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段小三 天涯 段小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三章 大唐商行总会
酒馆外面的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半轮明月已如同玉盘一般,挂在星光灿烂的夜空中。
比马端坐在窗户前,双眼紧紧地盯着正前方的大唐商行总会大门。
人手早已部署完毕,就听他一声令下,便可向对面的大唐商行总会发动总攻。
但他现在还要等。
和他约定的总督呼拉格还姗姗来迟,并没有到位。呼拉格是斯德歌尔城的总督,而斯德歌尔城是天竺国中的一座小型规模的城镇,也是一座位于天竺与外国贸易通道上地利位置极为重要的城镇。
按时间推算,他现在应该在总会里,跟里面的唐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可是,比马连他的身影都没看到。
自从进了城,比马一直端坐在窗前。这个位置,对总会门口的情形一览无余,甚至连只小蚂蚁从门口爬过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难道这个又胖又丑的家伙要违反约定?比马心中有些急躁。他又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夜色,明月依然皎洁,星空依旧璀璨,但时间是一点一滴在流逝。他真想再派个人,到总督府上好好责问一番,可现在他又偏偏急不得。他知道,大战之前,最忌讳的就是心浮气躁。
他一生历经百战。以往每次大战,他都会显得无比的冷静。可是这一次行动,却让他感到有些恐惧,恐惧得有些让他微微发抖。这样的恐惧感不应该出现在自己身上,尤其是大战前夕。难道带来的这一百多精锐还对付不了对面区区的二三十个人?战斗的天平明显在已方倾斜,可自己担心的是什么呢?
他回头看了看站在身边、早已蓄势待发的众多手下。这一群人是他军中的中坚力量,每一个人历经百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战斗力绝非小觑。那他怕的又是什么呢?
或许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比马轻叹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忧虑和不安,再次凝神向总会方向望去。
大唐商行总会里,张灯结彩,一派喜庆祥和之气。
与比马的心情完全不同的是在总会大堂里的王玄策。他满脸通红,兴致高昂,情绪高涨,丝毫没有受到呼拉格迟到的影响。
王玄策作为大唐特使,这是第二次到访天竺国。第一次他作为副使,只是做为助手,参加了大唐特使团。而这一次,他作为特使团的正使,正式代表着大唐陛下,访问天竺国。
这一路来,他作为特使,访问了天竺国属国五个,城邦十二座,更加了解了天竺国各行各业的形势和人文状况,为大唐制定对外国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大唐外交史上,我也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了。王玄策心里美美的想着。作为一个才二十来岁的年青人,这样的成绩当然可以自豪一番。
斯德歌尔城虽然算是小城,总督的官职也不算什么,但由于斯德歌尔城本身就靠近天竺国的首都曲女城附近,所以在斯德歌尔城担任总督的人选,几乎都是天竺国王最为亲近的心腹。
所以,得到斯德歌尔城总督的莅临指导,无异于得到了天竺国国王的肯定和支持。进一步说,得到天竺国车王的首肯,也意味着他作为大唐特使的工作又更进了一步,可以将大唐的国威进一步发扬光大。
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就等着总督呼拉格驾临。约好的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时辰,总督呼拉格连个影子也没看到。就算王玄策兴奋欣喜,心中也不免有些焦躁起来。要知道,他现在代表的是大唐陛下,这次的会面宴请,也是两国之间的外交事件。晚到一点,情有可原,如果对方迟到太久,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
“要不要派个人到总督府去看看?”坐在一边的副使蒋师仁见王玄策坐立不安,便大声建议道。
王玄策斜睨了蒋师仁一眼,摆了摆手,断然说道:“不可。”他深知这个副使的能力,行伍出身,大大咧咧。蒋师仁第一次跟着自己出来,不懂外交礼仪。
但王玄策也十分清楚蒋师仁的背景,他是蒋国公屈突通手下的十大猛将之一,因为屈突通病死,又与朝中的薜家有些过节,便被派到了出使塞外这样的苦差使。所以,对这样的武夫,王玄策看得不是特别顺眼。
“为何不可?”蒋师仁不明白,瞪着一双大眼,直接问道。他生性耿直,说话向来直来直去,从不拐弯抹角。
在一边的杨会展见王玄策脸色有些不悦,连忙笑着解释道:“将军,我们是客人,哪能催主人之道?”杨会展是大唐商行总会的会长,也是现在王玄策特使团暂住会所的主人。
