黑衣人从背后抹了脖子。
一转眼间,祭祀亭里的数人,全被动作敏捷、训练有素的黑衣人宰杀,没发出一点声音。
黑衣人开始涌向议事厅。
大唐商行总会总体布局与斯德歌尔城其它权贵人家的建筑几乎相同,两进两出的结构,分别为主楼和副楼。主楼用于主人起居、招待客人、议事,而副楼用于仆人生活、堆放杂物。当然,大唐特使团除了执勤之外的其它护卫,此时也正在副楼休息。
议事厅就位于主楼一楼大厅。
祭祀亭紧挨着主楼,与议事厅就相隔一段走廊。当黑衣人快速穿过议事厅前的走廊时,一名在议事厅端茶送水的仆人刚好提着一个空的水壶去打水。
仆人抬头,刚好看到一身血腥的黑衣人。
冲在最前面的黑衣人,毫不犹豫地一甩手。一支利箭,从他袖中激射而出。那个仆人一张嘴,喊了半个字,嘴巴便被黑衣人死死地捂住。黑衣人的弯刀又在他的脖子上抹了一下。鲜血如同喷泉一般激溅。仆人顿时气绝。
他的手一松,原本提在手上的空水壶,“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这声音相当清脆响亮。
同时也惊醒了正在议事厅里等待的王玄策。
“是谁这么不小心?”王玄策几乎吓了一跳,开口便骂。
蒋师仁和杨会展当然也听见了水壶掉落在地的声音。他们两人同时对望一眼,苦笑了一声。
在王玄策身后伺立的郑大同欠了欠身,朝门口走去。他负责王玄策的起居生活,相当于贴身护卫和生活秘书。像这种事情,本来他可以不管。但议事厅里又没有其它下人。所以,只能由他去过问一下。
郑大同刚走到门口时,忽地闻到一股血腥味。多年征战的他立时心生警觉,将手放在横刀刀柄。但他还没来得及做更多的反应,一柄寒光闪闪的弯刀已从斜侧插向他的腰眼。
郑大同反应也快,立即向右侧扭身,避过要害之处。可不管他动作再怎么快,依然没能完全躲过弯刀的偷袭。
明晃晃的弯刀一下穿透了他右侧的腹部。
几乎在弯刀插进他肉体的同时,郑大同紧握横刀的手动了。
“叮当”一声,横刀出鞘。锋利的横刀亦是向弯刀之后的敌人发动了进攻。
使弯刀的黑衣蒙面人没想到郑大同反应这么快,弯刀还没来得及撤回,胸口已中了郑大同递过来的横刀,惨呼一声,顿时毙命。
郑大同一刀杀了一个黑衣人,但更多的黑衣人疯狂地涌了上来。
此时的郑大同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伤口,大呼一声:“敌袭!”横刀一挥,挡住一把挥砍过来的弯刀,一脚踢向敌人。
坐在议事厅里的蒋师仁何等敏锐?一听门外的惨呼声,便知不妙,身体如同弹簧一般,从椅子上弹跳而起,一把抓起座椅,朝门口就扔了过去。座椅刚好撞飞了一把劈向郑大同的弯刀,挡了郑大同一刀。
“退!”蒋师仁大喝一声,警告王玄策和杨会展先撤,自己庞大的身躯已如同飞燕一般,朝郑大同飞了过去。
只要他和郑大同齐心协力,守住门口,一定可以给王玄策和杨会展争取一点时间。更何况,他还有精锐之师在副楼休息。
可他忘了这是在天竺,不是在大唐。天竺的议事厅宽敞明亮,四周并不设什么门槛,也没有什么门或窗。总会的议事厅同样也是。
没有大门,没有遮挡障碍物,这也就意味着蒋师仁和郑大同俩人要同时应对十几个黑衣人。
果不其然,众多黑衣人一字排开,同时发动了进攻。
郑大同身受重伤,全凭一口气在艰难支撑,面对疾风暴雨般的攻击,处处险象环生。蒋师仁赤手空拳,同时应对几个黑衣人的攻击,情形亦是好不到哪里去。
更加糟糕的是,还有几个黑衣人试图绕过俩人的阻击,直接朝议事厅里侧的王玄策和杨会展追去。
这样一来,蒋师仁和郑大同不仅要面对眼前的黑衣人的进攻,还得分神为王玄策和杨会展施以援手。可王玄策是一个文弱书生,学识虽然满腹,但在这样绝对的力量搏斗之下,又哪能起到什么作用?杨会展更是如此,他年事已高,作为一个商人,长期养尊处优,又哪里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早就吓得手脚发抖,屁滚尿流了。
一时之间,刀光剑影,血光四溅,惨呼之声,不绝于耳。
只听黑衣人又是惨叫一声,一个黑衣人胸口中了一刀,血肉模糊,缓缓倒下。可杀死这个黑衣人的郑大同,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腹部,也同时被他杀死的这个黑衣人劈了一刀。冒着些许热气的肠子,一股脑地从他切开的腹部流了出来。他根本无法顾及自己的伤势,因为其它黑衣人已踏过刚才死去黑衣人的尸体,疯狂地冲了上来。
郑大同狠狠心,一口咬住横刀,猛地扯下自己衣袖,一把扎住流出来的肠子,简单打了个结,又从一个死去黑衣人的手里,捡起一把弯刀,双手握刀,怒喝一声,“你们快走,我来断后。”话还没说完,他便朝黑衣人杀了过去。
郑大同上砍下劈,如同神助,直将一帮黑衣人杀得人仰马翻,纷纷退却。可就在他想趁胜追击之时,一支黑黝黝的利箭,响着尖利的啸声,从黑衣人身后射了过来。
郑大同思想早已麻木,虽然看到利箭袭来,虽然他也下意识地进行躲闪,可他总归已到了身体极限。
利箭毫不留情地射中了他的心口,没入七分,只剩下黝黑的箭羽在微微颤抖。浑身的力量,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从伤口处快速流失。
“快走!”满口鲜血的郑大同回头看了一眼正四处逃窜的王玄策,再也支撑不住,双膝跪地,轰然倒地。
一众黑衣人怕郑大同没有死透,又蜂拥而上,挥起弯刀,一顿乱砍,直把郑大同剁成肉酱。?

百度搜索 段小三 天涯 段小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段小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丝瓜闲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瓜闲人并收藏段小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