“这倒也是。”蒋师仁重新又坐回椅子,翻了翻眼白,嘴里却说道:“可迟到了这么长时间,这主人当的也太不尽道了吧。”
“对了,你那个段小三回来没有?”王玄策颇为不满地问道。他们出使天竺一行人,总共三十个人,经过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他早就知道这些手下秉性和脾气。
“段小三?”蒋师仁刚端起茶杯,嘬了一小口,听到王玄策这话,一口热茶差点没烫到嘴。他惊讶地问道,“他又溜出去了?”段小三是特使团里的队正,正是他手下带的兵。
王玄策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将脸别往它处。
杨会展虽然不知这两位主副使大人有什么过节,但他长年混迹在异域商场,哪能看不出俩人之间的关系,但现在又不敢得罪两位大人,连忙向蒋师仁陪笑道:“下午我交代他出去办点事,这个时候他应该快回来了。”
王玄策又重重地哼了一声,对杨会展的回答不置可否。
“就是,就是,他应该也很快就回来了。”蒋师仁红着脸,带着歉意地笑了两声。毕竟段小三是他的手下,现在被正使责问,他心中也是恼怒。这个该死的段小三,等他回来,一定要重重打他几个屁股,好让他长长记性。这该死的段小三。
此时的段小三却是累得满头大汗。自从酒馆出来,他一路紧追小偷。他要要回原本属于他的四个银币。
本来,凭着他的本事,像这种不入流的小偷,应该可以手到擒来,毫无压力。可没想到,那个邋遢的小偷仗着熟悉地形,在大街小巷一阵乱窜。如不是他追得紧,还真就给小偷给跑了。
更可恶的是,那小偷似乎还时不时地回头,扶着墙角喘两口气,然后对紧追不舍的段小三来个“回眸一笑”。
这可把段小三气得七窍冒烟,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小偷的“笑容”,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这传出去,传到战友耳根,还让他怎么见人?段小三恨恨地跺了跺足。这已经不仅仅是要追回银币这么简单,也是事关男人尊严的问题。必须逮住他,施行严厉的“家法”。
段小三争强好胜的斗志一下被激发出来。
由于已近入夜,大街上的行人明显减少,打烊的打烊,回家的回家。打更已经上岗,士兵已经开始巡逻。
斯德歌尔城的建筑大多是土黄色的泥坯建筑而成,层数也不高,一般就在一到四层的高度。正是因为建筑不高,导致城中的小巷、小胡同多如牛毛。
段小三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只是感觉眼前如同迷宫一样,左拐右转,前入后出。幸好他记忆力不差,再加上跟得紧,这才勉强跟上小偷的步伐。
前面有两条交岔口,左右各两条小巷。小巷两边均是两层来高的土房子,边上堆满了生活垃圾。不用细看也知道,这应该就是斯德歌尔城最贫穷的地方。
那小偷如小蛇一般溜进了左边的小巷。
段小三抬头看了看,发现眼前的房子并不高,一排的房子紧密相连。他又看到眼前有一段破败的围墙,刚好可以借助围墙爬上屋顶。
他不再犹豫,后退几步,然后一个冲刺,一脚蹬在墙面上。借这股蹬力,他的身体一跃而起,稳稳地站在围墙上。
他不敢停留,迅速沿着围墙,一个跳跃,抓住屋顶边沿,如同猴子一般,一个翻身,便跳上了屋顶。
小偷还在距离他十几米的地方狂奔。
段小三沿着屋顶,也开始发力加速。斯德歌尔城晴多雨少,顶部几乎都是平的,只是每栋房屋连接之处略有高低起伏。但这并不妨碍段小三的速度。
由于他在屋顶上,占据了地利,视野比较开阔,小偷的身影始终保持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看你往哪跑?段小三在屋顶上不停奔跑,忽上忽下,忽一个极限前滚翻,翻过前方一道沟坎,忽一个极限跳跃,跳过一道一人多高的墙壁,动作敏捷,身手麻利,完全看不出他平常惫懒消极的状态。
他与小偷的距离越来越近。
在小巷里奔跑的小偷,不时回头看看身后的段小三。当他跑了一段时间,发现并没有段小三的身影,以为是摆脱了段小三的追击,不由得大为放松了紧张的情绪,靠在一堵墙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段小三见他停下休息,更是欣喜万分,脚下也一分也没松懈,一眨眼功夫便追至小偷头顶。
在奔跑的过程中,段小三顺手扯过一件飘落在屋顶的破布料,又扯过一根两米长的杆子,将破布缠绕在杆子,打了一个结。
他瞅准前面不远的墙垛边沿有一个直角,毫不犹豫地将缠有布条的杆子扔了过去。杆子刚好卡在直角角落当中。
段小三一手抓着布条,纵身一跃,便如同一只大鸟,从二楼多高的房顶跳下。他顺着布条滑落,稳稳落在地面上。
小偷近在咫尺。段小三张开双手,便向小偷抓去。?

百度搜索 段小三 天涯 段小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段小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丝瓜闲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瓜闲人并收藏段小三最新章节